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7 正式高能

顶着锅盖扔上来,扔了就跑……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07

 

紊乱光束闪烁,大陆最昂贵的空间传输者将吉诺莎国王送回忘忧宫。

 

盛大的暴风雪已经来临。忘忧宫被包裹在鹅毛大雪中,雪花在每一处光晶路灯下,如白蜂狂舞,阻隔视线,混淆天地。

 

深褐短发随大雪翻飞,伸出手臂,召来“不死王”为防范爱玛打造的精神隔绝头盔,戴在头上,切断熟悉的声音。

 

艾瑞克成了“万磁王”。

 

他对冒着风雪赶来,惊愕不已的宪兵总监和宫廷总管下令:“忘忧宫南翼戒严,由宪兵把守。撤下照顾亲王的所有仆从,换上可靠的人选。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国王套间!艾琳让泰莎、玛丽带走公主和王子,找一个稳妥的说法。阿扎塞尔把S型抑制剂带过来,立刻!”

 

吉诺莎的将领们在凌厉的暴风雪中深埋头颅,弯折背脊,任雪花扑打身体。

 

每当他们的君主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们都会条件反射地屏住呼吸,让畏惧把自己变作常人。

 

裹挟风雪,走进宫殿,侍从在身边忙碌交接,阿扎塞尔已经等候在查尔斯位于国王套间的卧室门前。

 

红脸元帅双手托起最高级别的变种能力抑制剂,不敢直视此刻的君主。

 

“艾瑞克,对不起!”

 

门开了,查尔斯看见了回到面前的丈夫。

 

那一刻,心脏的疼痛让他忘记了呼吸。

 

查尔斯·泽维尔,你这个混蛋!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他咒骂着自己。

 

你明明知道艾瑞克经历过什么!

 

七年前的绍恩堡,玛格达为了救艾瑞克自投罗网。“不死王”为了惩罚这对胆敢反抗他的夫妻。下令爱玛控制艾瑞克,操纵金属,亲手将玛格达钉在地上,任由“不死王”的部下凌辱折磨。

 

你明明在艾瑞克的记忆里亲眼见证了那场最残忍的戏法!

 

你明明知道那是艾瑞克心底绝不能碰的溃脓!

 

你知道那有多痛,你清楚那是什么滋味!

 

比炼狱更深的熔岩!比冬夜更暗的漆黑!比暴雪更冷的绝望——你亲自读过!

 

你明明比任何人,甚至比艾瑞克自己更明白。

 

可你仍然选择了控制艾瑞克的大脑,为了救下肯特叔叔,把他再度扔进噩梦。

 

纵使事出有因,你做了违背自己准则的事情,而且是对最爱之人!虽然你明白自己不会后悔,无论重来几次,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可是这绝不能掩饰你干了与爱玛同样残忍的事情。

 

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艾瑞克说过他厌恶肖的一切,可你逼得他戴上了“不死王”为防范爱玛打造的精神隔绝头盔!

 

你刚刚才让艾瑞克习惯了笑容,习惯了用普通父亲对待孩子的方式与旺达和皮特罗交谈。

 

你刚刚才将那些和爱玛一样的黑暗冰冷从艾瑞克的蓝灰眼眸驱散,现在又亲手将它们拽回来!

 

……查尔斯·泽维尔,你也是同罪,与罪魁祸首一样!

 

面对吉诺莎的将领们不敢直视,甚至可以令七神战栗的眼神,查尔斯只感到深深的愧疚与心疼。

 

它们压倒了恐惧,促使查尔斯主动靠近仿佛暗神在人间化身的王者,主动向他伸出完好的右手。

 

“对不起,艾瑞克……我不应该那样对你,对不起……”

 

粗鲁的拉拽在手腕印下疼痛,压力针拍在右臂,抑制剂注入血管在体内带来的钝痛,也比上次更明显。

 

查尔斯告诉自己,这完全是咎由自取。

 

今晚,不管艾瑞克怎么发火,都是他应得的。

 

一记重重的耳光扇在脸上,势大力沉。查尔斯站立不稳,退后坐在床上。

 

铁锈的味道在口腔内弥漫,偏向一侧的脸颊先是感觉麻木与钝痛,很快燃起仿佛火苗燎烧的灼痛。

 

“对不起……”

 

忍住痛呼,查尔斯捂住发热的脸颊,继续道歉。

 

疼痛袭上下颌。艾瑞克的手粗糙、有力而温柔,曾经牵着他的手走过阿瓦隆的大街小巷,揽着他的肩一同迎接民众欢呼,也曾经在满天的炮火下紧搂着他,抱起自己走向婚礼的殿堂……可查尔斯从没感觉这只手如此暴戾。

 

它掐着下巴和脖子,像一只收紧的铁钳,粗暴的动作透过肌肤刺激骨骸。

 

“你那卑劣的能力呢!”

 

铁钳陷入肌肤,拎起头颅,强迫清澈愧疚的眼睛与充满仇恨与杀意的眼眸对视。

 

“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再次操控我呢!”

