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三部 01 高能预警

嫌找前后文麻烦的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第三部开始前方全文高能,这不是演习!


第三部

 

第一章

 

日历掀开了5月的部分,繁盛的春天降临北美大陆。

 

“早安,妈妈!早安,查尔斯!”

 

艾瑞克欢快的问好,被透明的屋顶和潺潺的涌泉,在内外都被盎然绿意簇拥的玻璃小楼里反弹。

 

脉脉泉水流淌着碎金,漫过堆叠的卵石,汇入泳池。

 

池边立着让英伦管家难以接受的吧台和可以现场烹饪的料理台,吧台之后装潢摩登的宽敞空间里散布着餐座和球台牌桌。泳池另一侧的玻璃墙装饰成岩壁模样,遍植草木,攀爬藤条。一株树叶新绿的北美红槭倾斜着生出枝干,秀美身姿穿过天井,与二楼温室回廊青翠而生机勃勃的枝叶会合。

 

在这样的季节,这样明媚的春晨,在花园中的玻璃小楼享用早餐,是一种极为惬意的享受。

 

但艾瑞克与查尔斯没完没了的告别吻,显示他们似乎更享受彼此。

 

“行啦,行啦。”伊蒂夫人用手绢遮住唇角轻笑:“考虑下罗伯特的心脏吧。”

 

无视一旁保守的老管家手足无措的尴尬反应,艾瑞克在查尔斯额角又印下了一个吻,抚摸着怀孕七个月明显隆起的肚子,用一种严厉与宠溺并存的诡异语气训斥:“两个捣蛋鬼别再闹了,乖乖听话,跟着查尔斯和奶奶。”

 

拉起查尔斯与腹部相比过分纤细的手臂,落下最后一个吻。

 

艾瑞克想,他是真的后悔了。如果早一点知道查尔斯怀着双胞胎,或许他会选择一开始就做手术拿掉孩子,根本不让查尔斯发觉他们曾经存在,没必要让查尔斯为了这两个小混蛋吃那么多苦。

 

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成熟,这个时候孕育孩子本来就存在一定风险。偏偏查尔斯怀上的是双胞胎,对身体压力更大,4个月前又在施密特兄弟煽动黑帮围攻报社时,为了救护自己受伤,差点流产。

 

那之后,查尔斯的孕育历程相当辛苦。到现在已经足有30周,孕吐和晕眩的症状依然相当剧烈,严重的偏头痛也一直困扰着他。尽管医生和厨房想尽了办法,查尔斯仍一天比一天单薄,原本粉红圆润的两颊明显凹陷下去,看上去活像是皇后区的贫民窟里营养不良,等待救济的孕妇。

 

上帝啊,他在心里自我咒骂,他当初是中了谁的魔咒,担心查尔斯不会情愿留在他身边,担心契约到期,孩子却不能如期到来,错过了最佳机会!

 

当然,这种念头他只能埋在心底,绝不敢表露出来一丁点。如果让妈妈和查尔斯察觉,直接跳进曼哈顿河比较爽快。

 

“别老呆在老书房里,那些书不会自己长脚逃走,你有的是时间阅读;也别在摩尔别墅和河上的钓屋呆太久,我知道你喜欢异域风情,但那边是夏屋,现在还太凉。这几天天气不错,蔷薇开得漂亮,正好和妈妈一起在花园享用下午茶。昨天厨房新到了一批加利福利亚的奇士橙,肯定和你胃口。肖恩,注意跟着少爷。”

 

艾瑞克絮絮叨叨地叮嘱,赶在被妈妈嘲笑比你外婆还啰嗦之前,逃出家门。

 

日光在兰谢尔大宅郁郁葱葱的花园中推移,厨房在鸢尾和蔷薇盛开的狮子壁龛喷泉边摆了一桌丰盛的下午茶。奢侈地大量使用加州暖棚出品的反季节奇士橙,打成果汁,制成布丁和果派。与大师级的巧克力搭配,做成甜橙可可慕斯,酸甜和醇厚的味道格外契合。看到查尔斯胃口不错,吃得开心,伊蒂夫人笑得更开心,园艺的经验和社交的八卦也讲得更快了。

 

下午茶后,门房通报洛基·奥丁森先生来访的消息。查尔斯的疑惑在看见伊蒂夫人眼底的笑意时得到了解答,多半又是艾瑞克担心自己孤单,无人陪伴的多余举动。

 

不过,四个月没见到那个Omega律师。对于那位少有的男性Omega友人,让他羡慕而向往的存在,查尔斯的确十分想念。

 

礼貌感谢领路的仆人,洛基踏上了兰谢尔主宅三楼。这是兰谢尔家族的核心区域,能够踏入这里,或许本身就值得夸耀。

 

自嘲着在黑西装白手套的年轻管家引领下,进入夸张犹如贵族城堡的书房,正在腹诽兰谢尔品味的洛基看到了坐在红色沙发椅上的查尔斯。

 

正想说些安慰或者问好的话,随着脚步移动,瘦削的身体上反常隆起的腹部刺痛了他的眼睛。

 

就像一条纤细的藤蔓上结出一个丑陋而膨大的果实。

 

…………

 

这就是……怀孕?

 

这就是每个Omega都会经历的人生……

 

像是喉咙被人硬塞进一条没理过刺的黄鱼,洛基不自在地吞咽唾沫。

 

……自己,也终究有这么一天吗……

 

眼睛钉在隆起的腹部上,不知过了多久,长久的注视变成了瞪视,困惑逐渐燃烧成为怒火。

 

他不能接受!

