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三部 05 持续高能

今天开始恢复正常周更,周二、五列王,周三、六您好。


第五章

 

5月30日,清晨

 

布鲁克林的红砖楼房里,纽约总检察院的史蒂夫·罗杰斯检察官正熟练地操作瓦斯炉和平底煎锅,摆弄焦香泛黄的培根煎蛋,新来的同居人兼老战友在客厅喊着他的名字。

 

“史蒂夫,你得出来看看这个!”

 

斯特兰奇医院位于曼哈顿的住院部中,老妇人正照看难得熟睡的另一个“儿子”。老友在门边无声招手,伊蒂放轻脚步走过去,两人并肩走出病房,小心带上房门。

 

“简?”

 

休斯太太递上一份报纸。

 

在曼哈顿林立的摩天大楼另一端,托尔·奥丁森再次闯进兄弟的律师事务所。比5个月前那一次,更像一头盛怒的雄狮。

 

他把手里的报纸摔在洛基办公桌上,不管这一行为给办公桌带来什么灾难。

 

“这是你干的!”

 

可这一次他名义上的兄弟极为坦然,再没有上次的沉默和异常。

 

拿起报纸抖了抖,低头看着头版耸人听闻的字样,他反而笑了。

 

“偶像的坍塌——兰谢尔真面目”

 

“据可靠消息提供,纽约社交界去年最大的爱情神话遗憾破灭。”

 

“兰谢尔的爱情故事愚弄了所有人。事实上,他用了不绅士的手段,强行标记了他的Omega查尔斯,并强迫他接受婚姻。来自英国的可靠证人C提供证言,曾亲眼看见兰谢尔将可怜的查尔斯绑在书桌上,听见书房传出哭声。”

 

“之后他强迫查尔斯来到美国,一直将他处于控制之中。他的工作,人际交往,日常生活都在兰谢尔和他部下仆从的监视中,让那可怜的孩子无处求救,只能逐渐接受精神驯化与洗脑,被迫附和兰谢尔的谎言”

 

“瓦普尔夫人及其麾下Omega援助机构,一向致力于Omega权力保护。夫人不能坐视这样的行为发生,她呼吁纽约各界,纽约警察局重视眼前的这桩暴力犯罪与人身侵害案件。积极介入,将那个可怜的,已经被迫怀上了孩子的Omega从兰谢尔家族的残酷掌握中解救出来。”

 

“砰——”托尔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再次成功地震得钢笔乱滚。

 

“你明明知道兰谢尔先生有多爱查尔斯!他为查尔斯在纽约重建了整个伯爵庄园的书房,收回了流散的祖产,只为了让查尔斯能高兴一点。一月骚乱的时候,我们一起看见他冲进会议室怎么威胁肖的,只为了查尔斯的安全。他甚至不顾嘲讽,支持查尔斯婚后继续工作。”

 

“你明明知道这些绝对是无耻的谣言!”

 

“你怎么能确定?!”

 

洛基也和他法律上的兄长一样,开始虐待可怜的办公桌。他同样在桌上狠拍了一掌,冰冷地笑着。

 

“对,你也是个Alpha。Alpha从来就是这样的逻辑,宠着你,护着你,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端到你面前来,你就该足够知趣地打开你那双(和谐懂),献出你的灵魂和生活了。

 

别矫情了,那个Omega,感恩戴德吧!”

 

“夫人说得对,这是一个谎言!甚至查尔斯本人,也在无意间撒了谎。”

 

他那样笃定地对兄长说。

 

“查尔斯是入读牛津的第一个Omega,他不惜离家出走,连续被19个学院拒绝,也未曾放弃。为了抗拒不情愿的婚姻,不惜逃过大西洋,当了一个肯定不会被家庭接受的记者。”

 

“查尔斯表面温和,其实比谁都更顽固。这样一个任性的,不服管束,不惧他人眼光的Omega怎么会突然心甘情愿接受一个Alpha的标记?!就这样接受命运,忘记初衷,忘掉那些他一直追求的东西,他的梦想!”

 

托尔从来没在弟弟眼里看见那样狂热的光,宛如为了某个宗教而疯狂的信徒。

 

“这就是爱情伟大的魔力?”

 

“不,我不相信,我不接受!”

 

“绝不会是这样简单的答案,夫人的想法是对的!她找到了答案,找到了证人!查尔斯果然是被强迫的,那个道貌岸然的兰谢尔强(和谐懂)了他,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使用暴力的手段标记了他!”

 

与兄长直视,洛基好像一匹绝不退让,绝不妥协的龙,绝不放弃自己的宝藏。

 

“我和夫人会保护查尔斯,不让他再受兰谢尔的控制,不管对手是谁!至于你,我亲爱的哥哥,我从不会干涉你履行你的职业道德。”

 

盯着弟弟狂热的眼睛,托尔知道他输了。他熟悉洛基,一旦出现这样的神态,他绝不会让步。接下来几天,他的预感应验了!

 

这桩兼备了名人、桃色、暴力、悬疑几大舆论热点的新闻,一再发酵,已经成了纽约人人议论的大事。瓦普尔夫人借助舆论威力,向纽约警察局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

 

倍感头疼的罗杰斯检察官这一天突然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客人。

 

“伊蒂夫人!”

