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02

难得过节,连续更新吧

02


【……艾瑞克。】


查尔斯谨慎接通精神对话。


【用斗兽场处决叛逆者是吉诺莎的传统。肖和他一手提拔的“纯血”变种人贵圌族阶层,罪行累累,他们的罪孽和累积的民圌愤需要用血来洗刷。用那段时代最臭名昭著的象征处决叛逆贵族,是严厉惩戒,威慑恐吓,也是代表用旧时代的黑暗埋葬旧的时代。】


【等这次处决结束,我就处理掉那些吃人的猛兽,永久封闭斗兽场。我的父母死在那里,我的伤也来自那里,我可不喜欢那个地方。】


【对不起,艾瑞克。我不该提的……】


【没什么,你永远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


低头将吻印在吻过无数次的光洁额头,艾瑞克看着那双湿漉漉的眸子,无奈地鼓励。


【还有什么不该提的,也一起提出来,我不想看见你为难。】


如果会绕开那些“不该提”的东西,那也就不是查尔斯了。


【艾瑞克……布伦瑞克公爵毕竟是我的表亲。我知道爱玛做过什么,公爵和他的儿子兄弟们也罪无可恕,我无意替他们求情。但孩子们是无辜的,不满七岁的孩子当时尚未出生……】


【…………】


【艾瑞克,我可以将他们彻底洗脑,当作普通的战争孤儿分散收养,吉诺莎刚刚经历多年内战,这样的孩子数不胜数。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由威彻斯特代为监管。】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你安心养伤,趁现在不怎么疼,枕着我多睡一会。”


太阳西斜,拉长斗兽场内草原上斑驳的黑红影子。空间洞穴再度开启,艾瑞克再度出现。他揉着手腕,皱着眉,好像正思考一道难解题目。


回头看向场内,他愣了一下,挑起了眉毛。


塞满弗罗斯特一族,悬在狼群头顶的铁笼严重倾斜。


所有人都拼命避开倾斜的一角,好像躲避同处一笼的恶灵。


可以被称为少女的尸体倚在那个角落。森白的双腿骨架插在大腿残余的部分,仰面朝天露出死亡的惨白。她可能失足掉出铁笼,被饿得疯狂的狼群跃起啃咬双腿。虽然被人救援,拖回笼中,大腿以下已经只剩白骨。


严重失血伴随痛苦呻吟,辗转挣扎,在几个小时后带走一条生命,也将恐惧的面罩套在每一个人脸上。


“你这个魔鬼!”


艾瑞克转头,那是温斯顿的兄弟,或许是那具尸体的父亲。男子扭曲了面孔,抓住牢笼冲他怒吼:“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怪物!”


艾瑞克大笑起来,露出锐利白牙,就像听到大陆最逗乐的笑话。


“尊敬的克里斯蒂安勋爵。24年前,我站在你的位置,而你坐在我的位置,你叫好的声音可是很洪亮的。”


压制愤怒的兄弟,布伦瑞克公爵温斯顿•弗罗斯特弯曲膝盖,在摇晃的铁笼里颤巍巍单膝跪下。他的头颅不再高昂,吉诺莎第一诸侯而今只是一个心力交瘁的老者。


他用臣子恭迎君王的礼仪,用最谦卑的态度,毕恭毕敬陈述所愿。


“尊贵的陛下,我至高的主人,请听您的奴仆惶恐忏悔。”


“我教导无方,养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女儿;我无耻贪婪,居然妄想冒犯天颜,觊觎陛下宝座。七神在上,我愿意以血偿还罪孽!”


“然而稚子何辜?乞求陛下允许弗罗斯特家族10岁以下男童女孩,前往神殿。去除家族姓氏,男子阉圌割,女子终身不嫁,为亲王殿下祈福。我自愿献出为长期战备秘密贮存的振钢、星金、光晶、轻铁、金银,布伦瑞克公爵所有头衔与土地,多年架设的情报网络,获取的各国机密,惟愿陛下仁慈!”


“真是太巧了!”把身体扔上座椅,修长双圌腿架上扶手,艾瑞克眼里酝酿着嘲讽的雷光。


“想必你一定知道,当年育空统领罗根•豪利特托人向你的好女儿说情,劝她把玛格达洗去记忆,送进神殿,不用交给‘不死王’,她说了什么;而我在绍恩堡,和你一样舍出一切,恳求她给已经陷入假死的玛格达留一条活路,那婊圌子又说了什么!”


