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22 生贺

 祝@Yals要写文要画画 生日快乐,正好就是这章了,将就拿去做礼物吧


二十二章

 

“好主意!”忍住再给查尔斯一个吻的冲动,这样可能会让他害羞地躲开。

 

“那么,有谁学过使用?”

 

瑞雯看着汉克,汉克尴尬摇头。电视摄像机是非常昂贵的新式仪器,几乎只有罗根组才能使用。在场的多是新人,更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它。

 

“我跟着罗根主编学过,可以试一试。”罗根组的“最差新人”斯科特举起了手。

 

立刻让他扛着器械上到屋顶,艾瑞克再度拿起电话,让广告公司联络时代广场,开放信号,高价租用屏幕。

 

“这段录像还能拿到全国巡回播放,广告位应该能卖个好价钱。”笑着把查尔斯揽进怀里,却让完全冷静下来的Omega脸上通红。

 

挣脱他的手臂,查尔斯向后退了几步。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巨响,看到艾瑞克微笑着的脸,突然变了表情。

 

他向自己扑过来,脑袋来不及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视野猛地下降。查尔斯发现自己被推开,跌坐在地上,惊呼和尖叫包围了他。

 

“兰谢尔先生——”

 

像颈部关节锈蚀的木偶一样转头,门外有人冲撞大门,身后堵塞大门的座钟突然倒塌,压住了那个用难以想象的速度与反应能力推开他的身影。

 

颤抖的手,压上全身力气推搡座钟,数不清的手汇聚上来帮忙。

 

阻碍清除那一刻,可怕的画面充斥了视野:艾瑞克紧闭着双眼俯在地上,没有了声音,妖异而骇目的花朵在他头上盛放。查尔斯不敢细看血花中心,正冒出腥红液体的深色伤口。

 

“别碰他!别碰他!”他立刻抬头大喊,阻止达索和同僚惊慌失措的举动。

 

“对,不能移动兰谢尔先生!”托尔律师张开双臂,隔开人群,帮助控制混乱的局面。

 

“快打急救电话!立刻!”大喊之后,他抬头问,“受过护理或者医学培训的人请站出来。”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只能看向身边的人。

 

真是不走运,托尔在内心咒骂关键时刻不见踪影的幸运女神,和达索一起在查尔斯身旁蹲下。喊着兰谢尔先生的名字,试图唤醒他,但谁也不敢随意触碰他的伤口。

 

表面看伤口不大,失血不多,但头脑内部伤势谁也无法确定,而且……

 

“这座钟会不会……砸到艾瑞克的脊椎?”他听见查尔斯的声音有些发抖。

 

达索摇头,他的神情也变得凝重:“只能等医生检查,不确定之前绝不能移动!但是……”

 

他焦躁地转头:“现在警察还没有到场,外面还乱得像巷战,即使一般巡警到场,不会有什么办法。等他们纠结警力,镇压场面需要时间。就算附近的医院很快出诊,医生到了街口也进不来,进来了也不可能带着艾瑞克顺利离开。”

 

他们无法确定艾瑞克的伤势是否可能致命,情况是否危险到分秒必争。

 

担心吓坏了艾瑞克的Omega,达索把最坏的可能性压在喉咙里,示意那个律师看好伤员,他召集部下离开报社,设法打通出路。

 

在他离去的身影之后,查尔斯将手抬到眼前,手臂呆滞宛如布满锈迹的铁隔壁。

 

湿热的触觉包裹了他的手,黏腻的腥红液体刺痛了他的眼睛,可怕的气味让他忘记了呼吸,还有令人作呕的头疼。

 

……为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艾瑞克,他的兰谢尔先生……

 

他可是那个兰谢尔!

 

“镀金时代”的传奇,无数青年的偶像;

 

一个白手起家的肯塔基农械修理工的儿子,

 

一个坐拥东海岸最大广告联盟的整合整条产业线的传媒巨人;

 

也是一个自认“愚蠢”而坚定的唐吉可德,可以为了信念挑战足以左右国会的庞大烟草集团的勇者。

 

还是那个跟随爱玛小姐第一次进入董事长办公室时,眼眸在铁与火中,流露温柔的人;

 

那个趴在地毯上,透过书架缝隙,对自己大喊“我了解那个查尔斯·泽维尔!他不是个懦弱的家伙!”的人;

 

那个抛下白宫的宴会,踏进下东区窄小的便利店,温暖自己双手的人;

 

那个在槲寄生下,给自己一个巧克力味的吻的人;

 

那个播放歌剧,掩盖殴打和呻吟,不让自己受到惊吓的人。

 

那个无视嘲笑和压力,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空,让自己仍能自由生活和工作的人!

