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尾声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尾声


“查尔斯,可以闭上眼睛吗?”


此时距离一月中旬那场骚乱,已经过去了三个星期。


两个伤员都从长脸医生处获得允许,回到家中。


相比艾瑞克额头的伤口和左腕的骨裂,查尔斯的情况更为惊险。


重击腹部险些导致流产,及时急救与Omega特殊的体质勉强挽回了最糟糕的局面。但仍被留院观察三周,才被允许回家,并收到了好几打一定尽量卧床静养的叮嘱。


回到兰谢尔大宅,收获了休斯太太的威严责备与更多激动的泪水和欢迎(老罗伯特自责得快要站不住了)。进过一天休整,艾瑞克来到他面前,已是第二天早餐之后的事情。


在医院中,头缠绷带的艾瑞克与长脸医生一道向自己说明实情,并诚恳道歉。说不上生气或者是释然,查尔斯的注意力反而集中在自己居然如此轻易地接受了Omega的身份和孕育孩子的现实,甚至还因为这个,不、这两个孩子的到来而暗自欣喜。


那是自己和艾瑞克的孩子……


这样的心情足以让查尔斯震惊得无所适从,没法顾及别的任何事情。至于他想起来,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艾瑞克一马是否太便宜了他,那得等到很久以后了。


至少现在,查尔斯还没能注意到。艾瑞克要求他闭上眼睛,他就那么轻易地照搬了。


随后身体一轻,艾瑞克将他抱了起来。


他要做什么呢?虽然好奇,信任感让查尔斯遵照诺言,闭眼靠在熟悉的胸膛。


他们没有走上多久,应该不到一分钟。艾瑞克停下了,身体被放在一张沙发椅上,触感异常熟悉,他坐过这张椅子?


“好了,可以睁眼了,查尔斯。”


“GOD——”


睁开眼睛的下一刻,查尔斯抬起手背捂住了激动失声的嘴吧。


这是哪儿?!他真的不是身处梦中?!


联排的维多利亚式书架如同落基山脉,高耸连绵。深红地毯上暗金色菱形花纹,引导视线指向台阶上,弧形窗户环绕聚光的宽大书桌。进入书房的人都会在逆光角度,抬头仰视书桌后的主人。有如谒见室的设计,是历代威彻斯特伯爵保持威严的窍诀。


右侧连绵书架中间敞开一个缺口,两根罗马柱树立其间,划分开书房与附属会客厅。宽敞明亮的空间内,书架与伯爵家族历代珍藏,环绕着沙发与茶几。前代伯爵的等身画像在壁炉上淡然微笑。


会客厅右上角与左上角书架墙,扳开月桂枝条雕饰,书架翻转,露出泽维尔家引以为傲的藏书室。没有房门,两个入口都由书架墙改装。整整三面壮观的书墙高达天花板!房间中间交错摆着三座巨大书架,靠窗一侧也在三面宽敞窗户之间塞满了书架。


在这里,目之所及,全是书册,书籍和书本! 


在书的河流之间,俊美的阿波罗追逐着美丽的达芙涅。贝尼尼的杰作奔跑腾跃着,轻盈得像两片洁白的羽毛,而不是沉重的大理石。


查尔斯好像回到了他最珍爱的地方,远隔重洋,远在苏格兰威彻斯特庄园的老书房。


此处不再是被贪婪的马科尔父子洗劫后的破败景象。巨幅绛色丝绒窗帘依偎在明亮的窗口,阳光打磨着来自异国的紫檀博物柜。东方古国的神兽圣鸟盘踞顶端,奇花异草簇拥丛生,托起展柜,枝干蟠曲,隔出展示空间。玻璃橱窗之后,精美异常的瓷器和洛可可风格的银器光华璀璨。艾瑞克用伦勃朗的作品交换,才从伦敦收藏家手中拿回这套令人惊叹的藏品。


博物柜之上悬挂着夏尔丹的一幅静物水果篮。老罗伯特说查尔斯小时候,前代伯爵曾亲自握着他的手教学临摹。


威彻斯特藏书室里的珍宝:乔叟的印章,弥尔顿的手迹,雪莱的原稿,狄更斯的初版,莎士比亚的“第一对开本”,达尔文搭乘的“小猎犬号”航行日志,皮尔里少将的北极探险队日记……一一回到了它们应有的位置。


藏书室另一端的翻转书架之后,查尔斯还能隐约望见幼时的学习室。希腊时期的女神雕塑重新出现在窗口下的画架一旁。摄政时期的布罗伍德四角钢琴,再次与镶嵌在柚木桌里的坐式地球仪相会。轻风拂过,纸页哗哗作响,被老管家特意保存下来的幼时习作全部黏回了宽大的展架。


这里是查尔斯最喜欢的地方,承载着他最快乐最珍贵记忆。


在刚刚爱上查尔斯的夏天,艾瑞克用去好几个月的时间,难以计数的金钱和精力,将这个书房完全复原在大西洋彼岸纽约的家中——除了无法移动的阿波罗壁画,还有那张无法面对的书桌。


不仅仅是无法面对,艾瑞克替自己补上理由。打包的家具和陈设刚到纽约,主持复原书房的老管家罗伯特便痛心疾首地向他报告:历代伯爵使用的橡木书桌居然被不知爱惜的马科尔父子损坏!在莎伦夫人生日宴会前一天,他才检视过书桌,当时尚没有破损,谁知道他们怎么会在硬度极高的橡木桌面留下凹痕!


