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10

第十章

 

接下来几天,查尔斯在兰谢尔宅见证了那次“事件”的余波。

 

先是报纸登出一则奇闻:拥有全美第一位Omega律师的洛基律师事务所,正与其商议合作的潜在合伙人杰弗瑞·帕丁顿先生近日不慎在如厕时滑倒,被失修断裂的水管插入肛部。

 

这位不幸的先生在离开医院之后,更惨遭殴打抢劫。报纸感慨纽约治安日益混乱,呼吁当局引起重视云云。

 

查尔斯读到这则新闻是在托尔律师陪同弗丽嘉夫人登门道谢之后。那个时候,他在托尔律师晴空一样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加掩饰的愤怒。

 

而他此时会呆在兰谢尔宅中,本身也是余波之一。

 

暴露在惊吓和寒冷中过长时间,必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那天晚上,被兰谢尔先生带回家后,查尔斯很快开始发热。所幸温度不高,并无大碍。但他希望前往报社,等待化验结果的要求,也被无情否决。

 

“就在家呆着!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罗根不会这样压榨部下,如果他那么干,我立刻开了他!”

 

兰谢尔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勒令他必须卧床休息,就像一个独裁的暴君!

 

好容易温度退下去,却退得不彻底,持续盘桓的低烧让查尔斯觉得自己就像一颗快被煨熟的马铃薯!

 

不行!他无法继续忍受被困在床上修养的无聊日子了!

 

不管是肖恩,老罗伯特,还是兰谢尔先生,甚至威严的休斯太太也不能阻止他!

 

何况今天还是个大日子——那个“大事件”的大日子!

 

快被煨熟的土豆偷偷摸摸挪到床边,准备偷溜“出炉”。然而,门开了,他气急败坏地鼓起腮帮,被人发现了!

 

“查尔斯快换衣服!”

 

兰谢尔先生的表情居然很像惯偷入室行窃时,留在屋外放风的那个!

 

“肖恩快来帮忙!”他叫来了守在门口的贴身男仆,“快,别指望妈妈能绊住休斯太太太久!”

 

查尔斯彻底糊涂了!

 

答案立刻走到床边,为他解惑:“这几天你一定闷坏了!而且我答应过,不会让你错过今天的盛会!来吧,回来再一起挨骂!”

 

查尔斯更加震惊了,他的眼睛上下扫视:“您准备就这样出席今天的场合?”

 

“有什么问题吗?”跟随查尔斯的视线,疑惑地低头瞅瞅紫色衬衫领,以及三件套西装搭配下的阔腿灯笼裤:“斯塔克那家伙对dress code一向没什么要求”

 

“……肯特呢!他是您的私人助理,这应该是他的职责范围!”

 

“他今天请假了。”

 

“……”

 

“绝望”压垮了查尔斯的肩膀。然而,绝不屈服才是苏格兰贵族的品格,立刻振作,他一把抓住艾瑞克的深红色纽花领带,把高出他几个头的Alpha拽到面前:“不行!绝对不行!这会令‘兰谢尔’这个姓氏蒙羞的,我发誓——肖恩,快来帮忙!”

 

他和肖恩合力将艾瑞克推进卧室隔壁那间曾被他误认为客厅或者活动室的衣帽间。手脚利落地为兰谢尔先生换上一套藏青色双排扣细白条纹西装,再配上恰到好处的浅色衬衫和艳色领带。接着把自己收拾齐整,总算没有误点!

 

庆幸不已的查尔斯无处知晓,艾瑞克在内心咧开了笑容,暗下决定给肯特延长一个月的假期,带薪的!

 

这种欢欣直到抵达斯塔克大厦时,仍挂在他嘴角,让他心情大好,以致放过了托尼·斯塔克鲁莽的嘲笑。

 

“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朴素,一点都不显眼!”

