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16 圣诞贺章

提醒一下第一次看《您好》的读者,第一部01章不是全文的第一章,前面还有序章,链接请戳:

http://qing5504.lofter.com/post/1d08a71c_7e9691b


圣诞章节就要在圣诞的时候发,各位吃货带好上一章安利的巧克力入内啦


第十六章

 

两天之后,兰谢尔宅举办圣诞社交派对。艾瑞克叮嘱查尔斯好好休息,不用出来应酬,别错过24日的家庭聚会就行。查尔斯提出想出去逛逛,艾瑞克本不太愿意,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以严格限制出门时间和地点,外加必须带上肖恩,让阿历克斯全程接送为条件成交。

 

出门上车,几天不见的瑞雯打着呵欠蹲在后座。好奇询问,原来她被兰谢尔先生找来陪同,瑞雯也不跟老板客气,乘机敲了一笔远超行价的加班费。

 

四人乘上阿历克斯驾驶的福特轿车。醒目的酒红座驾在曼哈顿的钢筋丛林中,从忙碌扫雪车和路旁堆积白雪之间,艰难穿行。

 

他们从熙熙攘攘的百老汇行到人头攒动的华尔街,从支路横越第5街一直到155街道,穿过唐人街与意大利城,绕过南角然后回头。

 

当他们第三次经过第五大道,瑞雯终于不耐烦了:“查尔斯你到底在找什么?”

 

“……你还记得一家店,叫做‘约翰逊的甜蜜屋’吗?或者类似的名字,我记得夏天某次跟着爱玛小姐采访线人的时候,好像见过这样一家甜品店……”

 

瑞雯翻了个白眼,露出“饶了我吧”的表情:“那么早的事情,你都记不太清了,还能指望我吗?”

 

嘴上这么说,瑞雯仍然认真一起回想那段时间可能去过的地方,一条一条街道寻找。终于在靠近下东区的一条偏僻小道,眼尖的瑞雯透过雪片看见了不太显眼的招牌:“‘玛丽与约翰逊的甜蜜屋’,是那家店吗?!”

 

推开店门,撞响清脆的花环门铃,一位腰身宽度可观的老太太站在玻璃橱柜后面,抢着对他们说圣诞快乐。透明橱柜里摆满琳琅满目的糕点和巧克力,查尔斯听见了瑞雯吞咽口水的声音。

 

买下几份点心,他们与老太太攀谈起来。很轻松打听到她正好就姓布伦奇利,20年前曾住在肯塔基的基诺莎镇和丈夫一起经营一家名字类似的糕点屋。丈夫死后歇业,直到儿子长大,才来到纽约重新开张。

 

查尔斯立刻询问当年的招牌手工巧克力“天使翅膀”是否还有生产。上帝保佑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立刻购买了两盒,慷慨的老太太还拿出样品请他们品尝。

 

只咬了一口,查尔斯就被代可可脂廉价的香料味道和夹心的黄油花生酱逼得只剩下拼命控制面部喉咙肌肉,别当场吐出来的力气。迅速告别,出了店门,他和瑞雯都立刻倚在墙上吐出糖块,活像刚刚跑完百米冲刺的小猎犬伸出舌头,不停喘气。

 

“兰谢尔先生一定有甜度味觉障碍!否则他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瑞雯捶着胸口抱怨,查尔斯也忍不住认真思考这个可能性。

 

24号早晨,纷纷扬扬大雪飘洒,无以计数的微明晶体嵌在天幕与曼哈顿岛群之间,让整个纽约都为这银白的圣诞欢呼。暖气融融的大宅中,查尔斯与兰谢尔先生和伊蒂夫人一道,在玄关尺寸惊人的圣诞树下,向仆人分发礼物,问候圣诞快乐。

 

午后,兰谢尔家的远近亲戚齐聚一堂,查尔斯认识了不少兰谢尔先生的表亲,那些复杂的亲属关系居然一点也不比泽维尔家轻松——虽然兰谢尔先生让自己不必太在意。他还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物,兰谢尔先生的发小兼合伙人阿扎塞尔先生。伊蒂夫人私下告诉他,他与兰谢尔先生早逝的妹妹定有婚约,差一点成了他的妹夫。那次悲惨的事故之后,他保持单身,直到现在。

 

热闹的家庭聚会一直延续到晚上。圣诞树上的彩灯点亮之后,孩子们等不及了,吵着要拆礼物。伊蒂夫人笑着答应了,叮嘱每人只能拆一个,其他的得留到明天早上。而后如愿以偿地拖着休斯太太,在圣诞树下成堆的鲜艳盒子里找出查尔斯送给她们的礼物。

 

“‘康斯坦丝美人’,还有‘火公主’!这是去年切尔西花展蔷薇组和杜鹃组的金奖品种!

 

哦,简,快来看看这又是什么!‘玛格丽特·戴维斯’,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种白色重瓣上有着粉红花纹的神奇山茶花!它们都是耐寒的品种,能在纽约越冬。查尔斯,你真是个细心的好孩子!”

