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 第一部 10

第十章

从本能的灼烧和抑制剂的后遗症中彻底清醒,日历已经翻到10月18日。

“哗——”冰冷的液体将刺骨的寒冷射入脸庞和锁骨,驱散好像把胃肝肺腑绑在回转木马上拼命加速的呕吐感。

水花泼溅的声音在盥洗室回响,有如卡律布狄斯每日吞吐大海三次造就的漩涡,冲撞着墨西拿海角陡峭的悬崖。

抬头,冰珠随动作抖落,在衬衣上晕开水渍。查尔斯盯着镜子里那个人形,面庞像是蒙着薄灰的大理石像,瞳孔里燃着弗瑞斯荒原的鬼火,合身的衬衫只过了三天就挂在肩上,显得空落落。

查尔斯快不认识那个人了。

他记得母亲像是提到什么脏东西的,羞于启齿的语气。

“一个伯爵家的Omega丢人现眼地跑去读书,还去了美洲,到那种地方去工作!”

他听到老管家罗伯特向兰谢尔先生发誓。

“……虽然查尔斯少爷行为不端,念过大学,那只是年轻人一时糊涂!小少爷人品清白无瑕,我可以用性命担保!”

他的声音那样痛苦,就像每一个明知孩子犯下了罪无可恕的大错仍忍不住为他求情的糊涂父母。

他看见看着他长大的马什医生,将针尖刺入血管——尽管他的行为立刻被兰谢尔先生阻止。

“查尔斯,Omega不能违抗标记他的Alpha。”

他听见新来的女佣背地窃窃私语。

“那可是那个兰谢尔,千万富翁!他的礼物的利息都有三万英镑!如果是我,我可不会这么装腔作势地对待他。”

…………

还有那些根本不愿触碰的记忆,它们像炽烈的熔岩侵蚀胃部,让苦涩和痛楚辐射全身,覆盖了其他所有的知觉。

无意识抬手,拳头砸破了眼前的镜子。裂纹蛛网一样扩散,构成一张嘲笑的脸。

没人做错什么。

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符合这个世界应有的规则!

能担负一切的只有自己,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从来如此。

抛下身后镜子里那个破碎的自己,抓住盥洗室的把手,调整呼吸和心情,查尔斯准备面对门外的那个人。

他从前的偶像,现在的对手和“主人”。

来吧,查尔斯你能做到!

打开门,成熟的Alpha气息立刻包围了他。信息素推动着脚步靠近,压迫膝盖弯曲,血液中蠢蠢欲动的激素在视野里蛊惑:“去啊,那个Alpha的臂膀,才是你停泊的港湾。”

按捺信息素激发的本能,克制潜意识中的恐惧,操纵着不像是自己的,不怎么听从指令的腿脚,在卧室内一张意式木椅落坐。

垂下眼帘躲开视线,肩膀紧贴着椅背,查尔斯不能确认如果兰谢尔先生再靠近一步,自己会不会狼狈地落荒而逃。

足够幸运地,他的老板没有再迈出一步。他就这样双手抱胸,随意地靠在卧室房门边的墙上。两人隔着空旷的房间,奇异地遥遥相对。

“兰谢尔先生!”

点燃所有勇气,获取开口的能量。查尔斯从没想过,他会和这个一直仰望的人成为“平起平坐”的对手。

兰谢尔先生是纽约的传媒巨头,麾下拥有美国东海岸规模最大的印刷厂,最具影响力的广告联盟,报纸发行量十强其中两家。在洛斯院线(二战前最大的电影院线公司,旗下包括著名电影公司米高梅)董事局是极有分量的股东,最近还成功并购了广受欢迎的史密斯兄弟广播电台。即使威彻斯特伯爵全盛之际,也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他们的差距宛如巨象和蝼蚁,这样的对峙甚至显得有些可笑。

然而,他们现在正平起平坐,摊牌谈判。不是吗?

