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14(本章主锤基)

第十四章

 

“砰——”

 

这是今天早上,新泽西时报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进入董事长办公室之后,第五次从闭紧的樱桃木大门之内传出疑似打斗的巨响。

 

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的主管还管得住手下,没有任何一个员工还有心思工作。讨论的声音已经不能用窃窃私语来形容,爱玛和沃伦已经在编辑部设下赌局,开压罗根主编是否终于按捺不住,决定干掉兰谢尔先生,篡夺大权。据说赔率已经升到了1比1.3,没人敢压英明神武的主编落败。

 

“哐”的一声,门被踹开,罗根主编浑身极度不爽,刚揍过人还没揍够的架势,气势汹汹闯出来,与门外热闹下注唱票的部下正好撞上。

 

热火朝天的赌局立刻“哗”地散开,装作认真工作。时报记者都是人精,没人蠢到留在原地当炮灰。

 

毛发旺盛的脑袋左右扫视,没能找到发泄目标,最后落在查尔斯身上。

 

查尔斯下意识躲避,却发现罗根主编看着自己的眼神非常古怪。疑惑地低头瞅瞅,他闯了什么祸吗,还是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昨天斯塔克大厦的宴会之后,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变了?不止罗根主编,还有家里的休斯太太,老罗伯特和肖恩!伊蒂夫人看上去正常一点,眼睛里也老带着笑。

 

到底发生了什么?

 

“查尔斯!”汉克带着斯科特从拥堵的办公桌之间,挤过来拍拍他的肩,“斯塔克工业送来的电视摄像机到了!一起去搬吧,你不是对那东西很感兴趣。”

 

查尔斯兴奋的回答还未出口,立刻被罗根主编阻止。

 

“不行!”

 

他拧着粗眉说:“自己的活自己干,快去!”

 

“身体不对劲就好好休息,别让记者工会投诉我虐待下属,我可吃不消!”走到查尔斯办公桌前低声说,抬手握住桌上的纸杯,罗根的粗眉拧得更紧了。

 

转身走进公用茶水间,端出一杯冒着热气的可可,随手放在桌上。

 

眼睛深处包含着一些东西,查尔斯更读不懂了。

 

不久,这些东西转变为他从未见过的柔和,罗根主编抬起手,按着他的头,用力揉乱一头蜜棕色短发。

 

“艾瑞克那家伙,我他妈一直都他妈知道他是个他妈的混蛋!”

 

他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只有两人能勉强听见,虽然音量完全不影响他锉着牙冠的语气。

 

Omega的手不易察觉地晃了一下,整个肩膀硬得像一块坚冰。

 

“但你可以相信,他至少是个值得信赖的混蛋!”

 

查尔斯放松了肩膀,他很感激罗根主编的关心,只是别这样叫人尴尬就更好了。而且他最近也不怎么喝可可了,虽然同僚们都在议论老板的慷慨,报社为早餐和加班免费提供的巧克力居然从好时换成了瑞士莲!

 

但……按住不适的胃部,最近不止患上肠胃炎,舌头好像也出了什么问题,以前爱吃的口味,最近都变得难以入口。

 

不管发生了什么,这次CASE之后一定好好休息,不能让艾瑞克和伊蒂夫人太担心了。

 

查尔斯暗暗下了决心。

 

在这个冬日的早晨,在曼哈顿林立的摩天大楼另一端,另一个人几乎与罗根同时,在另一间办公室制造了一场类似的骚动。

 

托尔·奥丁森像一头盛怒的雄狮,闯进兄弟的律师事务所。

 

“洛基,我给你三分钟时间清场!别太信任我的耐心!”

 

身材高大的Aphla非常诚实。不到三分钟,最后退出办公室的人刚刚合上房门,他一拳捶在办公桌上,震得笔架跳起来。

 

“你干了什么!你都干了些什么!”