 

艾瑞克只夸张地咧嘴笑了笑,并不和对方计较,挽着Omega迈入会场。

 

今日的斯塔克大厦,熙熙攘攘,名流荟萃,更胜平日。跟在兰谢尔先生身旁,查尔斯看见他与鲸吞全美六成日报份额的报业大亨伦道夫·赫斯特遥遥致意,他们亦敌亦友,有合作也有对抗,尚保持着表面友谊。

 

普利策的学生,《纽约先驱报》现任掌门人阿道夫·惠特尼,对这位与自己老师激战数十年的“黄色新闻之父”可就没那么客气。他和美联社理事长老迈克把酒言欢,只当没看见几位传媒新贵。

 

执掌WEAF纽约电台的雷斯·福斯对于老友的我行我素只能耸肩摇头。在他邻桌,以采访者身份出席的罗根主编和爱玛小姐正向查尔斯挥手。

 

整个纽约,整个东海岸,不,整个美国信号覆盖面最广的三十一家电台,还有一百余家最具影响力的报纸和杂志,数千名媒体人汇聚一堂。

 

只为今天这个时刻!

 

灯光暗下来,随后强光汇聚到大厅中央,一袭酒红礼服的矮个男人被追光护送,行至舞台之上,数千双目光汇聚的中心。

 

他高举双臂,不需要摆出倨傲的表情,已仿若让人看到凯撒踏上泽拉城的宣誓:“VENI VIDI VICI(我来,我见,我征服)”

 

他示意全场安静,略微提高声音说:“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出席今日盛会——你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个荣幸!若干年后可以蜷在轮椅上对你的孙子炫耀:‘那一天,我就在现场!’”

 

两个庞大的影子绕着他低速旋转。它们看上去像是电影拍摄使用的木质摄像机,但却大得多,就像一具形状怪异的小号炮台。

 

“1883年的圣诞节,有个叫尼普科夫的德国人用他发明的光学圆盘,进行了全世界第一次图像信号传输。40年后,一个俄国佬抢在一堆竞争者前头,搞定了一个可以接收视听信号的小木匣,他管这个木匣叫‘Television’。”

 

幻灯机将那次传输的女性头像和首台电视机的图片,打在男人手指的方向。

 

“上帝保佑他们,比我早出生几年!今天,历史将由我——以及我们谱写!”

 

张开双臂,迎接如潮掌声。托尼·斯塔克此时的影像出现在每一块预先铺设的大幅屏幕了!

 

在纽约时代广场,人们纷纷驻足,仰头观看;

 

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旅游胜地顿失光彩,游人把巨幅屏幕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旧金山世界博览会,软呢帽与星光流溢的束发带攒动,手绢与欢呼一同飞舞;

 

在洛杉矶,在费城,在波士顿,在迈阿密……美国各大都市最繁华的黄金商圈,此时都能看到斯塔克在纽约会场高举双臂的模样!

 

电子信号越过纵贯北美的落基山脉,飞过曲折蜿蜒的密西西比河口,从大西洋之滨抵达太平洋西岸!

 

这不是宛如放电影式的胶带录播,是现场直播!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电视广播试验!

 

并且范围覆盖半个北美大陆!

 

那是1928年,没有任何一家电台有这样广博的信号覆盖,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提供足够合格的光电显像管、电视发射器和电视接收器。

 

由斯塔克工业牵头,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利益分割。全美信号覆盖面最广的三十一家电台与四大电气设备制造厂联手协作,共襄盛举!

 

一个又一个电话,将确认消息传回,掌声有如雷鸣,经久不息。

 

“敬科学!”

 

斯塔克举起香槟杯,酒液折射强光,璀璨如钻石。

 

他说。

 

“敬美利坚!”

 

如林的手臂举起酒杯。

 

不论激进还是保守,共和党或者民主党,黄色小报抑或学院派。从赫斯特到惠特尼,再到普通的现场记者,从贝尔德到斯福罗金,再到西屋电气公司普遍工程师。所有人为这一刻共同举杯。

 

“敬新的时代!”

