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持续高虐慎入) 第三部 06

上一章好多长评看得好爽,谢谢大家


第六章

 

艾瑞克想不起听到查尔斯的声音时,自己是什么心情,他一点也不想再想起来,暂时当做自己短暂失忆比较轻松。

 

“艾瑞克,我明白你的心情,但现在你应该避嫌。”身为检察官的老友拦在面前,虽然他的眼睛正逃避与自己直视。

 

“我能站在这里,自然已经过了楼下那一关。”

 

推开老友,艾瑞克走到病床与问询者之间,为查尔斯挡住那些可恶的目光。

 

“这几天,我正好去了英国,妈妈用长途电话把这桩荒谬的事情告诉了我。”

 

“对,荒谬,荒谬至极!”

 

他对所有人冷笑,足以实体化的目光确保没人胆敢抬头。

 

“瓦普尔夫人所谓的证人,就是查尔斯继父的儿子凯因·马科尔先生,对吧!不用惊讶我是怎么知道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正好在英国与他们父子碰面,他们对此事也极为惊讶。两位马科尔先生再三向我保证,他们从未来过美国,从未见过瓦普尔夫人或她的代理人,更从未向任何人提供过如此荒谬的证言。”

 

“他们昨天前往格拉斯哥警察局,向苏格兰场派去核实的警员证明实情,核实回复电报已经放到纽约检察院的桌上,内容和我手中这份一样!”

 

他举起手中资料,“啪”地摔在那个莽撞的新人助理脸上,好像盛怒的宙斯向大陆投掷雷电的长戟。

 

附带马科尔父子签名的海量证词,全套作证照片,英国当地警局出示的身份证明……事实附在纸张上,如雪片洋洋洒洒,覆盖房间。

 

大雪之后,一个比冰雪更冰冷的声音说:“还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不希望我的Omega再受到无礼打扰!”

 

自然没有!

 

兰谢尔“礼貌”送客,并格外“热情”地送上临别赠礼:

 

“罗杰斯检察官,请转告贵处,还有瓦普尔夫人,我保留追究所有责任的权力!”

 

关上门,他立刻回到查尔斯床边,摁响床铃,召唤医生。

 

“查尔斯……查尔斯……”

 

他的动作和语气立刻从寒冬来到暖春,他的声音轻柔,仿佛害怕震动刚刚萌发的鹅黄嫩芽上的绒毛。

 

查尔斯的目光却像仍被冰雪封冻在隆冬,视线在艾瑞克脸上艰难聚焦。比初夏天空更加明澈美丽的蓝眸移动格外呆滞,就像一卷坏掉的胶卷呈现出的动作。

 

“艾瑞克?”

 

“我在这儿,我回来了!”

 

“艾瑞克……”

 

“我在这里!”

 

“艾瑞克……”

 

“是的,我在这里……”

 

伸手温暖仿佛冰块雕成的手指,艾瑞克与查尔斯重复着这样单调的对话,直到医生与护士涌入,将他们隔开。

 

在纽约的另一边,洛基很快接获了最新的消息和兰谢尔的“赠礼”。

 

走到会客厅,将消息递给恩人与雇主瓦普尔夫人。

 

“兰谢尔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这么快就被他买通了证人。夫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做?我准备宴请纽约法院的几位大法官,游说他们为查尔斯提出人身保护令,至少可以暂时让他摆脱兰谢尔。威尔逊法官和格林法官都抱持同情Omega态度,可以试一试。”

 

“不必了,我只需要证明他在说谎!”

 

洛基有些惊讶,他耐心向固执的妇人解释。

 

“夫人,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证明兰谢尔在说谎,他已经收买了马科尔父子,让英国警方给出官方证明。我们需要时间收集证据,重新募集证人,寻找兰谢尔的漏洞,这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

 

可接下来,瓦普尔夫人的发言让“震惊”这个久违的单词,在洛基头顶炸裂。

 

“不,我只需要证明查尔斯在说谎!他在说谎!”

 

“……”震惊让洛基几乎心脏停顿。

 

是啊,他对自己说,你终于发现了吗,瞎子!

 

夫人的目的没那么单纯,这一次的目标一开始就不是兰谢尔,而是查尔斯!夫人明明露出了太多破绽,甚至几个月前兰谢尔与施密特兄弟的对峙中,那些试图指责查尔斯说谎的奇怪流言,也很有可能与她有关。自己这个瞎子、聋子,非要她亲口承认,才能正视现实!

 

可是,这是为什么……

 

不知不觉,洛基发现自己将这个疑惑问出了口。

 

“因为他就是一个可耻的骗子!”

 

“……”

 

和蔼的贵妇人像是脱下七重纱衣的莎乐美,洛基看着她,好像第一天认识这个Omega。

 

“他无耻地享有着虚伪的荣誉,这个骗子!”

 

“没有人可以拒绝‘皇帝’与‘皇后’!没有人……没有!”

 

洛基看着她双手虚托,面孔在一瞬间从美杜莎进化为最温柔多情的宁芙(希腊神话中的水泽仙女,多被描述为温柔纯洁的少女形象),好像换了一张面具。

 

“它们那么可爱,聚集了上帝赐予的所有美丽,所有的光。谁能忍心推开它们呢,谁也不会。”

 

这位宁芙仿佛坠入了最深刻的初恋,脸上宛如少女的纯美与几秒钟之前狰狞的表情截然相反,让人不寒而栗。

 

艰难吞咽唾沫,洛基觉得29岁的人生中,再次增加了宝贵的阅历。

 

“查尔斯明明收下了,他一定收下了!没有人会是例外!”

