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一部 尾声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与此同时。

 

兰谢尔大宅,三楼左翼,距离查尔斯仅仅4个房间。

 

艾瑞克领路,与妈妈一起进入书房旁的房间。这里与兰谢尔大宅摩登而雄伟的整体风格格格不入。踏入房间,仿佛进行了一趟时空之旅,回到日不落时期的苏格兰贵族宅邸。

 

如果老罗伯特误闯此处,一定会认为他遇上魔法,回到了位于苏格兰的威彻斯特庄园里的老书房:历代威斯敏斯特伯爵的书房区域,联排房间组成的庄园历代主人最重要的“堡垒”!

 

此处不再是被贪婪的马科尔父子洗劫后的破败景象。巨幅绛色丝绒窗帘依偎在明亮的窗口,威彻斯特藏书室里的珍宝,一一回到了它们应有的位置。阳光照亮夏尔丹的一幅静物水果篮。老罗伯特说,查尔斯小时候,前代伯爵曾亲自握着他的手教学临摹。

 

藏书室另一端的翻转书架之后,还原了查尔斯幼时的学习室。希腊时期的女神雕塑重新出现在窗口下的画架一旁。摄政时期的布罗伍德四角钢琴,再次与镶嵌在柚木桌里的坐式地球仪相会。轻风拂过,纸页哗哗作响,被老管家特意保存下来的幼时习作全部黏回了宽大的展架。

 

这里是查尔斯最喜欢的地方,承载着他最快乐最珍贵记忆。

 

艾瑞克用好几个月的时间,难以计数的金钱和精力,将它完全复原在大西洋彼岸的家中——除了无法移动的阿波罗壁画,还有那张无法面对的书桌。

 

他本打算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在查尔斯生日那天,以庆祝为由,邀请他来到这里。

 

他迫不及待地期待年轻的Omega失声惊呼,猝不及防的惊喜充溢明亮的眼睛。他会握着他的肩头吻下去,研磨惊讶的唇。 

 

到那时候,他会对他说“我爱你”。

 

可现在……查尔斯的生日在与本能的抗争中度过,而他甚至不敢让查尔斯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甚至需要制造借口让查尔斯远离这里!


坐上会客厅当中的沙发,手肘支着扶手,手指插进栗色头发,苦恼地抓挠,艾瑞克老老实实向妈妈讲述他和查尔斯的故事。

 

瘦小的老妇人在儿子对面落座,休斯太太为母子二人斟上香气浓郁的咖啡,放下奶壶和糖罐,坐在老友身旁。

 

听完儿子的坦白,伊蒂叹息着转头询问:“简,你怎么看?”

 

兰谢尔家的女总管用一点也不像管家,足以令老罗伯特心脏病发作三次的语气回答:“艾瑞克,你的耐心是跟随年龄削减吗?当年追玛格达那会儿,你可是整整等了六年!”

 

简·休斯是兰谢尔家在吉诺莎镇的邻居,与伊蒂·兰谢尔交往亲密。她经历坎坷,丈夫早逝,伊蒂雇佣她在家里帮佣,用这种方式资助简渡过最艰难的岁月。同样的,丈夫酗酒猝死之后,也是简帮助伊蒂撑起了修理厂。

 

她还是艾瑞克的妹妹,露丝的教母。对于艾瑞克而言,这位女总管等同于半个阿姨。

 

没有来客的私人场合,他不会反驳休斯太太的评价,只得沉默接受。

 

“不管怎么说,现在遭罪的是那个可怜的孩子。你的心上人难受,你也不会好过。”伊蒂为闺蜜帮腔,她接着问,“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艾瑞克?”

 

将栗色的头颅深埋在双手之中,掩住面孔,艾瑞克用沉闷的声音回答。

 

“我早就后悔了,妈妈!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会好好对待查尔斯,好好地补偿他,

只要他留在我身边!”

 

“他已经是我的Omega了,他已经嫁给我了!他是我的!我绝不放手!只有这一点没得商量!”

