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9 高能还没完

这段剧情太激烈了,我还是快点更新,别让大家太吊胃口吧。

——但是,后面存货不足,可能第三部与第四部之间等的时间就要长一点了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09

 

【陛下,我也拥有心灵能力。我曾和您手下所有心灵能力者一样,接受手术,将血液和脊液滴入为您特制的脑波控制器,以示忠诚。经过这样处理的人,脑波无法对您作伪。这是绕开精神,直接来自生理层面的验证!】

 

曾经被脑波控器辨认的,每一个部下都独特不同的精神波动在艾瑞克脑海震荡。

 

【这不可能作假,陛下!】

 

【我执行您的命令,以侍女身份跟在殿下身边,一方面是保护,一方面也是试探。殿下虽然怀疑我的身份,但从未试图阅读我的思想,控制我的头脑!殿下不是会随意侵犯他人的读心者!】

 

再往后退一步,双脚切实踏在真实的地板上,熟悉的声音闯入鼓膜。

 

“放开她,兰谢尔!是我控制了她的头脑,让她闯进来,我才是主谋!”

 

查尔斯在怒吼,徒劳而疯狂的挣扎只让手腕在禁锢它的镣铐上勒出血痕。

 

……就和七年前一样,甚至连镣铐都是由他亲手钉在爱人腕上!

 

凌乱的脚步踉跄后退,血痕好像一道实体化的烙铁,打在艾瑞克脸上和心上,让他只能狼狈地落荒而逃。

 

按着扭伤的手腕,泰莎靠在墙上喘息。陛下已经醒悟过来,他是很有自省精神的领袖,一切都结束了,查尔斯殿下安全了。

 

可身后传来的声音,很快告诉吉诺莎的女密探,她太天真了。

 

 

忘忧宫气势磅礴的宫殿群落伫立在今夜的暴风雪中。宫殿另一端,落荒而逃的人放慢了脚步。

 

【陛下,陛下?】

 

贝纳特·帕里斯独有的精神波动连通大脑,艾瑞克能够区分。这些如同羔羊和野牛般截然不同,绝不会错认的脑波,只让艾瑞克更加无地自容。

 

【什么事?】

 

【今晚20点40分左右,在阿瓦隆王宫区域,有大量心灵能量爆发。虽然天气有所干扰,我和温佳德在第一时间觉察,艾琳,克拉丽丝,甚至远在柏兰登的沈也都有感应。忘忧宫不是我的防区,不方便越俎代庖。但身为吉诺莎心灵能力者总帅,我有义务报告陛下。】

 

【陛下,出了什么问题,是否需要我们出手?】

 

【……贝纳特,登基以后,在我身边有没有任何可疑,不当的心灵能力迹象?】

 

沉默片刻,艾瑞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提出另一个问题。

 

【没有,陛下。属下谨以生命担保!】

 

吉诺莎心灵能力总帅毫不犹豫地回答。

 

【……联络幻象和艾琳,让他们立刻来我的脑袋报道。】

 

虽然不明原因,贝纳特立刻招办了。

 

【陛下!】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艾琳,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您后悔不已。】

 

艾瑞克擅长预言的部下,吉诺莎的“天命女”总是如此诚实,直言不讳。

 

而她也再次预言准确,自己已经开始后悔了。

 

大陆最好的幻象大师杰森·温佳德,独一无二的脑波进入大脑,立刻让艾瑞克懊恼地抬起双手,遮住悔恨不已的面孔。

 

此时的脑波,与今年7月在阿瓦隆的小巷,向他确认查尔斯并未有任何心灵能力启动的迹象时,一模一样。

 

就如同泰莎所言,他明明可以分辨所有在脑波控制器内滴入体液的心灵能力者。这是基于生理层面的验证,完全绕过了心灵能力,查尔斯根本不可能伪造它们!

 

他明明知道这是被查尔斯控制,让他带入了当年绍恩堡噩梦的胡乱迁怒,情绪失控的欲加之罪。如果查尔斯真有本事让他陷入那么深的幻境,那么林堡之行,他们的争执为什么会出现?难道是嫌弃自己的幻境太过完美,缺乏让猎物怀疑的漏洞?!

 

…………

 

这样的逻辑太可笑了,会被这样无稽的情绪烧红了头脑,放任情绪失控的自己更加可笑!

