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20

提醒一下第一次看《您好》的读者,第一部01章不是全文的第一章,前面还有序章,链接请戳:

http://qing5504.lofter.com/post/1d08a71c_7e9691b


第二十章

 

暴风雪来临的黎明,兰谢尔宅管家简·休斯太太率领门房隔着铁栏,与门外高举标语横幅的人群对峙。

 

曙光即将的夜幕像异形的菌盖,雪花如散落的孢子,纷纷落下。

 

纽约的黑帮真是缺乏创意。冒充工会,借口抗议,暗中实施暴力,这个剧本用过多少次了?

 

从裙裾下掏出锯断枪管,当做手枪携带的双管猎枪,女管家大声说:“如果有人愿意呆在公共区域冒充雪人,我们管不着;如果有人侵入私人领地,第二修正案不是一张白纸。直接打死,再报警!”

 

这番话是对门房说的,更是对门外的人群和监视他们的警察说的。

 

事实上,休斯太太并不太担心眼下的局面。

 

这里是曼哈顿的上西区,集中了整个美国影响力与财力排名靠前的数百个家庭。如果有人胆敢在此胡作非为,他们的BOSS会比现在的自己更想给他们一枪。

 

只是这个情况必须尽快告知先生。时报预定今天停刊,先生昨晚去了报社,还没回来。施密特兄弟控制的黑帮伪装工会来到宅邸恐吓,报社的情况只会更严重。

 

可是昨晚的暴风雪破坏了电话线,现在应该如何通知报社呢?

 

“不用担心,查尔斯少爷刚刚乘车从后门离开了,他说不放心在报社的先生,过去看看,他会将消息带过去。”

 

主管车库的老皮特立刻见识了威严的女管家最可怕的一面,她眼神像用一把上膛的马格南左轮抵住他的脑袋!

 

身边的老罗伯特几乎无法按捺出拳的冲动:少爷他……这个该死的家伙!他说过什么来着,少爷已经怀上孩子的事情,应该让所有仆人都知道!

 

那把硕大的双管猎“手枪”被扔进他怀里,老管家拿着它的动作,活像一只抓不住滚烫石子的野猫。

 

“家里交给你,我去找列奥!该死的!”愤愤的发言不知咒骂着谁。

 

“呃……好的,但是、但是这枪……”

 

“拿好它,管家!”休斯太太气势汹汹转身,刚系上的披风卷起黑色波澜。

 

“放下你的燕尾服和银餐具,拿上枪。这里不是英国的城堡,这里是美国,先生!”

 

“如果您没胆又没卵,不是个男人。我不介意禀告夫人,由她亲自主持!”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这样的挑衅,但凡他是一个男人!

 

老罗伯特立刻鼓起眼珠,不能让女士躲在他背后发抖,已经大失颜面。如果再应下这番话,英伦管家的好名声就彻底沉入大西洋了。

 

这才像样!

 

当休斯太太的身影从侧门没入黎明前的冬夜,查尔斯正与阿历克斯驾车抵达时报大楼。

 

下车进入报社,查尔斯没有看到罗根主编和爱玛小姐等报社主力人物,大多数老牌记者也不见踪影。正在收拾东西,打包文件的瑞雯和汉克告诉他,由于时报停刊,总编将有经验的记者都暂时分派去了兰谢尔先生旗下的其他报馆,只留下一些新人收拾残局。

 

向闻讯赶来的托尔律师打听了艾瑞克的去向,查尔斯告别同僚,穿过平时热闹嘈杂,此刻人影寥寥的编辑大厅。从人流密度骤然降低至空旷的阶梯,径直向下,推开了印刷车间的大门。

 

清晨原本是这里最忙碌的时候,新一天的报纸本应正接头连尾飞速滚下印刷履带,仿佛一条条斑斓的巨蟒。马达轰鸣,工人忙碌,油墨的气味刺激鼻翼。

 

然而,现在这里安静得可怕。

 

所有工人都离开了,所有机器都停止了。印刷履带凝固在空中,仿佛一条被魔咒定在空中的钢铁巨蟒,身上还披着未揭去的“鳞片”。

 

它不甘地高昂头颅,仿佛等待主人发号施令,随时可以奋起一战!

 

钢筋铁骨的构架那样高大而空旷,立在下方的身影衬得格外孤寂而渺小。

 

“兰谢尔先生!”

 

巨蟒下的身影惊诧转头。

 

“查尔斯,你怎么来了!”

 

“施密特兄弟手下的黑帮冒充工会成员,在宅邸门口示威,我觉得您应该尽快知道这个消息。”经过铁悬梯下到艾瑞克身边。他望着自己的目光好像特别紧张,再三叮嘱小心,甚至跑上来扶住自己。

 

“为什么不打电话,或者派别人来。”他的声音蕴藏着责备。

 

低头不语,查尔斯不想承认,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天没见到艾瑞克就让自己如此不安。纠结的手指碰上左手的戒指,他甚至忘了什么时候,不自觉地戴上了这枚原来令他只想逃避的订婚戒指,出门赶来报社也忘了摘下来。

 

“我这就让……算了,待会我们一块回家。”

 

看着垂头丧气的Omega,艾瑞克改变了让司机提前送查尔斯回去的决定。反正现在哪里都不算太安全,待在一起或许更好。

 

“印刷车间又冷又湿,小心别着凉。”

 

脱下外套披在查尔斯肩上,扶起风帽遮住头顶,小心拢紧领口。确定查尔斯变成了一团温暖的绒球,艾瑞克转头,再度仰望静止的钢铁巨蟒,微笑从他脸上褪去。

 

“查尔斯,你知道我为什么那样重视时报?”

