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三部 02 持续高能

一周双更的两章,我还是分开发吧,不然自杀起来也太囧了。

周二、五列王,周三、六您好,暂定这样,不过春节就大家都放假吧


找一堆医生咨询的结果是,我决定闭着眼睛开挂了,不想看BE的人就别跟我谈医学史发展了。

 

第二章

 

艾瑞克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听到骨折时,他发誓绝不会放过施密特兄弟!可紧接着,斯特兰奇医生说了什么?半年以上?!

 

六个月之前,那与查尔斯怀孕的时间差不多。去年11月他已经带着查尔斯回到纽约,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查尔斯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清楚楚,不可能有所疏忽。

 

再往前,10月……

 

去年的10月15日,就是莎伦和肯特利用生日晚宴,企图让凯因强占查尔斯,迫使自己强行标记了查尔斯的那一晚……

 

心跳仿佛停顿,意识在记忆的长河中捕捉到一些碎片。

 

“那张历代伯爵使用的橡木书桌居然被马科尔父子损坏了!”在纽约的家里复原老书房时,老管家罗伯特曾痛心疾首向他报告:“在莎伦夫人生日宴会的前一天,我才检视过书房,当时还没有破损,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在硬度那么高的橡木桌面留下凹痕!”

 

质地坚硬的橡木桌……就在前一天还不存在的凹痕……

 

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

 

…………

 

踹开大门,芒果、凤梨、番石榴、百香果……珍贵的热带水果,簇拥在一起烂熟到接近发酵的浓厚而甜腻的醇香包围了他,在近乎爆炸的信息素里散布着致命的诱惑。

 

“救救我!兰谢尔先生,救救我!”

 

查尔斯在向他求救,声音凄厉。

 

书桌上,一具身体横躺着,手脚被蛮横捆绑。那个衣冠楚楚的红发混账把他压在身下,白皙的皮肤上有粗暴按压的指痕,额头带着淤青的伤痕,泪水爬满脸庞。

 

淤青!

 

那个时候,查尔斯的额头上有淤青!

 

“……一开始可能只有轻微的脑部内出血。如果早期发现,可以试试坎宁安的高压氧治疗室。太不走运了,脑水肿的主要症状是头疼、晕眩、嗜睡、呕吐感,还可能失去片段记忆。查尔斯的大部分症状被怀孕反应掩盖,拖了太久!”

 

“兰谢尔,你的Omega到底怎么受的伤?他的头肯定被重击过,或者重重摔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没人知道?你那时候在干什么?”

 

医生的声音透过意识洪流,像一把改锥戳进大脑,大力搅动。

 

抬手捂住面孔,五指死死抠在脸上,颤抖着。指节紧绷的手指那样用力,好像一只鹰爪擒住猎物,下一刻就会将整张面皮从脸上揭下来!

 

左脚踩上右脚,也似乎全无知觉,好像双腿都献给了魔鬼,不由自己掌控,艾瑞克脚步踉跄地落荒而逃。

 

是啊,自己那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艾瑞克记得承受亲吻时,查尔斯眼睛里难以置信的震惊。

 

“不……兰谢尔先生……不要!您是我最尊敬的人!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求求您,不要这样!”

 

他抽泣着低声哀求。

 

“不……不!兰谢尔先生!”

 

“别这样对待我!”

 

他发出尖叫,身体绷紧,极力抗拒。

 

“兰谢尔先生……别让我恨您……”

 

“我不想恨您!”

 

即使已经被打开双腿,被欲望和本能浸透全身,他依然近乎绝望地拒绝。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停下来?!

 

…………

 

上帝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毫无廉耻和同情的人,就如同那个时候的我!

 

我完全可以带着查尔斯去找抑制剂,熬过那一晚,再向查尔斯求婚,一起对抗莎伦和马科尔父子!

 

查尔斯会立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会立刻带他去找最好的医生,一切危险都会在成型之前就被扑灭!

 

可我干了什么?

 

“查尔斯,我爱你!”

