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11 球上线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11、

 

马格纳斯一世麾下重将,吉诺莎的新任元帅阿扎塞尔,站在夜幕覆盖白雪的忘忧宫庭院。

 

风雪越来越大,四周除了风声,静得可怕。


只有他和极少数几个人,才知道此刻身后宫殿南翼的国王套间内正在发生怎样骇人听闻的政治谋杀。

 

吐出气息,形成白雾,穿过如同鹅毛乱舞的雪幕。阿扎塞尔突然想起几天前陪同君主一家前往植物园,查看那株被大雪掩埋,奄奄一息的樱桃树。

 

“终究是南国的树种,经不起吉诺莎的酷寒。”

 

吉诺莎的元帅轻声自语,低头看着原本握着藤莲发梳,现在空荡荡的手。

 

泰莎不会原谅他了,那把他为泰莎定做的插梳,或许会被她远远丢开,不愿再看见。

 

他们也多半没有再见的机会了,陛下不会放过他,不论是为了平息君王痛失爱侣的怒气,还是为了给威彻斯特一个交代,他都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陛下会处决自己,把所有罪名和嫌疑光明正大推到自己身上,然后光明正大地拿下威彻斯特的王位。

 

这是在他们的初始计划,因为陛下与查尔斯殿下相爱而取消之后,非常划算的替代品。

 

即使再给他十次回头的机会,他依然会这样做。

 

为了吉诺莎,为了陛下!

 

熟悉的机械声逐渐靠近,阿扎塞尔看见一辆雪橇地行车闯过风雪向他驶来。

 

是忘忧宫的医官汉克·麦考伊,一个沉稳持重的年轻人。

 

虽然此刻他的行为和表情完全担不起这个评价。他笨手笨脚地爬下地行车,缩起脖子,手脚不协调地往南翼奔跑。车灯下他面上的笑容,居然和陛下极为相似。

 

“这种时候还进宫?我记得你今天不当值。”

 

汉克兴奋地抱住他转了一个圈,那种非同寻常的喜悦几乎感染了订好死期的阿扎塞尔。

 

“天大的喜事!七神庇佑!查尔斯殿下怀了陛下的孩子!我必须立刻……”

 

眼前的宫殿晃动,下一刻景色彻底改变。

 

汉克发现自己被空间传输者揪住衣领,抵到墙上。转瞬间两人都暴露在凌冽的风雪中,鹅毛大雪仿佛光晶机枪喷出的子弹,不断扫射两人!

 

吉诺莎的元帅听凭北风把雪片灌进嘴里,他的眼眶几乎瞪裂,嘴巴撑到极限,怒吼着厉声喝问:

 

“你说什么!孩子!怀孕?!查尔斯殿下是男性,怎么可能!”

 

仿佛孤狼的墨蓝眼睛透过密集乱舞的大雪逼视着他,仿佛犬牙已经嵌入咽喉,下一刻就会被爪牙分尸。汉克曾在这位元帅麾下作战,即使国王湖突围之际,被“不死王”和诸侯的军队重重包围,他从未露出这种可以称为“惊慌失措”的状态。

 

“殿下、殿下是二次变种的变种人,而且附加变种能力是男性孕育体质!这太罕见了,殿下自己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想到……我觉得殿下最近状态不太对劲,检测数据也有些疑问。就重新做了孕期检查,殿下已经怀孕16周了!按照以往的病例,男性变种人怀孕,胎儿发育很慢,40周以上只相当于女性不到30周的症状,所以先期发现的可能性……”

 

下一秒,汉克被扔到忘忧宫行政翼门口雪地,红脸元帅用自己的元帅权限替他通报。

 

“你们立刻召唤医生,汉克你立刻去通知陛下,让他马上到国王套间来,快!”

 

叮嘱部下立刻行动,阿扎塞尔冲进风雪,先运用能力回到国王套间挽救局面。

 

跨越空间的风雪宛如七神充满恶意的嘲笑,让阿扎塞尔惊惧得头脑炸裂。

 

查尔斯殿下居然能够生育子女?!而且现在正怀着王位继承人!

 

…………

 

七神在上,他都干了什么!!!

 

他的君主战功赫赫,威名远扬,唯一的劣势只有身份。这个缺陷在现有的继承人身上更为明显。生育旺达公主和皮特罗王子的前王后身份太低,被大陆诸国普遍视为庶妻,日后可能出现数不清的麻烦。

 

查尔斯殿下来自大陆历史最悠久,门第最高贵的王家,他和陛下的孩子会让这样的缺陷不复存在!这个孩子日后还将成为吉诺莎和威彻斯特的共主,不用流一滴血,不用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威彻斯特与吉诺莎牢牢绑在一起!

 

无论男女!

 

吉诺莎实行不分性别的长子继承制,旺达公主的继承权就排在皮特罗王子之前;威彻斯特也从不否认女性的继承权,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多位女王。

 

只要这个孩子平安诞生,顺利长大,他/她就是决定两国命运,大陆局势的关键,对吉诺莎至关重要!

 

而自己居然将孕育着这个希望的亲王殿下故意推向死境!

 

不断向赫芬祈祷,阿扎塞尔回到东翼入口。冲入不能随意瞬移的宫殿,抓住镀金的楼梯扶手,双腿不断交替,拿出最快速度,狂奔上楼。

 

他回来得太是时候,国王套间门口已经一片混乱。他留下的卫兵不知所措地相互对视,新派来的侍从就像一群失去头领的野蜂。

 

来不及开口询问,阿扎塞尔看到了混乱的中心:查尔斯殿下手持血迹斑斑的“微忿”,架在丹恩脖子上,慢慢走出来。

 

他满头冷汗,喘息急促,单薄睡衣布满血痕。左手只剩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桩子,引人注目地摇晃。腥红液体正像小溪,贴着裤缝不断流淌,在脚边堆积血泊。脚步随即踩踏,出现一个又一个血色的脚印。

 

“殿下,我明白犯了大错!请允许我向您道歉,请让我帮助……”

 

刚刚出声,阿扎塞尔就发现自己犯了更大的错误!

