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8 持续高能

顶着锅盖扔上来,扔了就……呃,跑之前解说一下:

上一章,老万并不是被爱玛留下的心理陷阱影响了,他是气疯了。被查查脑控着,活生生地重温最大的心理阴影之后,他一直压抑的仇恨和负面情绪爆发出来了。如上文所说,老万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手刃最重要的仇人,他长期累积的最黑暗的情绪一直没有得以发泄,最终在这个契机下发泄在了一个完全错误的人选身上……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08

 

在那个瞬间,查尔斯失去了理智。

 

他知道艾瑞克情绪极不稳定。阿瓦隆的君王,吉诺莎的名将与屠夫正处于暴怒之中,这个时候最好的做法肯定是尽量敷衍,保全自己。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不需要多高的情商。对于自小与宫廷和阴谋同行的威彻斯特王储,根本不能算是一个难题,或者一个考验。

 

可他偏偏逃不过最低级的错误。

 

被心爱之人否定,让他像一个最偏激的傻瓜那样暴躁冲动。

 

他主动冲上去,揪着极度危险,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执拗而愚蠢地追问一个答案。

 

“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你告诉我!”

 

“艾瑞克,你在七神面前发过誓言。你发过誓,说你娶我!你爱我!”

 

冰冷的金属化为灵蛇窜上来,束缚手腕和身体,将胆敢冒犯“万磁王”的叛逆拖走。撞翻家具陈设,留下一片狼藉。绑缚着手腕,撕破温馨的粉橙墙纸,将他牢牢钉在墙上。

 

一直被束带和支架妥善保护的左手,被金属反拧绑住,关节的剧痛让查尔斯眼前发黑,体内的钝痛也越来越明显。可他除了追问什么都顾不上了。

 

“你发过誓的,艾瑞克·兰谢尔!”

 

泪水几乎忍不住,从眼眶涌出。

 

灰蓝眼眸顿了一下,在无地自容的羞愧和无法抑制的愤怒间徘徊片刻,被恨意的坚冰强行封冻。

 

“你拿什么证明?读心者都是骗子!你用什么证明这桩婚事,这可疑的爱情不是你控制了我的脑袋,硬塞进去的幻觉?一段伪造的记忆!”

 

“…………”

 

“有哪个心灵能力者会拒绝偷看别人的大脑,拒绝控制别人,没有!你不是很厉害吗,可以隔着那么遥远的距离控制我的头脑,你什么时候控制了它,把让我爱上你的暗示塞进去?为了威彻斯特的利益,您真是费尽了心机!”

 

泪水干涸了,威彻斯特王储清澈的明蓝眼眸里,从此再没有一滴泪。

 

“说不定,我们其实还呆在阿瓦隆的小巷里吧,查尔斯殿下!”

 

抬手撑着仿佛大理石雕像的宽阔额头,吉诺莎的王者任凭仇恨的笑扭曲了他的面孔。

 

“思维是最快的东西。说不定我爱上你,我们上过床,旺达和皮特罗都喜欢你,我们相互求婚,我们一起走遍阿瓦隆,我们一起种下樱桃树,一起在神殿宣誓婚姻……

 

统统都是你在我脑袋里编造的幻觉!”

 

手指掐住因惊愕僵硬的下巴,强迫它抬起来,居高临下地蔑视。

 

“你跟我去因斯特那段情节合情合理,逻辑严密,也很符合我的想法和计划。你是怎么编出来的,殿下?让我为你聪明的小脑袋鼓掌。”

 

“不!那些都是真的,是真的!”手腕仿佛没有痛觉,在坚硬的金属束缚里疯狂挣扎,留下深深血痕。

 

查尔斯哑着嗓子疯狂嘶吼,好像为了保护最后一只幼崽,不惜一切,扑向雄狮的羚羊。

 

“你凭什么怀疑!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我没有证据,只是因为我还没有找到它!”

 

丰润的嘴唇颤抖着阖动,想要说什么,但突然爆发的剧痛打断了他。

 

注射最高等级抑制剂之后,体内一直隐隐跃动,越来越明显的钝痛突然爆发,像一枚小型炸弹在体内炸裂。

 

查尔斯猛地张大了嘴巴,僵硬的肌肉却让他一时发不出声音。剧痛让他想立刻蜷缩身体,金属的枷锁钉住双手,阻止了动作。查尔斯只能将头顶在坚硬的墙壁,溢出一阵阵呻吟。

 

痛……好痛……

 

发生了……什么……

 

剧痛从腹部辐射全身,好像被数不清的铁锤不断锤击!

 

查尔斯尽力缩起腹部,似乎这样能减轻一点痛楚。身为威彻斯特的王储,从出生便在无数保护与关爱下成长,查尔斯从未在身体上受过这么剧烈的痛苦。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有些惊慌失措,下意识望向他最信任的,最期望可以获得对方保护的人。

 

“裝得可真像。”

 

他听到了冷笑,看到了鄙夷的目光。

 

“演得不错嘛,如果能注意前后情节的逻辑合理性就更好了。为了威彻斯特的利益,你向多少人表演过?你真的不打算去冲击图休斯奖吗?”

 

将头埋在被缚的手臂上,剧烈的疼痛好像烟消云散,查尔斯大笑起来。他想到了爱玛的诅咒,想到了肯特叔叔对这桩婚事的担忧,但是他已经没有泪了。

 

哭泣和怒吼都不适合,只有笑声才适合这个荒诞的时刻。

 

“是啊,被您发现了!是我联合表姐,舅父给您设下的圈套,击碎我的脑袋,砍下我的头,您就可以回到‘真实’了!来啊,寻找您的真相,找到你的‘证据’啊!”

