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序章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标题:列王纪

原作:X-MEN

作者:mouqing

分级:限制级(R)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确定会有生子设定和情节,但不会有详细描写,双结局

配对:Erik/Charles,其他CP未定,如定会添加

内容:吉诺莎漫长的内战结束,新王艾瑞克·兰谢尔通知传统保护国威彻斯特,将王储查尔斯·泽维尔送往首都“做客”……



又开新坑了,注意事项还是要首楼交代清楚:
1、本文是架空历史背景双王AU文,带一点蒸汽朋克设定,人物性格形象基本不OOC,随故事背景和经历不同相应有一定变化,不能接受慎入
2、本文源于与@Yals 一次聊天中提到双王+质子梗,后来各种脑洞越开越大,最后促使LZ写成了这篇文章。
3、罗马不是一天练成的,LZ仍然不擅螃蟹,这次的螃蟹部分仍然与我的大亲友@甜甜糖果人 协力完成
4、本文设定众多,LZ会给出相应解说,自制地图,纹章大多是由历史上实际存在的纹章改制。有喜欢这些设定想用在自己文的,告诉LZ一声即可,LZ不胜荣幸。
5、本次基本不会拉妇联主要人物串场,但会有大量X战警漫画原著人物登场,LZ会给出相应解释。
6、LZ现在不敢保证结局HE,这个故事太长,架构太大,情节和人物命运LZ尚在纠结中。





艾瑞克·马格纳斯·兰谢尔登基时的大陆局势图


EC 列王纪

 

序章

 

吉诺莎历812

 

奇异陨石降临大陆,深浅不一的蓝色矿石像是浓缩凝固了天空的一角,其间夹杂点点金星,异常美丽,人们认为它是“诸神之泪”——“星金”,这一广为人知的名称诞生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一个月后,一名商人从农夫手中买下这枚陨石,送往北方城市奥涅加展出。人群中,一名观众突然变大。历史学者们记下了奥涅加市长惊惶求救的发言:“那个人,他变异了!”

 

——变种人从此登上大陆舞台。

 

吉诺莎历875

 

变种人矿工依靠星金增幅能力的支援,在吉诺莎的蒂罗尔矿区第一次成功开采了基岩中的红色晶体,一种传说中被视为“诸神之血”的矿石。

 

这种蕴含强大力量的能源矿石立刻震惊了世界。从照明加温,到火车飞艇,光晶加工而成的能量匣让整个社会与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一时代,坚不可摧,吸收动能的振钢在瓦坎达王国被发现,轻便坚固,密封性能超群的轻铁锻造技术由吉诺莎保护国威彻斯特取得突破性进展。

 

人类进入了最好的时代!

 

星金、光晶、振钢、轻铁,“四大特种矿物”与日益强大繁盛的变种人,翻开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吉诺莎历979年 

 

吉诺莎帝国皇帝查理六世为制衡日益强大的变种人诸侯,从变种人平民中擢升军官,开放权利,组建变种人卫队,并秘密打造“盛怒”与“微忿”,谎称王剑再世。意图借用开国之主斯坦大帝名号,挽救帝国余辉。

 

吉诺莎历994年 

 

变种人卫队上尉塞巴斯蒂安·肖发动(螃蟹),用悬于王座上的“盛怒”砍下查理六世首级。吉诺莎的末代皇帝,成了“无头王”。

 

在那颗血口大张,面目狰狞的首级之前,肖举起“微忿”杀掉了他的9个儿子与7个女儿——不论私生或者正式,一视同仁。

 

接下来24个小时,肖用皇室五代以内亲族,把谒见大厅和白银狮鹫纹章涂成血红。帝都最好的职业(螃蟹)手因过度污浊的空气几度晕厥。当这次噩梦的工作结束,他用皮带绑在门把手上,也了结自己那条命。

 

吉诺莎历995

 

“北疆之鹰”,帝国最强大的边伯希阿王国,以国王母亲乃帝国旁系公主为由,宣称继承吉诺莎正统。南部雷昂自由都市联盟,因大量避难人类涌入,宣布独立,成立纯粹的人类国家;东部闪族诸侯在萨曼王族怂恿下,蠢蠢欲动。

 

然而没有人可以动摇肖的地位,没有军队能与变种人卫队一战!人们尚不知道,这位能够吸收能量的篡位者,能把能量转换为寿命。制服诸侯,(螃蟹)平民,将变种人封为贵族,将人类贬为奴隶,“不死王”的高压统治还有漫长的百余年……

 

吉诺莎历1100

 