 

念着这句废话,好像亵渎神灵的神父挥舞赎罪券。

 

想着以后道歉就好了,好好安慰他就行了——反正Omega只要被谁占有,就属于谁了。

 

就这样看着挂满泪水的脸,强硬地闯入查尔斯的身体,强行侵犯了他。

 

在威彻斯特伯爵祖传的书桌上!

 

在他父亲的画像面前!

 

在他被母亲出卖而伤心欲绝,被继兄殴打致颅骨骨裂,致命的水肿正开始在他大脑里形成的时候!

 

不顾绝望的哀求,强暴了身受重伤的心上人!

 

…………

 

“已经发生过的,就永远发生过!”

 

恍惚中,母亲睿智的声音仿佛足以征服时间的真理。

 

上帝啊,我都干了些什么!!!

 

我把危机当做最好的借口,放任自己被本能和独占欲驱使!妄想把“爱”的名义当做免罪符,就这样和查尔斯结婚,开始新的生活,活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让他怀上了孩子,用还未成熟的身体孕育一对双胞胎,让怀孕的反应掩盖了脑水肿的症状,让他的伤一直延误到现在。

 

斯特兰奇医生明明告诫过:“别留下这个孩子。”“他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现在就让他承担生育,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有个自私透顶的家伙只想着用孩子把查尔斯绑在身边,让查尔斯彻底爱上他,浪费了唯一的机会!

 

查尔斯的身体早就发出过警报!11月的时候,赛马会的稿件被分派给查尔斯组稿成文,可一向已记忆著称的查尔斯完全忘了,那不是疏忽,是片段性失忆,是查尔斯的身体发出警报!

 

可我做了什么?我把文件夹砸到他头上,让整个编辑部都看见,我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领导者。

 

“兰谢尔先生,我到底是怎么了?最近一直吐得厉害,就算吐不出什么东西,也一直有严重的呕吐感。什么也吃不下,总会不知不觉睡着,醒来老觉得头疼……真的只是肠胃炎吗?”

 

甚至直到查尔斯亲口向自己述说头疼的时候,我仍然毫无察觉,还满怀欣喜地亲口对他撒谎,向他隐瞒真相。

 

…………

 

艾瑞克·兰谢尔,即使皇后区最低贱的流莺,也会鄙视你这样的渣滓!

 

可即使是再低劣的渣滓,此时也不能再逃避了。

 

查尔斯还悬在生死的边缘,他的自我唾弃与逃避和查尔斯的生命相比,连一个废牙刷也不值!

 

停下脚步,头脑中思维激烈交锋天翻地覆,现实里他却只迈步逃开不到10码。

 

转身,顶着众人惊异的眼光回到医生面前。

 

“现在,我们该做什么,斯特兰奇医生。只要能救查尔斯,我可以做任何事!”

 

长脸的医生盯着他的眼睛很长一段时间,似乎要确定什么,最终他叹息着,压低声音回答:

“现在线性骨折已经愈合……老实说,只能期望积液分流手术。”

 

他的话像又给兰谢尔砸了一锤。头部手术的成功率和可怕的感染……

 

“现在只能先终止怀孕了。怀孕停止,孕期高血压有较大可能性直接消失,血压降低对他的病情会很有帮助。虽然对孩子很抱歉……查尔斯已经醒了,好好劝劝他吧,现在他不能再受刺激了。”

 

抬手在宛如悲剧主角的丈夫和父亲肩上拍了拍,以示同情,送他来到命运的门前。

 

推开诊疗室的房门,他的神祗被雪白被褥簇拥着,靠坐在床上,他的脸庞比被褥更苍白。

 

“艾瑞克,不是你的过错。是凯因,他抓着我的头往书桌上砸。”

 

灰白的嘴唇有一丝颤抖,似乎回忆起了当时的痛苦。

 

“那之后,我经常觉得头痛,但我害怕会失去工作的机会,是我一直瞒着你……”

 

艾瑞克停在靠近床尾的地方。这个时候,他本该走上去抱着查尔斯,吻他,安慰他。可他畏惧了,就像他现在几乎不敢再提起“爱”这个单词。

 

“查尔斯,请听我说。你的病并不算特别危险,但与你现在怀孕的身体冲突。医生建议终止怀孕……”

 

查尔斯盯着他,急切地打断了他:“可孩子们才30周,而且是双胞胎,他们现在可以活下来吗?!”

