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21

第二十一章

 

是啊,我绝不是孤单一人,甚至这里也不止我们两个人。

 

闭上眼睛,感受查尔斯紧贴着自己背部的柔软小腹。那里现在还平坦着,但已经开始孕育幼小的生命。

 

孩子——他和查尔斯的孩子!

 

仅仅从脑海闪过这个单词,就足以让他的心脏发烫。

 

为了他们,我可以颠覆整个世界,他想。

 

现在,仅仅只是暂时退避,与查尔斯和孩子的安全比起来,这连一克拉的重量也不值!

 

公开这个消息或许会有危险,但在这个时候,应该让查尔斯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

 

为一直徘徊在心头的犹豫做了决断,艾瑞克转身,握住查尔斯的肩膀,直视明蓝的眼眸。

 

“查尔斯,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冷静……”

 

玻璃破裂的巨响打断了他的声音。

 

尖锐的巨响接二连三响起,印刷车间的玻璃窗户如水晶山峦崩溃,透明碎片四处飞溅,仿佛一场骤然降临的暴雪。

 

查尔斯一时不知所措,身体跟随艾瑞克在耳畔大吼“快跑!”的声音行动,被原本握在双肩的手抓住奔跑。

 

一路上,他埋着头,眼睛只能看见地板。玻璃破碎的巨响、重物砸落的闷响、散乱奔逃的脚步、恐惧的尖叫和慌乱的议论充斥着耳朵,仿佛整个世界在身边崩塌。

 

唯一安定心灵,让他相信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的,唯有紧紧搂着他,挡住肩膀与头部的臂膀。

 

那样坚定而温暖。

 

脚步放慢,他们回到了一楼大厅。查尔斯看到汉克护着瑞雯跑出来,托尔律师在人群中高喊:“不要乱!是施密特兄弟控制的黑帮冒充印厂工会示威,肖不会让他们真的冲击报社,多半砸几块砖头就撤了。”

 

然而房外纷乱激烈的声音,一点面子也没给他留下。

 

将查尔斯交托在托尔身边,用力按压手背,安慰不安的Omega。他叮嘱部下都远离门窗,注意安全,独自一人来到门口,小心观察门外的景象。

 

查尔斯则观察着他的神态,那副表情很难理解为乐观。

 

突然,他拉开报社大门大喊:“达索,带你的人撤进来,别硬拼!”

 

几分钟内,十数条人影从门窗窜入报社大楼,只看体形就与文字工作者完全不同。瘦小精悍的达索指挥手下和留守记者一起搬来重物堵住一楼的入口。抬手抹去额上血汗,他的表情比艾瑞克脸上的更阴沉。

 

“那些人太奇怪了!他们什么时候这么能打,这么抗揍!而且,这地方还不到曼哈顿下城,肖怎么敢让他们围攻这里的报社,他疯了吗!”

 

托尔和达索说得没错,太奇怪了,而且他们那尽职的暗线没有提供任何警告。

 

透过大门与堵塞门口的座钟之间的缝隙,艾瑞克向外望去。

 

黎明的曙光里,即使从路边随便抓个路人辨认,绝无人会认为那群逼近的人影会是什么抗议罢工的工会成员。人人嘴角都叼着一明一暗的殷红烟头,像是一只只野狼睁开红眼。手里根据习惯拿着不同的凶器,不少人还拎着酒瓶。他们唯一的相同之处,只在于眼睛里诡异而凶狠的眼神,好像一团团焚烧灵魂的幽绿火焰。

 

“他们抽烟一直这么厉害吗?”他问。

 

达索愣了一下,略微思索后回答。

 

“在下东区人人都是烟囱。但是这群人的确抽得特别厉害,真正‘烟不离手’,特别在他们跟了施密特兄弟,有烟草公司‘赞助’后。”

 

突兀的大笑在慌乱忙碌的人群中爆发,不管是爱尔兰帮派的成员,还是报社的留守记者,都将目瞪口呆的视线投向同一个点。

 

在这样危急的局面下,BOSS居然突然笑得像是中了亿万美元的头彩!

 

他的笑声里居然没有意外的狂喜,而是充满了笃定的信心。

 

“肖输了!”他说。

 

“他已经替自己挖好坟墓,我这就送他一程!”

 

停下笑声,他回到查尔斯身边,牵起左手,摘下指间夺目的钻戒。

 

查尔斯一瞬间的下意识抗拒,不情愿蜷起的手指,让他笑得像捡到了比刚才面额更大的彩票。艾瑞克当着所有人在额头印上一个吻:“戒指我借用一下,保证还给你!万一那群人冲进来,戴着这么抢眼的戒指也不安全。”

 

他转头叮嘱托尔报警,再示意达索搬开挡住大门的座钟。爱尔兰人在开门瞬间,用力向外挥舞铁棍,收获一片惨叫。然后他猛冲出去,犹如脱缰的猎豹,踢翻台阶上的腿脚,逼退意欲上前的人群,清出一片空白地带。

 

在他身后,艾瑞克大步迈出报社,高举右手,犹如普罗米修斯高举盗来的火种。

 

足有8克拉的醒目方钻在冉冉点亮的晨光中光彩流溢,宛如星辰。

 

“星辰”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那一团团焚烧灵魂的幽绿焰火立刻被贪婪之光笼罩。达索甚至能清楚听到吞咽口水的声音。

