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5

前文说明,不用怀疑,老万的确是个神枪手,一发中的,那一次查查就怀了。


第五章

 

厚重的彤云被来自北方的朔风推搡,滚过劳伦琴高原,堆积至纽约湾上空。

 

天空被渲染成一片铅灰色。

 

风雪将临。

 

铅灰云层下,新泽西时报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正吃力地把高大身体缩在消防车后座狭小的空间内,抓紧时间进行部署。

 

“进去之后,两人一组,按照着刚才的分配跟紧消防员,不要落单!一旦有发现,立刻通知我!有胆自作主张的,施密特兄弟没弄死你,我会替他们补刀!”

 

窗外传来铁门“吱呀”推开的声响,消防车晃着进了烟厂。

 

下车之际,罗根故意留到最后,按住查尔斯的肩膀,低声叮嘱。

 

“我需要你的能力,查尔斯。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同意让一个Omega去冒险!跟在我身边,如果情况不对,只管保护自己,会有人接应你,千万别给我乱来!”

 

无声点头,跟着罗根绕过消防车。消防员和记者的队列已经铺在了厂区门口,与对面来人对峙,就像倒进同一个色拉盘的橄榄油和清水那样泾渭分明。

 

查尔斯认得领头之人,那位绅士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深邃五官和日耳曼种族签名般显眼的宽大额头。兰谢尔先生在一个月前的社交宴会上,替他引见过这位道尔制药的前任董事长,英美烟草的现任执行董事,塞巴斯蒂安·肖的嫡亲兄长,约翰·施密特先生。

 

他正与消防局的山姆交涉,举手投足之间,风度卓越。

 

“……这里是纽约的模范工厂!我们一贯遵纪守法,循规蹈矩,按时纳税,从未拖欠过一美分税款!最近总有些宵小之徒,眼红烟厂利润太高,造谣生事!这次准是他们造谣未遂,借机诬告。当然,在下不会让各位白跑一趟。请到贵宾室休息,晚上Kapas Island会所,一切由英美烟草买单!”

 

“如此豪爽,不愧是全美最赚的英美烟草!”

 

罗根主编分开人群,挤到队伍前列。

 

“我们一定赏脸,约翰!赶紧安排检查,赶紧的!忙完正事,咱们一起喝个痛快!伙计们,施密特先生说了,今晚他请客!”

 

施密特神态不变,风度依然,甚至眉毛也没动一下。

 

“这不是新泽西时报的罗根·豪利特!被兰谢尔开了,转投了消防局?不对吧,莫非你是消息来源?”

 

“我可没有那样神通广大!”点燃嘴边雪茄,罗根主编有些口齿模糊。

 

“警民协作,合作报道,保证公众知情权而已!谁让我运道不佳,退役后没遇上您这样大方的金主,只能摇动笔杆,赚点面包。”

 

他意有所指地叼着雪茄,戳向施密特身后两人。

 

一个高大健硕,一个结实痞气,布鲁克林黑帮混混的典型搭配。如果戴上无沿帽,批上流行的布鲁斯夹克就更像了。只是任何一个帮派成员眼睛里都不会有他们那样浓厚的血光——那是见识过索姆河成吨的死亡和鲜血的老兵所特有的烙印。

 

他们身经百战,从此离不开暴力和杀戮,即使身处和平年代也寻找着下一个战场。有的人投身司法和新闻,继续着战士的生涯,也有人被金钱豢养,成了资本家的打手。

 

整个行动开始之前,罗根主编给所有人看过这两位老战友的照片。主编说他们是维克托和詹姆斯,都曾是罗杰斯检察官的部下,一流的军人,一流的暴力机器。传闻他们曾替施密特兄弟入主英美烟草立下汗马功劳:让不听话的股票经纪人路遇劫匪,让反对派董事家中煤气爆炸,让无法收买的工会首领和独立记者消失得无影无踪……

 

“以上皆为毫无依据的‘谣传’,如果不想成为‘谣传’的新篇,记住他们的面孔!”罗根主编如此警告。

 

举报电话证据确凿,施密特无法阻止,只得让步。

 

记者跟着消防员像被猎枪惊吓的麻雀四处散开,施密特不理会其他人,带着两名旧友全程陪同罗根主编,两人从棉花岛会所的艳舞聊到百老汇新晋火辣的女星,从怎样抽雪茄最带劲侃到老威廉的麦芽威士忌最地道,虽然最近掺水日趋严重……活像他们真是多年不见的老友!

