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3

假期连续更新到此结束,下一章周五发

03

 

查尔斯睁开眼时,有朦胧的光线透过窗帘弥漫开来,是十二月某个早晨的事情。他下意识翻了个身,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只毛虫。将头钻进被子里,打着呵欠,闷着声音问:

 

“几点了,泰莎?”

 

“殿下,时间还早,天刚亮。窗外下了大雪,别让雪光打扰您,再睡一会吧。”

 

陪寝的侍女拉上第二层窗帘,回头却看见王储从被褥里蹭地立起来,活像嗅到鱼干香味的猫。

 

眼睛圆睁,再没有半点睡意,就差没有耳朵尖儿可以竖起来。

 

“下雪了?!雪!雪在哪儿?真的下雪了吗,泰莎!”

 

查尔斯异常兴奋,只穿着睡衣,就从床上爬起来。吊着胳膊,赤脚踩过地毯,奔到窗边。

 

拽开织锦的窗帘,单手拨开窗闩,推开窗户,飞舞的大雪折射着光晶灯光,把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带着微光的白纱,只在光晶路灯下一小块明亮处看见雪花不断落下。

 

查尔斯伸出右手,打算接住漫天飞舞的雪花。可是细密的雪花在落到他手上的一瞬间就化成了冰冷的水。不愿死心,他再次努力伸出右手,任由雪花在自己手上薄薄地铺了一层,然后迅速缩回手掌。雪花在他的手上变得湿润,一小团一小团拥簇在一起。

 

查尔斯撇嘴,又失败了!他就不信自己看不到六个角的雪花!

 

不过……看着手上化了一半的雪,低下头,唇按在雪上。

 

好冻。

 

“殿下!”泰莎急忙把查尔斯拉回室内,关上窗户。发髻上的藤莲插梳在雪光和灯光下折射光华。工艺精湛的织纹雕金塑造底框,紫蓝星金镶嵌的藤莲花瓣和祖母绿雕琢的翠绿叶片错杂交叠,异常抢眼。

 

“泰莎,我一直好奇。这把加拉德珠宝行特别定制的藤莲插梳是谁送给你的?”

 

侍女愣了一下,居然脸红了,查尔斯大笑起来。

 

艾瑞克已经告诉他,泰莎就是当年卧底阿瓦隆的那批人类士兵的联络人。曾经完美伪装为人类潜伏在忘忧宫,甚至做过“不死王”的私人秘书,多年未遭暴露。

 

“阿瓦隆之囚”被揭发之后,泰莎冒着风险留在阿瓦隆,救助部下撤离。最危急的时刻阿塞尔亲自出手,穿越阿瓦隆救出泰莎。从此,他们的关系在兰谢尔军中人人皆知。

 

趁着泰莎羞涩的机会,查尔斯跑出卧室。在仆人们惊愕的行礼中,穿过起居室、小客厅、会客厅、谒见室,来到面对庭院的走廊。

 

窗外,大雪正为整个天幕挂上壮丽的珠帘,天与地都白茫茫一片。花坛、草坪、池塘都盖上一层厚厚垫子,忘忧宫已经成了冰雪的世界。雪花落在窗框上,一点点积攒,为雪中美景套上银白的边框。

 

查尔斯再也等不到跑到门口,他用力推开一扇窗户,单手撑在堆积白雪的窗台,准备直接翻窗进入庭院。

 

一只手臂破坏了他的好事。艾瑞克的手从身后伸过来,小心绕过支架固定的左手,揽着腰把他从大理石窗台抱下来。

 

“别胡闹,小心着凉,”

 

“艾瑞克!下雪了!”

 

“你身体才刚好,手臂还在恢复期。”

 

“艾瑞克,快看!好大的雪啊!现在才12月啊!”

 

“你的手冻红了。”

 

“艾瑞克艾瑞克,看啊!雪在地上堆了那么高,差不多得有三尺了!啊,看,那人一踩就陷下去了!”

 

从泰莎手里接过皮毛罩袍,把只穿着丝绸睡衣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艾瑞克实在难以忍耐这种好像完全不在同一个世界的诡异对话,捏着冻红的脸转过来,强迫查尔斯看着自己。

 

“有那么新奇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大雪!威彻斯特根本就没雪!在弗兰戴尔,12月洛宫的花儿都还没谢。”

 

“可你不是在达尔马提亚的奥涅加上过几年学,那地方比吉诺莎更靠北。”

 

“奥涅加大学就在奥涅加湖边,达尔马提亚盆地最底端,而且地热发达,温泉超多!”

