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6

第六章

 

查尔斯很快再见到了施密特兄弟中的兄长,在他与瑞雯通过门卫通报之后。

 

“这不是查尔斯!你怎么回来了?!”施密特曾代表英美烟草,参加了一个月前向纽约社交界引荐查尔斯的宴会,之后他们又有过数面之缘。德国人熟稔地向他打着招呼,眼眸深处惊讶多过狐疑,查尔斯庆幸自己押对了点数。

 

“……这个,真是有些难以启齿,施密特先生……明明是我的过失,却不得不打扰您。””眼角故意瞥向左边,把施密特视线引向身旁一脸怒气的女性。

 

“这是我在牛津的学姐,新泽西时报社会部的瑞雯·达克汉姆。”

 

瑞雯努力摆出全曼哈顿人人都欠了她300美元不还的表情,狠狠瞪着查尔斯。

 

查尔斯尽量自然地缩了缩脖子,眼神躲闪。

 

“瑞雯最近订了婚,收到了一枚过于贵重,远远超出意料的订婚戒指。她拿不准真伪,又不愿宣扬,今早交给我,让我帮忙鉴定一下。这段时间报社太忙,我随手揣在风衣口袋里,转眼便忘了这事。刚刚瑞雯问起,我才发现装着戒指的盒子不见了!”

 

“我确定穿上外套离开报社的时候,摸到过那个盒子。消防车上已经找过,完全没有发现,或许是之前调查的时候,落在了烟厂。”

 

查尔斯发现施密特的眼睛在迟疑之后,瞬间闪过咒骂。一切顺利,罗根主编由沃伦失窃的手表想到这个方案。果然,施密特自己也明白他的工厂有人手脚不干净。

 

“我和瑞雯可以自己去寻找戒指,不能太给您添麻烦了!”

 

没有犹豫太久,施密特下了决断:“多么倒霉的事件!我虽然不敢自诩绅士,也不会在临近圣诞的日子让Omega和女士劳碌!何况你们对烟厂也不熟悉。这样如何,查尔斯你和达克汉姆女士在接待室稍等,我让工头们去找,很快就会有结果。”

 

合情合理的安排,查尔斯和瑞雯无从拒绝。施密特亲自陪同,或许是兰谢尔的Omega过目不忘的记忆传说让他不敢小觑。跟在他身边的身影只剩下一个,高大健硕的维克托不知去向,詹姆斯看上去吊儿郎当,一身痞气,就像任何一个街头常见的布鲁克林混混。但查尔斯明白,他漫不经心的眼光,从没一刻离开自己。就像一只结实的豹子盯上了猎物,杀气只会在出击之际暴露。

 

施密特的部下效率极高,不到半个小时,他们的收获堆满了茶几。查尔斯和瑞雯一眼认出了沃伦之前失窃的手表,还有消防局老兵抱怨不翼而飞的钱夹和烟盒。

 

只是这之中没有那枚贵重的订婚戒指,连外装盒子也不见踪影。

 

施密特的表情极其精彩,他喝令工头立刻开除那些有盗窃之嫌的工人,并将他们送往警察局备案,查尔斯觉得他的表情不像作伪。

 

抓住机会,他用为难而小心翼翼的语气提议。

 

“或许戒指被我不小心掉出来,圆形盒子滚进某个角落,没人发现。施密特先生,我今天在工厂活动范围有限,可以让我沿着路线找一次吗?”

 

赶在他拒绝之前,查尔斯焦急请求:“您可以全程陪同,如果您担心泄露商业机密。我绝不多走一步,不去您不允许的地方,我怀疑有可能的角落,可以由您指定人员帮忙查看!这件事情关系到瑞雯一生的幸福,如果找不到,我无法原谅自己,希望您一定帮帮我们!”

 

瑞雯坐在一旁,眼角闪动泪光。这一次轮到施密特无从拒绝,只得叮嘱他们不要随意走动。

 

罗根主编的计划奏效了!

 

他们跟随施密特,在烟厂员工团团“护送”下,按照之前的路线,一路走过原料、干燥、卷纸、裁切、拣选、包装车间。查尔斯和瑞雯信守承诺,目不斜视,不经允许的地方绝不涉足。怀疑可能是戒指掉落的地方,只是指出来,让施密特指定员工帮忙查看,搜索到厂房末端的消防楼梯,仍然一无所获。

 

原路返回,经过卷纸车间,转向造纸车间的纸浆池。

 

心脏在胸腔里加速跳动,查尔斯攥紧手指,调整呼吸的节奏。

 

真正的大戏,即将开场。

 

步入房间,30X30英尺的纸浆池仍在中央。其中纸浆已在寻找钢笔之时全部排走,只在池底残留乳白色块。

 

“施密特轻视Omega,看不同样起女人。一个Omega和女人的组合,施密特更不会相信这是豪利特主编派去挑战他的对象。”

 

放慢脚步,两个车间之间的备用抄造池映入眼角,他们的目标还剩有一半。

 

瑞雯靠近了那个水池,施密特的目光随她的脚步改变。詹姆斯则从背后接近,查尔斯觉得像被一只猎豹潜伏追捕,下一刻就会扼上他的咽喉。这种感觉如此真切,仿佛不是臆想,而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多一个人,我们还可以彼此配合。”

 