 

在这个不同往日的安静空间,倾诉的欲望突然冲击他的咽喉,有些东西无法再沉在心底。

 

查尔斯没有回答,他明白此时艾瑞克不需要回答。

 

“时报的收益与纸厂、印刷、广告根本没法比,虽然可以完善产业链条,但没人会像我这样不知进退,愚蠢地蛮干。”

 

牵扯嘴角,淡淡的笑容像是自我嘲笑。

 

“1917年12月6日上午,法国货船‘勃朗峰’号驶入加拿大港口城市哈利法克斯,没人知道那上面满满运载着支撑欧洲大战的子弹和炸药,也没人知道这个度假胜地是法国在世界大战中最大的军火转运地,因为这是国家大事,军事机密!”

 

“哈利法克斯港口狭小,航道狭窄。‘勃朗峰’在入港时避让操作失误,被一艘比利时籍船只撞破船腹。不幸的是,这次撞击在‘勃朗峰’上引发了火灾。船员们知道船上装载着什么,拼命逃远,但哈利法克斯城不知道!”

 

“从起火到爆炸花了26分钟!整整26分钟!”

 

“这段时间足以让大多数人撤到安全的地方。城里的消防队勇敢尽职,热心市民志愿帮助灭火,但就是没人知道应该敲响警钟,让全城撤退疏散!”

 

“那天,玛格达、露丝和妈妈都在哈利法克斯度假,我和阿扎塞尔正在欧洲负责军需,我们本来约好了全……家一起在那里过圣诞。”

 

提到“家”这个单词的时候,查尔斯听到艾瑞克的嗓音明显沙哑了。

 

“当时妈妈和简阿姨正在参观花岗岩构建的市政大厅,虽然伤得不轻,总算活了下来。玛格达……还有露丝……”

 

他的声音没有哽咽,但明显停顿了。

 

“……当时,我跟玛格达结婚4个月,而露丝刚刚才跟阿扎塞尔订婚……”

 

“那个时候,我受李先生赏识,拿到了军需印刷订单,那是纸厂之后我的第二桶金,也是最大的一桶。战争结束后,我将重点放在了新闻和广告两个方向,目的是以广告支撑传媒业。我不是圣徒,不是苦修士,我喜欢钱,也需要赚钱。但我希望至少在最低限度内保障人们的知情权。”

 

“最起码的!”

 

冷冽的空气近乎凝固,查尔斯觉得自己能听见不甘的猛兽在艾瑞克胸腔内横冲直撞,昂首咆哮。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的脚步挪动,双臂抬起,从背后抱紧了这个他一直敬仰而惧怕,甚至……不知什么时候爱慕上的男人。

 

他开始憎恨自己的羞涩和怯懦,口舌笨拙。在这样的时刻无法找到适合的言辞,向艾瑞克述说自己理解他的想法,钦佩他的信念。虽然自己力量微薄,但会一直站在他的身边,罗根主编,爱玛小姐,还有托尔律师和罗杰斯检察官……还有很多人——比他想象的更多,也一样!

 

哪怕那无力的表白,能有助驱散一丁点眉宇间的阴云,也是令人欣喜的。可是,自己值得骄傲的只有记忆力。

 

记忆……对了,或许可以这样!

 

从背后紧紧拥抱这个比自己想象中更高大,也比自己认识中更脆弱的背脊,查尔斯调整喉咙,开始朗诵:

 

“重要的从不是那些在一旁指手画脚的批评家,也不是那些喜欢对别人的失败和缺点评头论足的人,更不是那些指责别人如何可以做得更好的人。”

 

艾瑞克愣了一下,查尔斯正背诵着他最敬佩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演讲名篇《共和国的公民》。

 

“荣耀属于那些真正在竞技场里打拼的人:”

 

带着苏格兰腔调的口音中洋溢着热忱的力量,和从背后紧搂着自己的双臂,按在胸膛的双手一样温暖地包围着他。

 

抬起左臂,覆上那双不大的手掌,“福波斯”璀璨的光华在交缠的指间闪烁。

 

深深呼吸,敞开肺叶,艾瑞克加入了背诵的行列。

 

“他们满面灰尘,浸透着汗渍和血迹;他们英勇无畏;”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犯错跌倒,因为这路上一定伴随着打击,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奋力向前;”

 

“他们理解自己执着和专注;他们献身于崇高的事业!”

 

低沉厚重的声音和清亮柔软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宛如世间最完美的协奏。

 

“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们终会品尝伟大的胜利和成就;

 

在最坏的情况下,即使他们失败了,他们也会异常伟大地倒下。”

 

“那些只会对别人冷言以对的冷漠和胆怯的灵魂,远远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因为他们根本,也永远不会知道胜利的伟大和失败的真谛。”

 

从身后双手交握,查尔斯将脸埋进艾瑞克的背部,在熟悉的体温和Ahpla气息中,轻声喃喃——他终于鼓起勇气,念出那个在心底咀嚼千百次的名字。

 

“艾瑞克,你不是孤单一人。”

 

 

文后小贴士:

1、本章关于哈利法克斯爆炸史实部分,参考资料为《1917年加拿大哈利法克斯海港大爆炸》,为情节需要有休改,并非完全符合历史事实,不能太当真。

2、查查和老万一起背的西奥多·罗斯福著名演讲《共和国的公民》,被公认是对“咆哮二十年代”最好的礼赞,如果对《了不起的盖茨比》感兴趣,会发现多篇影评中有引用这段演讲。但多少与本文中引段有不同。那是因为为情节需要,LZ综合了几个版本的翻译,其中还稍微有所删改。


评论(17)
热度(133)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