 

查尔斯表情好像曾经受过骗,上过当,不满地嚷着。

 

“那地方年年都冷,可就是下雨不下雪!这是七神的诅咒吗?”

 

艾瑞克叹了口气,放弃与因为看到雪而过度兴奋的南方人继续正常对话的打算。他替查尔斯攒紧衣领,捧起冻红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哈了一口气,双手动作轻柔地搓揉。

 

等到旺达和皮特罗也大喊着“下雪啦下雪啦”,从楼上滚下来。战无不胜的吉诺莎国王只能无可奈何地苦恼挠头。

 

“不能现在出去!”努力端着最威严的表情,承受两小一大三个“孩子”的怨恨目光。艾瑞克头皮发紧,这可比应付诸侯联盟的军队困难太多。

 

“现在雪太大,出去肯定着凉,雪停之后才好玩。查尔斯注意你的胳膊!”

 

连哄带骗把几个“孩子”赶进房间,去穿好保暖衣物。回头与送来情报的艾琳继续被打断的马罗德斯近况汇报,并努力无视部下的表情。

 

嗯,她没有在笑,她只是控制不住,抿着嘴唇。

 

两小时之后,雪终于停了。太阳爬出云层,阳光落在大片大片白得近乎发蓝的雪上。忘忧宫庭院每个雕塑头上都顶了至少十公分白雪,好像戴上一顶诺夫哥德罗样式的白熊皮帽子。颤颤巍巍,又破又烂,随时可能掉下来。

 

所有树枝也都变成了白色,每一根伸展的大小枝条上都积满了雪。风一吹过,树下又下了一阵小雪。可是树枝上的雪却似乎并没有减少,因为风里带来更多雪。

 

查尔斯“全副武装”,裹上这辈子一次穿过最多的衣服,羡慕地望着前方两个鲜艳的“球”。他们由同样穿着鲜艳冬装的侍女陪伴,在雪地连爬带滚。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风卷起地面上的积雪扬起来,神奇抚平玩闹过的痕迹。

 

他扭头狠狠瞪了一眼,用一堆理由拦着自己,不准自己往雪上扑的人。艾瑞克面不改色收下瞪视,小心搀扶着他,踏上忘忧宫白茫茫的庭院,坐在铺好皮毛,搭好风帘的帐篷,怀里揣上暖炉,欣赏北国奇景。

 

看了一会旺达和皮特罗打雪仗,视线下意识跟随雪球移动,看到了眼熟的背影。

 

那是分散在庭院,低调而严密负责周边警戒的卫队。查尔斯看到的是贝恩上校的副手卡勒姆·林奇中校,他是“阿瓦隆之囚”的幸存者,率领着艾瑞克的人类卫队。身高、体型、脸型都与艾瑞克较为相似,常在有需要时充当替身。

 

7月初遇那晚,艾瑞克就因随手套上他的军服,瞒过了查尔斯两个月。现在,缀着两只狮鹫羽翼的中校肩章回到了主人肩上。

 

人类校官,这在将所有人类贬为奴圌隶的“不死王”时代难以想象。那时候,奴隶根本没有晋圌升军圌官的可能。艾瑞克打破了这一切,让人类也成为他的族属,真正的子民。


虽然现在人类军官阶衔普遍较低,不像威彻斯特、育空和亚特兰蒂斯那样,人类也可晋升将圌军与高级官员(虽然数目有所限制),威彻斯特甚至向人类开放低阶贵族门槛,给予人类一定比例的国会议员配额。


作为一个以变种人为唯一统治核心上百年的国圌家,逐步渐进,照顾全面的稳圌妥圌政圌策十分必要,查尔斯相信艾瑞克不会让他们等待太久。

 

“谁这么说?林奇吗?”

