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5

明天有点事情,估计不太方便,就提前更新啦

05

 

【艾瑞克,不要!】

 

熟悉的“声音”让艾瑞克猛地站立,突兀的动作推翻酒杯,染红雪白桌布,令忐忑不安的威彻斯特贵族更加惶恐。

 

【查尔斯?该死的,谁走漏了消息!】

 

【不,这不重要。林堡和阿瓦隆距离超过2000公里,这样通话会不会太勉强?查尔斯,你觉得头疼吗?你别乱动,找个地方坐下来。汉克呢?我这就派人通知医官。】

 

【不用了,艾瑞克。我并没有感觉不适,我砸了“微忿”上的星金。】

 

犹豫了一下,查尔斯没有告诉艾瑞克。下午,汉克犹豫地向他报告。血检数据中有些不太对劲的东西,需要详细查实才能确定。那时医官的表情,看上去像惊讶远远胜过不安。

 

艾瑞克对肯特叔叔存在一些误解,他需要为他们沟通顺畅。这个时候提汉克的报告,好像不太合适。

 

【艾瑞克,对不起。但我必须告诉你,你对肯特叔叔有一些误解。】

 

【“阿瓦隆驱逐令”的时候,无论从人道还是接收技术工人,高效劳力的角度,威彻斯特都应该接纳难民。但国内惧怕“不死王”,反对的声音很高,肯特叔叔只能让我出面。事后担心这会招致肖和马罗德斯方面的针对和忌惮,才将我送去奥涅加大学,和嘉比,希阿公主一同生活。那是为了保护我。】

 

【承认雷昂占有贝雅,是不得已的让步。肯特叔叔说不能损坏未来国王的名誉,坚持由他来签署。还有最近同因斯特侯爵的接触,是我让他……】

 

【查尔斯,我知道。】

 

头脑中的“回答”非常平静,却像雷电劈在耳边。

 

【我知道你的摄政对你们兄妹较为忠诚,虽然可能有一些谋取私利的行为。总的来说,称得上尽职尽责。】

 

【但是,一个人类,却攫取了一个变种人国家的最高权力。不管有任何理由,这就是他的罪状!】

 

【查尔斯,我说过我的父母和曾经的妻子都是人类。他们是最好的工蜂,顺从的部属和平民,我反对任何欺凌践踏他们的行为。但我不认可允许他们执掌高层权力。】

 

【他们都有着无法摆脱的弱点:短视、愚蠢、弱小。厌恶与自己不同的东西,踩踏弱小的,排斥强大的,就像三百年前他们对待刚刚出现的变种人。安置村、集中营,这已经可以称为仁慈;屠杀、肢解、人体试验!阿瓦隆斗兽场的血槽,曾经被我们无辜的同胞填满,仅仅因为他们是不甘就死的变种人!】

 

艾瑞克的“声音”包含一些只属于暗神的东西,好像比黎明之前最深的黑夜,更为漆黑寒冷,就像那次面对爱玛之时,他眼里的东西。

 

【……艾瑞克,那都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

 

查尔斯试图用脑波包围他,温暖他,却立刻被打断。

 

【不,查尔斯,那些从未成为历史!】

 

艾瑞克也意识自己的粗暴,他努力平缓“语气”。

 

【我14岁离开忘忧宫,正式参军,在南线呆了5年。雷昂从未停止敌视变种人的行为,灭绝变种人一直写在它的宪法里面!

 

我曾经不止一次跟随阿扎塞尔长途奔袭变种人研究基地,看见被绑在电极上求死不能的孩子,手术台上开膛破肚的俘虏;也不止一次处置过谋杀变种人长官,自认为逃到雷昂就安全的人类叛徒。更不止一次镇压雷昂引发的叛变:只需要许诺高官,就能让人类士兵诱杀友人,倒转枪口朝向生死与共的战友!】

 

【雷昂,它的存在就会诱发一些人类的不臣之心,我绝不会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雷昂一定要灭掉!而威彻斯特是变种人国家里唯一存在人类贵族,并给予人类一定比列的国会议员配额。与雷昂的情况类似,让人类身处高位,只会助长他们不切实际的幻想,让他们对注定统治他们的变种人产生排斥和嫉妒。】

 

【查尔斯,人类绝不会因其弱小就等同于善良的绵羊,他们可以和我们一样凶残而卑劣。严格将他们置于统治之下,保护他们的权利,限制他们的恶念。让他们认清自己的位置,恭顺地服从,才是对双方都好的正确做法。】

 

【威彻斯特的现状是当年在肖的愚蠢政策和不断扩张的雷昂联盟压力下,不得已做出的妥协。查尔斯,现在你有我的帮助,不需要再对他们让步!】

 

震惊让查尔斯喉咙干涩发痛,他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和艾瑞克成长的环境差别太大,延续千年绝对帝制的吉诺莎与立宪数百年的威彻斯特几乎是完全不同的国家。他一时不知如何向艾瑞克解释威彻斯特光辉的大宪章,也不知从何开始向述说他的高祖父查理三世联合贝雅、吕贝克、里嘉、缪尔,实现种族和解,人类与变种人联手钳制“不死王”的艰辛与奋进。

 

现在,艾瑞克无法认同威彻斯特的人类贵族,认为他们是一种阻碍。以后,如果习惯了绝对帝制的吉诺莎国王认为吵嚷的威彻斯特国会也是一种无法容忍的冒犯呢?

 

不……他不能让事情这样下去……

 

【艾瑞克,请安静地听我说。】

 

与他对话的对象却已经开始失去耐性。

 

艾瑞克不太愿意继续这样的对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查尔斯和孩子们着想,他们没必要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争执,这样的争执会损坏他们的亲密,也可能挑战他的权威。玛格达就从不会反驳他!

 

十年来他已经习惯了站在所有人的顶点,不会有任何人质疑他的行为,他的决定——如果有,那就是需要消灭的敌人。

 

【查尔斯,你不喜欢流血,你完全没必要牵扯进来。呆在阿瓦隆,好好养伤,我会把威彻斯特的王冠干净地送到你手上。】

 

【今天,我会清洗掉那些与王位觊觎者有瓜葛的家伙,与雷昂诸侯首鼠两端的投机者,还有其余的人类贵族。】

 

【至于肯特,非常遗憾。他已经成为人类执掌威彻斯特政治核心的象征,必须扛下罪名,配合对威彻斯特人类贵族的清洗,并树立你的唯一权威。查尔斯,别太难过,有些牺牲是必须的。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忠臣,应该早有准备。我不打算追究他的家眷,日后你可以好好补偿他们,毕竟他照顾了你七年,我们需要感谢他。】

 

“【不——】”

 

站在忘忧宫温暖舒适的卧室里,火光映照粉橙色堇花壁纸,泪水爬满查尔斯的面颊,心脏和手指一样冰冷。

 

他想起父亲和叔父身亡时,肯特叔叔正与相爱多年的恋人筹备婚礼。担任摄政之后,婚礼却随之取消。几年之后,自己忍不住发问。

 

肯特叔叔无奈微笑的表情,查尔斯永远不会忘记。

 

“殿下,我也是个凡人。如果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我一定会优先考虑他们,做不到全心全意为您和瑞雯殿下着想。如果莉莉安恨我,我不敢有任何怨言;如果她愿意等我,殿下登基之日,就是我们订婚之日。”

 

直到现在,莉莉安阿姨还在等着肯特叔叔,他们已经几乎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再也难以承受,情感在脑波中爆发,携带宏大的变种能量,在星金增幅下横扫一切。


最终可以写出来这句题后话了,下章开始高能,一直到第三部结束

评论(65)
热度(12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