 

蔚蓝的眼睛里痛惜和失望远远大于震怒。

 

“你不愿意当个Omega,不愿意嫁人,想上学,想独立生活,想拥有自己的事业……没问题!不管父亲怎么看,我和母亲都支持你!你完全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但你怎么能这样!查尔斯刚刚救过你,到现在超过了100个小时吗?!你主动向施密特兄弟提议可以在斯塔克大厦拦截他,你亲自把他送到肖手里!

 

……洛基,看看你自己……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那一直倔强得近乎张扬拨扈,浑身是刺的兄弟,此刻居然一反常态,埋头沉默着。

 

“肖和施密特俩兄弟都是绝对的Alpha主义者,他们绝不会把Omega当成一个平等的人类看待!你认为他们为什么会启用你这样一个Omega当他们的法律顾问?难道是你能力超群,足以让他们另眼相待?别那么天真,我的兄弟!他们只是认为一个Omega律师方便控制,可以随便被他们捏在手里!”

 

“我知道!我都他妈知道!”

 

诡异的沉默终于走到尽头,洛基爆发咆哮,猛地抬头,与他的兄长对峙,仿佛两头雄狮在荒野里瞪视彼此。

 

“但我有选择吗!”

 

“我可不是你,我亲爱的哥哥——有大把机会和资源可以随便挥霍的世家出身的Aphla!”

 

“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端坐不动就会有大把人上门,而我的所有都是自己一点一点赚回来的。哪怕就算有需要律师的Omega,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一个Alpha律师!”

 

“肖的确是他娘的一个混蛋!他也的确操他妈的根本看不起Omega!但只有这个操蛋的混蛋肯用我!他是我唯一的机会,大展身手,让全纽约知道洛基·奥丁森是个手段高明的好律师,不是靠着‘奥丁森’这个姓氏往上爬!”

 

“克洛斯·施密特这个……”

 

他停顿了一下,突然滔滔不绝破口大骂,英语法语拉丁语西班牙语中的精彩国骂轮番上阵,整整五分钟修辞描述不带重复。托尔目瞪口呆,插不进嘴,活像长这么大第一次认识这个弟弟。

 

此刻,在洛基血液中沸腾的并不全是对肖的愤怒。

 

是的,他的兄长没有说错。

 

对,是他向肖建议可以在斯塔克大厦的宴会上挟持查尔斯,在肖提出必须回击兰谢尔的进逼,得给兰谢尔和他那个不庄重的Omega一点教训的时候。

 

斯塔克大厦,数千名媒体人,第一次电视信号传播试验,没人会想到有人敢在那样的场合下手,兰谢尔不会有所防备。而且还可以挑拨兰谢尔和斯塔克的关系,这样看似胆大妄为的举动会不会得到了斯塔克的默许呢,即使兰谢尔没有这样的想法,也可以让他想起来!

 

施密特兄弟对这个提案极为赞赏,洛基却没有任何喜悦和放松。

 

肖知道刚刚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如果他出口求情或者劝阻,不会有任何效果,只会把自己也搭进去,这不是洛基·奥丁森的选择。

 

他明白肖是什么样的人,清楚肖的心态,在提供方案的同时,给他埋下一个陷阱。

 

“斯塔克大厦,数千名媒体人,第一次电视信号传播试验。”他特意这样向肖强调,一方面是怂恿,一方面也是一种警告。肖真的敢在这种场合动手吗,他真的会愿意同时对上兰谢尔和斯塔克两人吗?

 

每个人的决断会不同。

 

施密特兄弟都是办事严谨周密的德国人,他们的头脑宛如最严密的机器,他们会将利弊细节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权衡。想得越多,下手的可能性越低,声势庞大行为收敛的概率会越高!这样,反而不会让肖真正对查尔斯下手!

 

靠着自己拼搏,一身风雨走到现在的位置,洛基最痛恨亏欠别人,这是他仅有的原则之一。

 

所以他更主动提议,利用他和查尔斯的关系,由他亲自出面将查尔斯带入陷阱。这样既可以争取施密特兄弟的信任,更可以找到机会向兰谢尔示警!

 

他几乎预想到一切,一切几乎都在他的掌握中。但肖牵出那条杜宾犬的时候,洛基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呼吸也乱了节奏!