 

高举钻戒,艾瑞克踏出两步,满意地看到所有眼珠都跟着自己的手转动。

 

奋力挥臂,将戒指全力掷出。钻石滑出璀璨的轨迹,像一颗流星落到大街对面,弹在店铺橱窗上,滚落地面。在肮脏的马路上,颠簸着夺目的光彩。

 

围困报社的人群立刻散去大半,像遭到枪击的鸦群。人影纷纷扑向流星,几乎没人还记得此行目的。在激烈的殴打、争吵与争夺之后,终于有人胜出,举起星辰发出野兽般的欢呼。

 

但星辰只有一颗,一无所获的大多数自然格外失望。

 

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玲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的橱窗。夺目的珠宝,铮亮的手表,光洁的瓷器,高档的定制服装……与他们仅仅相隔一扇脆弱的玻璃橱窗。

 

贪婪与不甘在药物助燃下,焚毁了本就单薄的理智栅栏。不知道谁第一个冲上去,砸烂玻璃橱窗,开始大肆掠夺。疯狂的行为像刚登上欧洲大陆的鼠疫或梅毒一样迅速传染,一个又一个人偶被欲望操纵,扑向附近的店铺。

 

玻璃破碎的尖叫和惊恐挣扎的火舌逐渐从时报大楼附近街区蔓延,纽约中心区域成了混乱的战场!

 

冷眼旁观这出闹剧,不理会竭力控制部下的领头者,艾瑞克和达索退回大楼,重新堵上入口。

 

“肖和施密特兄弟出身于巴伐利亚贵族家庭,他们在商业和科研上或许是一把好手,但我不认为他们会擅长驱使黑帮,特别是美国的意大利裔黑帮,我并不看好他们能懂得怎样跟那些人打交道。”

 

回到报社,艾瑞克向查尔斯和所有部下解释急转直下的局面。

 

“那么他们会怎么干呢?他们有一件现成的道具。对,就是掺加了海洛因的香烟!如果他们特别制造一批增大剂量的加料香烟,专门提供给那些帮派成员,让他们成瘾,就可以更好地控制他们。”

 

“但是,施密特兄弟还是太‘天真’了。”露出雪亮的牙齿,艾瑞克在“天真”这个单词上特意加重语气。

 

“他们还是不知道,或者不愿承认他们的父亲培育出来的魔兽到底有多可怕。大剂量海洛因抽服,远不止成瘾这么简单!它会对头脑造成伤害,麻痹痛觉,抑制快感,让人焦躁不安,丧失理智,产生幻觉。

 

况且肖可控制不了这些手下文明吸毒,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兴奋剂和抑制剂一起服用,这是要命的盛宴!现在他们已经失控,他们干的一切会将肖和他的兄长拖下地狱,我们只需要坚持到警察到来。”

 

“……或者我还能再添一把火!”

 

敲了个响指,他拿起电话,一一接通。

 

“罗根,让镜报和世界报今天停刊,所有印刷机全部停机等着!马上做一期时报号外,稿子你们解决,照片我很快让人给你送过去。抢不回时报的市场占有率,就不用来见我了!”

 

“杰森,通知‘史密斯兄弟’和‘纽约天空’,电台立刻中断日常节目,空出档期,为纽约骚乱做一次直播!不将收听率提高五成,就不用来见我了!”

 

“帕里斯,让广告公司都停下来,准备接单!从现在开始,时报号外和电台的广告席位价格翻倍!向适合骚动题材的公司推销,让他们抓住机会,具体事宜由你决定,但是刷新不了一月营业额纪录,就不用来见我了!”

 

“对了,可以给普利斯门窗打个半折。”他回头看了一眼饱经冲击任然屹立的大门:“作为对他们产品质量的感谢。”

 

最后艾瑞克拨通了一个查尔斯不熟悉的号码:“你也该动了吧!别想什么都不干,就能分一勺浓汤。”

 

放下话筒,他突然扯开嘴角笑了笑:“这次没受伤,真是遗憾。要是我挂点彩,新闻效果就更精彩了。”

 

“艾瑞克!”这个有些严重的玩笑,立刻召来了查尔斯的瞪视。

 

伸手拉过他,让他远离因门外冲击而不断摇晃的座钟。


“放心,只是说说。”笑着在恼怒的眼睑落下轻吻,“有你在,我绝不冒险。”

 

还有孩子,他低声在内心补充。艾瑞克读过罗马史,知道尤利娅的悲剧,他绝不会让查尔斯面对同样的风险。

 

(尤利娅的悲剧:凯撒独女,她与共和国末三巨头之一庞培的婚姻,组成了凯撒与庞培的联盟。后因尤利娅怀孕时庞培在外征战受伤,信使误传庞培死亡,将一件血衣传给尤利娅,导致其流产,后因此死亡。凯撒与庞培的联盟也由此结束,罗马内战开始。)

 

现在还能做些什么,敲打额角,艾瑞克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东西。

 

有人拽住衣角,冲他大喊:“直播!”

 

明蓝眼眸被再度点亮,比“福波斯之瞳”珍贵千百倍,是他最钟爱的光芒:“电视直播!斯塔克工业送来的电视摄像机还在报社!”


评论(27)
热度(117)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