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二部 01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第一章

 

当惜字如金,却嚷嚷着“美国人的要紧事就是做买卖!”的柯立芝,接任美国总统,入主白宫;

 

当乔治·格什温“在噪音深处听见音乐”,从火车运行的节奏里获取灵感,一气呵成谱就《蓝色狂想曲》;

 

当欧内斯特·海明威与司各特·菲茨杰拉德,执起钢笔,用或硬朗或迷惘的笔触,书写时代的传奇;

 

当查尔斯·林德伯格首次独立完成飞越大西洋的壮举,钻出机舱,面对聚集到机场迎接他的十五万巴黎市民,手足无措;

 

当亨利·福特首创流水生产线,将汽车从奢侈品展台开进千家万户;当威廉·范德比尔特用铁道联通大西洋与太平洋;当约翰·洛克菲勒将美孚的飞马标记插上每一个小镇;当北美工业生产总产值占全世界的49%,超过第二至五名的总和!

 

美国迈入了最好的时代!

 

汽车、电话、飞行器!

 

爵士、广播、百老汇!

 

华尔街股市大盘曲线就像曼哈顿岛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节节攀升,永不下行!

 

——咆哮的二十年代!!!

 

在这个黄金时代中,老内森·施特劳斯盘下零售先驱,全美第一家大型百货公司——梅西百货,将总店搬迁到曼哈顿的中心地带。而真正将梅西百货推向巅峰,在整个美国妇孺皆知,还是从1924年开始的梅西百货大游行。

 

1924年感恩节那天,梅西百货没有在年底最火热的购物季早早开门迎客,反而大门紧闭,吸引了不少好奇目光。

 

上午9时,店门大开,策马扬鞭的牛仔、挥舞标旗的水手,露出大腿的康康舞女载歌载舞涌上先驱广场,鲜花彩灯装饰的各色花车跟在后面,花车上站着纽约人熟悉的面孔,压轴是从蒙地卡罗请来的马戏团,几十只动物卖力表演,制造节日气氛。

 

有人认出演员多是梅西百货员工。不久,一个消息传遍了纽约:“为回馈顾客厚爱,梅西百货全体员工举行感恩节化妆游行,游行后更有神秘惊喜!”

 

壮观的游行队伍绵延数百米。彩车,华服,各式表演令人眼花缭乱,更有炙手可热的百老汇明星和知名乐队助兴,极度吸引眼球。当他们出现在感恩节人潮汹涌的街头,穿过纽约最繁华的地带,驻足围观的人群几乎让半个曼哈顿区陷入交通瘫痪!

 

自那日起,纽约人记住了梅西百货的红星标志,记住了梅西感恩节大游行,更记住了游行之后梅西百货一年一度的最大折扣购物节。

 

很少有人知道这场营销狂欢的幕后英雄。4年前,兰谢尔广告公司的掌舵人艾瑞克·兰谢尔亲自出马劝说老内森,他旗下的广告公司会全权负责策划游行路线与表演内容,提供服装标牌,联络明星出场,进行媒体宣传。

 

一切都是免费的,不用梅西百货投入一个美分,何乐而不为呢?老内森点头同意,启动了这个日后进入广告教科书的完美范例。

 

不到两年,他就心疼地后悔了。兰谢尔广告公司牢牢握住了这场盛会中所有广告位的招租权与制作权。随着纽约全城瞩目,就连舞娘帽檐上的小位置,也引发了多家公司竞逐,其中利润高得可怕。

 

老内森意图修改长达二十年的合同。可兰谢尔的法律顾问,奥丁森家的长子,以与其外貌完全不相称的缜密和老辣,将条款设置得像只不过水的筛子。还是兰谢尔慷慨豪爽,主动提出在梅西百货设有专柜的厂家拥有优先权,并主动出让部分广告收入。

 

投桃报李,老内森认可了精明的肯塔基人将大游行的媒体报道权攥在手里,成功扩大了旗下报纸杂志的市场占有率。新进入兰谢尔传媒集团的商业电台“史密斯兄弟”因此分到一碟“蛋糕”。