 

“来啊!来试试啊!”

 

“你认为现在还是当年,妄想我还是那个任凭你欺辱的废物?!”

 

“你可以抱着这个妄想,去向暗神哭泣。我一定会把你切成拼不起来的碎片,我会让你清醒着享受这个过程,直到生理允许的极限。放心,我办得到!”

 

冰冷的笑声如同冰雾汇聚的幽灵环绕着艾瑞克,不断回响。

 

在冰冷的雾里,艾瑞克看见了肖与爱玛冰冷的笑容。

 

他收紧双手,眼中只剩下“不死王”,脑子里只剩下仇恨和杀意。

 

被投入斗兽场,无辜丧命狮口的父母和妹妹;

 

饱受凌辱,最终由他亲手送上死路的妻子;

 

被屠戮家人的仇人收养,卑躬屈膝,忍辱负重的童年;

 

趟过尸山血海,爬过盛满同胞残骸手术台的少年;

 

刚刚拥抱微光,便被残忍剥夺,在绝望与奋进里奋力搏斗的青年;

 

…………

 

一切都拜残暴短视的“不死王”,还有他无耻恶毒的妻子所赐!

 

从绝境里挣扎求生,与“兄弟会”的袍泽一同发展壮大,蚀骨的仇恨是支撑艾瑞克走到现在的原动力!

 

他要手刃那对无耻的夫妻!

 

只有他们的血淌过他的手,只有黏稠腥红的不义之血才能浇灭灵魂里熊熊燃烧的怒火!

 

可肖死了。

 

“不死王”能力可怖,他不能让部下和自己无谓牺牲,只能选择围困挑拨,让爱玛发动叛乱,在猝不及防之时除掉肖。

 

他特意留下爱玛。那个贱人绝不会安分地呆着,他给足了暗示,放足了空间,让布伦瑞克公爵家族只剩下一个选择,跟着他的步调,帮助他煽动残余贵族叛乱。

 

他早为爱玛准备好了结局,他要让那个婊子惨嚎着在绝望里痛悔她的作为,去地狱向玛格达忏悔!

 

可是爱玛也死了……

 

24年的煎熬,2000多个无法入眠的夜晚统统落空,仇恨在心脏横冲直闯,撼动灵魂的嗜血咆哮无法得以满足!

 

那些冷雾一般的幽灵,那些冰冷的笑声再度包围了艾瑞克,就像他们从未离开!

 

他们如同七年前一样,大声嘲笑他,仿佛他依然是当年那个无力的男孩,无能的丈夫。

 

不管如何赫赫战功,登基践位,推翻“不死王”,绞杀诸侯联盟,他总是无法杀掉仇敌,清除危险,重拾他的尊严,保护他的家人!

 

就像一个废物!

 

他看见爱玛的脸在冷雾里浮现,笑声正随着寒气涌出。肖的脸庞随之出现,挂着他最恨的表情,铁青嘴唇僵硬阖动,好像在说:

 

废——物——

 

“……不,我不是!”

 

“我是站到最后的胜利者!你才是那个一败涂地的废物!”

 

“艾瑞克……艾瑞克!”

 

握住紧掐脖子的手臂,查尔斯焦急摇晃。

 

有什么东西不对,虽然他早已做好准备,不管艾瑞克如何暴怒,如何惩罚自己,都是罪有应得。但灰蓝的眼眸里浮现那么陌生的冰冷,视线透过自己,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还有那些莫名的对话……

 

“艾瑞克,你清醒一点!你把我当成了谁?在你眼前的是我!我是你的……”

 

声音戛然而止,查尔斯愕然地发现,自己不知如何定义他们的关系。

 

他是艾瑞克的什么人呢?

 

丈夫吗?艾瑞克似乎不太喜欢。

 

妻子吗?艾瑞克偏爱这个称呼,但查尔斯却不喜欢。

 

他不是女性,他不是马格纳斯一世的王后,他是吉诺莎的亲王。他绝不是依附于艾瑞克,从属于他的存在。

 

伴侣吗?艾瑞克有过太多的情人,他不愿混在他们的行列里。

 

盟友吗?现在的威彻斯特还只能算是吉诺莎的保护国,没有能力成为平起平坐,互惠互利的盟国。

 

…………

 

查尔斯找不到答案,被仇恨和恼羞成怒塞满头脑的万磁王给了他一个答案。

 

“你想说,你是我的妻子吗?”

 

“不,你不是我的妻子,玛格达才是我真正的妻子!陪我熬过最艰难的岁月,为救我而惨死,和她相比,你算什么东西?!”

 

这个答案将柔顺的绵羊变成了暴怒的狮子。

 

忘记了绝不反抗的承诺,也忘了左手尚未痊愈的骨骼,查尔斯扑上去,揪着令诸神畏惧的王者怒吼。

 

“那我是什么?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评论(37)
热度(15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