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3

第三章

 

感恩节之夜的慈善晚宴,摇晃掌中寡淡无味的开普敦香槟,艾瑞克全然没注意身旁“绅士”们聊些什么。

 

那些有关赌场的,股票的,交际花和华盛顿的热门话题只像快断气的苍蝇在耳边聒噪。

 

托马斯……还是戴维斯?推的那个60码真漂亮!

 

得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的感觉,他的心思,他的注意力全挤在狭窄的眼眶余角,小心地偷瞄着他的Omega。

 

他一直想对查尔斯解释下午那桩尴尬的事件。那并非他的本意,他不会利用那样的机会,炫耀或者巩固什么。

 

但他竟一直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大名鼎鼎的兰谢尔也有这样一天,艾瑞克忍不住在躲社交表情下苦笑。

 

那个能让赤脚飞奔的班图猎人买下皮鞋,能向最虔诚的牧师推销安全套的无良广告商,总在查尔斯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婚后一个月,他越来越没了底气。他不希望看到查尔斯面露不快,如果再让他见到在苏格兰那样痛苦的查尔斯……

 

上帝啊,还是换个惩罚,让他三天之内创造万物吧!

 

眼角余光紧紧尾随查尔斯,他正在会场另一端,积极融入瓦普尔夫人的社交圈子。同为Omega,交流起来或许会让他更自在些。艾瑞克特意留心选择,尽可能带查尔斯出席Omega较多的场合。

 

只是,那位夫人……

 

眉毛藏在社交面具下面打了好几个结。

 

茜玻·瓦普尔夫人是纽约社交界名声最著的Omega。丈夫早逝,子女出嫁后独自生活,独力掌管自己的财产,这在新大陆是可以接受的。她将所有财产投入慈善事业,赢得广泛赞誉。身为Omega,夫人格外注重保护同族。她兴建庇护所,收留被丈夫虐待的Omega,利用社交关系,广泛呼吁维护Omega的基本权益,开放抑制剂的交易,并且特别热衷于帮助有意向和能力的Omega独立谋生。

 

托尔那个弟弟,奥丁森家的养子,就是在她的赞助下,成了全美第一个Omega律师。

 

查尔斯是个固执的人。每次陪同出席社交场合,需要戴上钻戒,他的动作都有些迟疑,反之则格外干脆。他会向瓦普尔夫人靠近自然是……

 

烦躁和不安掺进寡淡无味的香槟,在手掌里摇晃。

 

自己曾经主动向查尔斯承诺,在发育完全之前不会再碰他。即使可以无视誓言,他也绝不可能无视对查尔斯身体和精神造成伤害的可能性。

 

三年的期限,第一年多半只能作废。剩下两年……两年时间,让查尔斯解开心结,接纳自己,怀上他们的孩子,应该够了吧……

 

可是……万一,出现什么意外……

 

艾瑞克开始后悔,婚前协议就该耐心还价。那个时候如果要求把期限放宽到五年,查尔斯应该可以接受……

 

相比这些烦恼,更令心脏隐隐作痛的,是每一次查尔斯见到瓦普尔夫人的眼光。那让他怀疑,对于查尔斯自己是否只是一个噩梦,或者一副枷锁……

 

“嗨,艾瑞克·情圣罗密欧·兰谢尔!管住你那眼球,别让你的Omega遛狗一样牵走它!”

 

他的心不在焉过于显眼,终于被身旁“绅士”发现。有人开口调侃,那是匹兹堡钢铁大亨约翰·霍克利的儿子,眼光敏锐而个性轻率的卡尔。

 

“担心你的查尔斯太靠近老爱多管闲事的瓦普尔夫人?”左手随意揣在衣兜里,卡尔热心地替朋友出谋划策:“办法多的是!‘狡猾的兰谢尔’居然想不到?!”

 

“Omega不肯安分地呆在家里,的确叫人头疼。但他现在在你的报社工作,对吗!给他一些足够棘手的任务,让他明白世事艰难,不是什么地方都适合娇贵的Omega。时间一长,自然懂得知难而退。或者让你的部下,他的上司和同僚,告诉他,或者不那么明白地暗示他:他什么事都做不好,没有才能,一无是处,仅仅靠着丈夫白拿一份工资。”

 

“如果他灰心丧气,换家报社重新开始,仍是如此处理。很快,他就会厌倦辛劳,怀念温暖的家庭。如此简单!以你的能耐,艾瑞克。”卡尔扬了扬手上酒杯,送到嘴边,“不会比喝下这杯香槟更麻烦!”

 

只有轻率的钢铁王子觉得替好友排忧解难,出了个好主意洋洋自得。旁人看到艾瑞克开始变得淡薄而锐利的笑容,纷纷岔开话题,隔开两人。

 

幸运的小伙子!缓和表情,艾瑞克与“朋友们”举杯畅谈,顺便庆祝那个莽撞的小子逃过一劫。饮下的酒液像硫酸腐蚀腹部,在体内蒸腾着剧烈的不快。

 

那绝对是个好法子,非常有效。一想到有人意图这样对待查尔斯,践踏他的努力,抹杀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即使那只是一个提议,艾瑞克也想用锯短枪筒的双管猎枪,顶在那个人的脑门上!

 

没人能那么做!即便是他自己也不行!

