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12 高能余波

关于本文的几个保证:

1、保证不会换CP;

2、保证洛娜这个孩子不会掉;

3、目前·不·能·保证 HE或者BE。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12、

 

窗外风雪依旧,无边无际的雪幕笼罩黎明前最漆黑的夜;窗内温暖干燥,惊惶奔走的侍从将国王套间温度调至最高。

 

变种人国家至关重要的战略储备,历经内战和叛乱的吉诺莎库存紧张的星金,被毫不吝惜,大量提取。迅速在国王套间宽敞的会客厅垒出一张星金床,史无前例的奢侈,足以令居住于此的历代吉诺莎皇帝瞠目结舌,包括“不死王”。

 

腥红液体很快沾染色彩深邃的蓝色宝石,触目惊心的浓艳对比令人目眩。

 

医官和护士在星金床边来回忙碌,大陆最尖端的医疗设备,辅助仪器散布四周,运输氧气、血液、药物的管道如垂枝环绕。

 

“问题出在抑制剂上。亲王殿下能够怀孕的器官,由区分普通人类和变种人的X基因发育。而变种能力抑制剂的原理,也在于压制携带这种基因的细胞。”

 

在会客厅一墙之隔的起居室,现任忘忧宫医官,前任军医汉克·麦考伊一边字斟句酌地报告,一边努力压抑自己不去偷看君主的表情。他熟悉君主的性格,揣摩上意行事之人,只会失去他的信任。

 

“几个月前使用抑制剂,只会让亲王暂时失去心灵能力。但是现在,殿下的身体孕育着孩子,抑制剂与孕育器官起了极大冲突。造成……”

 

艾瑞克察觉了部下罕见的迟疑:“造成了什么?”

 

“现在还不清楚。”汉克满头大汗,鼓起勇气回答。

 

“陛下,变种人是人类中的极少数,二次变种又是变种人里的少数,男性孕育体质更是罕见的二次变种体质,一种极其罕见的变异!变种人出现三百年以来,有记录的病例不到两位数!而这些记录里面,没有因二次变种怀孕的变种人在孕育期间还接受了抑制剂注射的案例!现在完全没有前例可以参考,目前只确定亲王的情况不如乐观。”

 

艾瑞克竭力紧绷肌肉,控制面部表情,压抑用双手捂上脸孔的冲动。

 

他非常清楚汉克的言下之意。

 

由二次变种能力拥有的男性孕育体质是一种罕见而脆弱的生理变异。普遍认为它实际出现的例子,应该比现有记录多出不少。只是如果发现不及时,很可能导致孕育者来不及察觉,就因为不为人知的“突发疾病”,死于男性身体无法自行处理的流产或者分娩。

 

早年处于社会边缘的变种人没有留下任何相关病例,当这一二次变种被发现后,能活下来的,多半也是出身名门,受到妥善照顾的变种人王族或者贵族。

 

没人会给这样一位变种人注射抑制剂,查尔斯是第一个例子!

 

在彻骨的痛悔里,艾瑞克甚至期盼肯特冲动起来,赏给自己一刀,他会为肯特妥善遮挡善后。

 

肯特没有这样做,虽然身后的呼吸明显加重。

 

艾瑞克只能在心中祈求七神。

 

与增幅能力,需要砸碎星金不同。聚集大量星金,将重伤或重病濒死的变种人放置其中,可以激发对方身体潜能,极大程度提高急救的成功率。

 

七年前,自己因玛格达惨死陷入疯狂,能力暴走,将绍恩堡化为血肉的熔炉。最终他力竭倒下,艾琳预算地点,阿扎塞尔冒着生命危险冲入摇摇欲坠的城池,把还有呼吸的躯体拖出去。幻象施展能力,骗开海莎的星金库,搭起一张简易的星金床,才将他从暗神的魂灯里抢下来。

 

一定没问题!艾瑞克如此说服自己。

 

当年他受过酷刑,整个背部几乎都被烙印。又被妻子的惨死刺激,超越抑制剂的界限,爆发能力。浑身血管几乎全部爆裂,同时还遭受药物反噬。这样危急的场面都能被一堆数量和品质都相差甚远的星金挽救,今天也不会有悬念!

 

于是艾瑞克特意叮嘱汉克。

 

“全力救治亲王殿下,不用考虑孩子,一切以亲王为最优先考虑。”

 

停顿一下,他补充了一个命令。

 

“尽量保全亲王的左手。他刚刚用微忿砍断了手腕,伤口很整齐,时间也不长,断肢再接应该难度不大。”

 

汉克的肩膀剧烈晃动,他必须向君主禀告实情。

 

“陛下,殿下的左臂刚受过重伤。医生们发现正在康复的左臂被人粗暴拉拽,而且被迫保持反拧的姿势,甚至被长时间高举绑缚。”

 

“……”

 

汉克像个勇士那样继续回答。

 

“肘关节是非常复杂的身体结构,它异常坚固,可一旦遭到彻底破坏……特别是考虑到亲王目前的身体状况,医生们建议,将肘关节以下截肢。”

 

右手压在左胸心脏的位置,保持深深低头弯腰的礼仪姿势,忘忧宫的医官屏住呼吸,静静等待君主的雷霆怒气。

 

“这样选择的必要性有多高?”

 

声音比他想象的平静,好像风暴中心诡异的晴空。

 

“这是医生们的统一意见,越快越好。现在已经出现感染的迹象,如果恶化,可能带来生命危险!”

