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4

前文说明,基妹不是反派基妹不是反派,请大家牢记这句话!

第四章


“……”


把头深埋在被褥之间,挨过剧烈的眩晕和呕吐感,还有从太阳穴辐射半个头部的抽痛。


这是怎么了?!查尔斯不明白。一个月来,这些不适一直困扰着他,而且越发剧烈。查尔斯不清楚原因,但他不想被人发现,时报对英美烟草的全面调查即将开始,他不想半途退出!


勉强支撑身体,离开床褥,面对镜子整理凌乱的衣着和仪态。离开卧室,沿着楼梯慢慢下行,万幸没有碰上威严而缜密的休斯太太,兰谢尔家的守灶女神严厉掌控着整个家庭,比小时候母亲的女管家更甚,有一次自己和兰谢尔先生来不及吃早餐就出了门,被她抓住狠狠训斥。自那以后,查尔斯听见钥匙串叮当碰响就想绕道。


一路与遇见的仆人互致微笑和早安,穿过敞亮走廊,通向老罗伯特口中宛如“玻璃蛋糕”的温室小楼。


走廊两侧敞开硕大的窗户,纽约冬天难得的暖阳登堂入室,在柚木地板印下一片艳光。


两侧窗外,英式小花园郁郁葱葱。黄杨和络石藤可爱的油油绿叶,令人精神振奋;山茶从鸡爪槭夺目的红叶中探出娇艳脸庞,盛放在崎岖溪流之上。潺潺流水跃过青苔遍布的石阶,跌入锦鲤沉睡的深潭。


据说这些精致的花园小景,全部出自热爱园艺的伊蒂夫人和休斯太太之手。纽约社交界对她的出身和做法颇有微词,她却以令人钦佩的坦然回敬:“我和我的儿子,都有一双粗糙的手。”


今天进入温室小楼,没见到精力充沛的老妇人。查尔斯向侍立一旁的老罗伯特询问,对方惊讶的回应让他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伊蒂夫人昨日因独居堂姐病危,已经回了肯塔基。


摇摇头,自嘲着健忘,接过老罗伯特送来的“朱诺(天后赫拉在罗马神话中的名字)的石榴汁”。

这并不是真正的石榴汁,虽然传统上药剂师们很喜欢将它染成红色。这是一种自古流传的Omega专用营养剂,据说对促进生育很有帮助。贵族家庭普遍将它列为早点的一部分,每日饮用。逃出家庭求学,远赴北美工作的时候,查尔斯曾停用过一段时间。婚后,老罗伯特又习惯地拿了出来,出于遵守与兰谢尔先生的契约考虑,查尔斯没有拒绝。


在用餐席位落座,左右空无一人。正想向忠实的老管家询问兰谢尔先生的下落。一道身影从一旁的室内泳池浮现,深色头颅突破水面,透明的水珠沿着肌肉健美的沟壑滚落,一直没入水面下的……


查尔斯突然觉得很难从那些水滴上挪开视线,这让他脸上温度骤升,开始发烫。努力把头拧向左边,装作对玻璃墙外花木凋敝的刺绣花坛产生了兴趣。


“刺绣花坛最好的时节在夏季。”攀上池沿,换上浴衣,兰谢尔先生自己动手擦拭头发。他似乎很难理解查尔斯的新爱好。


“名种玫瑰、郁金香和洋水仙将在六月盛开。到那时候,我们一起去对面的摩尔别墅,那里观赏视角最好。”


“那地方也是夏季纳凉的好去处,当然比不过我在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白沙碧海,迷人的地方!等到明年度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去!”


语气就像一个急于把宝贝玩具塞进新伙伴怀里的三岁孩子。


查尔斯低着头含糊回答,担心自己尚未退去热度的面颊会暴露无遗。


此时老罗伯特上前布置早餐,让他逃过一劫。


吐司、松饼和各式面包散发着经由胃部给心灵加温的暖香,不同种类的谷物浓粥盛在银罐里。四种鸡蛋一列排开,片薄透亮的火腿与肉汁充溢的香肠让人食指大动,黄油和果酱正在骨瓷碟里闪着珠宝似的光泽。德州风味的培根马铃薯煎饼,淋上酱汁,焦香四溢;英式风格的烤番茄和茄汁炖豆,会合拌炒蘑菇,济济一堂。


老管家端来饮品托盘,照例为查尔斯送上热可可,询问兰谢尔先生时,他点了浓缩咖啡。


然而,挥之不去的呕吐感仍困扰着查尔斯。平日热爱的黄油煎蛋搭配培根和茄汁炖豆,如今令他退避三舍。服下“石榴汁”后,只勉强喝下一些的可可,吃了半份水煮蛋和几口燕麦粥,便放下汤匙。


抬眼,见到兰谢尔先生用一种十分古怪的表情盯着他。


紧张地绷紧了肩膀,查尔斯迅速盘算如何说服他的Alpha。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只能呆在家里养病,至少现在不行!