 

他耻辱地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害怕了!

 

有那么几秒钟,引以为傲的冷静大脑混乱得只配拿给印度人做成咖喱羊脑!他的手真的在抖!

 

不,不对!肖根本没有时间找来那么一条狗,他只是在虚张声势!

 

大脑拼命恢复正常转速,洛基很快明白了一切。而房屋的另一端,查尔斯的眼神的已经散乱。

 

快醒过来!快醒来!

 

自己也觉得奇怪,那一刻他最关注的,居然不是查尔斯会不会真正被肖刺激,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肖当年真的做到过!

 

这样会给他带来数不尽的麻烦,不管是兰谢尔先生的震怒,还是道义上的愧疚。

 

但那一刻,他居然彻底忽视了这些!

 

他的脑袋里只剩下无声的呐喊!

 

别让他吓住你!查尔斯,坚强些!

 

肖只是在虚张声势!他没有机会再准备那样一条狗,他并不准备真正在这种场合动手!肖他只敢吓唬吓唬你。

 

哈!他没有那样的魄力!

 

查尔斯,你就快赢了!你已经赢了——我们已经赢了!

 

醒来,查尔斯,醒过来——别向他认输!别对那个操蛋的混蛋屈服!

 

他几乎管不住自己的喉咙,作为纽约社交界里罕见的男性Omega,他们从来无法忽视对方,他们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一部分自己。洛基从未如此清醒地意识到,无论厌恶还是喜欢,他早已把查尔斯当成某种程度上的另一个自己看待。

 

他一定会“那样”做,这和任何利益,任何利害关系无关,却足以让任何理智都他妈的滚进大西洋!

 

如果下一刻查尔斯没有恢复理智,洛基确定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比他经常嘲笑的兄长更加莽撞地喊出来!

 

哦,GOD……这是怎么了,洛基·奥丁森这可不像你!

 

一种温度从手臂传来,他莽撞的兄长正拉着他的胳膊:“……你真的想清楚过吗!整个纽约都知道,兰谢尔先生重视家庭,爱护家人,胜过传统的西西里人!他或许还不能对肖做什么,但他会放过你吗?而且昨天的事情让父亲大发雷霆,他甚至命令母亲,这一次不能出手帮你!就你一个人,要怎么与兰谢尔先生抗衡!那个艾瑞克·兰谢尔!”

 

现在,担忧充斥着托尔的神情。在蔚蓝的眼睛里,它逐渐超过了痛惜、失望和震怒的总和。

 

“哎,算了!这几天你暂时去我那儿住。乖乖呆着别乱跑,避一避风头,等我解决这件事情。感谢上帝,查尔斯没有受伤,我在兰谢尔先生手下还有一些功劳,应该可以……”

 

“不用!”

 

甩开那种温度,洛基彻底恢复正常,又变回了那只将浑身翎毛化作尖刺的刺猬。

 

“有我这样卑劣无耻的家伙做兄弟,让您觉得丢脸了是吗?奥丁森先生您尽可以让您的父亲,剥夺我的姓氏,在报纸上登段启事,撇清关系!”

 

“但永远别想插手我的人生,永远!” 

 

他的口吻那样生疏而推拒,像把对方推到大西洋的彼岸。

 

“我的事务所不欢迎您,我们的立场也不适合太亲近。如果您已经说完了想说的,那么请离开吧,否则我会报警!”

 

大门在身后摔上,托尔无奈地靠在门上。

 

为什么总是这样?

 

他关心唯一的兄弟。小时候,敢对洛基提起“杂种”一个字母的,都会被他揍得鼻青脸肿,不管对方比他大几岁!高中毕业之后,也是他和母亲一道逼着父亲,同意洛基和他一起进了耶鲁。

 

他明明只是想尽他所能地照顾他的兄弟,可是他们之间的对话总是一次次地滑向争执。

 

抬手遮住眼睛,无力呻吟:

 

为什么自己总是找不出洛基真正想要的……  


评论(17)
热度(122)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