 

跟随大伙一起举杯,查尔斯觉得血液似乎在体内燃烧。难以抑制兴奋地回头,兰谢尔先生笑着看着他。

 

“这是传播方式的革命,新的时代就要来了,新的争夺也要来了!”

 

他用酒杯指点几个身影:“他们都做好了准备,我也一样。”

 

色调偏黯的蓝色虹膜仿佛映出雷光,那种眼神不能仅仅用“自信”概括,更镌刻着“一往无前”和“胜券在握”!

 

糟了!查尔斯发现自己无法挪开眼睛。

 

“您一定会赢!”

 

不听使唤的唇舌,更在理智降临之前,将那么不慎重的言语脱口而出。

 

兰谢尔先生一下子笑得更裂了,他握着查尔斯的肩膀,在脸颊一侧轻轻啄了一个吻。

 

“我的幸运之星发话了,好兆头!”

 

像是被烫了一下,查尔斯捂着脸颊,怀疑发烧是否卷土重来,致使他面部温度上升。

 

“待会儿我和斯塔克他们有一次会谈,你可以去找瓦普尔夫人或者哪个熟识的Omega打发时间。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或者太晚,不用等我,让阿历克斯送你回家。”让他发热的罪魁祸首在耳边叮嘱,没有一点愧疚。

 

查尔斯自然不会乖乖听话,与罗根主编和爱玛小姐交谈,遗憾罗杰斯检察官因公外派,不能到场。时间不长,他感到手脚发软,这一次低热开始真正反弹。

 

勉强支撑身体,告别同僚,查尔斯来到会场边缘的沙发椅坐下休息,等待兰谢尔先生。

 

有些奇怪,最近自己不像以前那样害怕Alpha的信息素了。今天这样巨大的场面,出席的Alpha不在少数,却没让他如第一次在纽约亮相时那样不适。特别是兰谢尔先生,自己越来越习惯呆在他身边,越来越习惯他的气息和手臂,甚至,越来越习惯套在左手无名指上尺寸夸张的订婚戒指……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挥开复杂的思绪,查尔斯看见一个意外的身影向他走来。

 

“奥丁森先生!”

 

这是那次小巷事件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查尔斯觉得洛基对自己的态度缓和了一些,这应该不是错觉。

 

简单的寒暄后,洛基像是想起什么:“刚才有一位兰谢尔先生的旧识向我提起你。他因事务繁忙,错过了你在纽约的亮相。本想今天补上结婚礼物,却看见你与豪利特先生相谈甚欢,不便贸然打扰。”

 

查尔斯诚惶诚恐,希望洛基转达歉意。对方却表示那位先生正在附近休息室,于是前往拜访便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那间休息室距离不远,洛基小声通报,他们推门进入。

 

室内光线昏暗,从灯火通明的会场进入这样的房间,视线一时无法适应。在昏暗中行走两步,等到查尔斯能再睁开眼睛,他的呼吸停顿了。

 

房间里有不少人,查尔斯认识的并不多。他看见了罗根主编为英美烟厂效力的老战友维克托,宽大额头异常显眼的施密特坐在他们之前,而他的身边坐着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人。

 

他衣冠楚楚,领口围着花纹华丽的宽领巾。棱角分明的面孔,与他的兄长一样烙印着日耳曼种族签名。他的嘴唇薄而锐利,他的眼睛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毫无温度的蓝色,让查尔斯忍不住退后,只想远远避开。

 

他认出了那个人,他必须立刻离开!

 

然而,他听到近在咫尺,金属锁芯搭合的脆响。

 

门,锁上了。



基妹不是反派基妹不是反派基妹不是反派 重要的事情再次说三遍!

另外通知一个好消息,为了庆祝圣诞节从下周开始恢复一周双更直到圣诞

评论(25)
热度(110)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