 

小心翼翼跟随着两人为中心的“核心集团”,一一走过烟厂的原料、干燥、卷纸、裁切、拣选、包装车间。查尔斯仔细观察,留意所有看见的一切。罗根主编看重的就是自己过目不忘的强大记忆。不需要一定发现什么,记下一切,日后作为参考对比,也是非常重要的任务。

 

时间过得很快,没有任何一组传来事先约定的有所发现的信号,罗根仍和施密特谈笑风生。与同行的斯科特目光交汇,对方轻轻摆动下颌,示意一无所获。按捺急躁,查尔斯继续默记目光所及的一切。

 

来到厂房末端,测量逃生楼梯,果然比规定数目短了8英吋。施密特一副吃惊的模样,既而痛心疾首,保证一定重新安装,明日就动工!罗根与山姆交换眼神,没有别的问题,只能开出罚单,限期整改。

 

一行人在施密特的陪伴与押送下原路返回,经过卷纸车间,意外的喧哗传来。那不是约定的发现信号,罗根疑惑地冲着施密特眨眼:“那是什么?”

 

“隔壁是造纸车间。英美烟草对香烟制作精益求精,卷烟纸张也是自行制造的。”不易察觉地停顿了一下,德国人带着他们走向喧哗传来的方向,“这边请!”

 

转过拐角,视野豁然开朗。一个边长30X30英尺的水池占据了房间中央的位置,乳白的纸浆在池中沉淀浸泡。静待时间足够,就可以搅拌均匀,运往抄造车间,经由捞纸器捞浆,凝结成为初步纸张。

 

所有人都正向池内张望,一位工人手持长杆在池中拨弄着什么。汉克趴在池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长杆,不时紧张地推一推眼镜。

 

“怎么回事?!”罗根主编皱眉喝问。

 

汉克吓得差点掉进水池,转过头来,整张脸已因为窘迫而变得通红:“我……我……我刚才路过的时候,脚下打滑,夹在文件里的钢笔也滑出来,掉下去了。”

 

“什么?什么东西掉下去了?”施密特像是没听清。

 

“我的钢笔,派克世纪系列。大学毕业的时候,社团一起凑钱定做的!”

 

他看上去真像快要哭起来。

 

施密特同情地看着年轻记者,他走到工人身边,询问基本情况。两人低声商议,干脆将全部纸浆转移到备用抄造池。很快,外来的不速之客水落笔出,施密特亲自拾起钢笔,用手帕仔细擦拭干净,送还给汉克。

 

“就是这一支吧!”

 

罗根主编朝他脑门猛拍一记,汉克抱头痛呼。罗根用胳膊挟着粗心大意的脑袋,把身高超过自己的高大部下变成一只鸵鸟。

 

“人事部全是些白拿工资的木偶!现在的新人一届不如一届,一个个都这么不着调,辛苦的还不是咱们这些现场主管?!”

 

施密特露出痛苦的理解表情,默默点头,两人眼神交汇,仿佛一对知己。

 

回到出发的地方,山姆召集部下一一询问,除了短了8英吋消防楼梯,再无任何发现,沃伦反而丢了一只手表。施密特再三道歉,态度格外诚恳。而后他们豪爽商定,感谢纽约消防局与新泽西时报及时提点,今晚Kapas Island会所一醉方休!

 

带领部下回到消防车内,罗根立刻扯下虚伪的社交表情,对汉克吼道: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

 

“下次记得管住你的面部肌肉,如果不是我送你一巴掌,施密特立刻会看出你的表情变化!”

 

“不,可能他已经看出来了,只是装作没看见!所以,说!快说!”

 

汉克咽了咽口水,在所有人目光聚焦下,紧张开口。

 

“事情是这样的。海洛因的主要成分是二乙酰吗啡,化学式是C21H23NO5……”

 

“砰!”罗根一掌拍在车门上,“说英语!!!”

 

“……今、今天出发的时候,罗根主编点到我的名字,我太吃惊了!把钢笔掉进印刷部拜托帮忙试验的新式有机染料,染上一个小斑点,必须要非极性溶剂才能洗掉。而水本身是强极性……”

 

“啪!”这次轮到斯科特动手捶桌,“叫你说英语!!!”

 

汉克的表情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就是我的钢笔本来沾上……一点染料,只用水是洗不掉的!但现在那个斑点已经几乎看不见了!除非水里加入了盐酸盐,造纸厂的纸浆里面本来不会有这一类添加剂,但是……如果他们在水里加入了海洛因,不,准确地说应该是盐酸海洛因……”

 

“找到了!”猛然击掌,罗根主编的眼睛就像接通电闸的街灯,倏地点亮。

 

“这就对了!我们的注意力一直在烟草本身,但是施密特兄弟够聪明,烟草其实没有任何问题。他们将海洛因溶解在水里,再用这样的水来造纸,用这样造出的纸包裹卷烟。划一根火柴,点燃这样的‘特制’香烟,等于用香烟掺杂海洛因吸食,只是极其微量的。”

 

“所以施密特恨不得不让任何人知道他们是自制纸张。你这支钢笔掉下去的时候,他特意询问那是什么东西。如果是可能产生反应,或者体积不大的物体,施密特多半会随便找个理由,让它滚进排水沟,消失得无影无踪。确定是不会产生任何问题又个头显眼的派克‘世纪’系列钢笔,他才同意打捞,而且亲手,仔细,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才交还给你!”