 

沉闷的声音越来越激烈,语气越来越坚决。直到遇上母亲沉重的目光,逐渐屈服缓和。

 

“时间会愈合一切,还有我们未来的孩子!查尔斯……总有一天他会谅解我,会接受我。总有那么一天!”

 

“你还记得吗?小时候露丝撕了你最喜欢的卡牌。”

 

提到早逝的女儿,母亲眼神黯淡。

 

“就是你发了好大的一通火,和她冷战了一个月的那次。之后露丝把卡牌粘好打算和你和好的时候,你怎么说的?‘就算修补好了,可它已经撕裂了,不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抬手阻止儿子插话,她继续说道。

 

“已经发生过的,就永远发生过!艾瑞克,别忘记,这是你自己的观点。”

 

“别想着那是万不得已别无选择,也别想着alpha标记心爱的omega天经地义。命运可不保证查尔斯不会离你而去。无论你之后做什么,查尔斯原谅你那是一种幸运,他无法释怀也完全可能。”

 

伸手握住儿子的双手,轻拍着手背,老妇人的语气变得柔和:“无论如何,我要感谢查尔斯。玛格达死了十一年,终于有人重新点亮了你的眼睛!”

 

“现在,轮到你去点亮他的眼睛!”

 

瘦小而粗糙的手里蕴含着温柔的催促,宛如玫瑰手指的黎明女神点燃曙光的前奏。

 

“去吧,我的儿子。”

 

 

接下来几日,在短暂的休息和调整时差之后,查尔斯很快陷入了忙碌。数不清的裁缝和鞋匠拿着无数认识的,不认识的布料材质在他身上比划,发型师没完没了地摆弄他的头发,分不出性别的美容师托起他的下巴仔细端详。

 

接下来,定制的衣帽鞋袜,还有那些他认识的,不认识的配饰组件就像哈德逊河的潮水,涌入了卧室旁边的衣帽间——查尔斯一直以为那个双层挑空的宽敞房间是间客厅或者活动室。肖恩忙得像停不下来的陀螺,休斯太太下令客厅和餐厅的助理仆人都去帮忙,才勉强应付了这波“洪峰”。

 

它们中的一部分,查尔斯认出来自苏格兰的庄园旧藏,衣橱里父亲和母亲为他踏入社交界所做准备;更多洋溢着新大陆缤纷的时代风情,其中有一多半查尔斯发誓绝不会穿上!

 

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他发誓!

 

于是,宴会当日,查尔斯坚决谢绝了所有艾瑞克雇来的职业人士,将他们拒之门外。只在肖恩帮助下,穿上一套既得体又符合美国习俗的Black Tie Optional,适量抹上发蜡。仅仅如此也足以绊住Alpha的步伐,兰谢尔先生推开门后,动作明显慢了下来。

 

他也身着笔挺得体的礼服,腋下挟着一个黑天鹅绒匣子。

 

查尔斯瞪着它,想起母亲那些足以遮住整根手指的硕大戒指,还有传说中俄国王公赠给兰谢尔先生的巨钻“福玻斯之瞳”,祈祷他的Alpha能掏出正常一些的尺寸。

 

掀开匣盖,辉煌星辰在夜幕般的漆黑丝绒上闪烁,过于璀璨的光辉甚至刺痛了查尔斯的眼睛。

 

兰谢尔先生拿起其中最大一颗星子——感谢上帝,那枚方钻戒指不算太夸张。只是质地纯净无暇,火彩格外出色。只需一丝光线,就会像星星一样,迸发炫目光华。

 

他持起查尔斯的左手。

 

潜意识高喊躲避,查尔斯拼命克制缩回手臂的冲动。他得遵守自己签下的协议,而且兰谢尔先生的手稳如铁铸,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他将钻戒套上查尔斯左手无名指,紧挨着婚礼上他亲手戴上的,伯爵家祖传的黄金指环。