“瑞雯,不会在那边。”在猎豹出猎之前,查尔斯叫住了学姐,“我没去过那里,不可能在那个水池附近。我最后停留的地方是这里!”他指向早已排水干涸的纸浆池。

 

施密特眼神缓和,已经侵袭到后颈的气息骤然消失,仿佛它从不曾存在。

 

而后,施密特指示部下以德国人特有的细致谨慎彻底检查了纸浆车间,几乎将内装拆成零件。自然不会有任何收获,他遗憾而绅士地向查尔斯和瑞雯耸肩。

 

“豪利特主编的计划有一个最大的漏洞。谎称结婚戒指丢失,必须寻回。可就算你接近了纸浆池,怎么能搞到样品而不被发现,又怎么带出来?施密特现在一定看得很紧!就算再掉下去一个什么东西,他也有的是理由扣下来!”

 

查尔斯不断道歉,瑞雯的目光已经可以把他切成火腿薄片。她骤然爆发,揪着学弟的衣襟歇斯底里得大骂,就像每一个被人破坏婚事的愤怒女人。

 

“我们得另寻一个方案,万无一失的!”

 

有人上前劝阻,更多人更愿意围观热闹。扭打中,只有很少几个人发现他们的位置正逐渐变化。等到施密特眉毛紧拧发觉不对,他们已经再度靠近备用抄造池。瑞雯咬牙,抬手挥出一个巴掌,查尔斯顺势向后倒下,跌进纸浆池。

 

“这是最好的选择,施密特可能以商业机密为借口,要求留下任何东西。他总不能扣住一个大活人不放!”

 

水花四溅,瑞雯愣了一下,仿佛突然醒悟,尖叫着查尔斯的名字,跟着跳下去。

 

本该哗然的人群静得可怕,屏住呼吸,浮出纸浆的查尔斯见到了这诡异而可怕的一幕。

 

来不及责怪学姐擅自改变计划,跟着下水。越过重重人群,他看到了施密特冰冷的眼神。

 

查尔斯立刻相信了那些“谣传”的真实性。

 

那个眼神让他打了一个寒噤,即使在暖气供应充足的室内,查尔斯依然冷得厉害。

 

眼神的主人一步步逼近,皮鞋碾过地板的刺耳声响,在静得可怕的空间内回荡。

 

挣扎着挡在瑞雯身前,飞快瞟过腕表,默算距离讲定的安全时间还剩多久。

 

3分钟!3分45秒!

 

詹姆斯跟在施密特身后,捻动的指尖露出寒光,步伐轻盈而充满了压迫感。潜伏已久的猎豹即将出击,扑向他的猎物!

 

3分40秒!

 

冰冷池水像带着尖刺的镣铐缠住脚踝,施密特近在眼前,查尔斯已经能从淡褐的虹膜里看见自己的身影。

 

艾瑞克——

 

虽然时机明显不对,查尔斯惊诧地发现,自己第一次在心底喊出了兰谢尔先生的名字。

 

“上帝啊!查尔斯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天籁般的声音提前到来,就像报喜天使的号角提前吹奏。

 

浩浩荡荡的人群涌进车间,领头的除了罗根主编,消防局的山姆·威尔逊,查尔斯还惊讶地看到了史蒂夫·罗杰斯检察官。

 

“……误会……我、和瑞雯……闹了一些误会……给施密特先生添麻烦了!”

 

视角余光收获一个极为诡谲的场景,罗杰斯检察官注视着詹姆斯,他的目光极为复杂痛苦,一言难尽,却又难以舍弃,詹姆斯的沉默之下,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他终究只是用舌头舔了下干燥的嘴唇。然后故意侧过身体,回避了那样炽烈的眼神。 

 

“新人就是麻烦!”人群中心,罗根冲施密特一撇叼着雪茄的大嘴,笑得一点也不像遇上了麻烦。

 

“特别这个新人还正好是你老板的老婆!兰谢尔那家伙刚刚到了纽约,让我赶紧送查尔斯过去共进晚餐,路上正好遇到罗杰斯检察官,就一道过来了。老板催得厉害,进来得有点急。约翰,你不会有意见吧?”

 

新泽西时报社会部主编手里转着柯尔特M73,身旁站着纽约消防局和检察院的官员,神态格外亲切,态度特别诚恳。

 

“没别的问题吧,那我们这就出发啦!”

 

但凡智商胜过五岁孩子都明白,施密特此时不可能有任何“问题”与“意见”。此时,德国人的神态比之前所有全部相加更加精彩,所有人都不意外下一刻他就会破口大骂。

 

惊人的理智压制了一切,施密特平静默许。

 

回到烟厂门口,罗根像是想起什么,回头大喊:

 

“约翰!别忘了,说好的,今天晚上Kapas Island会所,你请客!”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基妹不是反派吧唧也不是基妹不是反派吧唧也不是基妹不是反派吧唧也不是

另外解释一个问题,28年的时候海洛因和一票违禁药物都才被划入禁药没几年,当时基本还没有毒品的概念,对其的处罚也更接近经济犯罪,而非刑事犯罪。当然当年的海洛因本身也还更接近药,远不是日后的“毒品之王”。


最后打滚寻找又一次离家出走的回复君,我写作的动力你们都去哪里了?


评论(18)
热度(121)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