 

和蔼的老妇人摘下帽子向他问好,身后是陪伴她前来的托尔律师。简单几句寒暄之后,她很快进入正题。

 

“这几天那事情越来越麻烦,让你们头疼了。”

 

史蒂夫皱眉,对于这件事情他一直很矛盾,他早就有所怀疑。放手不管,会违背自己对司法与正义女神朱蒂提亚的誓言,如果深究,那到底又有什么意义?

 

“为实现正义,哪怕天崩地裂”吗?(“Fiat justitia ruatcaelum”古罗马的法谚,常被刻司法女神雕像背后,即香港和英美罪案剧里面,法院门前常见的双眼被蒙的女神)可在这桩案子里,这只会带来伤害,没人会获救,包括受害者!

 

他本想等查尔斯养好身体,生下孩子,再做考虑。可现在……

 

伊蒂注意到他的表情。两人交换视线,彼此心照不宣。

 

老妇人叹气:“我们的确不是完全没有责任,但是我信不过瓦普尔夫人。我总觉得这次的事件不简单……”

 

“我希望能由您,说服纽约检察院以官方身份出面处理。我会宣布配合检察院调查,将查尔斯移交给你们。”

 

“伊蒂夫人,这本来也是检方的意见。”史蒂夫庆幸不是艾瑞克本人,而是温和很多的伊蒂夫人在与他交涉。

 

“瓦普尔夫人提供的证据,现在还真假不明。我们向英国警方寻求核查帮助的电报,还没有回音。鉴于查尔斯目前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来到检察院或者警察局协助调查,检察院准备在医院对查尔斯进行内部询问。

 

请您放心,这不是公开的,也不会太激烈,查尔斯不是嫌犯,只是证人和受害者。但为了避嫌,也为了查明真相,检察院这几天会派人进驻医院保护查尔斯,我会亲自带队。而您和艾瑞克的利益相关人士还请暂时回避。”

 

这是最好的方案!伊蒂放心地放松了肩膀,她诚挚地向史蒂夫恳请:“查尔斯怀着孩子,又病得厉害。罗杰斯检察官,希望您能尽量照顾他。”

 

从那天开始,伊蒂夫人带着兰谢尔家的人从医院撤退,取而代之以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只有老罗伯特和肖恩例外,休斯太太在前几天晚上开除了他们,他们与兰谢尔再无雇佣关系。肖恩为威彻斯特伯爵家族效力在8年以上,老罗伯特更超过了40 年,历经祖孙三代,没人能对他们的立场说三道四。

 

可自那天开始,带队来到医院的罗杰斯检察官发现查尔斯异常沉默,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在仆从的服侍下吃饭洗漱,默默地配合医生治疗。那种类似中世纪医术的治疗方法异常残酷,让已经虚弱不堪的病人通过失血,来缓解血压对脑部水肿的压迫。

 

每次看到赤红泉流从惨白的胳膊垂落,像把残存不多的生命力一点点带走,史蒂夫总会不自觉地转过头去。

 

反而是查尔斯安慰着他。

 

“没事的,史蒂夫。”

 

他用仅存的力气,在惨白脸庞浮现微笑。

 

“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已经决定保护他们!”

 

他的身体瘦削不已,衰弱到极点,眼中却闪烁着久经沙场的战士也少有的坚硬和顽强。

 

看上去脆弱得不可触碰,目光却坚不可摧!

 

“我会保护艾瑞克和孩子们!”

 

用力拍着肩膀,史蒂夫为老友娶到这样的Omega感到喜悦与更深的悲伤。

 

但他下意识避开了那种脆弱与坚硬剧烈反差,仿佛燃烧生命余辉的光芒。

 

他认为自己还没做好直面这种眼神的准备。

 

三天之后,由检察院组织的内部问询会议在医院展开。

 

“请问那天是去年的10月15日吗?”

 

“是在那一天的黄昏吗?”

 

“C提供证词,您是被撕破的衣物分开(和谐懂)绑在书桌上,正面……”

 

“你在干什么!”所有人吃惊地瞪着那个莽撞的发言人,罗杰斯检察官立刻打断他的声音。他故意提高音量,哪怕早一秒遮盖那些内容也好。

 

“让当事人确定证词的真实性不是很重要?瓦普尔夫人拜托我一定将C的证词念给查尔斯核实。”被带刺目光包围的新人助理,不知所措地回答。

 

“不用问了。”

 

在这个尴尬难堪的时刻,史蒂夫听见查尔斯虚弱的声音。

 

“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一切都是诬陷。”

 

他看见查尔斯灰白的唇开阖。

 

“我是自愿的。”

 

像初冬的凌冽寒风里,和枯叶一同凋零前,最后一次向着阳光飞舞的蝶。

 

“兰谢尔先生没有强迫我,没有绑住我。”

 

“我是自愿的。我自愿被兰谢尔先生标记,我没有拒绝……”

 

随着声音落下,艾瑞克出现在病房门前。

 

史蒂夫转过脸,避开老友此刻的脸和眼神。

 

他认为自己还没做好直面那种眼神的准备。


评论(24)
热度(12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