 

只是电台主持们对新任经理下达的特别要求极为费解:

 

“各直播点主持和现场记者,关注梅西百货客服经理约翰·施特劳斯,将其行程变化详细穿插在电台直播中。”

 

于是那日,“幸运”的约翰惊喜地发现自己突然成了电台宠儿,在广播中频频现身。

 

与此同时,曼哈顿第34街支路一家咖啡馆内,查尔斯正与大学学姐和报社同僚,瑞雯·达克汉姆一边注意马路对面的梅西百货物流部,一边通过电台直播,接收众目睽睽下传播的情报。

 

“第77街已经可以看到游行队伍上方漂浮的卡通气球。看,仪表堂堂的约翰·施特劳斯骑着白马,即将带领水手方队转入支路!”

 

在地图上勾画圈记,瑞雯焦躁地趴在桌上:

 

“施特劳斯到77支路了,时间不多了!爱玛和汉克还没有消息,准是汉克那家伙又误事!”

 

“再等等。”查尔斯低声安抚学姐,耐性正开始从她的怀里溜走。

 

关于英美烟草集团的调查案已进入灼热阶段。根据多位线人提供的情报,除了英美烟草贩卖的几个品种,还在一些场合尝到过“那种烟”。这几天,爱玛小组的工作就是确定“那种烟”是否都由美国烟草提供,能确定品牌更佳。

 

他们跑遍那些场合,肯顺利提供信息的只占少数。其中最麻烦的是梅西百货客服经理约翰·施特劳斯,他的态度非常奇怪,不仅拒绝回答梅西百货提供给客房和休息区的香烟来源,而且神态慌张,频频抬手拭汗。

 

“他多半知道什么!”弗罗斯特小姐如此断言,查尔斯也这么想。

 

施特劳斯家族管理严格,巡查密度极高,而且梅西百货和兰谢尔传媒合作关系紧密,中高层管理人员对时报记者颇为熟悉,不能贸然行动。只有在今天,感恩节大游行,百货公司几乎倾巢而出,之后又会迎来年度最大客流潮。

 

这是最好的机会!爱玛小组甚至通过社会部主编罗根·豪利特,请求电台合作,通报实时行踪。

 

但是……

 

“白马迈向梅西红星的舞步多么欢跃,它准是在向路易斯朗讨教过……”

 

留守在咖啡店的两名记者立刻行动。查尔斯抓起一顶鸭舌帽扣在头上,帽沿压得极低,掩住了半张脸:“我去通知他们离开。”

 

“我来开车,33大道后巷路口碰面。”瑞雯点头,两个身影分别离开。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比地狱更加喧闹混乱,只有打折季的百货公司物流部。”

 

感恩节大游行时节的梅西百货物流部就是这样一个地狱。现在,它就像一个被源源不断活蹦乱跳的爆米花,撑到变形鼓起的爆米花机。数不清的快递员就像围着糖块的蚁群,密密麻麻,忙碌进出。

 

有一位“莉莉丝”(犹太神话中亚当的第一个妻子,由上帝用泥土所造,因不满上帝而离开伊甸园。后被认为成为撒旦的情人,地狱中的女王)倨傲地立在这个“地狱”当中。

 

她头罩面纱,身材火辣,衣着时尚奢华。住在梅西百货附属经营的酒店套房,不是一位社交名媛,就是来自欧洲的贵族妇人。可不能开罪了这样的贵客!梅西百货物流部留守经理布朗叫苦不迭:“夫人,昨天客人的记录簿上,的确没有任何关于您的收货记录。”

 

“女王”转向身材高大,穿着像个快递员的年轻人。他缩着肩膀,活像快被主人无礼鞭笞的大型犬。

 

“你这无耻的小偷,准是你财迷心窍,昧下了那些珠宝!麻烦借用一下电话,或者哪位绅士帮我联络纽约警察局!”