 

“……汉克,我记得吉诺莎仿生科技发达。”

 

“……是的,如同拜尔利希的飞艇船舶是威彻斯特制造业的骄傲。巴赫的仿生机械制造也是吉诺莎的骄傲。逆皇后能长期对外隐藏身体的真实状况,就是他们的功劳。”

 

如实回答,虽然汉克并不完全清楚君主的意图。

 

挥手让部下退下,艾瑞克颓然跌坐。

 

冲突的时候,查尔斯突然非常痛苦地蜷缩着,呻吟着靠在墙上。

 

然后发生了什么?

 

“裝得可真像。”

 

“为了威彻斯特的利益,你向多少人表演过。”

 

“是啊,被您发现了!来啊,来寻找您的‘真相’!”

 

比那时查尔斯更为痛苦地捂上面孔。

 

是什么遮住了他的眼睛,让自己居然对心爱之人痛苦的声音无动于衷,还抛出那样残忍的猜忌?

 

是啊,二次变种多么稀少,二次变种带来的男性孕育体质更加罕见,谁会想到呢?

 

这样的体质出现在普通男性变种人身上,往往终身不会发现。对于与同性相恋的变种人而言,这是七神的恩赐。

 

谁会给这样一位珍贵而脆弱的变种人·注·射·抑·制·剂!

 

是谁让查尔斯变成有史以来第一个例子!

 

是谁被冲昏头脑,那样粗暴地对待一个可能面临残疾的无辜者?!

 

是谁担忧被查尔斯实质上的第二位父亲,撞见自己闯下的大祸,会勃然大怒,强硬要求带着查尔斯离开。心虚地留下威彻斯特摄政,幻想等待明日一切平息,侍从抹去痕迹,再恳请查尔斯为自己遮掩,丝毫不知道那个时候查尔斯正被困绝境,奋力砍断自己的左手!

 

到底是哪一个混账透顶的家伙!

 

将面孔挡在双手之后,艾瑞克向身后的摄政低声恳求:

 

“肯特阁下,等查尔斯脱离危险,您可以砍下我一只手臂。‘王者之血就由王者之血来偿还’,这是您的主张。”

 

“没有必要。”

 

威彻斯特摄政的声音极为冷淡。他的情绪好像已经回复了克制冷静,那个大陆一流的人类官僚、政治家回归了应有的端正得体。

 

“这样做对查尔斯殿下,对威彻斯特,都没有任何好处。我不会为了弥补您破碎的小心脏,白白帮您这么大一个忙。”

 

回答一针见血,被戳中伤口的艾瑞克无法反驳。他犹豫着,准备另起话题,慌张的脚步打乱一切。

 

“陛下,情况有变!

 

吉诺莎历1125年新年前夕的大雪之夜,忘忧宫突然戒严,当日凌晨扩展至首都阿瓦隆全境。南巡的马格纳斯一世突然折返,下达了最严厉的禁口令。

 

市民好奇地议论纷纷,消息灵通的官员传闻着林堡之行的种种异状。吉诺莎与威彻斯特的高官和贵族在近乎窒息的静默中,遥望风暴中心的忘忧宫,等待未知的命运。

 

五天之后,吉诺莎外务次官克拉丽丝·弗格森亲自充当新闻发言人,召开发布会,面向三大陆公布喜讯:吉诺莎国王马格纳斯一世新婚丈夫,威彻斯特王储查尔斯被证明是因二次变种拥有生育能力的罕见个例。他现在已经怀上了马格纳斯一世的孩子,兼备两国继承权的高贵王子/公主即将降生!

 

喜讯席卷吉诺莎全境。阿瓦隆大小酒吧跟随宫廷一起敞开酒窖,免费提供啤酒和香槟,欢庆的人群涌上街头彻夜宴饮,一扫叛乱战争留下的阴霾和破败。

 

围绕宏伟的七神塑像展开的七大城区,华灯三日不灭。灯光辉煌,焰火灿烂,大陆第一长河欧恩利希与东西走向的隆河汇入阿瓦隆湖,水晶镜面倒映灯火,仿佛在划分阿瓦隆的巨大水面,展开色彩斑斓的绝美画卷。

 

吉诺莎与威彻斯特的名门更是大开宴会。衣香鬓影间,人们不带恶意地欢快议论。似乎林堡之行,让马格纳斯陛下与亲王/王储殿下发生了激烈争执。然后一场火辣的“Angry Sex”,做得过火,才发现殿下居然已经怀有身孕!

 

可能的灾难就此弥合,一场天大的祸事变成一桩天大的喜事!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集齐了“王室、暴力、性”几大舆论喜闻乐见要素的新闻,完美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喜悦欢庆的人潮中,几乎没人知道在消息封锁的五天内。吉诺莎的医官团队多少次发出病危警报,吉诺莎的王者多少次冲到血线淋漓的星金床畔,紧紧握住伴侣冰冷的手。

 

也几乎没人知道他们英明神武,无坚不摧的国王如何强颜欢笑,对焦急的儿女隐瞒真相,如何向从未虔诚信仰的七神苦苦祷告,追寻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希望。

 

更没人知道,在第四日凌晨,侍从惊喜地欢呼“殿下醒过来了!”罩着氧气套的雪白面孔,在人群中寻找威彻斯特摄政,努力拽着他的手恳求。

 

“肯特叔叔……帮助平息国内舆论……不能让……传开……”

 

“威彻斯特……威彻斯特……更需要联盟……不能破坏!”

 

“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评论(59)
热度(18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