 

查尔斯殿下听见他的声音,仿佛抽搐似地剧烈抖动了一下。架着人质,向声音相反的方向一步步后退。

 

糟了,殿下可能已经因失血过多,意识恍惚。他的眼睛没有神采,活动迟缓,很可能视力和听觉都已经模糊。

 

他听不见自己说什么,只会戒备自己的声音!

 

阿扎塞尔像一只被堵在火炉即将烤熟的老鼠,焦急如焚,却无法可施。

 

他只能指挥部下小心散开,寻找机会,喝令新上任的总管绝不能乱动。如果再让殿下跌倒或被锋利王剑误伤,后果不堪想象!

 

以查尔斯为中心的诡异排阵,缓缓移动着。不久,他们通过走廊,高大的瀑布式阶梯出现在查尔斯身后。

 

阿扎塞尔呼吸加重,前面即将离开国王套间范围,限制开始减轻,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掏出备用星金砸碎,感受能力骤增,血脉贲张的痛快。

 

红脸元帅观察着查尔斯的一举一动,准备掐准踩空瞬间,预算最佳地点,瞬移过去,平稳接住——这是最保险的方案。

 

可丹恩突然慌乱挣扎!那个没种的家伙,回头望见身后落差,惊慌失措,下意识挣扎起来。

 

虚软的身体失去平衡,突然跌落!

 

阿扎塞尔立刻启动能力,但有人比空间传输者更快。

 

瀑布式阶梯两旁镀金扶手,仿佛金色手臂轻柔扬起,托住倒下的身体,送到楼梯下端闻讯赶来的王者怀中。

 

“医生,让医生立刻过来!”

 

他的君主紧紧搂住伴侣,用汉克递来的绷带迅速缠住仍在不断失血的可怕断口上端。丰富的战场急救经验,让他准确勒住手肘的大血管。

 

他抬起头,眼里的腥红比亲王左手断口上的更可怕!

 

“发生了什么,谁来给我一个答案!还是在场所有人都准备和答案一起殉葬?!”

 

金色“手臂”狰狞炸裂,变成密密麻麻的乱舞蜂群包围了看守国王套间的士兵和侍从。所有人的颈项要害,关节脚踝,都被不止一枚金蜂盯住!

 

“陛下!”

 

红脸元帅双膝跪地,担下责任。

 

“是我自作主张!其他人并不清楚……”

 

一半“金蜂”汇聚成数柄金剑,在洞穿肉体的闷响中,插入双手双腿。剩下的围着他钉出刀剑的牢笼。一支利刃紧贴脖颈,斜插入地板。

 

阿扎塞咬尔紧牙齿,一声不吭,维持跪拜姿势。四周所有士兵和侍从,更没人胆敢把呼吸稍微放重一点。

 

是阿扎塞尔,果然是阿扎塞尔!

 

他竟然犯了如此巨大的错误!阿扎塞尔不止一次对他爱上查尔斯,更改原本的计划表示担忧,而他居然还将查尔斯交给这个极不稳定的部下负责!

 

冰冷的躯体在怀里抖动,查尔斯从未裹在如此深重的血腥里。他从来是那样光明澄净,让艾瑞克认为他就应该在阳光里欢笑,不该沾染任何属于暗神的东西。

 

可现在,他的血液和体温几乎冻碎艾瑞克的心脏,他的颤抖彻底击碎了它们!

 

查尔斯怎么样了?他们的孩子呢?那个他刚刚才知道存在的孩子!

 

芜杂混乱的头脑,让他犯下更大的失误,竟然让人轻而易举夺下他的武器。

 

与所有不敢妄动的人体雕像不同,威彻斯特摄政抽出“盛怒”,架上它主人的脖子。

 

振钢锻造的剑刃嵌入脖颈,让腥红细流沿着脖子和剑刃往下淌,将“盛怒”染上菲薄红色。深受诅咒的吉诺莎王剑,再度染上了主人的血。

 

“王者之血就由王者之血偿还!”

 

“马格纳斯陛下,请让医生为殿下紧急处理伤口,然后调来最快的空艇,亲自送我们回到弗兰戴尔!我不再相信任何吉诺莎人,你们的保证一文不值!一旦您轻举妄动,或者……任何……我不介意同时让两位王者送命!”

 

这是一个极为愚蠢的冲动行为。在生死面前,大陆最好的人类政治家也会失去理智。

 

抬手抓住颈边剑刃,锋利的凶器在磁场生效之前割破手掌,带出更多血迹。

 

摇手示意心惊胆战,开始躁动的部下退开,艾瑞克张开磁场,让染血的剑刃悬在适当距离,无法再靠近。

 

他回头对愤怒而惊愕的摄政说:

 

“您忘了我是操纵金属的变种人。请保持冷静,肯特阁下,别丢掉您最厉害的武器。”

 

“我不能让您带走查尔斯。不管您是否信任我,查尔斯的情况非常危急,现在进行长途旅行只会害了他!”

 

“请暂且相信我,我会给查尔斯最好的治疗和保护!”

 

说着,艾瑞克挥拳砸破楼梯下端的巨大迈森瓷瓶,选出最锋利如刀的瓷片塞进肯特手里。

 

“瓷刀才是对付我的利器,请您带着它全程监视。如果出现任何意外,就用它处决罪魁祸首,我绝不反抗!”


评论(79)
热度(16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