 

艾瑞克的声音响在耳边,查尔斯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说了出来。

 

“不,不是的,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他的眼神非常奇怪,查尔斯觉得很难读懂。

 

“查尔斯,我的父母,还有玛格达,他们都是人类。我认同他们与我们与我们拥有同等的生命与财产权力,反对欺凌他们的行为。与人类通婚也有利于增加变种人数量。但他们较为弱小,应该处于变种人的保护和……”

 

艾瑞克的脑袋突然朝左边折过去,宽大额头和冷峻面孔嵌上半个比人头还大的雪团,显得格外可笑。

 

查尔斯大笑起来,右手试着抓起一团雪,还击皮特罗。刚把雪团丢出去,银色的风划过,雪团顿时被弄散,吹了查尔斯满头。

 

男孩站在树下得意洋洋地观赏自己的杰作,下一秒,旺达就举手隔空晃动树枝,甩了他一头雪。

 

皮特罗摇头,甩甩银发,双手插进雪里,变成数不清,看不清的银色轨迹,雪球像冰雹一样砸向姐姐。

 

这小子真是打雪仗的神器,查尔斯在心里咋舌,同时替旺达大喊助威:“旺达,加油!别输给弟弟!”

 

女孩立刻用行动回报继父,旺达闭目举起双手,肩上红发违背重力和风向,被念力轻飘飘托起。密密麻麻的雪雹也被念力阻挡,慢了下来,在旺达面前一个接着一个失重掉落。

 

男孩并不服输,他再次把手插进雪里,正要反击。一个小雪团落在他头上,皮特罗疑惑抬头,原本停在池塘边的镀金铜船载满白雪悬在他头上。铜船潇洒地翻个跟头,一船雪倾倒下来,直接把男孩埋进雪堆。

 

艾瑞克顶着嵌在脑袋上比人头还大的雪团,面不改色地放下手。

 

旺达笑着,跟着侍女七手八脚把弟弟刨出来。两姐弟不甘示弱,准备一起还击父亲,“大战”被查尔斯的惊呼打断。

 

“狄修特啊!阿瓦隆这么冷,雪这么厚,那棵樱桃树!”

 

孩子们也呆住了,艾瑞克逮住正好前来例行汇报的阿扎塞尔,把吉诺莎的元帅当做雪橇陆行车,迅速将他们送往位于忘忧宫南端的植物园。

 

夏末的时候,双胞胎缠着查尔斯,从威彻斯特找来驰名大陆的旺纳斯哥品种樱桃树苗,和当时还被叫做“马圌克圌思”的父亲,四人一起去植物园亲手种下。

 

爱玛叛乱之时,小树因远离宫殿而免遭战火波及,现在却因他们的疏忽在雪堆里瑟瑟发抖。

 

查尔斯扶着树枝仔细观察,孩子们观察他的表情。

 

“查尔斯叔叔,樱桃树冻死了吗?”

 

“我们的大樱桃没有了吗QAQ”

 

“樱桃派也没有了QAQ”

 

“樱桃蛋糕也没有了QAQ”

 

“还有樱桃果酱,说好了大家一起熬的QAQ”

 

“没关系,”父亲在拿出应有的担当,拍着孩子们的肩膀保证,“吉诺莎的园丁不比威彻斯特的差,把它挪进暖棚,好好照顾应该没问题,只是结果期可能更晚。”

 

【你准备这树要是冻死了,就换一棵。】

 

【被你看穿了。】

 

雪球向他们袭来,旺达和皮特罗摆脱对樱桃树和未来美食的担忧之后,很快发现人迹罕至的植物园积雪更深,是个玩耍的好地方,立刻重燃战火。艾瑞克和无辜卷入的阿扎塞尔果断还击,顶级的变种人能力被运用在打雪仗上,让人怀疑所有参与者的年龄。

 

一场“大战”结束,唯一的战果只有一个:英勇应战的双胞胎姐弟和备受波及的查尔斯都被扔了满身满头的雪。白雪被体温融化,雪水逐渐渗入全身。

 

玩的时候兴高采烈,雪化之后冻得发抖。

 

侍女们七手八脚为殿下们脱下衣服,裹上绒毯。查尔斯和孩子们挤在一张光晶热毯上,酣然入睡,脸蛋被热气蒸得红彤彤。

 

这样的场景,对艾瑞克而言,就是关于幸福的全部定义。

 

含笑凝视他的幸福,驱赶耳边宛如幽灵般徘徊不去的笑,马格纳斯一世做了一个决断。

 

文后小贴士:

长得有点像老万,时常做他替身的卡勒姆·林奇中校。

法鲨在年底即将上映的《刺 客信条》里扮演的现代刺 客角色就是卡勒姆·林奇(Callum Lynch)。

 


评论(33)
热度(12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