 

…………

 

怎么可以……艾瑞克没有被舆论压倒,没有被施密特兄弟击败,没有向六大烟草集团屈服……

 

而他现在倒下了,仅仅为了推开一个Omega!

 

他怎么可以在这里倒下!

 

苍白的面颊倒在刺目的红色里,苍白的颜色更显得毫无生气,查尔斯只见过一次这种颜色的脸庞——父亲病逝时候,从床褥间窥见的足以让他心脏冻结的白色!

 

……艾瑞克……艾瑞克……

 

他们还有多少时间?会不会是艾瑞克生命倒数的时间?!

 

时间……他必须替艾瑞克争取时间!

 

查尔斯站立起来,拼命奔跑,以此抗拒阵阵作痛的额头,与恐惧以及其他更可怕的念头和情绪从心底源源不断探头,好像挣脱地狱的群魔,利爪抓挠炎狱山,拖着身躯攀爬,冒出扭曲的犄角。

 

脚步急速交替下行,好像急于逃避那群恶魔。肾上腺素支撑下过于剧烈的运动,让躯体发出抗议,到达车库的时候,心脏已经好像快要从喉咙呕吐出来。

 

不敢停下休息,耽误哪怕一秒时间,查尔斯拖着颠簸的脚步,快速移向艾瑞克的座驾,那辆黑银相间的劳斯莱斯。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少爷!”

 

他的样子吓坏了留守车库的阿列克斯。

 

顾不上理会他,查尔斯拉开车门,爬上后座。

 

“开车冲出去!把外面包围的人冲散或者引开,快!”

 

震惊让阿列克斯改变了神态,他扔下烟,猛地关上车门:“不管发生什么,我不能让您去冒险。而且兰谢尔先生这几天再三叮嘱,如果有什么意外,立刻带你离开!”

 

不——

 

在悲嚎出口之前,阿列克斯突然闭上双眼,软下身体,动作有些滑稽。倒下的身体之后出现了瑞雯和汉克,后者正举着手掌兴高采烈地嚷:“看我练习得多棒!真的可以做到一击倒地!”

 

瑞雯翻着白眼,懒得理会白痴一样的男友,拉开车门,坐到查尔斯身边:“你想开着兰谢尔先生的座驾冲出去引开外面的人,我们一起去。你不会开车,没有我或者汉克,你的计划无法成立。”

 

“是我把你带到美国,去哪儿我们都一起!”

 

 

“嘭!”

 

巨响让时报大楼周边混乱如巷战的街道,一瞬间变得安静。黑银相间的劳斯莱斯好像饱饮美酒的醉兽,歪歪斜斜碾过路牙,冲过人群。

 

“那是兰谢尔的车!别让他跑了!”

 

不知道谁在高喊,声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透过车窗,查尔斯看到眼中闪着野狼的光芒的人群好像被看不见的手操控的提线木偶一样追了过来。

 

混乱的人群大多加入了追赶的行列,就像漆黑的群鸦追逐一块羊排。

 

透过屋顶的摄影镜头,整个时代广场都能看见赶在队伍最前列的一个人,异常亢奋。

 

他跑得那样地快,像一位出色的长跑健将,将同伴远远落在身后。

 

人群消失在摄像机的尽头之后,街道变得空旷。

 

破碎的玻璃,喷火的窗户,散落遍地的混乱狼藉,让这里像任何一个被战火洗劫过的地方,就像10年前那场席卷全球的战争那样,而不是和平繁华的纽约街头。

 

但一切还没有结束,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奔回镜头范围。他手脚乱扭,左脚绊倒右腿,好像一只混乱的蜘蛛。

 

他跌倒在马路上,竭尽所能蜷缩身体,不断地向后爬行。

 

他不断发抖,浑身抽搐,痉挛一样抖动的手臂抓住枪向空无一人的街道不停射击,仿佛那里有一头只有他能看见的,纠集了世间最骇人听闻噩梦的怪兽,正探出脖子,向他一步步逼近。

 

他惊惶地向左转头,又向右扭过脖子,好像那些空旷的街道化身怪兽,将他团团包围。

 

他将嘴巴张大到极限,把紧攥的枪管塞了进去,随即画面被一只手的阴影覆盖。

 

只余一片漆黑。

 

还有画面之外的枪响。

 


评论(26)
热度(119)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