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24

 

 

第二十四章

 

英美烟草大厦与新泽西时报编辑部,两家宿敌仅仅相隔两个街口,5分钟路程。

 

上班高峰时期,不时可见华丽的艳红与黑银两色劳斯莱斯在街口相遇,彼此主人下车假惺惺互致问候,成就八卦小报又一条头版。

 

但今天早上剧本有所不同。

 

天刚亮不久,兰谢尔便一头赤血,气势汹汹地闯进大厦。

 

意图阻止的警卫,被他用血红的手一掌拍开。

 

“兰谢尔先生,请您等一下。肖先生正在主持一个会议,请让我们先去通报。”

 

肖雇佣的一战老兵,手下最信任的打手和保镖詹姆斯出面阻止,试图控制局面。却被兰谢尔一拳砸在鼻梁,倒飞出去5米。

 

他捂着一脸鼻血,摇摇晃晃试图站立,尝试再三没能成功,只能躺在地上瓮声瓮气呻吟:

 

“大家……小心!这……这人……太厉害了!”

 

可身为肖麾下身手数一数二的打手,他的下场只让所有人惧怕,让兰谢尔一行极其顺利地进入楼梯。

 

撇嘴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艾瑞克腹诽着这个可靠的卧底演技浮夸,上奥斯卡估计陪跑八次也拿不到最佳男主角,同时一口气爬上15楼。

 

将最后一关阻拦,扔给身后的托尔处理,艾瑞克用带血的双手推开会议室的镏金铁艺大门,故意在透明的玻璃画上留下两个触目惊心的血红手印。

 

满意迎接围坐桌旁的人群投在手印和自己身上的震惊,乃至慌张的目光,艾瑞克明白他要的心理震慑已经达到,没浪费上楼前戳破的那个血袋。

 

视线指向会议室一头的电视机,屏幕正在重放不久前斯科特从时报顶层拍摄发送的影像画面。

 

露出夹带血迹的牙齿,艾瑞克对六大烟草集团的代表与长桌尽头的肖冷笑。

 

“你们都看见了。”

 

“肖的杰作!那些加料香烟的最终下场!”

 

“那具尸体已经由纽约检察院接收,这段视频会不断扩大播放——别妄想有几家报纸、杂志和广播电台能抗拒‘纽约骚动’这个超级新闻的诱惑,更别指望有几家报纸、杂志和广播电台敢承担收钱闭嘴,连身边的暴动和死亡都能无视的罪名,至于‘妨碍新闻自由’的官司会打到哪一步,请待会跟我的律师详谈!”

 

“这段视频现在已经在时代广场直播,并在不断重复播放。你们认为利用哈里森法案(美国针对毒品控制的法案)和食品药品监督法的漏洞,将海洛因列为可以控制使用的烟草添加剂,瓜分新兴烟草市场的希望还有多大?!”

 

“恐怕到时候危险的,在国民舆论中声名扫地不止是海洛因!这有多大可能性演变为全美大规模的反烟草示威活动?就算可以阻止,又要付出多大代价?各位最好迅速掂量,算出个大概账目!”

 

室内一片沉默,没人有那么快的心算速度。

 

“砰!”

 

猛然一掌拍在桌上。冷眼旁观雷诺士和菲莫的代表浑身僵硬,缩起肩膀躲避血手印,好像那是最可怕的天花病原体,或者是西班牙流感(一战末期一种可怕的流行病,致死人数是一战阵亡人数两倍)的源头。

 

艾瑞克内心的冷笑更加鄙夷。他的预料果然没有错,这些烟草集团创业第二或者三代的代表人物,早已没有了祖辈与父辈的血性。他们可以在安全的别墅和会议室里密谈,决定毁掉一个人的名誉,烧毁不合作烟农的田地,砸垮一家想保持独立经营的店铺,连眼睛也不会多眨一下。

 

可一旦亲自面对鲜血和暴力,他们与一个普通的清洁工没什么两样,他们不是抱着枪出生的肯塔基人,没有亲手沾染鲜血的勇气。

 

“滥用药物!”

 

“非法拘禁!”

 

“暴力伤人!”

 

“煽动骚乱!”

 

“过失致死!”

 

“控制帮派行动!”

 

“妨碍言论自由!”

 

“妨碍司法公正!”

 

控制咽喉,艾瑞克将一个又一个罪名从雪亮的利齿间迸出来,逐一加重语气。

 

每念出一个罪名,他就能看到那些坐立不安的家伙像又滑下了一层地狱。

 

“就在刚刚,就在你们看到的影像里!我的Omega查尔斯为了掩护我,开着我的车冲了出去,他被那群人抓走,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

 

故意停顿,留出短暂的寂静。而后他用一点也不需矫饰的咬牙切齿与愤怒,将最后一个,也是最重,重得让他心碎的筹码咆哮着抛出。

 

“他怀着我的孩子!”

 

会议室内的寂静达到顶峰,再没人敢说一句话。除了肖以外,所有人都在努力缩起肩膀,降低存在感,甚至有人不自觉屏住呼吸,害怕引来兰谢尔以及他身边检察官的一点注意。

 

“有兴趣的人可以数一数,这涉及到了几桩刑事重罪?如此华丽的收益,如此高超的性价比,如此好听的名声,各位的Master肯定会高兴得握不住墨水瓶,只能让它落到各位脑门上!

 

当然他们也肯定会兴高采烈,心甘情愿为你们收拾残局,四处活动只为了不让各位进监狱!对此,各位一定很有自信!”