幸而兰谢尔先生似乎没有察觉。收起那种古怪的表情,他有些抱歉地说:


“查尔斯,最近我会离开纽约,去华盛顿参加一个会议。时间较长,可能需要两周以上,不过圣诞节之前一定会回来。这段时间不能再送你上班,我会安排阿历克斯接替。正好我为你定做的劳斯莱斯到了,薰衣草色的,漂亮极了!”


“不要!”查尔斯花了一秒不到的时间,不加思索断然拒绝。


“为什么?”


他立刻发现自己很难面对这样的兰谢尔先生。待在一个生活与工作中截然不同两幅面孔的人身边,对心脏是个艰巨的考验。看着“传媒帝王”“狡猾的兰谢尔”仿佛一条被训斥的大狗,露出带着些许受伤的委屈眼神,查尔斯自认不是伊蒂夫人,至今还不能很好地适应。


“社会部今天开始对英美烟草的秘密调查。薰……那样的劳斯莱斯全美只有一辆,福特送来的那辆酒红色林肯也不行!太招摇了。”


“是我疏忽了。”兰谢尔先生点头同意,神色缓和下来:“查尔斯,这段时间我不在纽约。如果调查出现什么问题,去找托尔商量,也可以找罗杰斯检察官帮忙。”


“替我转告罗根,别太莽撞。施密特兄弟不是清白虔诚的教徒,让他一切谨慎为上!”


“有人说,最好的记者和最好的私家侦探只有一个区别,我们不用枪。”在临时租用的调查中心,新泽西时报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叼着视如性命的雪茄,懒洋洋环视他的手下,掏出柯尔特M73,吹了吹乌亮的枪管。


“谁他娘放的屁!要什么消息,就不惜代价,不论手段掏出来!明白了吗,混球们!”


“混球们”哄笑着回应。身为“混球”一员,查尔斯只好乖乖地,把兰谢尔先生让他转告罗根主编的话咽下去,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从那天起,以距离英美烟草长岛厂区一公里外一栋居民楼为基地,时报最得力的报道精英各展所能,四处出击。


这其中有为了抢发一战胜利的消息,成功抢到会场附近唯一一台电报机,并在发报结束后,顶着一群记者的拳脚,搂着发报机不放手,又发了几十页圣经的老牌文记;也有人脉深广,能在上午与纽约流浪汉痛饮劣质威士忌,中午与非法移民一起做饭,下午拿到约翰?摩根的请帖,傍晚和小柯立芝举杯畅谈的交际大师;还有和私家侦探全无区别,没人听说过他,只是罗根私下向查尔斯提起已经在英美烟厂卧底半年的资深线人。


——但是并不包括查尔斯,也不包括爱玛小组的汉克和瑞雯,还有罗根小组的斯科特?萨默斯,那个哥伦比亚新闻学院5A毕业,精通摄影与现代通讯,却被上司评价为“最差新人”的实习生。


“入职不到一年的新人,在这种行动里只能留守支援,啃着好时排块,把‘家’看住就行啦!”


对于这个答案瑞雯想把它糊在主编脸上,汉克虽然不甘,只能承认事实。“最差新人”斯科特则沉默不语,查尔斯没从他嘴里听到一个单词,包括“你好”和“再会”。


至于查尔斯自己,他只想申明自己从来吃不下甜得腻人的好时排块!


低气压不止笼罩着新人团队,调查一步步展开,人们记录下烟厂的每一次车辆出入,排查了所有的原料渠道,从每一个生产环节取样化验,从流水线上的烟丝到已经打包装箱的成品。神通广大的记者甚至搜罗了上至肖和施密特的童年隐私,下至厂区临时工的婚外情史,却和罗杰斯检察官一样一无所获。


他们甚至发现,烟厂工人同样一无所知,没人认为他们工作的地方与众不同。


“这就是时报精英调查团半个月的收获!”重重拍在厚而无用的资料堆上,罗根主编脸上的表情令所有部下都不敢抬头。


“你们成功证明了你们可以改名猴子调查团,可喜可贺!”他真的毫无诚意地随手拍了两下巴掌,而后在寂静中爆发咆哮:“还不继续干活!立刻!”


“豪利特主编,”敢在这个时候顶着咆哮发言的人不多,毫无惧色的“最差新人”算是其中一个:“从各种途径取得的所有烟草样本的化验结果都出来了,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这是否说明我们的调查方向错误,或者对方已经有所察觉呢?”


