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三部尾声 正文 END

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尾声

 

爬上医院四楼,托尔并不意外在手术室外的等候席,看见了自己名义上的兄弟。

 

远远避开兰谢尔家的人,他孤零零一人,坐在手术室同层近乎另一头的长椅上,仰头靠着两色相撞的墙。

 

看见兄长进入视野,也只眨了一下眼睛,权当问候。

 

没有问出“你为什么在这儿”之类的废话。

 

托尔相信自己对洛基有最起码的了解,他一定希望亲眼见证这个事件的结局。

 

何况他对查尔斯一直抱有非常复杂的心态。

 

靠近他身边坐下,托尔选择陪同他一道等待。

 

手术室从门口延伸的走廊极为狭长,长得给人以错觉,仿佛连接了人间与冥府的边界。

 

一头连着死,一头通往生。

 

托尔注意到靠近门口等候的人群中老板的身影,他将深色的头颅深埋在双手里,仿佛和查尔斯一同踏上了冥府的台阶。

 

最坏的可能性,是无人生还……

 

如果事情走到那一步,托尔很难想象兰谢尔先生会怎样。

 

悔恨和悲痛一定会吞噬他,这是唯一可以确定的。

 

他会继续扩张他的商业帝国,用工作和事业消解痛苦?还是会投身Omega保护运动,帮助相似经历的人,以完成自己的遗憾?或者向罗杰斯检察官自首,自愿进入监狱,成为一名遁世者……

 

托尔不知道,他曾试图带入兰谢尔先生的心情,设身处地进行设想,那种碎裂心脏的悲痛几乎淹没了他。

 

如果,洛基也面临这种的局面……

 

他没有继续假设的勇气,反而被悲痛催生了另一种勇气。

 

他突然握住了弟弟的手。

 

“洛基,虽然可能太突然了,但我绝对是认真的!我喜欢你的,我们可以以Alpha和Omega的关系,以结婚为前提尝试交往吗?”

 

洛基扭头瞪着他,活像看见一个隆冬1月裸着身子跑到时代广场中央高唱情歌,然后继续光着跳进曼哈顿湾游上两圈的疯子!

 

“你今天早上起来到底喝了多少?”

 

“你还记得我早就给自己做过LHRH A注射,不能被标记,更不可能给你生孩子吗?你是奥丁森家的独子,母亲和奥丁一生恩爱,连个私生子也没有。这么疯狂的想法,你考虑过奥丁的怒吼吗?!”

 

托尔紧紧握住他的手,反而用一幅庆幸的表情嘟囔:

 

“不能生太好了!看看兰谢尔先生和查尔斯,我才不愿意让你也去冒那种风险!谢天谢地你从小就讨厌红色,没喝过多少那什么‘石榴汁’。”

 

“至于孩子,旁系家族那么多,找一个满意的收养过来就成了。我已经决定了,母亲肯定不会反对!我们一起去跟父亲解释,还是你会害怕父亲的反对?”

 

这点激将的小伎俩,也太小看自己了!

 

洛基在内心冷笑,嘴上却已经答应:“那好吧,我们一起去跟奥丁摊牌,看看谁才是会落荒而逃的胆小鬼。”

 

走廊另一端,红灯熄灭,白门打开,病床推了出来,所有人影都围了上去。

 

弗莱明医生和斯特兰奇医生对第一时间守在病床旁的丈夫说:“是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孩子们的情况都还不错,你可以去看看他们。”

 

但没人敢对新生的父亲说一句“恭喜”或者“庆祝”。

 

艾瑞克也丝毫没有分散注意力的意图,他的视线全集中在眼前的移动病床上。

 

“查尔斯……”

 

“情况比想象的乐观,只要24小时内不爆发子痫,发生痉挛,生育最危险的时候就过去了。”

 

但是,没人能保证脑部的水肿一定会开始缓解,脑内损伤一定不会留下不可逆转的后遗症,剖腹产的伤口一定能在新药保护下避免感染……

 

更没人能保证,查尔斯一定能撑过不久之后的开颅手术……

 

低头向竭尽全力的医生们表示诚挚谢意,艾瑞克知道这场战役还十分漫长。

 

在那之前,他必须回家一次,从书房的保险箱取出相关文件与契书,办理新的法律文书,确保孩子们的一些基本权益。

 

将还没有名字的孩子托付给他们的奶奶,艾瑞克没有急于见到他们——在无法确定自己到底会以一种什么的心态面对两个无辜的孩子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

 

近乎不眠不休,守护最危险的24小时安然度过,艾瑞克回到家中,来到三楼的老书房。

 

推开门,保持视线朝下,艾瑞克不愿被任何熟悉的物件,勾起与查尔斯的种种回忆。

 

掉落在地板上的文件袋,很快闯入视野。

 

那天之后,再没人进过书房。这里是家中的机密要地,没有休斯太太的允许与监督,仆人和清洁公司不会擅自进出。

 

那天被自己扔下的长夏庄园房契,还落在地板上。

 

弯腰拾起,艾瑞克还记得拿着这份房契走进书房时的心情,那时他还那样愚蠢,笃信着美好的未来,从不知自己已经亲手摧毁了它……

 

距离那晚不到两周,却漫长得犹如经历整个世纪百年。

 

不知何种力量牵引他,来到窗边。

 

暮春明媚的阳光正照亮兰谢尔家引以为傲的花园。

 

书房窗户正前方,游泳池与狄安娜喷泉之下,凹陷式台地花园内。封闭一冬,花木凋敝的刺绣花坛终于再现光彩。

 

燃烧的玫瑰、纯洁的洋水仙、灿金和郁紫的郁金香……正沿着黄杨木矮篱通过不怠修剪,描述出的纹样,铺开精致画卷。

 

五重花边的“E & C”字母正被缤纷的花朵逐渐勾勒成型。

 

“刺绣花坛最好的时节在夏季。”

 

“名种玫瑰、郁金香和洋水仙将在六月盛开。到那时候,我们一起去对面的摩尔别墅,那里观赏视角最好。”

 

那时候,他在绯红的脸颊旁这样说,故意装作没看见他的害羞和窘迫。

 

他早已委托园艺公司对刺绣花坛进行这样的改建。

 

今天繁花盛放,惊喜呈现。

 

那个想与之分享的人,却不在身边。

 

仿佛被鲜艳浓烈的色彩刺伤眼睛,艾瑞克闭上双目,阻止热流涌出眼眶,低声喃喃:

 

“查尔斯,花开了……”

 

END

 



不用急着打人,您好不是完全的开放性结局,后面还有番外的,以后会陆续放出。

为了让大家放心,先放一个小片段:


“查尔斯……别用牙,用舌头可以吗?” 

“不是你技术不好,是我尺寸超标,辛苦你了!”


评论(39)
热度(167)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