一批触犯死罪的奴隶于新年祭典被投入斗兽场。存活到最后的竟然是一个突然爆发能力,由人类突变为变种人的少年。“不死王”大为惊讶,亲手牵起了他的掘墓人。

 

吉诺莎历1117

 

吉诺莎东北部城市绍恩堡发生小型暴动。那个时候,无人知晓,这朵死伤人数不及一次交通事故的小“波澜”,见证了艾瑞克·马格纳斯·兰谢尔与“兄弟会”登上大陆舞台。

 

长达7年的吉诺莎内战拉开序幕。

 

吉诺莎历1120

 

逐渐恶化的战事让“不死王”暴跳如雷,颁布“阿瓦隆驱逐令”,下令驱逐吉诺莎首都阿瓦隆大区二十年内迁入的所有人类,并严令多达50万的庞大人群不得前往帝国东部与南部。

 

威彻斯特王储查尔斯联合贵族,力谏摄政肯特,开放边境,接纳难民。

 

吉诺莎历1124

 

围困三月,阿瓦隆内城弹尽粮绝,忘忧宫最后一只老鼠成了盘中珍馐。一个月后,政变在深夜爆发。最受信任的侍卫用“盛怒”砍下肖的头颅,“不死王”也成了“无头王”。

 

鲜血推开镶嵌白银狮鹫纹章的王宫大门,迎接新的主人——

 

 

现在,吉诺莎历1124年,8月12

 

 

“我的甜心小蛋卷,我亲爱的妹妹:

 

上次的通信并无虚言,我在阿瓦隆生活舒适,没有任何不妥。除非你硬要将花瓶中蔷薇刺多,戳破手指计算在内。

 

来到吉诺莎首都已满一月,现在应该已是橙花缀满弗兰戴尔的季节。老实说,我并不太想念白花碧海的家乡,千年古都阿瓦隆实在让人流连忘返!

 

由卡尔十三创建的忘忧宫在三大陆首屈一指,宫殿与庭院气势磅礴,能装下半个弗兰戴尔。乘上地行车,不费脚力,只沿主轴转上一圈,也需要3个小时以上,更不用提周边占地广大的猎场和星罗棋布的附属庄园。

 

阿瓦隆城中古迹密布,河流纵横,绿荫匝地。位列大陆八大奇观的七神塑像矗立于七个城区,恢弘壮观,高耸的护城墙只及他们脚背,令人仰头惊叹!在晴朗的日子里,驾驶飞艇掠过七神塑像,沿阿瓦隆湖辽阔的水面飞驰,再来一杯马罗德斯出产的蜜酒,想必十分惬意。

 

不过此刻我尚无心外出,我正沉迷于挚爱——你一定能明白:忘忧宫大图书馆的收藏文献,浩如烟海,傲视大陆。

 

你定在嘲笑我这个哥哥,书癖又犯了。好了,不再跟我的菲妮丝雅提这些无聊话题。你在来信中,让我一定替你好好观看艾瑞克·兰谢尔——现在应该称呼他‘尊敬的马格纳斯一世’,的登基大典。

 

非常遗憾,或许我还不如你通过影像远程传输端看得清晰。

 

那日,我被安排在缪尔使团一旁,远离中心位置的偏远角落。几百年来,不管谁是吉诺莎的主人,小国与保护国的席位总不会太好。

 

我有幸亲眼目睹陛下控制磁力,排开云层,从空中拽出一艘战列航母空舰,拍成立柱,树在王宫广场。完成这一壮举,只在眨眼之间。想象一下史书会如何记载这场加冕?‘空中的巨兽在他面前低下头颅,收敛羽翼,铭记着他的功勋,永远伫立,守卫着他的王国。’

 

可是非常遗憾,我没能看清我们尊敬的‘马格纳斯一世’长得什么模样。

 

坊间传言他是‘绍恩堡的(螃蟹)夫’、‘双脚站立的野兽’,比‘不死王’更可怕的怪物,一日不饱餐人类血肉便无法安眠,也有人认为他是只认得刀剑的武夫,仅凭运气拿下‘不死王’首级,无法压制诸侯,在忘忧宫的王座上待不了多久。

 

但我觉得,他或许是一位务实而稳健的统治者。

 

我能看到王座之后,暗红天鹅绒幕布如瀑布垂下,代表吉诺莎的银白狮鹫大纹章高悬于振钢锻造的王剑‘盛怒’与‘微忿’之上(容我插播感慨,吉诺莎不愧为传统大国,我们威彻斯特的王剑就只是振钢合金)。狮鹫怀抱的三重盾大国徽中,图案略显单调,少了许多。

 