 

他无法想象会有一个那样可怕的东西,出现在自己身上,就像一个附身的怪物!

 

他将冰冷的怒火投向查尔斯。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他一直欣赏的Omega,会从他身上看到了一部分自己,甚至被他当成某种程度上的另一个自己看待的Omega会允许自己变成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

 

 “奥丁森先生!”

 

那个管家模样的年轻人挡在他和查尔斯之间,原来他的怒气已经显而易见。

 

抬手掩饰失态的表情,努力控制情绪,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来意,洛基向查尔斯扔下一句话后离开:

 

“我很失望,查尔斯……我对你非常失望!”

 

艾瑞克得知这件事情是在三个小时以后。

 

自从1月的骚乱以后,他几乎天天回家吃晚饭,很少出席社交场合,全纽约都知道那个兰谢尔在专心照顾他的Omega,只等着做爸爸。虽然这让阿扎塞尔和罗根取笑他“全身心投入全美十佳丈夫竞选”,“那可比竞选美国总统更困难,虽然前者需要糊弄几千万人,而后者只需要糊弄一个。”

 

何况今天是28日,他和查尔斯相识10个月的纪念日,他为今天特别准备了惊喜的礼物,回家迎接他的却是个坏消息。

 

“洛基律师的话让少爷心情低落,我劝他看看J·罗斯的传记转换心情。没过多久,我离开书房,给茶壶添加热水,回来的时候看见少爷睡着了,我为他披上了毛毯。”

 

对肖恩表示感谢,艾瑞克向书房走去。

 

太疏忽了,洛基是一个心性不太稳定的大孩子,他心里住着一个8年级学生,特别在面对Omega的敏感问题时,很可能跳出来。

 

在推开门的时候,艾瑞克已经想好了好几套安慰方案。不必太在意,每个人总有自己的选择和生活,你的选择成就了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接着他会拿出长夏庄园的房契,老罗伯特说那是查尔斯曾祖父开辟的马场和猎苑。前代伯爵曾带着查尔斯去那里度假,亲自教儿子骑马,用枪,带着他一起追猎长角的赤鹿,让莎伦夫人尖叫这不是名门Omega该干的事情。伯爵死后,马科尔廉价卖掉猎苑的那个晚上,肖恩曾看见查尔斯站在窗前,向那个方向遥望整晚。

 

查尔斯一定会大为惊喜,忘掉下午的不愉快,他会吻上查尔斯欣喜的眼睑,告诉他将在夏天故地重游。日后,他们还会带着他们的孩子——不管他们是Alpha,还是Omega,或者干脆是个Beta!他们会教他们如何骑马打猎,如何用牛津腔骂人,就像当年他和他的父亲一样。

 

用爱填补查尔斯所遭受的伤害和损失。艾瑞克坚信自己注定能办到。这种信念,就像他带领全镇产业转型,拿到军需订单,踏上华尔街的中心时一样笃定。

 

打好腹稿,艾瑞克穿过分割书房与附属会客部分的罗马柱,看见查尔斯侧躺的背影。他好像睡得并不安稳,左手搭上右肩,青紫色静脉在消瘦的手腕内侧凸起,像一条钻入人体的小蛇,身形异常清晰。

 

“查尔斯……”

 

艾瑞克撑上沙发椅背,轻声呼唤。

 

“快到晚饭了,妈妈在楼下等我们。今天还是个难得的纪念日……”

 

熟睡的人没有回应,艾瑞克伸手轻轻摇晃他的肩膀。

 

但查尔斯没有睁开眼睛,他的肩膀全不受力地翻过去,由侧躺变成平卧。青筋凸起的纤细手腕掉下沙发,无力垂落。

 

上帝啊,他不是睡太沉,是陷入了昏迷!

 

立刻扔下手里的地契,艾瑞克用毛毯裹住失去意识的Omega,狂奔下楼。比预想轻得多的体重,几乎压碎了他的心。一边大声呼喊老罗伯特准备汽车,他一边拼命向上帝祈祷。

 

黑银相见的劳斯莱斯急速驶出兰谢尔宅的铁艺大门,冲向斯特兰奇医生麾下医院。

 

坐在诊疗室门口的长椅上,心跳仍未回复正常,艾瑞克拼命思索在查尔斯身上,到底可能发生了什么。

 

是因为今天洛基的来访吗?不,肖恩说洛基只说一句不太恰当的话,他完全没有接触查尔斯;

 

或者是该死的莎伦和马科尔给查尔斯服用的催化剂有问题?但间隔时间也未免太长;

 

难道是尚未完全成熟的身体孕育双胞胎让查尔斯的身体状态恶化?可自从1月以来,他们严格遵照医生嘱咐,每三天去一趟医院,除了有些孕期血压偏高,一直情况正常。

 

还是1月那次骚乱的后遗症?难道查尔斯在那群嗑药的帮派分子手上,还受了别的伤,留下了没人觉察的隐患?

 

正当他一一过滤所有可能性,长脸医生推开门,冲他走来。

 

从那张颧骨高耸的颀长脸上,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好消息。即使如此,医生的责问仍像将一捆点燃引线的炸药,毫无预兆塞进他嘴里。

 

“颅骨线性骨折!慢性脑水肿!查尔斯的头部受过伤,而且至少是半年以上的旧伤!居然没人知道吗?!兰谢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线性骨折=骨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查查是啥时候受的伤呢,有兴趣的人可以回头再看看第一部,下一章会有详细说明。

 

本文铺垫了前后两部,用了14W字终于写到这里了。


评论(51)
热度(14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