 

嗜血的冲动如此真切地在肯塔基人胸口涌动。而短短十数米外,他的Omega也正直面属于自己的困局。

 

“夫人,我对您的客人并无不敬之意。高贵的金丝莺怎能和一群低贱的野雀为伍?与我们这样的人交往,对这样的贵客才是真正太过失礼!”

 

全美第一位获得律师执业职格的Omega,洛基·奥丁森有一条堪比刀锋的“银舌头”。如果可能,查尔斯绝不希望成为它的目标。

 

“您误会了,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并不依靠Alpha生活。”

 

洛基侧过脸,陡峭的颧骨遮不住鄙夷的神态:“实习记者一年的工资,肯定能负担您现在这套礼服的费用,更不必提您的钻戒和克什米尔蓝宝石领夹,那就值一点小费!”

 

轻轻的笑声从四面扑来,像一群发现奶酪的小鼠包围了他。查尔斯脸庞的温度升高,他努力辩解:“……这些不是我的东西,它们并不属于我!兰谢尔先生只是将它们借给我使用!”

 

撇开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洛基将酒杯递到嘴边,把视线挪到远方,不再说话。

 

笑声和四周的目光像一根根细针扎在身上,查尔斯感到格外难堪。

 

洛基一向如此,查尔斯能够理解。

 

即使不谈他代理着英美烟草公司的法律事务,与兰谢尔先生立场对立。在这个真正独立的Omega眼里,自己这样的同类,恐怕只是一种耻辱。

 

那样自由洒脱,恣意张扬的Omega,像一只从不屑掩饰自我的孔雀,又像一只警惕的刺猬,只对自己竖起尖刺。

 

他的兄弟替他担忧,以至于今日会面之时,特意借口付款,拉在后面,用眼神示意查尔斯留下来。

 

那个时候,奥丁森律师笑得有些腼腆:“不用这样正式,就叫我托尔吧!我还得感谢你对洛基的照顾!”

 

“不管父亲是怎么想的,我从没把洛基当成我的Omega。我们可是从小穿着裤衩一起往澡堂里蹦的兄弟啊!何况我已经有了女友,简——就是你见过的那位简·福斯特!”

 

他苦恼地揉着眉梢:“我只当他是我的弟弟,我唯一的兄弟!不管他是Alpha,Beta,还是Omega,我都不在乎,我只希望他能过得幸福!但是我们之间……呃,有一些误会……查尔斯,你知道……”

 

查尔斯曾听说过。奥丁森家族和兰谢尔先生渊源深厚,5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两兄弟被兰谢尔先生委以重任,担任新公司的法律顾问。但是,让洛基出任托尔副手的安排,却将兄弟间的矛盾彻底激化。一直努力着,决心证明Omega绝不比Alpha差的洛基,因此愤而出走。之后几经打拼,在瓦普尔夫人的赏识与资助下,拥有了自己的事业。

 

“洛基……他现在不会愿意听从我的意见。他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我和母亲都非常担心……所以,查尔斯,请让我感谢你对他的再三忍让。”

 

托尔灿烂的金发如同阳光。查尔斯不知道奥丁森家的长子是否清楚,每次提到弟弟,他的表情就比阳光更灿烂。

 

“我无法涉足Omega的社交圈子,希望你能继续照顾他。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其实,洛基有一颗柔软而高贵的心,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只是有的时候,嗯……太过坦率,好恶分明,虽然在大多数时候他一点也不坦率,真叫人恼怒!

 

他突然笑起来,表情活像在炫耀:“哈,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谁能说不是呢?!”

 

的确如此。只是查尔斯很难理解,为什么Alpha们都担心他会被洛基刺痛。在回程的汽车上,兰谢尔先生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我并不讨厌洛基。事实上,我非常羡慕他。”

 

查尔斯如此回答。

 

他转头望向车窗之外,像一只透过栅栏向外张望的笼中之鸟。

 

车窗玻璃倒映脸庞上浮现出的表情,刺痛了查尔斯的眼睛。非同寻常的愧疚促使他转身面对那个Alpha,大胆握住他的手。

 

“请您不要误解,兰谢尔先生!我没有憎恨,相反我非常感谢您!”

 

“您,还有伊蒂……夫人,都待我很好!我感谢您!如果留在苏格兰,而不是来到美国,我的境遇绝不会比现在更好!”

 

这些言语发自内心,与愧疚无关。查尔斯比谁都明白,如果没有兰谢尔先生有违常理的强势介入,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命运。而伊蒂夫人就像太阳一样温暖,又像太阳一样强势。瘦小的老妇人一本正经地胡扯,肯塔基习俗每天早上用相互亲吻脸颊代替问候早安。她坚持着,一点点拉近距离,强势地带着查尔斯融入这个家庭。

 

“我只是……只是还不太习惯……”

 

他的声音那样诚挚,就像世界上最诚实的人。

 

“对不起,兰谢尔先生……请原谅我。”

 

“我会努力地尽快适应,履行我们签署的协议。虽然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Omega人选,符合传统的……呃,兰谢尔先生?”

 

澎湃的情感冲破理智的闸门,艾瑞克将他的Omega紧紧搂进怀里。他并不确定那时候被狂喜占据的心灵,驱使他的嘴说了什么。

 

能确定的唯有——

 

那个时候,他是幸福的。

 


评论(17)
热度(141)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