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4

04

 

躲开孩子们好奇的视线,打开天鹅绒的匣子,查尔斯看着躺在匣内的事物,满意点头。

 

“看什么东西,笑得那么开心?”

 

急忙单手关上匣盖,艾瑞克穿着正式的出行装束走进卧室。

 

“是啊,好奇怪,查尔斯叔叔都不让我们看!”皮特罗跳着嚷着,努力抻着脖子。

 

“我为旺达和皮特罗准备的生日礼物到了。”

 

“给我们的!生日礼物!”孩子们的声音欢呼起来。

 

“生日礼物?”艾瑞克整理手套的动作也顿了一下,“现在才12月,旺达他们的生日在明年7月,还有大半年。你准备了什么?这么早?”

 

“秘密,惊喜!”查尔斯冲他们眨眼,转身把匣子递给泰莎,让她收好:“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孩子们不死心地嚷嚷,艾瑞克跟着他笑了笑,并不深究。

 

“查尔斯,我去南部巡视,大概一周后回来。”

 

“这几天吉诺莎全境大雪,路上小心。”

 

“我知道,你也小心身体,别老往雪里蹦,淘气得像个孩子。泰莎女爵士,玛丽雏骑,殿下们就交给你们了。”

 

艾瑞克用即将册封的头衔,戏谑称呼泰莎和玛丽。不管是为与肖的制度区分,还是犒赏部下,确立自己的统治基石,册封吉诺莎新的贵族阶层都势在必行。

 

与肖为了煽动变种人站到自己一边,开出空头支票,承诺将所有变种人升为贵族,最终无法兑现,只得设置种种歧视限制条款不同。艾瑞克只确保成年变种人都拥有骑士头衔、基础的年金与较好的福利保障。“前程还得自己挣”,查尔斯记得他曾露出白牙这样说。

 

于是他在骑士之上,设置爵士、平爵、准爵三个终身贵族阶层,再之上才是各国通行的五等爵位,引诱野心勃勃的臣民攀爬。查尔斯看过封爵名单,阿扎塞尔等三位元帅也只拿到伯爵地位,公侯皆空缺。只有旺达和皮特罗占有两个公爵头衔,作为次级爵位。

 

这不止是为巩固王族地位,更是为重臣升迁留出空间,艾瑞克有着更有远大的野心。从一张薄薄的名单,查尔斯嗅到了即将席卷大陆的暴风雨。

 

此刻,未来的风暴中心正对他微笑:“你继续复健,今年还有三桩大事要办!”

 

摸着还打着石膏,固定在支架里的左臂,艾瑞克有些皱眉,查尔斯却并不在意。“肘关节恐怖三联征”是很麻烦的伤,自己的肘部可能很难完全恢复,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不过也就是臂展范围缩小,手臂很难完全伸直,不能承受太大力道。影响不大,不值得让艾瑞克那么漂亮的额头,留下深重的皱痕。

 

抬手抚平双眉间皱起的部分,查尔斯轻快地回答:“是的,我们今年还有三件大事要办。作为主角必须保持形象,不能在典礼上显得太老。”

 

拉着他的手,放在嘴边轻吻,艾瑞克的表情也舒畅起来:“谨遵圣谕,我尊敬的亲王。我们会有一个盛大的吉诺莎亲王加冕仪式和贵族册封典礼,还有一个更盛大的威彻斯特国王加冕典礼,未来的威彻斯特国王陛下。”

 

他带着这样的表情与查尔斯道别,叮嘱孩子们别太闹腾,也带着这种表情来到忘忧宫的飞艇坪。

 

“从现在开始,一周之内,整个忘忧宫实行信息管制。”

 

即使在铁灰云层堆积,大雪即将降临的天幕下,向毕肖普和艾琳下令时,艾瑞克的表情依然如故。

 

当日上午,如同查尔斯所知道的,艾瑞克搭乘吉诺莎空军旗舰欧仁亲王号,在细雪中飞往南部领土蒂罗尔大区。而查尔斯所不知道的是,同一时刻,威彻斯特部分贵族也纷纷踏上了前往蒂罗尔的飞艇,包括威彻斯特摄政肯特·马尔科。

 

威彻斯特的飞艇先后降落在蒂罗尔大区首府林堡,一座白雪覆盖,群山环绕的繁华城市。

 

宏伟的蒂罗尔山脉贯穿大陆西南部,是划分大陆中部与南部的自然地标。越过这道山脉,就是大陆南部复杂多变的山岭、平原、岛屿和热情崎岖的海岸线。

 

东部铺开富饶的雷托亚平原,东南隆起山岭起伏的缪尔半岛,南部连结平坦的威彻斯特半岛,西面抵达雷昂占领的贝雅湾。

 

通过这个狭长的山地大区,吉诺莎王国与利亚德共和国、威彻斯特王国以及雷昂联邦西端接壤,形成吉诺莎南部的天然疆界,天然的屏障。

 

踏上这道的屏障,肯特立刻陷入风雪、置疑和恳求的包围。

 

“摄政阁下,马格纳斯陛下为什么突然邀请我们来蒂罗尔?”

 

“今天早上,吉诺莎的军人敲门送来请帖!这哪里是邀请啊!”

 

“阁下,虽然我和布伦瑞克公爵家族有姻亲关系,但我绝没有卷入吉诺莎的诸侯叛乱!请您一定相信我!”

 

“摄政阁下!虽然我参与了考特公爵的宴会,可是、可是我完全不知道他会突然宣布什么正统继承权,还向马格纳斯陛下宣战……我是被他骗去的,我毫不知情!”

