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8

第八章

 

冰冷雪片堆积在锁骨,融化带来的低温像细针扎进身体。

 

查尔斯打了一个寒噤。扭打挣扎的声音突破被恐惧蒙蔽的听觉,进入耳朵。

 

他明白过来。现在,在这里,除了那两人,只有他自己。

 

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搏斗尚在继续,那个Omega不像自己那样没用,他还没有放弃,他还有机会!

 

猛然惊醒,慌乱将手伸进衣兜,指尖碰到金属的触感。

 

那是兰谢尔先生去华盛顿之前,亲手反别在风衣衣襟背面,以防万一的东西——看上去像美联社颁发的记者纪念胸章,但图案与常见的有细微区别。

 

“戴上这枚胸章,别让它离开你。如果有意外发生,我是说如果,并且靠近曼哈顿南部或者布鲁克林东部,可以用它向当地爱尔兰帮派求助!”

 

“还有,”那个时候,突然临近耳边的呼吸让他心跳加速,“一定小心,保护好自己,别让我太担心。”

 

查尔斯一直记着兰谢尔先生的叮嘱。下午更换湿透衣物的时候,也没忘将胸章摘下来,随身携带。

 

在另一端巷口躲雪的那几个人,有可能是下东区的爱尔兰帮派成员!

 

无法确定,但值得一试!最多不过是被他们揍一顿!

 

下定决心,查尔斯迅速摸黑回到起点,鼓起勇气接近他之前避之不及的对象,向他们出示胸章。

 

其中一人——就是之前看了他一眼那位,拦住同伴,盯着胸章,眼神有了变化。

 

天父在上!查尔斯庆幸幸运女神依然眷顾自己。

 

跟在几人身后原路返回。很快,前方传来殴打和叫骂的声音:“在老子地盘开张,交过地租吗,婊子养的混蛋!”

 

一个身影从阴暗角落滚进灯光照亮的区域,狼狈逃窜,有人撵着他追了出去。

 

查尔斯赶到两人扭打的角落,确认受害者是否需要帮助,却在划燃火柴后,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洛基·奥丁森先生!”

 

即使嘴角淤青,头发凌乱,衣袖被撕掉一只,领带拧成一条绕颈麻绳。全美第一位Omega律师靠坐在纽约一条背街小巷的肮脏楼梯,仍然高傲得像是一位高踞皇座的女王。

 

“我正给一个混蛋下套,眼看就成功了。”

 

活动面颊,疼痛让洛基皱起整张脸。他单手从破烂的外套口袋掏出烟盒,随手拈起一支,送到嘴边。

 

“居然遇到一个多管闲事的傻瓜,倒霉!”

 

查尔斯几乎相信了!如果他没有看见洛基双手颤抖,好不容易划出的火苗像受惊的蛾在寒风里拼死挣扎,几次错过近在嘴边的烟头。

 

意识到无法掩饰,洛基索性扔掉火柴,狠狠掷出纸烟。

 

“那个混球失算了,我可不是普通的柔弱Omega!

 

独立从业的第一天我就决定了!还没解决抑制剂问题之前,我就去做了LHRH A注射,也有人管这个叫‘化学阉割’。再没人能标记我,没人能靠着Omega没有独立财产权的狗屁法律,睡过我就拿到我辛苦打拼得到的一切!做梦!!!

 

就算被人得手,也只当运气不好,上街碰到一条疯狗!哈,我都等不及看那条狗发现白撸一发的表情!”

 

他抬手贴上额头,大笑不止。歇斯底的笑声太过剧烈,引发一串咳嗽。 

 

“看吧,这就是Alpha!

 

人类的领袖,六种性别中最高贵的种族!

 

把掠夺当做荣光,把强横当做力量!

 

得不到财富,达不成成就,没地位又没钱,噢~~~我们伟大的Alpha怎么可能是个Loser!他不是还有一根高贵的器官白白长在胯下!占有一个Omega,把他,连带他的一切抢过来就是!”

 

“一帮义正言辞,明目张胆的强盗!!!”

 

巷子里太暗,查尔斯看不清洛基的表情,但他觉得自己看见洛基撕下平日那张虚伪有礼,风度翩翩的面具。

 

超过了偏激范畴,那些过于危险的言论与其理解为理性痛斥,不如说更像把自己拉低到街头混混级别的破口大骂。

 

“一脸理所应当占据了万物之灵的宝座!

 

美其名曰保护,实则控制一切,只为巩固自己的地位!”

 

“他们是怎么说Omega的来着?”

 

“‘尊重并顺从你的丈夫,就像女儿爱戴她的父亲!’”

 

“‘努马王又促使她们具备端庄稳重的美德,禁止她们操心份外的事,教导她们严肃克己,养成沉静娴默的习惯。酒是一滴也不许她们喝的,如果丈夫不在身边,即使是最需要说的事,她们也不得发表意见。’”

 

这个危险的“混混”引经据典,背诵起努马(努马·庞皮留斯NumaPompilius,罗马王政时期第二任国王,上文出自其著作《Plutarch》)的名篇。言语间尽是刀锋般的讥诮,找不到半毫克敬意。

 

“是啊!‘温顺贞静才是Omega应有的样子!’他们就是想让Omega乖乖呆在从属的位置上!”

 

“从小到大,无论做我得多好,付出多少努力,从不会被委以重任!而索尔,我亲爱的‘哥哥’,一个Alpha!只要做得和我差不多,甚至不如我,就会收获毫不吝惜的赞扬!

 

就因为他是个Alpha!天生的领导者!”

 

“反而有人会非常疑惑,活像库克船长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一个Omega哪儿来那么多问题,有什么必要在自习室占一个位置,又有什么必要争取奖学金呢?”

