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2

第二章

 

瑞雯和侧着脑袋被摁在爱玛大腿上的汉克都吃惊地盯着查尔斯。


他们都知道查尔斯记忆超群,但仅仅是无意中瞅到一眼,就把那个一般美国人看到多半不知道怎么读,就算知道怎么读也足以让他们舌头打结,而且还格外冗长拗口的斯拉夫语姓氏背下来,仍足以令人震惊


而后,汉克看见查尔斯身后突兀地出现一块空白,有人拉开车门,一把将他拉走。时报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叼着他标志性的雪茄,冲爱玛咧嘴一笑:“弗罗斯特小姐,把你们组查尔斯借来用用。别忘了今天的感恩节游行特稿,下午要出个号外!”


提起唇角,眼睛眯成一条缝挤出笑容。车门关上的同时,寒霜立刻降在女王脸上。


人尽皆知,新泽西时报的影子女王心心念念惦记社会部主编的座位。这一次卯足了全力,然而随着调查深入,上面对这个CASE越来越重视,社会部主编罗根带领其它小组加入。虽然罗根一直嚷着现在组里有个“最差新人”,但爱玛小组新手更多,不用排挤也难担重任。


“我们组不是有查尔斯吗!”


“兰谢尔那家伙我再熟悉不过,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那个工作狂公私不分。”爱玛毫不在乎,不加敬语喊出老板的姓名。


“就在上个星期,查尔斯忘了赛马会的稿件被分派给他组稿成文,差点让时报开了天窗,逼得采编部临时启用备用稿件,重排整个体育版。第二天,兰谢尔不是直接把文件夹砸到他头上,整个编辑部都看见了!”


“以记忆力出名的查尔斯也会忘事,何况别人!现在明白备忘本的价值吧!”


一面抓住机会调教新人,一面不甘地盘算,爱玛让瑞雯启动了汽车。


越过一个路口,罗根带着查尔斯在意大利蔬菜汤似的感恩节人群里穿行。身旁的男女老少像一只只被人提着脖颈的鸭子,抬头仰望足有一艘油轮大小的米奇造型气球,在纽约林立的摩天大楼间飘过。“鸭子们”屏息观看,而后爆发鼓掌和欢呼。


出于卫生和安全考虑,从第二年起,动物不再出现在游行队伍中,取而代之以巨大的动物或卡通气球。造型更大,更引人注目,广告位更多更显眼,自然皆大欢喜。


穿过鸭群,跟随罗根左转进了一间咖啡馆,幸好不是之前呆过那间。入口装潢格调高雅,磨秃的牛皮把手上方,玻璃门扇贴着玛丽·碧克馥《风情女郎》(首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获奖作品)的海报。


进门,靠窗一桌两个男人站起来,好像已经等待他们许久。查尔斯认识他们,那是纽约总检察院的检察官史蒂夫·罗杰斯和兰谢尔先生的法律顾问托尔·奥丁森,再加上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差不多是本次烟草调查的一线负责人集会。


所以,豪利特主编会带上自己的唯一理由,只能是担当兰谢尔先生的代理人。


Well,这也算是履行婚姻协议的一部分。查尔斯如此说服自己,坐到桌旁,加入三个身材高大,异常引人注目的Alpha行列。


这次调查的前因,要追述到31年前。


德国道尔制药公司将一种吗啡衍生物改良为可以投入大规模生产的药物。实验显示它可以很好地缓解疼痛,止咳平喘,镇定神经,还可以缓和吗啡的上瘾症状,并且安全无副作用。


道尔公司如获至宝,没有经过长期实验,就将这种药物大规模推向临床。动用各种合法非法的手段将它推荐给整个欧洲,甚至全世界的医院和药师。


医生们比制药公司更为欣喜,他们认为这是最好的吗啡替代品,最好的镇定剂和止痛药,它就是这样安全!他们将它推荐给被各种剧痛困扰的病人,小到感冒,大到肺结核,癌症和精神病也在它的适用范围以内。在药厂的宣传广告里,它更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仅仅5年,就占到了全球药物销售额的5%!


道尔制药董事长踌躇满志,用日耳曼神话中女武神的名字为这种试验药物正式命名——


那个响亮的名字叫做“海洛因(Heroin)”。


美好时光从来不会太长久。不到几年,海洛因可怕的副作用在全球范围陆续登场,人们这才发现,一个比吗啡可怕得多的怪物出笼了!