 

“大大方方地承认就好了!为什么要说谎呢?太丢人了!”

 

洛基想对夫人说,当时自己就在现场,查尔斯的确拒绝了肖送出的“光明山皇帝”,他甚至没有多看它一眼,自己也一样。

 

但他立刻放弃了。

 

没用的。

 

夫人的眼神胜过最狂热的信众,最忠贞的圣徒,纵使烈焰加身也不会否认天主。

 

洛基想起了隐约听闻的传言,瓦普尔夫人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接受“皇后”的贿赂,做下伪证。

 

推己及人,认定人人都会和自己一样,似乎否定了别人,自己的行为就理所应当。

 

“可恶,不能让那个说谎的家伙继续招摇撞骗,我只是不想大家被他骗了!我必须拆穿他!洛基,你必须帮助我,你报恩的时候到了!”

 

低头,沉默吻过夫人精致的蕾丝手套,全美第一位Omega律师转身离去。

 

瞎子,你还要闭目多久?

 

瓦普尔夫人的确是伟大的Omega守护者,可一旦心魔爆发,她同样会成为一个不可理喻的加害者……

 

查尔斯的确是凭借自己的意愿嫁给兰谢尔,不管这桩事件的源头如何。你真的要顽固地视而不见,任凭自己被心魔操纵吗?

 

就像夫人那样!

 

太难看了……

 

…………

 

是的,夫人对你有恩,查尔斯同样救过你。彼此抵消,谁也不欠。

 

现在,可以随心所欲,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

 

这个决定让洛基感到格外轻松,他拿起了挂在律师事务所门口的电话。

 

电话另一边,艾瑞克收下洛基的投诚。

 

不是没法收拾瓦普尔那个婊子,如果可能,现在他不想考虑查尔斯之外的任何人,任何事。

 

何况,即使无视托尔和奥丁森家,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为难这个与查尔斯相似的Omega。

 

现在的事态发展,是最好的情况。

 

沿着楼梯,回到病房,刚刚踏上三楼,艾瑞克听见了凄厉的惨叫。

 

那是查尔斯的声音!

 

立刻用脚步碾压剩下的距离,皮鞋敲击地板的声响在空旷走廊回荡。

 

病房被混乱充斥,艾瑞克通过狭窄的门口看见肖恩和护士都挤在床前,黑与白的色块阻挡了视线。

 

“查尔斯!”

 

声音分开人群,他看见娇小的身影蜷曲着,四肢扭曲,在护士的按压下剧烈翻动,就像一只陷入蛛网,垂死挣扎的蝶。

 

“刚才少爷突然非常害怕,不让我们接近他。”肖恩急促喘息之下的解释,敲在耳边。

 

“有可能是暂时的记忆和意识混乱,虽然不常见,脑水肿恶化后可能出现这种症状。”还有声音说。

 

“放开他!”来不及踹掉鞋子,艾瑞克跪上病床,挥手赶走那些白雪塑造的手臂。

 

小心避开隆起的腹部,用不构成伤害的力量搂住肩膀,艾瑞克看见了那张挂满泪水,充满恐惧与绝望的脸。

 

他的表情好像正被最可怕的魔鬼包围,即使身边除了他的亲人和护士没有旁人。

 

那些恐惧、伤痛与无边无际的噩梦仿佛被纹在视网膜上,刻在紧绷的肌肤上,烙在深邃的灵魂里。

 

永远无法解脱!

 

那一刻,他完全忘记了呼吸。

 

查尔斯只是外表温和,内心坚强甚至顽固,他很少流泪。这样的表情,艾瑞克只见过一次……

 

【“不——兰谢尔先生!别这样对我!”】

 

【“别让我恨您……”】

 

【“我不想恨您!”】

 

“艾瑞克……”混乱的意识中,查尔斯认出了自己的Alpha。他的投进艾瑞克怀里,揪住衣襟,向他求救。

 

颤抖的手攥得那样紧,好像溺水即将没顶的人,拼命伸手,抓住飘过眼前的芦苇。

 

肌肉和皮肤极度紧绷,让人担心下一刻就会折断骨节!

 

他看着艾瑞克的眼睛,明蓝的眼眸仿佛陷入炼狱,求救的惨叫撕裂了喉咙。

 

“救救我,艾瑞克!”

 

“救救我!别让他碰我——

 

别让他碰我!!!”

 

…………

 

…………

 

…………

 

【已经发生过的,就永远发生过!】

 

妈妈,您总是这样睿智……

 

当意识如倒转的流沙,重新在脑海聚集。查尔斯逐渐恢复了知觉,头疼仍然剧烈,四肢酸软,身体疲惫,好像经历过一场漫长的长跑。

 

他被Alpha熟悉的气息和信息素包围着,艾瑞克抱着他,头枕在肩上,可为什么肩膀感觉那样潮湿?

 

“艾瑞克?”勉强的发声让咽喉感觉刺痛,声音沙哑,好像已经吼了半个小时。

 

回答的声音更加奇怪,比自己的声音更沙哑低沉,语气却异常坚决。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评论(12)
热度(13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