一代枭雄身体摇晃着,双膝跪地,眼眶里只剩绝望。


他的判官,他的死亡与公平之神高高在上,扔下判圌决。


“我自认公平,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谁杀了公爵,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他。”


恶魔的耳语在每个人耳畔回荡,金属出鞘的锐鸣蛊惑着每个人的心。万磁王打了个响指,数柄刀剑从侍卫腰间窜出,飞进铁笼。


最大的人伦惨剧在布伦瑞克公爵家族的末路爆发。


叔叔和侄儿抢夺一把剑,得手后一剑劈了纠缠不休的对手;母亲将媳妇推下铁笼,只因她挡了儿子抢夺头功的最短路线;孙子笨拙举起高过头的长刀,犹豫地窥视祖父;年少的兄弟争着砍下第一刀,在不惜一切保护他们的公爵面前相互砍杀。


老者身中数剑,嘴唇颤抖,眼球凸起,面容被难以描述的表情扭曲,仿佛他看见了最可怖的人间炼狱,仿佛这个时候将他投入狼群活活扯为碎片,反而是一种恩赐。


手托酒杯,晃着如血液体,酷寒冰霜在深不可测的灰蓝眼底凝结。


艾瑞克达成了目的。他深知人性脆弱,在死亡和暴力的恐吓前,总有人会为了抓圌住一根虚无缥缈的稻草,露出最丑陋的面目,就像爱玛。


这些人没有让他失望,他们不愧与爱玛血脉相连。


但艾瑞克却丝毫没有成功复仇的畅快,冷冷的怒火灼烧在心底。


查尔斯,查尔斯……他在心里默默拥抱这个让冰霜消融的名字。


他们竟然如此践踏你的好意!


他们居然敢这样做!谁给他们这么干的权力!


你伤得那样厉害,你的左臂可能留下残疾,你被低烧和伤痛侵袭,卧病不起,还记挂着无辜的孩子……


那群垃圾,没有一人配得上你的悲悯。


“住手——住手!你们难道不明白吗?!兰谢尔从没承诺会放过我们,他只说‘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他’,连一个单词的保证也没有!”


终于出现了一个头脑清醒的人。


艾瑞克直起身体,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人物。金发的维尔姆勋爵,爱玛的弟弟,布伦瑞克公爵最出色的儿子。他夺过一柄剑,离开怀抱婴儿的妻子,用身体守卫年迈的父亲。


他高喊:“兰谢尔从没准备放过任何人,他不可能放过我们!他在我们面前杀了唐纳德,诺夫哥德罗帝国皇室成员,这件事情决不能传出去。在场所有人都会被他灭口!”


人群又躁动起来,没人愿意清醒,面对注定悲惨的结局。


布伦瑞克公爵次子以猛将闻名大陆,传说强劲手腕可以直接掐碎婴儿头骨。他一刀砍断弟弟手腕。用沾满血渍的脸转头向艾瑞克谄笑:“谁让你污蔑马格纳斯大帝!陛下英明神武,睿智仁义,威震大陆,一诺千金!岂是你这样的小人可以揣测!”


艾瑞克只想发笑。


铁笼另一端,正嫌生存空间太挤的女眷终于找到借口。齐心协力抓住维尔姆的妻子,推出铁笼,面对饥饿的狼群。


再没有耐心与这堆腐肉纠缠,艾瑞克敲响指节,所有牢笼裂开,所有人都掉进了血腥的巨大兽笼。


尖叫、哭泣、哀嚎与兽类饥渴的咆哮,阻止逃跑的枪声,一同塞满血红的斗兽场。


艾瑞克只是勾勾手指,拆出两枚铁签。一枚贯穿维尔姆的咽喉,赠予他痛快的死亡,一枚追逐他被狼群拖走的妻儿没入茂密草丛。


翻转手腕,葡萄酒泼在石阶,殷红如血,祭奠布伦瑞克公爵家族唯一值得敬佩的对手。


接下来数日,斗兽场一直被一种恐怖声音包围,老城区的居民形容那是“地狱的声音”。即使军队没有拉起“禁止进入”的警戒线,也没人敢靠近斗兽场一带。每天晚上,宪兵逐一检视尸骸,确定数目,挨个补上刺刀和子弹,再浇上燃油焚烧,确保无人漏网。


整整两周,旧城区上空烟雾笼罩,遮蔽了星月,居民抱怨着空气,暂时离家躲避。


艾瑞克也无心理会台下的现世地狱,他返回宫廷,将刑场交给阿扎塞尔全权处理。


离开前留下叮嘱:“在亲王养伤期间,不要向他透露这件事。”


评论(35)
热度(117)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