“萨默斯‘主编’,我实在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转正升职了。没有及时祝贺,真是抱歉!”罗根装模做样地鞠了个躬,叼着雪茄的笑容吓得汉克差点哭出来。


斯科特气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场面尴尬到了极点。


笃笃的敲门声活像放错了顺序的插曲,引走所有人的注意力,罗根不耐烦地扬头,示意开门,每个人都扭头去看哪个迟到的倒霉鬼撞到了枪口上。


门口站着一位黑西装白手套的年轻人,活像海报上的名门管家。手里提着英式下午茶专用的三层点心盘,红茶在骨瓷茶壶里冒着热气,精致的司康饼和水果塔香气四溢。


年轻人似乎完全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样的阵势,他吃惊地四处张望,有些结巴地说:“请……请问,查尔斯?泽维尔少爷在这里吗?”


红着脸挤出人群,查尔斯快步走向肖恩,带走了不知所措的贴身男仆。


兰谢尔先生离开之后,他的头疼和眩晕越来越厉害。连续几天什么都吃不下,即使勉强自己吃下一些,也被剧烈的呕吐化为乌有。查尔斯本想隐瞒,却瞒不过贴身照顾的男仆。肖恩非常担心,虽然他勉强答应暂时不告诉别人,并冒险帮助查尔斯瞒过了威严的女管家。今天早上他嘀咕着去找厨房的老怀特,做一套精致的下午茶,少食多餐,应该有好处。查尔斯拒绝了,可没想到肖恩还是来了。


四周惊诧甚至鄙夷的目光,让查尔斯发现自己成了低气压宣泄的对象。特别是现在,多日辛苦调查却没有任何结果,大家格外气恼之时,肖恩的行为显得格外不合时宜。只是碍于老板颜面,没有人敢当面嘲笑。


查尔斯自嘲地苦笑,他一直是报社的特殊“雇员”。每天由老板座驾接送,经常被兰谢尔先生邀请共进午餐,他甚至不时让肖恩准备下午茶。平常与兰谢尔先生一道,报社里没人觉得这样的待遇有什么特殊,一旦单独行动就特立独行得像个碍眼的异教徒!


恍然间,查尔斯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兰谢尔先生已经那样深入了他的生活……


当他再回到房间,胆大妄为的“最差新人”正在彻底爆发,拍着桌子和罗根主编争辩是否应该改变调查方向。不知是大胆还是鲁莽的,罗根的助手沃伦?沃辛顿插嘴劝架:“现在的确没有任何头绪,我们连烟厂的垃圾堆也没有放过,最终只能证明英美烟厂是一家模范企业,除了安全通道的楼梯存在消防隐患……”


“有消防隐患!为什么不早说!”“消防隐患?!”


罗根和斯科特同时转头,异口同声质问,连表情都出奇一致。他们惊诧地对视了一眼,立刻将注意力拉回重点。


沃伦更被他们吓了一跳:“呃……因为消防隐患和我们的调查没有关系……”


“少废话!”“快说!”


两人再度异口同声,再次惊诧地对视了一眼,而后分别不自在地挪开视线。


“就是烟厂生产车间背后的疏散楼梯,宽度不够。纽约市要求疏散楼梯必须宽6英尺以上,并且不能堆放杂物。英美烟厂的楼梯可能还不到5英尺,这很常见,纽约没几家工厂完全合格!而且这跟我们的调查目标有关系吗?”


“谁说没关系!”罗根一巴掌拍得沃伦站立不稳:“所有人都听着,再有任何发现都立刻告诉我!不管你觉得多么微不起眼,或者毫无关系!现在马上接通罗杰斯检察官的电话,让他通知山姆,山姆?威尔逊!他是我和检察官的老战友,现在任职于纽约消防局,我们有理由直接进烟厂调查了,绝对合法,光明正大!”


曲折艰难的行动突然出现新的转机,记者们精神振奋,摩拳擦掌,准备出击。


“凯蒂留下负责留守人员,并和检察官保持联络;爱玛在烟厂门口照看车辆,负责接应——女性全部不许进厂,别问我理由!加比、沃伦跟我来,还有……”罗根用粗壮的手指敲击额头,迅速布置,一个一个挑选随行人员。他叫出值得信赖,经验丰富,拥有特长的部下名字,大多在人们意料之内。


“汉克,你也参加!”这个名字虽然让本人吓得掉了手上转动的钢笔,手忙脚乱忙着打捞,仍令人信服。汉克?麦考伊虽然只是新晋摄影记者,但大学攻读化学专业,拥有一般记者难以企及的专业知识。


之后罗根却迟疑了。沉默片刻,他喊出令所有人惊讶的名字:“查尔斯!”



某人脑洞大开的抽风小剧场:

摇摇头,自嘲着健忘在常用藤椅落座,正想询问兰谢尔先生的下落。一条鲨鱼浮出水面,裂开嘴漏出两排性感的好牙,好一条游泳池里的美人鲨!

评论(33)
热度(136)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