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23


上一章的结尾居然那么多人没看懂囧,其实就是某个吸多了又同时酗酒的家伙,兴奋剂和抑制剂一起上彻底玩脱,产生幻觉把自己崩了……


另外宣布一个好消息,本周开始LZ要进入爆肝(相对而言)发文期,准备好迎接一周三更甚至四更的美好日子吧。


二十三章


艾瑞克感到四周的空间都晃得厉害,脑袋好像被人砍下来,扔进香肠搅拌器里轰隆隆地打转。


之后听觉归来了,虽然它们都好像糊成了一堆过夜的面团。


紧跟着它的是触觉,虽然身体四肢都像被人踩过,特别是脑袋,好像被一万只发情的大象跳着舞践踏。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发出呻吟,他只听见耳朵边的“面团”变薄,声音开始清晰起来。


“兰谢尔先生……兰谢尔先生!”


集中所有的力气掀开眼睑,就像搬开一块覆在棺材上的巨石。


他像坐在一辆被抛在路边堆了几个月,又被人捡回去废物利用,重新清洗的车里。视野由茫茫灰雾,逐渐恢复明亮。


转动眼珠,他看见托尔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变化,看到了几个眼熟的报社员工……但视野里没有他最渴望看到的人。


拽住托尔的手,不顾阻拦,拼命坐起来。虽然仅仅只是挪动一下脑袋,就让他的头又像被野牛狠狠踢了两脚。


将呕吐感和疼痛咽回喉咙,艾瑞克盯着托尔问:


“……查尔斯……在哪儿……”


弥漫着铁锈腥气的舌头艰难吐出的单词,他感觉跟随这些发音,血液以可以观察的速度在血管中凝结,托尔闪避的眼神更让沿着落基山北下的暴风雪覆盖了心脏。


“……查尔斯!”


他带血的目光像一把上膛的柯尔特顶在托尔头上,让他无处躲避。


“是我的过失!之前您受伤晕倒,我们不知道头部伤势到底多严重。达索带人出去清场,我的注意力全在您身上,没想到查尔斯和瑞雯他们居然开着您的劳斯莱斯冲出去了。他可能想引开门口围攻的人,为您争取时间!”


随后他因为与其形容为坚定,不如说是莽撞的,居然摇摇晃晃试图站立起来的身影而惊慌。


“别动,兰谢尔先生!您的伤口还没有得到处理!‘不会把事态扩大化’,是您自己对施密特兄弟的判断。我看见有头目打扮的人在控制场面,他们不敢对您的Omega做什么,查尔斯应该暂时不会有危险。”


艾瑞克好像什么也没听见,头上的伤口因他的动作再次开始淌血。赤红而黏稠的液体涂上半张面庞,将一只眼睛浸泡通红。他的眼神犹如一只拖入兽夹的狼,宁愿活生生咬断前肢也要赶去伴侣身边。


“艾瑞克,你得冷静!”


带队赶到现场的罗杰斯检察官扶住他。


“你现在能干什么?你这个样子能给搜索队什么帮助?只会让人还得分心照顾你!托尔说得没错,他们的目的不是伤人,他们不敢对查尔斯做什么,不会让事态升级!”


“艾瑞克,大哥找你,他正在电话上!”


不知道他的话和达索的声音,哪一个是拦住艾瑞克的第一功臣。


满头是血的传媒商人回到屋内,拿起话筒,夹在耳边。


“我接到休斯太太的通知赶过来,在意大利城74街支路看到了你那辆劳斯莱斯,里面没人。放心,也没有血迹和太厉害的冲撞,大概只是一个毛躁的司机让他们抛锚了。我的部下目睹那群人带走了查尔斯和另外两人,他们很聪明,没有反抗,那群人似乎也没什么暴力举动。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消息,跟踪的人还没回来,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医院等着,我一定把查尔斯……”


“列奥,”艾瑞克在漫长的沉默后发出声音,“查尔斯他怀着我的孩子!”


短短一句话,令在场所有人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安静地耸动了眼睛和嘴巴。


“……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短暂的沉寂之后,列奥隔着话筒咆哮:“我亲自去!我这就去找人!立刻,就现在!”