 

然后一切都放松下来,像是有人在空气中大喊“CUT!”兰谢尔先生将他的手举到唇边轻吻,极为诚挚地道歉:“迟到的订婚戒指,现在终于补上了。”

 

能看出查尔斯比婚礼的时候更为紧张,艾瑞克立刻补上一段话:“记得回报社工作的时候,把它摘下来。虽然我非常希望向所有人宣告所有权,这枚戒指还是不合适日常场合,特别是你们采访组出外勤的时候。”

 

“兰谢尔先生!”意料之外的惊喜推动查尔斯欣喜地抬头,好像下一个动作就会扑上来搂着他的脖子欢呼,“我可以回报社工作!还可以继续出外勤?!”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自从那件事情后第一次亮了。在艾瑞克眼里,这份光让查尔斯手上的钻石顿失光彩。

 

妈妈是对的。几乎抑制不住嘴角的弧度,也无需克制,看着这种光亮重回他挚爱的眼睛,艾瑞克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涌动着,合唱一首颂歌。

 

“当然可以!只要你的体重回到130磅(约60公斤)以上。”当然,他也不会忘记讨要一点红利。极为不快地盯着消瘦的面庞,艾瑞克心想,他是一个商人,不是吗!

 

愉悦地转身,从匣子里取出袖扣和翻襟别针为Omega戴上。它们都是与戒指同款的钻石,尺寸稍小,没有任何造型设计,只突出主石的净度与光泽。再取出一模一样的情侣款,替自己戴上。

 

准备妥当,艾瑞克向他的Omega伸出了手:

 

“来吧,查尔斯。整个纽约在楼下等着你!”

 

兰谢尔宅玄关大厅,美轮美奂的穆拉诺玻璃枝式吊灯下人头攒动。

 

乔治·格什温端着香槟杯,一边指点音乐沙龙里乐队演奏的瑕疵,一边与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寒暄。下一刻,年轻的作家被妻子拉走,在香槟塔前随欢快的爵士节奏狂欢起舞。今日他系着孔雀蓝镶边的柠檬黄领结,显得格外俏皮。

 

着装比他更为缤纷艳丽,引得全场瞩目,只有斯塔克工业的董事长。精心修剪的胡须得意翘起,托尼·斯塔克张开手臂,抬肩大笑。他的好友,整个北美东海岸最棒的手术刀史蒂夫·斯特兰奇医生正跨过大门。

 

在他身后,纽约总检察院与其同名的罗杰斯检察官,正举杯向他紧紧咬住的猎物礼貌致意。前道尔医药公司的约翰·施密特,代表他的堂弟,英美烟草集团董事长塞巴斯蒂安·肖前来祝贺。错肩而过的身影,宛如两匹兜着圈子寻找弱点,只等一击毙命的狼。

 

梅西百货的掌舵人老内森,显然不大希望闯入年轻人的战圈。他手拄拐杖,为瓦普尔夫人牵引裙摆。这位著名的Omega捍卫者,正直仁慈、声名显赫的纽约社交界名媛,正与林德伯格少校微笑寒暄。

 

她最杰出的赞助对象,美国第一位Omega律师洛基·奥丁森在高谈阔论之间,不忘用夸张的神态挑衅不远处另一位顶着同样光辉姓氏的年轻人,直到碰上高贵的弗丽嘉夫人忧愁的目光——哈,奥丁森们兄弟阋墙的戏码依然精彩!