经过漫长的试验和争论,到了1910年,海洛因开始被逐出临床范畴。1923年,在纽约总检察院和新泽西时报合力推动下,纽约州立法禁止海洛因的使用和销售,时报也因此一战成名。次年,美国国会通过哈里森毒品税法第四附加条款,宣布海洛因非法。(以上海洛因早期情况,参考自百度百科:海洛因。虚构成分众多,别太当真。)


“美国是最后一个确定海洛因非法化的大国,也是道尔制药最重要的市场。那之后,道尔制药声名狼藉,董事长约翰·施密特被逐出董事会,他的父亲就是拍板将海洛因投入临床的前任董事长。”罗杰斯检察官翻着手里的资料,如此说道。


“我一直关注他的行动,道尔公司至少还有数十吨的海洛因下落不明。欧洲,特别是德国,当时对这种药物的管制还不严格。”


“不久,还是艾瑞克通过罗根通知我。施密特的兄弟,克洛斯·施密特,换了母姓,改名为塞巴斯蒂安·肖。对,他们是亲兄弟,不是外界传言的堂兄弟!”


“这个肖在1922年进入了英美烟草集团——美国烟草业最大的托斯拉,巅峰时期曾占有美国70%以上的烟草市场。1919年被老罗斯福的反垄断法案分割。母公司英美烟草集团受到重创,虽然仍是美国最大的烟草公司,但颓势明显,与追赶者差距越来越小。”


“这种情况在1923年,肖加入英美烟草一年之后得以逆转。英美烟草推出‘白骆驼’和‘威尔士亲王’两个新品牌,并大量投入广告推销。它们在烟民中引起轰动,让英美烟草重新稳坐美国烟草业首席,肖也随之节节高升,并在他的兄弟帮助下,入主英美烟草董事局。”“至于那些‘神奇’的香烟,这里有一位志愿者的证词:

 ‘这两种烟不是那些只会天花乱坠地打广告吹嘘,却没有任何实际不同的卷烟。在盲测中它们能被人非常容易地区分出来。它们能让人心旷神怡,心情愉悦,这是真的!不是心理作用!我的朋友A女士患有支气管炎,经人推荐抽了这种烟,咳嗽和疼痛明显好转,也不再失眠。但她再也离不开‘白骆驼’,不能用其他卷烟代替,除非‘威尔士亲王’,或者后来推出的女士烟‘春神彩’,而且抽得越来越厉害。’是的,普通香烟也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绝不会这样快,这样厉害!证词的最后说,去年A女士频频对邻居提起看到去世的丈夫,10月的一个夜晚她从楼梯摔下来死去……”

 

“成瘾性强,明显的愉悦感,明显的镇痛安神效果,还有幻觉!跟吸食海洛因症状很相似!”奥丁森律师用钢笔轻轻敲打笔记本。这个Alpha在法律上的谨慎周密,博才多识,与他橄榄球四分卫一样魁梧的身材形成突兀反差,他曾笑称这是他的“保护色”。

 

“并且市面上此类香烟都出自英美烟草。”查尔斯掏出笔记本分享刚刚确定的情报,“有人说在一些公共场合也尝到过类似的香烟,我们逐一调查,发现供货商都是英美烟草集团。”

 

“是的,类似的例子多得足以令人怀疑。一周前,根据情报拦截了英美烟草的一批货物。纽约警察检验了整整一车香烟,完全拆开的。从烟丝到添加剂,甚至英美烟草附赠的烟嘴也没放过。然而……”

 

检察官双手环抱,无奈地耸肩:“一无所获。”

 

“Captain,会不会线报出了问题,被施密特兄弟察觉,预先有了准备?”

 

这个称呼让查尔斯想起来。豪利特主编一战时曾是罗杰斯检察官的部下,兰谢尔先生在战争的时候结识了他们,战后将退役的主编邀请进入报社。后来由他牵线搭桥,让新泽西时报成了检察院的媒体窗口。

 

“不,不可能!”史蒂夫检察官不假思索地回答,语气里有着信仰般坚固的笃定:“那个消息来源绝对可靠,他不会出任何纰漏!”

 

“哦——”罗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再发问,两位老战友之间仿佛有旁人无法理解的默契。

 

“烟草不属于药物也不属于食物,是个棘手的监管空白。对方应该马上投诉了纽约警方越权,官方很难继续插手!”托尔皱眉。 

“是的,出马的就是你那位杰出的弟弟。”史蒂夫此时的笑容与托尔一样尴尬:“敏锐,缜密,滴水不漏,就和你一样!纽约警察局刚接到第七份行政违法投诉。”

 

“于是,只能靠我们了!”罗根欢快地接过话题,举起咖啡杯,像举着一杯威士忌。

 

“得靠你们了,抱歉!”史蒂夫跟着举杯。

 

几只咖啡杯清脆对碰,这件事情就这样干脆地定下来了。

 

四人起身离开,托尔律师抢着买单,罗根并不客气,拉着检察官先出门了。

 

当查尔斯推开门,发现先行离开的两人都立在门口,像被女巫施法定住。他们神态古怪,都张大了嘴巴,抬头仰望,罗根主编当做半条命的雪茄掉下来,却浑然不觉。查尔斯也

好奇地跟着他们仰望,接着他看见了这辈子也忘不掉的东西!

 

感恩节游行进行到高潮,最华丽的压轴气球登场。一只安吉尔造型的气球漂浮在纽约的大道上,和之前油轮大小的气球一样,不!比它们更为庞大显眼!