替换或者修复整个古董橡木桌面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样一来,这个不管从哪个角度都可能让查尔斯伤心的家具自然被艾瑞克收藏起来,换上外形几乎一模一样的替代品。


查尔斯难掩兴奋而难以置信地环视书房,看起来并没有注意到不同,艾瑞克终于在心里放松下来。


他曾经打算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在查尔斯生日的时候,以庆祝为理由,邀请他来到这里。


他不止一次想象过那时的情景,可莎伦的虚伪与马科尔父子的贪婪,带来了一个不堪回首的夜晚,让他们爱情用一种极其难堪的方式开启。那段时间他甚至不敢让查尔斯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需要借口书房重地让查尔斯远离这里。


现在,上帝保佑,让一切又回到原点!


年轻的Omega失声惊呼,猝不及防的惊喜充溢明亮的眼睛,和他预想中的神情一模一样。


只是目前可能还不适合握着他的肩头吻下去,研磨惊讶的唇。


但却是说出另一句话的好时机。 


在满面欣喜的查尔斯面前单膝跪下,艾瑞克从衣兜掏出依照承诺寻回的订婚戒指,放在查尔斯膝上。


“福波斯”方钻恍若星辰的光华,似乎比四个月前在夜幕般漆黑的丝绒上闪烁时,更为璀璨夺目。


“查尔斯,我们的关系始于一次强迫,我们的婚姻是你在迫不得已中签下的契约。现在,我们又有了孩子……”


垂着头,将狡猾的表情掩藏在查尔斯视线所及之外,艾瑞克小心控制着语气和用词。加油,哥们,你的终身幸福就看今天了!


“报社被围攻的时候,是我亲手将这枚戒指扔出去。现在,我认为你应该拥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查尔斯你可以再次接受我的求婚,也可以和我离婚,我会保证孩子的赡养费和继承权,不会和你争夺监护权。但请留在家里让我照顾你,直到孩子出生。日后也请常带孩子回来看看奶奶……”


在语气中将诚恳加到极致,艾瑞克特意提到了孩子,还搬出了妈妈,查尔斯是个善良的人,他不会不为他们考虑。


费尽心思的谋划没有白费,他终于收获了梦寐以求的回答。


“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艾瑞克!”


查尔斯坐在会客室的沙发椅上,在前代威彻斯特伯爵画像下回答。


他看见父亲对他露出微笑。


“查尔斯,即使生为Omega也可以不做欲望和生育的奴隶,不被婚姻和本能禁锢。”父亲曾对他说,“我希望你可以拥有自己选择的明天。”


父亲,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并非因为欲望,也不是出自本能。


父亲,我还记得那些近乎绝望的痛苦,但我也记得那些尊重、保护、珍视与并肩奋战。


父亲,我真的爱上了他!


这并非由我的本能或者性别决定,甚至与现在体内的孩子无关,这只由我的心决定!


再也不用掩饰狂喜,艾瑞克抬头吻上唇角。他们一边交换着深吻,一边将钻戒套上查尔斯左手的无名指。


他们一起撑过了漆黑的冬夜,和煦的春光就在眼前!


抱紧了怀中的身躯,艾瑞克又一次起誓。这时候他心中再没有任何算计与谋划,倾其所有的誓言甚至超过了4个月前。


“查尔斯,我发誓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包括我自己!”


“请相信我,查尔斯!”


那个时候,是1929的2月。


艾瑞克•兰谢尔33岁,查尔斯•泽维尔20岁。不管是窗外的花园,还是他们的人生,春天即将到来……




第二部平坑,接下来LZ会开另一篇架空历史双王AU新坑(有兴趣的请戳)的连载,欢迎前往试吃。一周后开始第三部,也是您好最终部分的更新。


先行高能警告,您好第一二部都是比较典型的爱情故事,第三部就不那么典型了。如果觉得第二部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尾,怕虐的读者,就可以不用进通篇高能第三部了。


其实第三部的伏笔已经埋了很多了。自己数了一下,从第一部到第二部大概有二十多处,其中比较明显的也有十处以上。最后挑战一下有兴趣的读者,如果能找出这些伏笔,找出这些明显不对劲的细节,可以在LZ这里拿到实际奖励~


评论(38)
热度(151)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