 

他被绑在墙上,疯狂笑骂。

 

吉诺莎的国王,他的噩梦居然愣住了,灰蓝眼睛里浮起可笑的犹豫。

 

艾瑞克觉得奇怪,对着这个卑劣无耻的骗子,他居然产生不了真正的杀意。换了任何一个人,如此可笑地挑衅自己,他一定立刻砸碎他的脑袋,让他如愿以偿!

 

可现在,面对那双明蓝的眼睛,他竟然感到了慌乱!

 

哪怕仅仅只是联想一下鲜血染上这张脸的画面。

 

就让他在短短时间内两度重温了“害怕”这种陌生的情感。

 

第二次!

 

因可能失去而爆发的怒火突破仇恨,冲上脑袋,让他想要撕碎一切。

 

除了眼前的人。

 

这是怎么了?!

 

艾瑞克看向抖动的手。即使现在自己想杀了这个骗子,他的手也无法行动!

 

……

 

就算受到精神影响,他什么时候这样软弱了!

 

查尔斯·泽维尔是威彻斯特的王储。与野心勃勃的马罗德斯,被雷昂吞并的贝雅,地势崎岖且距离最远的缪尔相比,与吉诺莎拥有传统盟约的威彻斯特是最好的合作对象。

 

为了最大的利益,没有必要杀害威彻斯特的王储,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就行了。

 

确认想法,艾瑞克操纵左手的纹章戒指褪下手指,滚进火堆。

 

代表吉诺莎最高权力的纹章图案在火焰里加热,烧灼。

 

他走上去,亲手撕开王储的外套与衬衣,露出平坦的小腹,来历不明的可疑汗水爬满腹部。

 

拂去那些汗水和疑惑,抚过洁白细腻的肌肤。

 

“侧腹的位置隐私又重要,是给奴隶烙上标记的好位置。认清楚你的位置吧,查尔斯殿下!”

 

给贵族烙上奴隶的印记,精神侮辱远远大于肉体伤害,这是艾瑞克从肖身上学来的好办法。

 

可他就在年轻的王储面前将纹章戒指灼烧通红,却没有看到一点挣扎、愤怒、恐惧,没有听到一句哭泣、咒骂、求饶。

 

可怕的沉默,好像反而把这些情绪往自己身上驱赶。

 

为了驱散它们,艾瑞克操纵烧红的戒指浮起。

 

灼热的火球一点一点向王储逼近,艾瑞克刻意放慢了速度,想摧折他的尊严和自信,逼出他的哀求,让威彻斯特的王储从此见到他就会恐惧!

 

可仍然什么也没有,查尔斯安静地看着他。与他对视的眼神,静默而空洞。

 

火球越来越靠近,艾瑞克越来越不安。

 

他焦躁地捏紧拳头又松开,不断循环,好像自己才是那个面临酷刑的人。

 

火球悬在侧腹上方,热气烤干了白皙肌肤。

 

艾瑞克发现他的手抖得厉害。

 

该死的,他从未这样优柔寡断!

 

“这不是个好主意!”“有什么必要激怒威彻斯特!”“干嘛跟一个不懂事的少年认真生气?”“别给马罗德斯留下挑拨的空间”……脑袋里涌上来一堆理由,劝阻着,呐喊着住手。 

 

他的手不停发抖!

 

烦闷转头,他和查尔斯隔得那样近,一抬头就在空洞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狼狈的,

 

软弱的,

 

一个看上去马上就要落荒而逃的废物,那个人是谁?

 

“废——物——”

 

冷冷的声音说。

 

冰冷的笑声再次围上来,仿佛碎冰在冰海里碰撞。鬼祟的笑声好像幽灵的语言,躲在角落的窃窃私语,从窃笑到嘲笑,再到越来越歇斯底里的狂笑!

 

就像一根钢锥,刺穿耳膜,插入大脑!

 

在混乱模糊的意识里,不知道哪个念头支配了艾瑞克的手腕。他的手抖了一下,烧红的纹章戒指落在侧腹,冒出浓烟和焦臭。

 

立刻挥手扔掉戒指,代表吉诺莎至高权利的红光滚到房间角落,无人理会。

 

艾瑞克浑身上下不断颤栗,冒着冷汗,好像那个烧红的烙铁不是落在对方身上,而是烙上了他自己!

 

条件反射地退后两步。现在,轮到他艰难地颤抖着开阖嘴唇,试图说些什么,或者应该先立刻召唤医官!可这一行为被闯入房间的身影打断。

 

下意识挥手发泄所有怒气和仇怨,水蓝身影立刻撞上屋顶壁画,藤莲插梳掉在地毯上,无数利器指向全身。

 

“住手!泰莎!”

 

被熟悉的声音命令放手,艾瑞克支撑着冰冷的表情质问。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换了君主,泰莎。”

 

身影缓缓滑落,,侍女抬起滚下血珠的白皙面孔,声音刚毅:“是您命令我保护查尔斯殿下,不管面对什么敌人。而您并没有向我收回您的命令,陛下!”

 

同时,另一个“声音”透过植入耳道的脑波控制器,进入脑海。

 

【陛下,我是真实的!】

 

【您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殿下没有操控您的心灵和记忆,我可以作证!】

 

 


评论(65)
热度(15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