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19

第十九章

 

黑银相间的劳斯莱斯行驶在黑夜与白雪之间。

 

车门挡住严寒,暖融融的车内,查尔斯俯在艾瑞克膝上,沉沉欲睡。

 

车行突然停止,惯性将他从浅眠中晃醒。

 

他听到阿历克斯声音中带着惊惶:“兰谢尔先生!外面……”

 

坐直身体,他看见艾瑞克转头向车窗外张望,随后很快拉上两边车窗的窗帘。

 

但查尔斯已经看见了窗外踏着雪地围上了的人,听见了铁棍在地面肆无忌惮拖行的声音。

 

抬头看着艾瑞克,明蓝与灰蓝的视线相接,他想对艾瑞克说什么,但似乎已经不用开口了,一切的话语都已经包含在这无声的对视中。

 

但艾瑞克的举动却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竖起手指,贴在明艳的唇上,示意“噤声”。

 

“你想说,让我一个人逃走,不用管你。没有你,我会更容易脱身;没有我,那些人也不一定会伤害一个无关大局的Omega。”

 

“查尔斯,这是好莱坞的剧本,不适合我们。我有自己的‘剧本’。”

 

窄小而温暖的车厢内,查尔斯看见那双熟悉的淡色眸子崩腾着雷光。

 

在神话中,那是众神之王宙斯的权杖与标志。在艾瑞克的眼眸里,它们由笃定的“自信”与“胜券在握”糅合。

 

不会有问题,艾瑞克一定有办法,能解决眼下的危局。

 

一定可以的,因为那是兰谢尔先生!

 

不确定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还是被什么不知名的力量驱使,查尔斯平缓了心跳,点了点头,安心接受坚实的臂膀环过肩头,将自己纳入熟悉的怀抱。

 

伸出另一只手,艾瑞克放下车厢边缘不知名的装置。放平组装后,竟是一架简易的唱片机。

 

“来吧,为今晚挑一张合适的唱片。”

 

车门外,不怀善意的脚步和铁管故意刮过地面的声音仍在逼近,艾瑞克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他的神态和手势一样稳定,好像现在是一个温馨的圣诞之夜,他们一起呆在点燃壁炉的大宅,不需要说什么,彼此依偎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时光。

 

他像在圣诞树下打开唱片机,为了接下来的邀舞,要求自己选一张唱片。那时候,他说话的语气,一定像现在一样随意而闲适。

 

“我记得你喜欢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而我偏爱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

 

查尔斯没有回答,艾瑞克也不追问。

 

“但它们都不太适合眼下的场合,还是换一张歌剧吧。”

 

抽出一张唱片放进唱片机中,将雕铸着月桂花纹的唱臂挪到黑胶唱片上,唱针划过深浅不一的坑道。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也是他和查尔斯共同欣赏的男高音恩里克·卡鲁索华丽高亢的声线,立刻在狭窄车厢内回荡。

 

查尔斯分辨出来,那是卡鲁索灌制的第一张白金唱片——多尼采蒂歌剧《军中女郎》中著名的咏叹调《多么快乐的一天》。

 

高音High C本是一种挑战男性咽喉、声带与胸腔生理结构的音阶,鲜有男性歌唱家能平稳拿下,而疯狂的多尼采蒂居然骇人听闻地在《军中女郎》这首高潮咏叹调中连续设置了9个高音C!

 

连续9个超高难度发音,让全世界男高音望而却步,成为传说中的“男高音禁区”,以致整出剧本被堆放在剧院阁楼承载尘埃,登台机会寥寥无几。直到同样来自亚平宁半岛的恩里克·卡鲁索横空出世,创新唱法,闯入非人的艺术领域,完美拿下连续9个高音C与“歌剧之王”的桂冠。

 

这张唱片也由此一跃成为传奇,成就了全世界第一张跨过百万销量的白金唱片。

 

现在,传奇的咏叹调与男高音正从车载唱片机中流溢而出。慢慢放松肩膀,查尔斯靠在艾瑞克怀里,沉浸在音乐的美妙中。

 

“啊!朋友们,

多么叫人激动的日子!

我正要加入你们的行列!,

多么叫人激动的日子!

我正要加入你们的行列!

 

爱情曾令我胡言论语,

现在又令我成为英雄!

朋友们,多么地愉悦!

我正要加入你们的行列!

 

她是我的生命,

屈尊听从我的人,

给予我幸福的希望,

令我的头脑和心灵混乱不已!

 

长官们,长官们,

她的父亲,请听我说!

你们的女儿也爱上了我!

我要告诉你们,她正爱上我。

我发誓!

她爱我——我发誓!

 

多么美妙的前景,就在我面前!

她的心已属我,

她的婚姻亦然!

欢乐的日子我在这里!

入伍并将成为丈夫!

在这里,在这里,

我参军入伍!

在这里,在这里,

我参军入伍!

 

参——军——入——伍!”