 

园艺爱好者伊蒂夫人喜出望外。威严的“石膏面具”休斯太太也因一套切合圣诞气氛的红绿白三色针织茶壶保温套,展露罕见笑容。

 

“您喜欢吗?真是太好了!”这几个月备受兰谢尔先生一家照顾,还有那些愿意跟随他远渡重洋的仆人。查尔斯早就盘算在自己的支付范围,新人记者700美元的年薪以内,为大家精心挑选合适的圣诞礼物。

 

老妇人们相视而笑,她们早已知道查尔斯已经为这个家庭送上了最好的圣诞“礼物”。

 

阿扎塞尔不屑参与女眷这种明目张胆的行为。顺手拆开距离最近的,标着自己名牌的盒子,取出用上等珊瑚镶嵌首字母的定制烟盒,捏在手里向艾瑞克晃了晃,以示感谢。老罗伯特在他身旁,正因发现整整四份写着自己名字的礼物而震惊得手足无措。

 

查尔斯也加入了提前拆礼物的行列,眼睛不自觉地寻找兰谢尔先生的名字。最终找到的,很难被称为一个“盒子”,而是一个体积可观的圆桶。

 

在疑惑中拆掉蝴蝶结,打开圆桶,浓郁的巧克力香气包围了查尔斯!码放整齐的原料块砖在圆桶里散发着诱人的色泽和气味,还有已经加工成适宜入口的薄片与豆粒。

 

拈起一粒放进嘴里。味道像是Valrhona的加勒比系列,有相当的苦味和恰到好处的酸味,而细腻中不失厚重的口感,比Valrhona的加勒比系列更加符合查尔斯的喜好。饱满丰满的口味下,坚果味也相当突出,就像榛子和松子的余韵。香气是浓郁暖和的烘烤气味,尾调是独特的椰子酒浆香气。完美满足了那天自己提过的所有偏好,而且手艺上乘,肯定出自名家之手!

 

惊诧回头,兰谢尔先生捧着自己送出的圣诞礼物站在身后。

 

“康拉德为纽约新开张的酒店(希尔顿酒店创始人名叫康拉德·希尔顿),请来了巴黎巧克力大师Pralus坐镇。我和他有些交情,再去找Cocao和Barry调动各自最好的独占可可豆,Valrhona也提供了一些——别担心,他们的纽约代理都欠我人情,一点也不麻烦。将它们交给Pralus大师,让他按照你那天提到的喜好,定制了一款巧克力。时间太仓促,大师说熟成还不够彻底,一个月后能送来更完美的版本。”

 

看到查尔斯惊喜的表情,艾瑞克比他的Omega更为喜悦和满足。

 

他早注意到查尔斯在报社与家中不同。老罗伯特和肖恩都说他一向喜欢热可可,可在报社查尔斯选择咖啡的概率远高于可可,编辑部免费提供的好时排块更是几乎没碰过。这让他发现英国贵族对可可的口味,与美式流行完全不同。

 

查尔斯怀孕后一直胃口不好,急得自己把编辑部的好时全换成瑞士莲。可没料到,他的味觉也发生了变化,瑞士莲只便宜了报社那群混小子。

 

心爱的人怀着自己的孩子,吃得却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单薄。这对于艾瑞克而言,简直是比当年萨拉热窝噩耗更可怕的灾难!

 

焦急是好点子的催化剂。他一面叮嘱厨房员工多想办法,一面以圣诞派对采购巧克力为借口,让查尔斯试吃了纽约几大巧克力供应商的高级原料。然后找到最好的工匠,完全按照他现在的口味,特别定制了这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巧克力。

 

这个决定果然是正确的,艾瑞克满意地拆开手里盒子的包装。

 

这一次,轮到他愣住了。

 

艾瑞克本已做好准备,不管盒子里装着什么,都是今年最棒的圣诞礼物——仅次于查尔斯肚子里的孩子。

 

“‘玛丽与约翰的甜蜜屋’!不,不对,是‘玛丽与约翰逊的甜蜜屋’!”

 

下一刻他几乎乐得蹦起来:“‘天使翅膀’!查尔斯,你居然找到了!”

 

急不可耐剥开锡纸,扔进嘴里。转眼,一张雕塑般的英俊面孔立刻变成与查尔斯和瑞雯当日一样,被可怕甜度逼得只剩下拼命控制面部喉咙肌肉,别当场吐出来的力量。

 

但兰谢尔先生比他们坚强多了,他居然把那块可怕的东西硬吞了下去,悲壮得像一个英雄!

 

如果他的眼角没有缀上生理性泪花,就更像了!

 

查尔斯指着那狼狈的模样笑起来,眼角缀上泪花的面孔突然在视野中扩大。

 

等查尔斯回过神来,兰谢尔先生已经紧紧拥着他,在槲寄生下相吻。

 

巴黎大师的高级定制,用丝绸包扎的杰作与纽约小店品质拙劣,充满廉价香精的商品一起滑落在高大的圣诞树下,散发着同样甜蜜的味道。

 

那个吻,也是巧克力味的。


评论(39)
热度(156)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