 

再次故意停顿,等待令人窒息的寂静压垮他们最后的抵抗心理。眼角余光扫过那些人额头上挂满的冷汗,艾瑞克冷冷地吼:

 

“滚!如果谁在这个时候还如此仗义不愿弃船,我不介意一起咬死他!”

 

吼出这句话的艾瑞克,看上去真像一条等在被利刃逼迫走上跳板的船员下方嗜血的鲨鱼。

 

于是那些可以“滚”的人,就像绑在绞刑架上,头顶洒下特赦令的死囚,毫不犹豫,揪住机会的衣角立刻“滚”走。

 

用食指在长桌划出一道血线,艾瑞克逼近了长桌尽头,唯一一个没机会滚的人影。

 

“传说最为公正严明的罗杰斯检察官”肖终于能够勉强找到开口的机会,“你就这么看着兰谢尔肆意威胁守法公民吗?”

 

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仍保持着镇定的样子。他真是临危不乱,一大早被紧急召唤的洛基无视兄长投来的复杂目光,站在一边想着。居然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怒吼“那个Omega到底在哪儿!”的失态模样。

 

“艾瑞克说的都是实话。如果您认为最后一句比喻不当,以后我会记得提醒他。”

 

检察官精辟而出人意料的幽默回答,让肖一时语塞。在他停顿的片刻,艾瑞克已经来到面前。两张刺刀削成的棱角分明的面孔,如同两头狮王对峙。

 

突然,艾瑞克扯开嘴角笑了笑,严峻的表情塌下来,眼眸里的酷寒却没有上升半度。

 

“施密特,不,还是称呼你为‘肖’吧。你应该明白,我们都是商人,只为了自己的应得的那份利益行动,我们谁也没指望能真正咬死对方,那一点也不划算。我们的斗争从来都是有限的斗争,只局限在商业之内。”

 

“在这个范围内,不管多大的纷争都在容忍限度之下。生意就是生意,不涉及其他。可这里就有个无视行规的混帐!”

 

“我的家人不是任何可以衡量,可以用做交换的东西。他们不属于我的任何一本账册,一旦牵扯到他们,我们之间的战争就没那么简单了!”

 

“把查尔斯完好无损地还给我!否则,我们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掀开自己的底牌,艾瑞克急切而不露声色观察着肖的表情。他或许之前还打算用查尔斯的下落和自己交换一些利益,他知道自己绝不愿意查尔斯在不确定的环境内多呆一秒,但孩子的消息应该已经打消了他的念头。那么,他现在还在犹豫什么……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引开了所有人的注意。洛基拿起话筒搁在耳边,细致的眉毛立刻随眼眶上挑:

 

“斯塔克动了!”

 

此刻,一个月前斯塔克工业主导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电视广播试验,所用的大幅屏幕与传输设备全部接通。

 

在纽约时代广场,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在旧金山世界博览会,在洛杉矶,在费城,在波士顿,在迈阿密……美国各大都市最繁华的黄金商圈,此时都点亮屏幕,不断反复播放纽约骚动的可怕画面!

 

于此同时,股市狂泻,英美烟草股价在一天之内跌幅过半。此时,肖和英美烟草尚不知道更大的噩耗还在后头——股价每日被跌幅腰斩的骇人局面,还要持续整整4天。

 

这个时候,他只能抓起电话,疯狂咒骂斯塔克背信弃义,没有外流的5%股票,这场做空绝不会如此顺利!

 

电话那头,矮个子巨头的回答极其简略:“我只在胜利者身上押宝!”

 

“我们都是商人,利润第一!”

 

放下话筒,又接通一个电话。等到再次面对艾瑞克,肖的表情已经回复正常,艾瑞克甚至在内心为他强大的自控能力鼓掌。

 

“兰谢尔先生,我对您和您Omega的遭遇深表遗憾。但是这与我无关。是我的兄长约翰,与帮派分子勾结,为了控制他们为他所用,擅自改变添加剂配方。我曾想过向罗杰斯检察官举报他,可他毕竟是我的兄长,我没有痛下决定……”

 

他的神情看上去那么痛心疾首,好像每一个在情与法之间徘徊的人。

 

肖想从一条巨龙变成一条断尾的蜥蜴,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施密特身上,保全自身吗?没那么容易!

 

但赶在艾瑞克赤红的眉毛挑起之前,肖给出足以安抚他的回答:“是约翰煽动他们向报社投掷石块,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但这不是我兄长的本意,他只打算以此示威,他说手下失控,他责无旁贷!”

 

即使最完美的伪装也无法消解肖内心的苦涩,他记得兄长看到那段视频时,颤抖的声音。

 

【难道海洛因真的不能广泛应用,即使严格控制剂量?】

 

他记得家族的骄傲,父辈呕心沥血研究的药物被宣布非法时,父亲被人围攻痛骂的情景,记得自己与兄长发自内心的不甘。

 

那是良药,是那些滥用药物的使用者胡作非为!

 

【难道我们真的太天真了?】

 

“约翰已经报警自首,并请求卢西安诺出面镇压,他说他闹出来的乱子,一定会自行解决。他已经抵达现场,与您的好友巴特勒会合,刚刚找到查尔斯,现在巴特勒正在线上。”

 

接过话筒,艾瑞克听见列奥的声音闯过来:“找到查尔斯了,看上去对方还算克制,他们都说还没受什么伤。我想让查尔斯去医院检查,确定身体情况。但他不愿意去,他一直追问你的伤势,我说了你没事他不相信,我只好让达索带人派车送他过来。”

 

不愿再跟肖浪费哪怕一微秒,艾瑞克立刻冲出会议室,比之前“滚”走的那些人速度更快。

 

他扔下了话筒和一句话:“具体赔偿,和我的律师谈!”


评论(24)
热度(13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