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25

第二十五章

 

太阳从曼哈顿的摩天大楼缝隙之间,歪歪斜斜挤出又圆又胖的金色肚子,新的一天到来了。

 

新泽西时报编辑大楼门前一片狼藉,仿佛刚刚经历一场巷战。警察封锁周围街区,维持秩序,记者和员工陆续赶回。

 

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叼着雪茄,越过弯腰收拾残局的部下,拱起的眉毛能在额头上拧出一个瘤子。

 

“你为什么挡住了,为什么没有拍到最后!”他大声斥责部下,斯科特临危受命,操纵楼顶摄像机,进行直播拍摄。

 

“如果拍下了那个把枪管塞进嘴里开火的画面,你立刻会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实习记者,变成名留青史的大人物!”

 

“别告诉我你害怕了,萨默斯先生!你作为一个职业新闻记者素养呢!”

 

“不,我做不到。”遭受责备的对象,反而比他更坦然,“我无法将那样的画面展示出来,不管是为了死者,还是为了观众。”

 

“或许正如您一直批评的,我太感情用事了,我从来不是一个好记者。”

 

罗根顿了一下,抬手用力搓揉比自己更高的发顶:“或许吧。”

 

“或许你一直不会是一个好记者,但一定会是一个好人。”

 

太阳逐渐升高,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从时报大楼到两个街区外的英美烟草大厦,每一个路边的雪堆都被印上暖黄的色调,慢慢矮小。

 

史蒂夫·罗杰斯检察官走出大厦,目光从狼藉凌乱的街道扫过。他焦急转头,急切寻找想要见到,确定安危的人。

 

一个雪球砸上金发,雪屑落进领口,让他狼狈地抬头。

 

以赌博为契机接近肖,在英美烟草完美卧底数年的挚友在坐在马路对面帝国大厦高耸的基座上。一条腿曲起,另一条下垂,漫不经心地晃啊晃。

 

“哟,那个帅哥,在瞧哪位美女呐!”

 

“你怎么在这儿?刚刚我在大楼内找不到你,差点准备报警。”

 

詹姆斯摊开双手:“我得去找肖结算工资,按月的!老实说这里薪水不错,我想问问肖答不答应让我再干一段时间。还有那个兰谢尔,他的Omega和部下差点拖累我在烟厂就暴露了,这得额外再算报酬!”

 

他们不约而同眯起眼睛,上提颧肌,裂开唇角,笑塌了表情。

 

“我陪你一起,巴基!”

 

在检察官之后走出大厦的托尔·奥丁森却没有受到他们喜悦的感染。

 

敞开肺叶,吸入冬日清晨冷冽的空气,让混沌的大脑彻底冷静。

 

他没有太多时间,兰谢尔先生将后续具体的谈判与交涉交给他负责,他必须很快返回。但在那之前,他必须理清自己的心绪。否则他无法面对对方的律师,他的对手,他的兄弟。

 

今天命运的剧本跌宕起伏,极度考验心脏。在报社,被黑帮成员围攻的时候,不是没有考虑过最坏的结果。但那个时候,托尔惊诧地发现,在意识到生命可能面临危险的时刻,脑海里完全没有出现他自以为深爱的女友,占据一切的全是那个他原以为一直当做弟弟爱护的Omega!

 

…………

 

他可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若无其事地沿着既定的人生轨道走下去。

 

可那样不公平,不管是对简,还是洛基!

 

他下了决定,他要找一部电话,向简道歉,提出分手。

 

他需要时间去验证,对他来说,洛基到底意味着什么。

 

太阳肆意升高,阳光给从英美烟草大厦离开,沿着77大道飞奔的身影打上追光。

 

一路上有人为他指点方向,用不了多久,艾瑞克看到了达索那小子欠揍的笑容和冲他挥动的手臂,还有更关键的,他正吊住车窗的那辆平时扔在纽约街头没人能认出来的福特轿车。此时在艾瑞克眼中,它比那辆特意定制的薰衣草色劳斯莱斯更为耀眼。

 

两处人马很快会合,达索用写满八卦和促狭的笑容,打着口哨,拉开车门。

 

查尔斯立刻冲出来,紧紧抱住自己,将头埋在怀里。他的双手那样用力,甚至让艾瑞克一时难以呼吸。

 

“没事了,没事了……”不断将安抚的轻吻落在额角,艾瑞克一遍又一遍按摩紧绷僵硬的手臂,让它们渐渐放松。

 

“别担心,这些血没多少是我的。很多是临时用血袋泼上去,吓唬肖他们的。”

 

“头上也是,别害怕……别害怕,查尔斯,我没事。钟砸下来的时候,我用左手挡了一下,主要的冲击力被手臂拦住了,脑袋上只有一个小口子,其实没什么大碍。”

 

强忍手臂被查尔斯紧紧箍住带来的疼痛,艾瑞克担心发抖或痛呼会让饱受惊吓的Omega情况更遭。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告诉查尔斯,被砸到的左腕可能出现骨裂。

 

“行啦,你们都先去医院吧。别当着全纽约单身汉比例最高的行业炫耀恩爱行吗,兰谢尔先生!”细心的达索用调笑的口吻为他解围。

 

查尔斯松开手,两人钻进车厢,轿车再度向目的地行进。

 

靠在皮质沙发的座椅上,艾瑞克的目光再也舍不得离开查尔斯,查尔斯也一样。仔细观察,除了自己罩上的外套沾上一些尘土,没有太多狼狈的痕迹。列奥的消息没出错,这个认知,让他放松了神经。

 

现在必须告诉查尔斯真相了,待会到了医院一定会进行确认检查。想到瞒了那么久,艾瑞克有些心虚,他不确定这个消息会让查尔斯蒙上什么样的表情,这让他多少有些故意回避对方的脸庞。

 

“查尔斯……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我希望你能保持冷静……”

 

艰难启齿的声音戛然而止,艾瑞克发现查尔斯并非一直看着自己,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焦距,目光涣散,就像睁着眼睛陷入了昏迷。

 

“上帝啊,查尔斯!查尔斯!”

 

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艾瑞克不敢再碰他,只能大声呼喊。对于他的疾呼,查尔斯的反应极其迟缓,嘴唇微微开阖却没有任何声音,眼珠异常艰难地挪动。

 

敏感的手指感觉发热,一种湿热的触觉逐渐在手下扩展。艾瑞克明白那是什么,他不敢低头细看,敲击前座,让司机全速开往医院。

 

“不会有事的,查尔斯!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他不断重复,不知是在安慰对方,还是安慰自己。

 

看到艾瑞克,用尽全力拥抱他,以确定不是幻象,并听到“没事”“左手挡了一下”的保证后,查尔斯再没有了任何力气,包括疼痛的感觉,只剩下将目光贪婪地停留在艾瑞克脸上的力量。

 

光越来越淡,视野越来越窄,艾瑞克的声音越来越远。

 

……发生了……什么……

 

查尔斯再没有力气去弄明白。他只看见艾瑞克焦急的,仿佛世界塌陷的神情,隐约听见他的呼喊:“查尔……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

 

…………

 

孩……子?


评论(39)
热度(116)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