 

霍华德·休斯跃跃欲试,想要加入林德伯格的圈子,请教长距离飞行的窍诀。奈何南方佬难得纽约人青睐,即使他是来自休斯顿的矿业大少。长着翅膀的好莱坞花花公子,只能搂着千娇百媚的“它女郎”,借口空气不好,溜去庭院找一处气氛好风景佳人迹罕至的上等去处。

 

两个猎艳名单加起来睡遍好莱坞的浪荡男女,让报业大亨伦道夫·赫斯特嗤之以鼻。虽然这位鲸吞全美六成日报份额的报业托斯拉对自己的妻子也不是那么忠诚,但他自豪是个忠诚的出轨者,除去好莱坞女星玛丽恩·戴维斯,再无第二个情人。

 

他的老伙计查理·卢西安诺盛装出席,恰巧碰上新进崛起的有力竞争者。一个像渊博文雅的大学教授,一个像身强体壮的肉店老板。纽约最有影响力的黑帮大佬彬彬有礼地交谈,相互敬烟,任谁也想不到他们昨天刚策划把对方剁成碎块。

 

安德鲁·梅隆的侄儿和代表,拥有半个底特律的银行家威廉拉·里默不屑与干脏活的下等人套交情。绕开他们,与纽约老牌议员维纳,还有英国驻纽约领事戴维森把酒言欢,装作不知后者刚刚和卢西安诺交换了名片。

 

大量Alpha聚集,浓郁的信息素冲击Omega敏感的神经。创伤应激障碍,这个当时还不存在的心理概念,仍困扰着他。纠缠着他的脚步,折磨着他的神经。

 

握住不断颤抖的手指,艾瑞克觉得它们击碎了自己的心。

 

来不及自责,艾瑞克准备立刻安慰他的Omega。

 

没什么,我陪你回去休息。不用担心,“身体不适”这个理由百试百灵。

 

然而一种光阻止了他的自以为是。

 

它来自查尔斯的眼睛。开始回归眼睛的光亮,开始点燃细小而执拗的火苗。

 

“我可以的!”他说。

 

“没问题,我一定能行!”

 

查尔斯一边颤抖,一边努力露出笑容。

 

……是的,没问题!

 

他们一定可以撑过去,美好的未来在等待他们!

 

握紧了放在他手中的手,艾瑞克再度起誓。从肯塔基的乡村少年,到纽约的传媒大亨,他从未如此认真地诉述誓言:

 

“查尔斯,我发誓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包括我自己!”

 

“相信我,查尔斯!请相信我!”

 

那个时候,是1928年的10月。

 

艾瑞克·兰谢尔33岁,而查尔斯·泽维尔还是刚满20岁的年轻人……

 

 

文后小贴士:

 

重要的事情首先说,第二部预定出场人物越来越多,越来越难驾驭,希望不要玩脱!

 

这章必须好好注释了,这批人里面有的只是凑场面的,有的是下部的重要人物。文中有描述身份的就不作解释。没身份又没解释的,有的是漫威人物,有的是虚构人物。有的重要,有的不重要。

1、乔治·格什温,美国现代著名作曲家、钢琴家,《蓝色狂想曲》的作者。

2、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美国现代著名作家,代表作《了不起的盖茨比》,他与他的妻子是当时纽约社交界著名的玩主。

3、约翰·施密特,红骷髅原名,肖叔原名克洛斯·施密特,于是作者又开了个他们是亲戚的脑洞;史蒂夫·斯特兰奇,奇异博士原名。

4、林德伯格,时任美国空军少校,因第一个驾驶飞机成功飞越大西洋的而成为影响甚广的飞行英雄。

5、霍华德·休斯,矿业大佬,“环球”电影公司实质上的创始人。开飞机破过环球飞行纪录,当导演拿过奥斯卡,好莱坞最著名的花花公子和人生赢家,据传泡遍好莱坞3、40年代几乎所有女星。

6、“它女郎”,即克拉拉·鲍。1920年代最当红的好莱坞女星、性感偶像,因电影《它》(It)的卖座而被称为“它女郎”,动画贝蒂小姐的形象原型。

7、查理·卢西安诺,纽约意大利黑帮大佬,据传为“教父”原型。

8、安德鲁·梅隆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他的父亲、兄弟、侄子以及自己都是著名的银行家。

 

作者和文章都是需要中场休息的,第二部将在两周后开始更新,敬请期待。


评论(27)
热度(14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