 

停顿一下,艾瑞克知道查尔斯误解了什么。

 

“……查尔斯,你才20岁。我们的年龄都不大,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

 

“可那不是他们!”突然立起身体,查尔斯灰白的唇抖动着,眼神异常坚定。

 

“艾瑞克,他们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活了七个月!他们是七个月大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每天……每天我都能感受他们在活动,艾瑞克,他们活着,艾瑞克!”

 

“前提是孕育他们的身体还活着。查尔斯,你已经没有时间了,脑水肿发作后的最佳治疗时间就在这几天。如果……你随时可能一旦睡着,就不会再醒来!”

 

声音和眼泪让艾瑞克心碎,抬手扶住虚弱的肩膀,他觉得说出这番话的自己就是绿野仙踪里那个没有心的铁皮人。

 

“我可以,我还撑得住!别杀了他们,艾瑞!让我再坚持4周,不,3周或者2周!32周以上的早产儿存活的概率就很大了!”

 

“艾瑞克,孩子有两个,而我只有一个人!为了两个孩子,让我一个人冒风险,不是很值得吗!”

 

【为了他们的未来,让查尔斯冒一点点风险,这是很合算的买卖。】

 

和那时想法相似的句子,从查尔斯的嘴里说出来,艾瑞克似乎看见命运的恶魔冲他低声嗤笑。

 

 “够了——别说了!”

 

他对那个恶魔发出怒吼,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抹杀那个卑鄙又自私的自己。

 

可怒火消退,眼前只有查尔斯悲伤的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张开双臂搂住查尔斯,那副躯体在怀中令他心碎地抖动。

 

“对不起,我太着急了,查尔斯。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火。”

 

不断在吻着额头,直到那些抖动平缓下来。

 

“查尔斯,你真的决定,一定要保护孩子吗?”

 

没有迟疑,他能感到Omega在怀里点头。

 

“好吧,听你的。”

 

查尔斯欣喜抬头,他最钟爱的光芒在明蓝的眼睛里熠熠生辉。

 

“我去跟医生商量。你好好休息,调养身体,我们得攒足冒险的资本。”

 

竭力控制面部表情,确保离开查尔斯之前不会露出破绽。

 

关上房门的下一刻,艾瑞克立刻无力地倚在门,抬手掩盖脸上崩塌的表情。

 

不久,他站起来,领着长脸的医生走到漫长走廊的尽头。

 

“准备手术,立刻。明天就动手术,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

 

“手术之后,我亲自向查尔斯解释。等照顾他痊愈,我会同意离婚……离婚!”

 

纽约传媒巨人此时的表情,与任何一个面临婚姻破局的悲伤丈夫没有区别。他甚至哽咽了,无法顺利吐出那个单词。

 

“查尔斯才20岁,他必须活着!我一定要让他活下来,不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即使……我宁愿他活着恨我!”

 

 

文后小贴士:

 

 

关于那次事件的详细描述,请看您好第一部第三章(SY完整版)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76718-1-1.html

 

一切被粗暴的殴打打断。白鸽骤然陨落,Omega在巨大的冲击下踉跄倒地。剧痛在眩晕之后爆发,眼前金星乱转,口腔里尝到了铁锈的味道。

一手擦拭鼻子前的血迹,凯因收回了拳头。他轻而易举地拖着身材娇小的Omega,经过分割老书房与会客厅的罗马立柱,拎起放上老书房宽大的书桌。然后揪着蜜棕色的头发,将头颅狠狠砸在橡木桌面上。

“砰!”宽大的橡木书桌整个震动,凯因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变化,仿佛只是在找不到顺手的餐刀的时候,徒手敲碎一只蜜瓜。

“砰!”

揪着脑袋又砸了一记,硬木桌面出现明显凹痕,抓住凯因手臂固执顽抗的手,终于无力垂落。


评论(50)
热度(13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