 

无声摇头,艾瑞克不愿放下双手,那样会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反光中,看见自己丑陋的面孔。

 

泰莎和侍从应该已经把查尔斯解救下来,召唤医生检视情况,照顾着他处理伤势。经过刚才的闹剧,他实在无颜面对查尔斯,查尔斯应该也不想见到他。短时间内,他们暂时不要见面,彼此冷静一下,或许更好。

 

【艾琳,替我向阿扎塞尔传话。】

 

 

查尔斯不断呻吟,白得可怕的脸色和蒙上灰雾的唇被淋漓的冷汗笼罩,更显得灰败可怕。这种灰色甚至罩上了明蓝的眼睛,让它变得空洞无神,对泰莎的声音回应迟钝。他已经意识模糊,如果不是被插入墙体的铁管绑住双手,强迫保持站立的姿势,早已瘫软倒下。

 

“殿下!殿下!”泰莎焦急地呼唤着,让他尽量保持清醒。她抬手想拔出困住双手的铁管,但扭伤的手使不出力气,泰莎只能回头求助:“快帮我解开殿下,准备热毯。谁去通知陛下,去叫医生!”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国王套间。’这是陛下刚刚下达的命令。泰莎女士,我没有请您离开,已经足够宽大。”

 

新上任的国王套间寝宫总管,擦拭头上冷汗,在君权之下,胆怯而顽固地坚持着。

 

“你看不出来亲王殿下情况危急吗?”

 

“我只知道国王陛下的命令是绝对的!”

 

不愿浪费时间,泰莎打算弹出袖剑,挟持惧怕权势的顽固人类,强行突破,救星降临了。

 

“我明白了,谨遵命令。”红脸的元帅放下抵在额头的手指,走进卧室。

 

“阿扎塞尔!亲王殿下的情况不太对劲!”

 

兼职侍女的军官立刻提起长裙跑过去,抓住阿扎塞尔的手臂。

 

“出了什么事?”

 

他快步走上来,看见眼前状况,绯红脸庞立刻颜色变浅。

 

“去叫医生,立刻!”

 

他回头大喊,同时亲自动手,拆除捆住双手的金属“镣铐”。

 

“可是……”

 

“陛下刚刚下令,现在关于亲王的一切事务由我负责!出了什么问题,全部由我承担!”

 

熟悉的绯红脸庞,肩章上镶嵌钻石狮鹫的吉诺莎元帅军衔,压制人类官员不敢违抗。

 

他们灰溜溜退出房间,阿扎塞尔则与泰莎合力扯下了钉住右手的铁条。

 

瘫软身体立刻倒下,查尔斯靠在迟来的保护者身上痛苦呻吟。无力的蜷缩,越来越低的声音和严重失温的身体都令吉诺莎的元帅心惊胆战。

 

“看在七神的份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泰莎!”

 

“我也不明白。虽然陛下非常生气,但他的行为很克制,没有对查尔斯殿下下手太重。但是殿下的情况突然恶化,像是突发重病。”

 

像是被什么关键词提醒,正在解救左腕的手停段一下,逐渐慢了下来。

 

听见身体倒下的响声,查尔斯在让身体抽搐着缩成一团的疼痛里,勉强抬头。阿扎塞尔正收回手掌,他刚用娴熟的技巧击晕泰莎。

 

“你……”

 

下颌再次被吉诺莎军人有力的手掐住,短短一晚数次同样的经历,几乎让查尔斯觉得可笑。嘴被迫张开,一粒药丸穿过无力反抗的喉咙,滚进食道。

 

“你……泰莎……”

 

麻痹感迅速淹没喉咙,艾瑞克专为林堡宴会准备,防范威彻斯特声波变种人肖恩·卡西迪的药物在另一个目标身上派上用场,速度之快让查尔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麻痹的声道再也难以出声,只能发出类似蛇类的“咝咝”气音。

 

“请殿下放心,我不会伤害泰莎。至于您……”

 

查尔斯看见红脸的元帅转过头去,不愿与他的眼睛对视。

 

“殿下,对不起。但我是吉诺莎的军人!”

 

查尔斯明白了,他全明白了。

 

但明蓝的眼眸里,再没有一滴泪,也无法淌出血来代替。

 

逃避会让他铭记终身的目光,阿扎塞尔弯腰捡起藤莲插梳,打横抱起泰莎离开房间,留下查尔斯在房内独自等死。

 

守在门口,新上任的国王套间总管同样目光闪烁,逃避与他对视。

 

将泰莎交给部下,严加看管起来。同时命令部下将被召唤而来的医官集中在小会客厅,同样严加看管,并戒严整个楼层,有进无出。

 

叮嘱好一切,他转身对寝宫总管说:“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姓氏是丹恩。”

 

“是的,能得元帅青眼,是我的荣耀。”

 

回答这话的人,抖得厉害,和他的回答一点也不搭配。

 

“我记得你有个儿子,叫托马斯·丹恩。”

 

“是的,他隶属于元帅麾下。”

 

“很好。”红脸元帅凑近不停摇摆的人耳语。

 

“今晚,你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老老实实守在这里,完成陛下不许任何人接近的命令。日后有人问起,你就把所有事情推到我头上。你一无所知,一切由我承担。”

 

“如果你不合作,丹恩总管。你马上会永远失去你的儿子。”


评论(54)
热度(14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