罗杰斯检察官的表情则变得格外古怪。


“等等……你明明说你没碰过他……”


短短几秒之间,他大张嘴巴上面的眼神在震惊、疑惑、不解、痛惜与沉重之间切换数次。


没工夫管他到底想到了什么,艾瑞克支撑身体,向门外挪去。


“等等……艾瑞克,就算这样,你也不能……”


“我不会去找查尔斯,那边有列奥他们就足够了。”打断检查官的劝说,他给了对方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应该干什么,就像我比谁都更清楚自己的脑袋!”他指着鲜血模糊的头颅。


“我要去找肖,他是一切的根源,我会直接去掐断源头!”


开口再想劝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史蒂夫只能挫败而无可奈何地扭过肩膀。


“我和你一道去!来吧,至少简单包扎一下。”


“不必了。”看着手上新鲜的血迹,艾瑞克居然笑了。他露出整齐雪亮,会令人胆寒地联想起某种海中凶兽的牙齿,“这就是我最好的战袍!”

********************************

查尔斯拢紧了领口,安静地缩在瑞雯与汉克身边。


他记得瑞雯怒骂汉克,怎么开进了意大利城,而汉克出于紧张,将劳斯莱斯撞上了什么。车体猛地腾起,他的头撞在前座的皮套上。没有特别的疼痛,但是意识在震荡中变得格外迟钝,好像进入了一片朦胧的白雾.


一只手进入白雾,揪住头发,迫使他抬头。


“抓住了兰谢尔的Omega!”


他听到几个亢奋的声音高喊着。


之后发生了什么,记忆并不是特别清晰。等到意识完整回归,查尔斯看到自己被推进了一间极为空旷的房间,汉克和瑞雯把他护在身后,三人一起缩在房间的角落。


艾瑞克怎么样呢?医生能及时赶上吗?他们会怎么样?他会不会把瑞雯和汉克牵扯进一个巨大的麻烦?


过多的不安让他的头疼得更厉害了。


门开了,脚步声如同闯进门的鬣狗在空旷的空间内回荡。


查尔斯抬头,他和汉克都看见了那几条眼神凌乱的鬣狗。它们的目光投向了瑞雯雪白的颈项。


这不是还能躲避的时候,汉克和查尔斯都立刻站起来,拦住投向瑞雯的视线,与鬣狗目光交锋。


“有脑袋清楚的人吗?你们的主人有允许你们对我们动手吗!”故意压低了声音,查尔斯希望能震慑他们。


有几个人迟疑了,有人恍若未闻地冲上来,场面失去了控制,查尔斯和汉克竭力挡在瑞雯身前。混乱中,查尔斯被人推搡,失去平衡倒下。不知道谁的腿脚撞上腹部,查尔斯忍痛还击,同样不知道是否命中正确目标。


“滚——滚!”一个声音闯入了缠斗现场,赶在悲剧发生之前。瑞普带人把因为那些加料烟而失去自控和理智的部下一个个掀开,几脚踢出门外。


这群白痴居然因为抽太HIGH,把施密特先生的计划搞得一团糟!现在虽然意外抓到了兰谢尔的Omega,但他比谁都更清楚这是一颗滚烫的钻石!


施密特先生再三叮嘱,必须控制手下,不能扩大事态,而且他们从未说过可以对兰谢尔的家人下手。


他没有资格决定是否抓人,现在更没有资格决定是否放人。


他只能等待进一步指示。在那之前,这几个人绝不能在自己手上出任何问题!


叮嘱心腹看牢人质,瑞普离开空屋,危机终于暂时消解。


查尔斯终于得以放松呼吸和背脊。随即,他蜷起身体,就像一尾被扔进沸水的明虾。


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查尔斯只感到好像被什么东西从内部炸裂,疼痛沿着脊椎辐射——他从未经历过的疼痛。但现在,他没有懈怠的空间,瑞雯和汉克是因为自己落入如此危险的境地,至少一定要让他们平安回去!


勉力掰开身体,双手撑地,挺起腰背。


一双光亮可鉴的漆皮皮鞋进入视野。查尔斯抬头,沿着笔挺而棱角分明的西装裤往上看,与德国人冰冷的眼眸对视。


——施密特兄弟中的兄长,出现在他面前。


评论(26)
热度(121)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