 

“歌剧之王”华丽而庄严的声音冲击耳膜,让查尔斯再听不到别的任何声音。卡鲁索拥有所有人嫉妒的天赋,不同于常人,他的高音完全不是尖锐的钢丝,反而像矗立天际的阿尔卑斯群峰,或者插在峰巅的军刀。在最高亢的地方,仍然是浑厚笃实的男性嗓音,丝毫不见单薄或者尖锐。

 

喷薄的高音遮掩了隐约的呻吟,士兵的合唱与跺脚盖过了混乱的脚步,殴打的声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门被拉开了,冷冽的空气夹杂着铁锈的腥气迎面而来。

 

“这就是查尔斯吧!第一次正式见面,抱歉见面礼是一份带点血腥味的‘夜宵’。”

 

一个格外高大壮实的男子站在门口,像一位穿着高档礼服出席婚礼,却被人一眼认出职业的屠夫。头颅酷似棕熊,漆黑的络腮胡须上还挂着细微血珠。

 

查尔斯认得他,他在婚礼上见过这张脸。当时艾瑞克曾为他指点卢西安诺(《教父》原型)最强劲的对手,纽约黑帮中上升最快的人物,下东区爱尔兰黑帮头目列奥·巴特勒。

 

艾瑞克下了车,露出过分整齐的牙齿,大笑着和这个屠夫似的黑帮头目拥抱,用力拍打着彼此的肩膀。

 

“你已经送出了最好的礼物,列奥。多亏那枚特制的胸章,那晚查尔斯才能向达索求助!”

 

“戴上这枚胸章,别让它离开你。如果有意外发生,我是说如果,并且靠近曼哈顿南部或者布鲁克林东部,可以用它向当地爱尔兰帮派求助。”

 

伸手触摸胸前的位置,指尖碰到金属的触感。查尔斯回想起艾瑞克去华盛顿之前的对话,他亲手将一枚胸章反别在风衣衣襟背面——看上去像美联社颁发的记者纪念胸章,但图案与常见的有细微区别。

 

抬头看到一个人影正在屠夫身后冲他微笑。中等身材,瘦小精悍,淡蓝的眼珠在那天避风的巷口,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查尔斯恍然大悟。

 

艾瑞克为他正式介绍。列奥·巴特勒也出生在肯塔基的基诺莎镇,与艾瑞克是从小的哥们和朋友。他比艾瑞克年长,也比他更早离开小镇外出闯荡。艾瑞克事业有成后,暗中向列奥的帮派提供资金支援,两人表面联络很少,但已默契“合作”多年。

 

“卢西安诺目前还没有沾手这次的浑水,一方面是情况复杂,不准备插手,另外一个方面……这次被施密特兄弟拉拢和雇佣的,是意大利城原本依附他的一个小帮派,刚刚被收拾的就是他们的人。”

 

列奥向艾瑞克交换情报,拧起的粗黑眉毛透露着胜利之外,不那么乐观的消息。

 

“他们的情况非常古怪。最近意大利城的火拼,他们居然让卢西安诺吃了不小的苦头!这帮人不一般,别大意,这几天我让达索和安斯坦带人跟着你和伊蒂太太。”

 

“你得小心,艾瑞克!”

 

貌似屠夫的帮派头目,以与其外表不吻合的谨慎告诫老友:

 

“真正的暴风雪说不定正在路上。”

 

 

文后小贴士:

1、本章介绍咏叹调一段,参考自《军中女郎》专辑介绍:二十世纪的终极高音C。完美拿下连续9个高音C的其实不是卡鲁索,而是著名的帕瓦罗蒂。卡鲁索的录音纪录中,也没有关于这首歌的记载。本文为了情节效果有虚构。

 

歌剧的内容大概是一个姑娘在战争中被士兵捡到,被整整一个联队的士兵视为女儿,一起抚养长大。十几年后驻地的一个农村少年与她相爱,被告知要娶她必须参军加入这个联队,而且被整个联队的“岳父”(点蜡)认可。这段咏叹调就是男主勇敢(zuosi)地跑去告诉一个联队的岳父和姑娘相爱了,并且要求入伍。至于作者有没有顺便利用这段歌词一语双关,意有所指,各位就自由心证啦

 

而网络常见视频中,比较好地演绎了这一段的是古巴歌唱家弗洛雷兹的版本:

http://www.iqiyi.com/w_19rt8ohim1.html  

想直接感受传说中的震撼高音,可拉到5:55。

 

2、本文设定查查喜欢拉赫玛尼诺夫,而老万喜欢格什温。后者是美国20年代著名的流行作曲家(LZ并没有黑老万只懂得欣赏通俗音乐),前者是旅居美国的著名俄罗斯古典音乐家,其《第二钢琴协奏曲》原标题为“命运”。

 

3、列奥是前文已经出场的人物,在第一部最后一章:他的老伙计查理·卢西安诺盛装出席,恰巧碰上新进崛起的有力竞争者。一个像渊博文雅的大学教授,一个像身强体壮的肉店老板。纽约最有影响力的黑帮大佬彬彬有礼地交谈,相互敬烟,任谁也想不到他们昨天刚策划把对方剁成碎块。

 

这个角色借用了法鲨参演影片《斯巴达三百》中的男主角,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斯,上文提到的达索和安斯坦也是300中的士兵。


评论(15)
热度(111)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