 

“夫人!我真是无辜的!”青年人惊慌起来,求助似的四处张望,“我明明昨天下午6点就把货物送到,明明签收了!那个时候联邦快递的货车在门口坏了车门,我还好心地加入帮忙,把掉下的货物捡回去哩!”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冲到柜台前:“对了,先生!会不会当时办事员粗心大意,拿错了记录簿,让我写到了客房部的公用收货记录上!对,一定是这样!就是那一本!它们放得那么近,看上去差别不大,先生求求您让我核对一下!”

 

布朗有些犹豫,他紧接着苦苦哀求:“求求您,好心的先生!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我爹因为车床事故断了条胳膊,就靠我养活一家老小!我不能进警察局,我不能丢掉这份工作!”

 

青年的哀求令布朗有些不忍,而且昨天下午6点,物流出口确实发生过他所说的事件。更重要的,今天是商店一年最重要的客流高峰,如果一直纠缠不清,引来围观,恐怕会带来可怕的不良影响。

 

仔细考虑,布朗决定同意他们的要求。不过得由自己亲自翻阅,快递员只能查看,不能接触记录簿。

 

刚刚打开账册,布朗听见一个声音大喊:“普萨尼·范·提瓦卢卡斯-奥朗泽普先生的包裹,请签收!”

 

该死的年末购物季!布朗勉强维持营业性笑容,内心忍不住狠狠咒骂。每到这个时候,该死的快递公司总会蠢得让上帝头疼,发错的货物超乎想象!布朗可以保证客房部绝没有这样一位古怪姓氏的客人,这样的新闻肯定会成为整个公司的话题!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身材高挑的快递员,突然转身飞速逃跑,就像听到枪响,闸门大开的赛马。高贵的夫人愣了一下,立刻嚷嚷着报警,追了出去。可惜物流部的人们都格外繁忙,没有“绅士”有闲暇仗义相助。

 

门外有警卫,街上有巡警,那个贼逃不了多远。布朗恼怒地想着,他听到身边助手回答:“普萨尼·范·提瓦卢卡斯-奥朗泽普先生?对不起,此处没有这样一位先生下榻。”

 

“对不起,弄错了地址。”对方低头看着手里的便签回答,鸭舌帽戴得极低,看不清长相。

 

那个快递员伦敦腔讲得不错,如果身高够格,或许可以为客服部招揽男仆。这是梅西百货物流部留守经理布朗,对1928年感恩节那天上午发生的误投快递事件最后的记忆。

 

在他看不到的街角,一架窗帘紧闭的福特A型汽车内,三个他意想不到的人正坐上同一个后座。

 

蹬掉高跟鞋,扯下假发,甩开笨重的皮草披肩,新泽西时报王牌记者爱玛·弗罗斯特在部属左右陪衬下,不像个女王,更像个女暴君。

 

“干!已经让他们把收货记录簿拿出来!居然没·时·间了!!!全白费了!!!”

 

抬手狠挠一头金发,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个愤怒的美杜莎,石化视线扫向正极力缩小高大身材减少存在感的部下。

 

“都怪你那浮夸的演技!‘求求您,好心的先生!’‘爹因为车床事故断了胳膊!’这种在百老汇只配当厕纸的不入流剧本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汉克·麦考伊!”

 

身高足有六英尺3吋的汉子可怜巴巴地向同僚求救,他的救星战战兢兢举起手臂:“或许没有白费……靠近柜台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眼……”

 

立刻把人高马大的部下拽下来,面贴大腿,背部正好当桌台。

 

“我就知道查尔斯的速记值得期待!说,记得多少说多少!”

 

“……J·Vere……Veret……维勒滕尼基卡夫(Veretennikov)先生,美国烟草公司……白骆驼卷烟1000支,威尔士亲王卷烟1000支……春神、春神彩……1000,不,500!500支!”

 

爱玛抓笔速记,停笔后立刻在查尔斯脸上狠狠地啃了一个吻。

 

“爱死你了,查尔斯!要是兰谢尔没娶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评论(23)
热度(15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