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17

第十七章

 

查尔斯发觉事情的异样是在接近一个月后。客厅日历已经换成1929年的版本,他却已经一周没见过任何报纸,新泽西时报除外。

 

这有些不对劲。

 

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比仍然持续的,并且越发剧烈的眩晕和呕吐更加厉害地困扰着他。

 

身体的种种不适被兰谢尔先生和管家仆人们严密监控着。自从在斯塔克大厦被肖拦截,卧室中的两张床终于合二为一,他终于习惯了兰谢尔先生的怀抱,不再被噩梦困扰。那个陌生而熟悉的怀抱,甚至缓解了病痛,让他睡得比来到美国后任何一晚更好。

 

现在,也是这些人阻隔了他与外界的联系。

 

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安日胜一日在心脏累积。查尔斯费尽心思和门房接触,与临时工闲谈,以期能找到废弃的过期报纸,然而他很快找来了“石膏面具”的休斯太太。

 

被威严的女管家整整训斥一个小时,不敢出声。随着总结陈词掉在面前矮桌上的,却是他一直寻找的报纸。

 

“看吧,总比让你自己到处乱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更好。”

 

顾不上理会女管家声音里罕见的无可奈何,查尔斯的视线全被报纸上耸人听闻的大字标题吸引。

 

“新闻造假,烟草报道真相揭露”

 

“六大烟草公司联名公证:海洛因并非非法添加剂”

 

“丑闻持续发酵:兰谢尔回应公众质疑”

 

“学历造假,兰谢尔私生活辛密真相”

 

“印刷工会抗议血汗工厂,兰谢尔再陷麻烦!”

 

…………

 

施密特兄弟终于开始行动了!烟草公司能量巨大,甚至可以撬动议会,面对巨大的潜在利益,他们绝不可能善罢甘休。舆论攻势超出想象,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占据了时报以外,纽约市场占有率前六报纸所有醒目版面,这其中甚至包括了斯塔克先生控股的时代报!

 

查尔斯无法想象此时报社的情况,但自己真的只能躲在安全的地方,看着兰谢尔先生和同僚们奋战吗?

 

温柔的手抚上僵硬的肩膀,查尔斯看见了温暖如太阳的老妇人。

 

“伊蒂夫人……”

 

“不用担心,艾瑞克明白他在做什么,对后果也早有准备。Alpha挑起的争端,自有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只需要管好家里,照看好他们回来的地方。”

 

握紧冰冷的指尖,试图让它们暖和起来,伊蒂·兰谢尔想起前晚在书房中与儿子的交谈。

 

昏黄灯光下,一摞厚厚的文书和公证资料送到她手中。

 

“妈妈,我已经准备好了监护权顺移的文书。如果……仅仅只是如果,不用太担心,妈妈,这样的可能性的确不大,我只是以防万一。”

 

“最坏的打算,我可能会进监狱。如果事情走到这一步,妈妈,我会将查尔斯的监护权转移给您。美国法律承认Omega拥有独立的财产继承权,但查尔斯父亲留下的矿产是一笔过于庞大的财富,总有人会盯上它。”

 

她的儿子冷笑着。

 

“我希望您能代替我保护查尔斯,还有,我们的孩子。我剩余的所有资产也将由您掌管,阿扎塞尔会帮助您渡过难关。”

 

结束了最重要的交谈,歉意开始充溢儿子灰蓝的眼睛。他单膝触地,半跪在自己面前:“对不起……妈妈,我感到很抱歉。我为查尔斯考虑了那么多,却没有为您着想太多,甚至还需要您继续为我操劳……”

 

自己是如何回答的?

 

她戏谑地改编了丽莲·吉许在《一个国家的诞生》中著名的台词:

 

“作为一个正统的肯塔基农妇,给我一把枪,我就能荡平弗吉尼亚!”


收拢手指,温暖冰冷而僵硬的指尖,就如前晚握住儿子微凉的手,她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那只从小牵着的手成长得远比自己宽大,他的背影也远比记忆里高峻,他已经走到了自己很难理解的地方。

 

但是母亲相信她的儿子,他的问题自己会去解决。她只需好好照顾另一个孩子,照看好他归来的地方。

 

查尔斯无从得知伊蒂夫人复杂的内心,自然无法做到如他们一样淡然。况且……视线停留在《每日写真》的头版。那是赫斯特旗下著名的庸俗小报,以刊发真实性有限,却吸引眼珠的绯闻或者凶案著称。

 

那条新闻……那一条,让他无法释怀。

 

这促使他在夜幕降临,兰谢尔先生归来之后,来到三楼左翼的书房门口,这是兰谢尔宅中核心的公务区域,也是查尔斯唯一被叮嘱不能随意进入的地方。

 

抬手敲门,门内熟悉的声音在获得答复后让自己去隔壁的会客厅等待。令人意外的,那声音竟显得有些慌乱。

 

等待没有持续太久,艾瑞克很快来到会客厅。

 

“怎么了,查尔斯?”

 

接过Omega递过的报纸,念出导语:“据悉兰谢尔和他的Omega的婚姻并非如表现的美好,在英国期间兰谢尔用不绅士的手段强制得到了那位Omega……《每日写真》?别担心,查尔斯。这种小报的绯闻报道,没人会太当真。”

 

“可为什么会有人知道那件事呢?”疑惑和不安一直盘踞在查尔斯的心脏,因此紧皱的眉毛让艾瑞克忍不住伸手将它抚平。

 

“而且又发生在现在这样的时候……”

 

他停顿了,紧咬下唇,目光游移,好像为什么事情犹豫了很久,艾瑞克耐心等待着。

 

“……兰谢尔先生,需要我出面澄清这件事情吗?由我本人出面,召开新闻发布会,或许会起些作用。”

 

“不!不,我不是说不用,而是没那个必要!”

 

惊讶和愉悦爬满了高峻的眉峰,兰谢尔先生脸上突如其来的的喜悦让查尔斯有点心虚,还有些后悔。

 

“这种新闻不必管它,越理会只会越让小报记者得意。相信我,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会比闻到血腥的苍蝇更兴奋!永远别想象,什么样的问题他们不能问出口。”

 

“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低声在耳边叮嘱对现在的艾瑞克是一个艰难的任务,他得竭力控制缩短距离,将他的Omega搂进怀里的冲动。

 

过于接近的距离和耳边的气息,还有自己过于冲动的举动,不知道哪一点更加渲染了查尔斯脸上过于鲜艳的色彩。

 

他为此感到恼怒,愤愤地推开面前的人:“我不是因为别的提议!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签过的协议,兰谢尔先生!”

 

“是的,你没有别的意思!协议,对,只是协议!我们需要为伟大的协议干一杯吗!”

 

上帝啊!他露出大笑的表情和过分整齐的牙齿,裂开眼角嘴嚼每一条纹路,那张可恶的脸上每一寸肌肤都舞动起来!

 

可恶的家伙!

 

查尔斯重重跺了一下脚,扔下身后狼狈的痛呼,头也不回地离开。

 

只是脸上的色彩更重了。


评论(22)
热度(119)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