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18

第十八章

 

直到第二天,跟随兰谢尔先生出席久违的社交场合,那种颜色似乎仍未从查尔斯脸上退去。

 

“看看这是谁啊,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意料之中的指责,或者说兰谢尔先生计划中的“猎物”,很快找上门来。查尔斯回头,看见了罗尼·高登,雷诺士的女婿,一个刚刚嫁进烟草体系的年轻人。霍华德·休斯这样的浪荡公子尚在观察风向,没有急着跳出来,此时出头的只有根基不稳,急于立功的家伙。

 

“我实在想不出,有谁能在被人揭穿底细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站在灯光下,而不是赶去教堂,呆在不能示人的阴影里忏悔罪过。”

 

“我早该想到一个就为了钱嫁给兰谢尔那种人的家伙,注定也是一个骗子!”

 

“一个说谎者,一个粗鲁无文的肯塔基乡巴佬却冒充西北大学的毕业生。呵,他这辈子还有什么能真的?他的财富、他的股票,还有他的公司收益,恐怕统统都是假的!”

 

“请容我失礼。”查尔斯忍不住插嘴,“我不清楚这是哪家报纸的报道,事实上兰谢尔先生从未自称毕业于西北大学,也从未隐瞒他只有中学学历的事实。如果在贸然开口前查阅他的自传和早期报道,而不是轻信出处不明的说法,就不会犯下这样的笑话。”

 

“别再狡辩了,那样太难看!纽约每一份报纸都这么说……”

 

“难道事实的定义不是与真实相符,而是谁的声音大,谁支持者多吗?高登先生,我认为您是一位成年人,应该拥有自己判断的准则,而不是不经查证,人云亦云。今天我还有机会站在面前与您辩驳,明天您又会在头脑里擅自给谁,给哪一位连反驳机会也不曾有的不幸者定罪?如果存在这样一位哈佛的高材生,我认为他还不如一个肯塔基的中学生。”

 

查尔斯感到一阵悲哀,为艾瑞克面对的局面,更为了这沉寂的,散发着排斥气息的人群。

 

他从不惊奇新闻炒作的卑劣程度,什么样毫无根据的诽谤报道都不是奇事,真正的奇事是这样的报道居然会被广为采信,仅仅因为重复次数多,刊载的报纸众多。几乎没人会去验证,哪怕答案就摆在身边。

 

抬头望向二楼的位置,他为艾瑞克必须与这样的现实搏斗而感到不忿。

 

但他并不知道,在二楼的包厢内,艾瑞克也正注视着他。

 

“那就是你的Omega,不错的孩子!”白发苍苍而精神矍铄的老者在他身旁点头赞赏,“我听说过他在烟厂,还有后来面对肖的事情。你的眼光不错,艾瑞克。”

 

“老爷子的眼光更不错!我已经用‘光明山皇后’成功贿赂了肖的情妇,‘没有女人和Omega能拒绝‘皇帝’与‘皇后’’,这条格言再度灵验。艾瑞克别笑得像条傻乎乎的鲨鱼,我知道唯一的例外被你娶回去了!”

 

资深议员斯坦·李先生随之展露笑容。这位纵横国会的共和党党鞭,是艾瑞克和阿扎塞尔的“贵人”。是他独具慧眼,在肯塔基河的码头发掘了兰谢尔,支持他奠下商业王国的基础,而这些年轻人也给予了他超出预料的回报。

 

即使不谈金钱收益,传媒与政治本就息息相关,他的近亲家族继承人也在兰谢尔麾下得以培养。老爷子在笑容之后,循循劝说:“你也的确该避一避风头,我从不赞成你这样莽撞地和烟草集团正面冲突。”

 

“罗杰斯不方便插手,斯塔克倒向了施密特一方,他一直想插手英美烟草股份,肖同意他用斯塔克工业2%的股份置换自己手中5%的英美烟草股份,这样的条件足以让他动心。你们都是商人,都为自己的利益而动。赫斯特开出的条件是赎买你手中的洛斯院线(二战前最大的电影院线公司,旗下包括著名电影公司米高梅)股份,而烟草那边的代表提出只要你退出海洛因‘添加剂’报道,他们就不会继续追击。大家都是商人,利润第一。”