 

它一手拿着金色“小”弓,一手举着被金箭贯穿的照片。那是一个月前那次宴会,兰谢尔先生带着自己在纽约社交界亮相的新闻照片。

 

放大的!巨幅的!

 

安吉尔头上挂着大幅标语“恭贺兰谢尔先生与泽维尔先生新婚快乐!”翅膀后面插着八把抢眼大旗,全是广告标牌!

 

“好时巧克力,给你E&C一样甜蜜的婚礼!”

 

“蒂芙尼钻戒,给你的那个她,一个E&C式的幸福!”

 

“福特汽车,满载成功人生,驶向幸福未来——兰谢尔先生诚挚推荐!”

 

“想拥有亮丽唇彩,被千万富豪追求吗?美宝莲是您正确的选择!”

 

“想成为兰谢尔先生一样帅气的新郎吗?萨维尔成衣店,来自伦敦,竭诚为您服务!”

 

…………

 

查尔斯目瞪口呆,他几乎不吃好时的巧克力,也没用过唇彩,戒指也不是蒂芙尼的——和广告上那些东西,从来就没有半枚美分的关系!

 

安吉尔下面的花车(那玩意自然也围满了广告牌),站着一位神采奕奕的女性,查尔斯能认出她是一位知名度极高的歌星。

 

她拿起话筒放到嘴边,查尔斯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性感的红唇开启,性感的沙哑嗓音从喇叭传出,震撼纽约。

 

“我想要的不多,在那样的一天,

我希望的只有一样。

我不在乎那些

耀眼闪烁的礼物,

我只想独自拥有你!

你想象不出的,

是我到底有多爱你!

 

我不会要求太多,

我甚至没有许愿下雪。

我只会一直等待,

在红杉树下。

我甚至不会

去加入午夜纽约狂欢。

因为我只想你今晚在这里,

紧紧抱着我。

我还能要求些什么?

哦 我的宝贝。

 

所有的灯都亮了,

到处都好明亮!

孩子们的笑声充溢着耳朵,

每个人都在歌唱。

我听见教堂的圣歌响,

上帝啊,你是否给我带来了那个我想要的人!

把我宝贝带到我身边好吗!

我要求的并不多,

这些已经足够。

我只想看见我的宝贝,

就站在我的门口。”

 

歌喉一转,将这首著名的圣诞金曲彻底换了歌词:

 

“艾瑞克只想拥有查尔斯

比查尔斯想象的还要强烈!

噢,宝贝!我的宝贝查尔斯!

所有我想要的,在这个感恩节

只有你——

只有你——

只有你——”

 

(本文年代太早,实在找不到二三十年代的应景老歌(如果有人知道请一定告诉作者),这首歌其实用了玛利亚·凯利的圣诞金曲《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歌星一面在亮片裙子下面摇晃丰满的大腿,一面抬手指向安吉尔手里的巨幅照片,挥手煽动数量庞大的听众。

 

满大街人潮随着音乐摇头晃脑,拍手跺脚打着节拍。高潮唱段不断重复,跟着哼唱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整个先驱广场,还有从这里辐射的五条大街都加入了声势浩大的合唱!

 

就连他们身边,咖啡馆的门童也摇头晃脑地跟着哼“艾瑞克只想拥有查尔斯,比查尔斯想象的还要强烈!”

 

最后出门的托尔警觉地利用身高优势掩护查尔斯,另外两位Alpha也醒悟过来,立刻帮忙阻挡视线,趁着没人发现赶紧撤退。

 

查尔斯举起笔记本挡住脸,在可怕的歌声里狼狈逃窜,真想在马路上找个坑钻进去。细微的声音在罗根喉咙里打滚,只有身边人能听见:“我就知道,广告商的节操都被狗啃了!”

 

城市的另一头,据传节操被狗啃了的广告商正把办公桌敲得山响。

 

“说!这是谁的主意!”他的表情活像顶着喷发的维苏威火山。

 

一群垂头被训的部下,用目光出卖了人群中的两人。

 

兰谢尔广告公司两名新秀——鲍比·德瑞克和约翰·斯通左瞅右看,哆嗦着抬头,不明白BOSS为什么会发火。

 

“是我们做的策划案。很盛大啊,正好庆祝您结婚一个月!夫人……啊,不对,少爷一定很高兴的!”

 

“…………”

 

“您的婚礼可是上个月纽约的大新闻!加上感恩节大游行,八个广告位全都抢破了头!最后干脆搞竞拍,价高者得,最便宜的一块也超过了10万美元(28年1美元购买力大约等于现在100美元)!” 


他们疑惑地看着BOSS把脑袋埋在双手搭起的框架里,看不清神态,声音也听不清晰。


“……你们两个混蛋……干得漂亮!等会去领奖金……但是下不为例!记得再用我打广告,先向我打报告!”

 

评论(44)
热度(16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