 

“但是,他没法知道这支笔刚刚遭遇过什么!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

 

可是很快,沉默取代了罗根脸上的兴奋。

 

“我们必须立刻返回烟厂取样,立刻!施密特足够谨慎,就算没有任何破绽,他也很可能立刻清场,终止由烟厂自行生产纸张,彻底撇清嫌疑。我敢用100美元打赌,用不了几天,我们就会听到英美烟草改由一家新开张的专业纸厂提供卷烟纸的消息!”

 

派谁回到烟厂取样呢?不能大张旗鼓,甚至不能再带上消防局的人,那样等于通知施密特情况有异。他甚至可以亲自在厂门敷衍拖延,让手下直接炸掉几个车间。即便不会面对如此极端的情况,施密特也很可能已经开始怀疑,这是一个或许有去无回的危险任务。

 

沉默盘算,罗根准备点出和自己一道返回的名字。与此同时,他听到一个声音说:

 

“我去。”

 

一直无法习惯成为目光的焦点,吞咽唾液,平复心跳,查尔斯再度开口:“让我返回工厂取样!”

 

“这里的Alpha和Beta还没死光,轮不到一个Omega去冒险!”第一个出声反驳的居然是斯科特。查尔斯记得几个小时前,肖恩送来午茶的时候,眼镜之后不加掩饰的目光。

 

“查尔斯,你不需要证明些什么。”罗根主编也在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极度的紧张压迫着咽喉,查尔斯依然坚持,“我认为我是最佳人选!”

 

“施密特兄弟都是Alpha,并且都有歧视Omega,认为他们不堪重任的倾向。如果由我回去,容易让施密特在潜意识中放松警惕,相信只是一个巧合。而且我是与兰谢尔先生缔结了婚姻关系的Omega,施密特不会认为罗根主编有胆量让我冒险,就和大家刚才的反应一样!”

 

停顿片刻,查尔斯调整呼吸,加重语气。

 

“施密特和他的手下有各种传闻,不论真假,他们都不是善类。一旦被发现或者怀疑,回去的人有被‘消失’的危险,是的,有这个危险!而我是兰谢尔先生的Omega,是占据过纽约头条的半个公众人物,相对一般的报社记者,我不是一个可以被随便‘消失’掉的人!”

 

“所以,我是无可争议的最佳人选。罗根主编,您认为呢?”

 

而后,查尔斯居然看见罗根用力调整肩胛关节,让骨节发出清脆的声响,震动胸腔,深深地吸气再吐出。加入报社以来,他第一次看见这个老兵如此郑重其事。

 

“好吧,有谁认为查尔斯的方案不够妥当,他有更好的办法,立刻说出来,现在!1——2——3——OK,那就……”

 

“不!”斯科特突然站立,一头撞上车壁,他捂着头顶大声反驳。

 

“查尔斯的方案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绝不让一个Omega去冒险!就如您在之前所说‘女性全部不许进厂,别问我理由!’”

 

罗根就像什么也没听到,全不理会那个“最差新人”。他迅速向查尔斯布置计划,一一叮嘱注意事项。如何利用失窃展开行动,如何防范偷袭保护身体要害,核对手表设定安全时间。并用身体挡住手指,指向查尔斯呢料风衣的衣襟,“如果出现意外,这东西也能派上用场。”

 

只有罗根和查尔斯明白他的所指,艾瑞克离开之前亲手反别在衣襟背面,以防万一的东西。

 

呼叫停车,动身之前,查尔斯发现罗根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

 

注意到他的视线,罗根突然立起粗眉,啧着嘴。

 

“你以为我会流着眼泪说你是我最好的部下一定活着回来?不!我在替自己担忧!给我记住,我在德州还有老娘和房贷,别让艾瑞克回来把我灌进水泥柱沉纽约港!他办得到!”

 

笑着接受主编委婉的祝福,查尔斯推开车门,独自一人走进冬日纽约铅灰的天幕。

 

步行时间不长,转过街角,英美烟厂高耸的铁栅门矗立眼前。灰暗,冰冷,生硬,仿佛冥府与人世的边界。

 

急促脚步从身后追赶上来,左手被人紧紧抓住。

 

瑞雯趴在他肩上,剧烈运动考验肺活量的喘息敲打耳廓。

 

“是我把你带到美国,去哪儿我们都一起!”

 

评论(13)
热度(122)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