 

“现在的情况对你不利,与大众舆论硬拼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德国那个小胡子的宣传笔杆说过什么来着?‘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了真理。’”

 

“当舆论形成压倒性局面,没人会站出来为你说一句话,哪怕他们知道你无辜,包括我在内。

 

说到底,我们都还是四年级的学生,跟着导师的教鞭排斥异类,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异类。”

 

房间内空气仿佛凝固,艾瑞克的表情毫无变化,他没有任何愤怒或不甘地表示,只是轻轻转头,仿佛拂去落在肩头的灰尘。

 

“这狗娘养的舆论。”

 

“这狗娘养的舆论!”

 

老者跟着他重复,口气一点也不像骂人。

 

“谁跟着狗娘养的东西认真纠缠,就是美利坚的头号傻瓜!暂时休刊吧,哪怕是为了你的Omega。把资金从股份里抽出来,正好转向实业,查尔斯的父亲不是留给他一堆富矿,亟待发掘。”

 

“而且听说你跟他之间还有些问题,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抓紧时间怀上孩子。别再搞出托尔那孩子的问题,Omega都是母性的生物,有了孩子,他就会安心待在你身边。我也正好有兴趣,再收个教子。”

 

艾瑞克只是微笑,没有回答。他不准备在这个时候扩散查尔斯已经怀孕的消息,那可能让他成为众矢之的,继续隐瞒看来是最佳选项。

 

扭头望向楼下的大厅,老者突然一改悠闲自得,万事不过一杯下午茶的表情,皱起眉毛:“对了,最好别让你的查尔斯跟瓦普尔那女人过多接触。那个婊子,我再清楚不过!”

 

行了个礼,艾瑞克立刻离开,他们商量好的时刻到了。

 

沿着波浪的铁艺楼梯往下,查尔斯正陷入女性和Omega包围中。

 

不知谁起的头,他们用分不清恶意或善意,但一定是好奇而八卦的语气,“围攻”那个Omega,询问他和兰谢尔婚姻的真相。

 

查尔斯不做任何回答,他只用忧伤的神态回避,用渴求的眼神抬头四处张望,仿佛雏鸟寻找它的归巢。

 

然后他急切地跑起来,像一只急于越过罗网的雀。他投入兰谢尔怀里,他的Aphla拥住了他,用身体挡住他,回头对他们微笑:“失礼了,查尔斯身体不适,我们先离开了,祝大家玩得尽兴。”

 

他们没有进行任何反驳,甚至没有,已经让身后的人群沉默。

 

“如果是那个兰谢尔,就算被强迫,我也宁愿嫁给他。”

 

一个声音轻声说出所有人的心声。

 

回到车内,查尔斯和艾瑞克都控制不住笑出来。

 

“你看见了他们的表情吗?这种无聊的新闻就得用这种无聊的手段解决。”艾瑞克笑着搂住了趴在他腿上大笑的查尔斯。李先生说得没错,为了怀里的“两个人”,有什么让步不能接受呢。而且最近有些奇怪的动向,似乎有人试图将舆论矛头引向查尔斯,指责他说谎。

 

此时,查尔斯背脊急剧地起伏了一下。急忙扶住他的肩膀,轻拍背部,等待呕吐感过去。

 

查尔斯俯在他膝上喘息,声音疑惑而又疲惫:“……兰谢尔先生,我到底是怎么了?最近一直吐得厉害,就算吐不出什么东西,也一直有严重的呕吐感。什么也吃不下,总会不知不觉睡着,醒来老觉得头疼……真的只是肠胃炎吗?”

 

当然不是!

 

艾瑞克满怀欣喜地搓揉太阳穴,在查尔斯耳边低语:

 

“没什么问题,只是一般的肠胃炎,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评论(29)
热度(116)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