 

并不急于回答,肯特扫视全场。凌乱的风雪中,每十位威彻斯特贵族,就有一位在林堡的飞艇坪聚集。其中一半是可能与吉诺莎诸侯叛乱有牵连的家族,另一半,包括他自己在内,则是出身人类的贵族。

 

他向在场的人类武将示意,普莱特准男爵心领神会,立刻大声道:

 

“刚刚接到消息,考特公爵凯因在吉诺莎与雷昂边境被捕。想来马格纳斯陛下是为了处置叛逆,寻求证人,才让我们出席。问心无愧者,自然无需担心。”

 

武将言语沉稳,态度镇定,安抚了混乱的局面。但肯特明白情况绝无可能如此轻松。作为吉诺莎的传统保护国,威彻斯特一直饱经牵连,吉诺莎的政局变换总会给威彻斯特带来难以想象的变局。而吉诺莎新的王者,那个兰谢尔,肯特曾在昏睡的王储身边见过他一次,真是一个可怕的角色。

 

在凛冽的寒风中,抬头仰视。

 

天幕晦暗,铅云堆积,扑面而来的雪片越来越密。一场的暴风雪即将来临,肯特不由得担心他所侍奉的君主。

 

查尔斯现在身处何处?他是否明白风雪将至!他与兰谢尔结婚的决定,真的正确吗?

 

巨大阴影遮蔽了风雪中光影模糊的太阳,烙在庞大铁翼上银白纹章显露真容。“不死王”时期营建的吉诺莎帝国旗舰——“欧仁亲王号”驾临林堡,宛如舒展双翼的暗红钢铁狮鹫扑向猎物。

 

准备降落的空舰里,红脸的元帅正在向他的君主述说担忧。

 

“我得到消息,威彻斯特的戈尔韦伯爵肖恩·卡西迪陪同他的人类亲属前来赴宴。他是一位拥有强大音波能力的变种人,并且是汤姆(漫画原著中兄弟会的汤姆·卡西迪,是海妖肖恩的表兄)的表弟,还是亲王殿下自幼的朋友。陛下,如果待会他贸然出手,我们应该怎样处理?”

 

一粒胶囊被君主扔到他手里。

 

“这是麻痹声带的药物,药效会持续72个小时,足够了。”

 

旗舰降落,心怀忐忑和鬼胎的威彻斯特贵族恭顺迎接他们实质上的君王。一番礼仪来往之后,一行人前往林堡冬馆。

 

夕阳染红风雪之时,兰谢尔召开盛大宴会,款待贵客。席间器物之精美,食材之珍罕,调味之美妙都超乎寻常。可惜无人有心欣赏,长长的国宴餐桌两侧,所有人都不安地等待着“正菜”上桌。

 

于是艾瑞克放下酒杯,顺应众意地进入正题。

 

他轻轻击掌,让部下把王位觊觎者,考特公爵凯因·泽维尔抬进来。

 

以勇猛著称的威彻斯特王族,被铁链结结实实捆绑,就像一头被严厉束缚,套上笼头的棕熊。

 

艾瑞克倚在椅背上,手指不断敲打樱桃木的扶手。

 

“我听说你觊觎属于我妻子的王冠,和布伦瑞克联手篡夺它。”

 

“很好,很有勇气。”

 

吉诺莎国王缓缓点头,灰蓝眼睛里却没有半点赞同。

 

“作为对你勇气的奖赏,我送给你一顶王冠。”

 

艾瑞克抬抬手指,一段铁链像一条灵活的蛇,爬上凯因额头,环过头颅咬住自己的尾巴。然后像足以勒断橡树的巨蟒,猛地收紧。

 

惨叫由此爆发,在座所有人忍不住扭过头去,不敢看公爵惨状。也几乎所有人都在盘算,元凶得到严惩,是否我们就安全了?

 

“马格纳斯陛下。”

 

但总有人逆势而行。

 

“考特公爵参与谋逆,罪无可赦。但他是威彻斯特的王族,决定如何处置他是查尔斯殿下的权力,希望陛下不要忽略这一点。无礼打断陛下,是我的过错,恳请陛下责罚。”

 

艾瑞克转过头,被查尔斯称为最杰出人类政治家的威彻斯特摄政,即使谴责仍彬彬有礼。

 

“那好,肯特·马科尔阁下。我们就放过考特公爵,来谈一谈你的过错。”

 

他向后仰手,接过部下送上的厚厚文件。

 

“这是你在查尔斯联合贵族,促使你开放边境,接纳‘阿瓦隆驱逐令’的难民之后,写给‘不死王’的书信:‘王储年幼,不明事理,我不会让他再过早接触权柄,最近就将他送去奥涅加读书。’”

 

“这是你与雷昂交涉的副本。承认雷昂占有贝雅亲王领,以贝雅河为界重新划分疆域,将威彻斯特领土拱手让人。你可真是大方!”

 

“这里还有最近你与布伦瑞克交涉的信件,和诺夫哥德罗私下谈判的证据。你还派遣部下,暗中与因斯特侯爵夫妇联系。这代表了什么,需要我为你解释吗?”

 

“一切如您所述,我没有任何话可说。”

 

肯特无声叹息,放弃了任何为自己辩解的打算。

 

出人意料的回答让艾瑞克所有预备的后着都落了空。他有些惊讶,不过这不重要,这对他的目的没有任何影响。艾瑞克立起手掌,准备下令当场处决马尔科。

 

一个“声音”射入脑海,宛如飞越千里的利箭,钉住他的思维。

 

【艾瑞克,不要!】

 

评论(34)
热度(11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