 

“反正你们没几年就得嫁人,只要分清楚‘石榴汁’和抑制剂,做一只完美的育儿袋就够了!”

 

“你们只需要完美的爱情,被一个爱你的Alpha捧在手心!

 

他会因为美丽的容貌和契合的信息素,对你一见钟情。

 

会追逐你来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不惜远涉重洋。

 

他会向你的父母求婚,诚挚态度和丰厚身家想必会打动了她!

 

而你会放下一切,来到他身边,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失去你原本的所有!你的生活,你的学业,你的工作,你的情感,你的思考……你所有的一切!

 

只要乖乖被一个强大的Alpha爱着就好了!你还需要什么?

 

啊,爱——爱情——多么伟大!!!‘汝之真爱,即是珍宝,我不屑以之兑换王冠!”(Sweet love you, precious, I disdained the situation with regard emperors swap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刀锋般锐利语调抑扬顿挫,就像一个在奥利弗剧院荣幸登台,诠释莎翁角色的演员。

 

“那个Alpha还不反对你继续工作,当然得是在他身边。他如此好心,甚至没有直接占有你,出于身体考虑,他不愿让你过早受孕。”

 

“多么感人啊!这足以让一个任性的不服管束的Omega接受命运,放弃初衷。忘掉他是怎样排除万难,前往牛津求学;忘掉他如何历尽艰辛,成为一名记者;忘掉那些他一直追求的东西,一个独立自由的梦想!”

 

“完美!好一桩新世纪的理想婚姻!就像你和兰谢尔!”

 

“……查尔斯,你是一个好人。但你就是我最厌恶的那个自己!”

 

愤世嫉俗慷慨激昂的演讲突兀停顿。要在倨傲而锋利的口吻里察觉到歉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咀嚼着胸中苦涩,查尔斯明白洛基所指。那是在纽约广为流传的,关于自己和兰谢尔先生的故事。

 

对,故事。

 

在美国,不经过监护人同意,不顾本人意愿,强行标记一个Omega是触犯法律的行为。即使无视这一点,母亲和继父设计Beta继兄强暴自己,却被兰谢尔先生利用机会既成事实。这样的事情,不管从哪个角度理解,都是一桩不小的丑闻。

 

兰谢尔先生熟谙大众心理和舆论运作,他从未亲口述说,而是利用含糊的暗示和媒体宣传,给了纽约一个更容易接受的版本:

 

他对自己一见钟情,暗恋多时。后来找到机会一道回了英国,正好遇上母亲为自己挑选夫婿。兰谢尔先生本不在考虑范围,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母亲最终为他的真诚打动,答应了这门婚事。

 

不仅如此,他担心自己身体尚不成熟,过早接受Alpha标记,开始生育会有危险。没有进行完整标记,只是咬噬颈侧生殖腺,宣誓了所有权。

 

这是一个完美的故事,圆满解释了一切,不用对外暴露他们关系的真相,掩饰了信息素契合度极高的Alpha与Omega暂时不准备孕育生命的尴尬。自己原本应该已经怀上兰谢尔先生的孩子,如果他们度过了本能期,按照常见的方式。

 

无法反驳,查尔斯只能转移话题:“你准备怎么回去寓所?需要帮忙吗?”

 

“不用!”

 

回答没有一点悬念,洛基抓住悬梯栏杆,挥开援助的手,勉强而固执地站立。扶着墙壁,喘息片刻,他向外走去。

 

“等等!”查尔斯脱下风衣递过去。

 

“你身高5.5英尺(1米70),我身高6.2英尺(1米88),你的风衣能够到我的屁股吗?”

 

戏谑的口吻没让查尔斯退避半分。相反,他异常地坚持。

 

“拿去!你不会希望就这样走到灯光下去,以你现在的样子。”

 

如果是自己,在两个月前那一天……绝不会愿意,把自己最脆弱不堪的模样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Omega律师瞪着那件风衣,就像瞪着一把装满了子弹的“俄罗斯轮盘”手枪。最终,查尔斯赢了,洛基一把抓过风衣,虽然他的表情并不那么自在,嘴巴也不那么直率。

 

“嘁,把它当件夹克,还嫌肩不够宽!”

 

改换话题,转移重点更是律师的职业技能。

 

“可惜让那混蛋跑了!他最好立刻祈祷,别让我知道他是谁!”

 

“……身高大约6.3英尺,肩宽不到1.8英尺。红褐卷发,头上扣着一顶浅色软呢帽,帽沿有一条黑色饰带,上面好像有一个字母“B”,或者“P”,我不能确定。法兰绒格纹外套,棕色或者深茶色的,右手肘部的位置磨损严重。袖口有污迹,像是沾上了油渍。手表就戴在右腕,是汉密尔顿的Yankee新款,表带折痕明显。”

 

查尔斯脱口而出,他曾看到袭击者在巷口灯光下闪过。低头想了想,他继续补充。

 

“他说话像爱丁堡口音……对,就是爱丁堡口音!说‘shit’,像‘[ʃæt]’,不是一般的高地腔。刚才好像被……被他们一拳打中,我听见了骨骼碰撞和牙齿松动的声音。”

 

迎接惊讶而深邃的目光,认识以来,查尔斯第一次见到洛基如此认真地直视他。很快,他收回目光,摩拳擦掌,逆着风雪,大步向前。

 

“明白了!我这就去料理那条疯狗!”

 

迈出巷口,他抬起右手,划过灯光照亮的簌簌雪花和折射灿金光泽的发顶。向后挥了一下,又一下。

 

“我欠你这个人情!”


评论(24)
热度(131)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