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6 开始高能

前一章的回复让我有点方,列位看官,这都还啥都没开始啊……

抓着锅盖顶好,接下来的内容充满各种高能,第三部从本章开始差不多要一直高能到尾声,列位想好要不要继续跟进,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06

 

再也难以承受,情感在脑波中爆发,携带宏大的变种能量,在星金增幅下横扫一切。

 

植入耳道的脑波控制器在真正强大的心灵能力面前,不堪一击,迅速瘫痪。

 

思维以大陆最快的速度,在任何动作来不及发生的时刻,侵入艾瑞克大脑。抓住每一个脑细胞,擒获每一根神经,操纵每一块肌肉。

 

它超凡的速度,让艾瑞克和查尔斯的连番对话,在在场诸人眼中不过只是艾瑞克突然失态站立。

 

【对不起,艾瑞克。对不起,艾瑞克……】不断重复着,查尔斯操纵艾瑞克的身体,宣布释放在场所有人。

 

可艾瑞克再也听不见任何东西。被看不见的提线操纵的手脚,被无形的手压住,无法自主挪动的身体,不能再动弹分毫,哪怕眼睑也无法自己合上的无力感……似曾相识的感觉让艾瑞克重温“害怕”这种久违的情感,他被拖回到一生最可怕的噩梦。

 

仿佛无情的时空之神克瑞斯,将他送回七年前的绍恩堡。

 

仿佛热油煎熬的疼痛唤醒了他,双手被铁链吊在头顶,周围吊着的同伴都成了尸体。变身拷问室的绍恩堡老城谒见厅内,艾瑞克是唯一的生物。

 

撇嘴吐出碎牙和血沫,他好奇肖会如何处置自己。

 

如果有机会活着离开,他一定好好“感谢”阿丝嘉,那个用500枚金币卖了他的婊子!

 

转换念头,心里又轻松起来。

 

幸好,他改变主意,提早警告了阿扎塞尔,也提前送走了玛格达。将她送去育空,去和不满月就托付给罗根,并为了安全,从她记忆里模糊掉的孩子们会合。豪利特会秘密照顾他们,他了解他的老对手、老伙计,高地骑士骨头里淌着比王族更高尚的血。

 

门开了,苍白的噩梦扑进他怀里,腕上戴着他亲手做的镯子。

 

玛格达,玛格达为什么会在这里?!

 

“艾瑞克,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愿再活着!我去找皇后了,我去求她救救你!”

 

玛格达在哭。

 

“原来就是这个女奴,艾瑞克你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差劲了?”

 

肖的声音落下来。他端坐在露台,高高在上,逆光遮蔽了面容。

 

“这不过是忘忧宫人人都可以用的一具躯体。不管是谁,她都会熟练地躺下去,露出顺从笑容,张开腿取悦主人。”

 

“只有今年新年祭例外,就是她被送给你之后,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好几个耳光才让她老实。我没记错吧,哈利。我记得你和克里斯蒂安抱怨了好一通。”

 

玛格达在发抖。

 

就像那晚她蜷在自己怀里,哭着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有事。

 

“我该用什么来‘奖赏’你们的背叛呢?这样吧,反正你也习惯了男人,想必不会嫌弃更多。”

 

“玛格达,快逃!”

 

手脚在铁链的束缚里激烈挣扎,想要摆脱束缚。在最绝望的境地里,把身体当做妻子最后的防线。但不止抑制剂让他的举动徒劳无功,艾瑞克突然发现他的手几乎没有丝毫移动。

 

更多幽灵冒出来,围住玛格达,将她从身边拖开。

 

手腕传来刺痛,能力回归的同时,噩梦附上身体。

 

他的意识完全清晰,他的头脑咆哮着保护玛格达,不让她再受到一丝伤害。

 

可一些最冰冷的恶毒潜入他的身体,把他做成一尊有意识的提线木偶。

 

是爱玛!肖的皇后,卑劣的心灵能力者!

 

用力地抵抗爱玛钻入头脑,控制他的思维。艾瑞克在头脑里顽抗,试图让自己的手挪动。 

 

他拼命集中注意力,拼命告诉自己:你可以救玛格达,只差一点点了,你可以阻止他们!

 

可那些最卑劣最恶毒的精神蠕虫,那些可怕的精神力量,好像实体化的噩梦拥抱他。

 

无法触碰,无从抵抗。

 

在噩梦结束之前,没有任何人可以摆脱!

 

他想赶到玛格达身边,搂着纤弱的肩,为她遮挡一切苦难。却只能被噩梦纺出的看不见的丝线,操纵着手脚。亲手召唤谒见厅的栏杆,化为金属绳索钉住玛格达的四肢。

 

分开她的双手,露出女性最柔软的部分;掰开她的双腿,摆出最不堪的姿势,任凭那群野兽一样的幽灵扑上去蹂躏。

 

一个又一个。

 

玛格达在哭泣,玛格达在挣扎,玛格达在尖叫。

 

可有人在笑,他们笑得那样开心,好像端坐看台,欣赏一场野兽撕咬少女的新奇表演。

 

鲜血沿着白皙的腿根往下流,白色长裙血迹斑斑,铃兰和槲寄生的银镯在勒出的血痕手腕上疯狂碰撞。

 

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玛格达——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血代替泪流干之前。幽灵从再也叫不出声音的玛格达身上退去,肖好像厌倦了聒噪的闹剧,已经提前退场。

 

顺从冰冷恶毒的精神蠕虫再度抬手。金属绳索收紧,勒断四肢。玛格达在剧痛里抽搐,张开干裂的唇,哭喊到撕裂的喉咙无法出声,只有颈骨开裂的响声。

 

【爱玛。】艾瑞克向钻入大脑,控制他的思维“说”。

 

【求你救救玛格达!她已经受到了这样的处理,肖不会再怀疑你。现在,谁都会认为她已经死了。带走“尸体”,洗掉记忆,送去神殿,现在对你只是举手之劳。看在她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从小照顾你的情分,爱玛我求求你!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玛格达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再深的伤痕,也可以由他来抚平。

 

他看着格达的“尸体”被送走,艰难逃脱历经千难万险与她重逢。他看着自己紧搂着玛格达,不断吻着陌生惧怕却不敢抗拒的眼睛。他看着玛格达终于恢复笑容,再度唤他的名字。

 

血从微笑的唇边喷涌,好像猩红利刃把虚假的幸福切割破碎。

 

最恶毒的诅咒化身金发女郎,在他眼前切断玛格达的咽喉,分割她的尸体,带来噩梦最可怕的高潮。

 

【我是公爵的长女,被嫁给相差百岁的‘不死王’,一个没有心,没有温度的怪物!一个身份卑贱,人尽可夫的女奴,一个淫荡的贱人,却可以受人呵护,被人爱着,还有了一份生死与共的爱情。】

 

【凭什么?七神为什么这样不公!】

 

白皙的脚将铃兰手镯踩进腥红血泊。

 

血漫到脚边,温暖又冰冷。

 

艾瑞克抬起了头,磁场化为风暴。

 

时空转换,眼前不再是七年之前血肉涂满城墙的绍恩堡,而是餐桌空荡荡的林堡。

 

身旁的部下正因君主划过面颊的泪水,惊惶低头。

 

【艾瑞克,对不起……】

 

“阿扎塞尔,立刻带我回忘忧宫!”

 

声音冰冷,宛如漫到脚边的血泊。


评论(38)
热度(13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