这枚光辉的国徽,原本于三重盾中塞满了整整42个地区的代表纹章。但在‘不死王’漫长而黑暗的统治下,南部雷昂联邦独立,西方纳杰德亲王领倒戈;在北面,诸侯纷纷投向希阿帝国,在东面,诺夫哥德罗帝国跨过冰海,扶植了楚德大公国。而在七年内战中,边境领地再度被侵占,或怂恿独立,保护国则一一脱离控制。

 

马格纳斯一世不如“不死王”那样顽固,他放弃了不在实际控制中的领地。整整29块纹章从三重盾内一夕消失,只剩下吉诺莎现有的13个地区。他甚至放弃吉诺莎‘帝国’的虚名,主动降为王国。

 

或许有人正嗤笑怯懦,但我认为这更应被称为‘胆略’。没有非凡勇气与目光,缺乏自信与控制手腕之人,绝不敢下此决断。就如他敢于打破‘不死王’施加给吉诺莎长达百年的种族诅咒,废除人类奴隶地位,擢升为平民阶层,甚至允许常人与变种人通婚一样。或许我们应该学习他的胆略和诚实,只留在纹章和头衔上的领土并无任何意义。

 

我尚未获得荣幸与他谋面。但听嘉比说——就是加布里埃尔,那位曾经与我定过婚约的希阿公主,你应该还记得她。她向我抱怨,马格纳斯陛下那张大陆知名度最高的,当年通缉令上的画像,与一个月前颁布的官方油画,再加上他本人完全是三张面孔。只有觐见本尊,才能领略其非凡魅力。

 

嘉比正是为了成为他的新娘而来,与她同一目的还有来自冰海彼岸,诺夫哥德罗帝国皇帝尼古拉三世第四女,玛丽娜·叶莲娜公主,以及越过黄沙,来自“振钢之乡”的瓦坎达王国特查拉陛下之妹,苏莉公主。一些小国也派出直系女眷,除了极端仇视变种人,自命大陆清道夫的雷昂联盟。他们的新任元首史崔克将军,刚刚公开宣称要灭亡吉诺莎,还有我们。

 

不谈这些陪衬,马格纳斯陛下的下一任妻子,吉诺莎王国真正的王后应在上述三位公主中诞生。如何选择,只看新生的王国如何权衡与大陆诸国关系,如何决定它的外交定位。不管怎样,此事与威彻斯特关系不大,我们只需做个有教养的观众,等待大幕落下,礼貌鼓掌即可。

 

爱你的兄长查尔斯

吉诺莎历1124.8.12 于阿瓦隆”

 

放下笔,查尔斯举起信纸仔细端详,确认没有会让妹妹担忧多虑的辞句,也没有触犯吉诺莎,会让审查信件的官员不满的字眼。

 

几个月前,他还在奥涅加大学观望吉诺莎内战的尾声,突然接到摄政肯特来信,返回首都弗洛戴尔。雷昂联盟陈兵贝雅河,摄政肯特向吉诺莎求助,兰谢尔要求威彻斯特王储前往阿瓦隆“做客”,“商议”此事。

 

姑且不论作为吉诺莎传统保护国的历史,面对现在的局面,威彻斯特没有任何拒绝的空间。收拾行装来到阿瓦隆,住进忘忧宫第一天,宫廷外务总管艾琳·艾德勒女士端来了E型抑制剂,态度彬彬有礼而不容拒绝。就像这间没有影像传输端,机械时报也只是摆设的房间,多么适合软禁,让人认清半个囚徒的身份。

 

兰谢尔对心灵能力者深恶痛绝,绝不允许他们不受束缚,在宫廷中肆意横行。何况,自己还是弗罗斯特家族的远亲。可以称呼“不死王”最后一位皇后,与兰谢尔结有血仇的“婚约者”爱玛·弗罗斯特为“表姐”,虽然他们从未谋面。

 

平静地接受了抑制剂和无形而严密的监视,或者也可以称为一种保护。只是大脑中一直敞开的门窗缓缓关闭的窒息感,让他至今难以适应。

 

拂去回忆带来的不快,查尔斯随手在附录纸条上涂下如此字样:“天气晴朗,蔷薇盛放,适宜外出,请勿忙于工作,辜负好时光。”


想象检查官员惊讶的表情,带着一种恶作剧的满足感,他哼着弗兰戴尔港赞颂渔获的欢快调子,将信纸塞进信封。 

 

那个时候,日后肩负吉诺沙帝国后冕与威彻斯特王国王冠,敕封吉诺沙帝国蒂罗尔亲王的查尔斯.泽维尔尚不知晓,距离自己登台仅一步之遥。

 

出场主要国家解说:


设定总集点击请进

评论(49)
热度(44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