“可笑”转化为坚定,唤醒了自信。

视线不再躲避,查尔斯强迫它们集中到对手身上。

“兰谢尔先生,我答应嫁给您!”


橙花和百合妆点了宽敞而破败的威彻斯特大宅,蔷薇与金雀花沿着精致的扶梯盛放。传承数代的银器铜盬上蜡蹭亮,烟雾纹大理石平台光明可鉴。人人喜气洋洋,即使最下层的帮厨女工也换上了能力所及最好的衣裙。  

一切尽善尽美,无与伦比,准备好了迎接威切斯特伯爵的独子和美国富豪兰谢尔先生共结连理。  

成串的白色三角小旗缀满了连接庄园和教堂干道两旁的树木和楼房,全城居民蜂拥而出, 挥舞着印着威彻斯特伯爵及城镇纹章的旗帜,夹道迎接华丽的婚礼马车,哪怕是只有装束合格的新郎和连装束也不合格的伴郎也无法降低他们的热情。

  “但是您也得答应我一些条件。”  

只有查尔斯知道,自己纯白的手套下掩盖着重重绷带,萨维尔街定制的礼服里身体还在隐隐作痛。所有的伤痕都被精美繁复的仪式所掩盖——一如他的婚姻。  

清晨九时,威彻斯特伯爵夫人莎伦•泽维尔陪伴独子Omega前往教堂。孩子们跟在马车之后追逐欢呼,少女因车窗一瞥而过的华服珠宝欣羡不已。人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威切斯特伯爵的独子前几日被匪徒惊吓,受了伤。兰谢尔先生心疼之下一直陪着自己的Omega,来到教堂门口仍舍不得离开。最后干脆一反传统,不让查尔斯少爷的继父接手,亲自扶着伤势未愈的伴侣走进教堂。

老牧师崔伯士气急败坏而无可奈何:“兰谢尔先生,你不能牵着自己的Omega进教堂!和新娘一样,得让他的男性长辈……哎!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自从诺亚方舟在亚拉腊山登陆,就从没发生过。”

可是谁在乎呢?

追求新潮的年轻人反而记住了新郎的回答:“那就让我荣幸地成为第一人吧!”

“多么般配的一对啊!”人人都津津乐道婚礼奢华,由衷赞叹,“他们一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夫妻!” 

“我希望您能够注入资金,保住威彻斯特庄园,并维持我父亲生前对思克莱德大学、圣玛丽医院和威彻斯特图书馆的赞助基金。这不会是一桩赔本的买卖。据我所知,父亲的投资并不像马科尔所说那样一无所获。”  

查尔斯默默在心里念着当时他提出的条件。他现在半靠在艾瑞克身上,那些紧贴着身体,越来越熟悉的体温和心跳很好的安抚了他刚刚在教堂门口面对继父时的恐慌,可是同时,这份熟悉也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他默默念着自己提出的条件,从中汲取力量抗拒着信息素的熏染,走向前方圣台。  

和煦的秋阳透过彩绘玻璃洒进教堂,圣母白皙的脸庞折射着珍珠似的圆润的光,凝视踏上红毯的新人。  

两边厢房,唱诗班的少年少女跟随老师手势卖力合唱《爱的真谛》。脸颊镀着粉红的霞光,声音美妙,有如天籁回荡。  

4个女童跟在新人身后,头戴橙花编织的花环,挎着小篮挥洒花瓣,笨拙而稚嫩的动作引得观礼宾客发出阵阵怜爱的笑声。  

崔伯士牧师腆着酒桶一样的肚子,站在圣堂上宣读誓词:“你是否愿意嫁给他,蒙主诚训,共度一生。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如同爱惜自己。不论疾病还是健康,富有还是贫穷,始终不渝,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  

查尔斯强迫自己微笑着说。仿佛完全不记得几天前自己定下的协议。  

“这段婚姻有效期为三年。三年之内,我会作为您的妻子,履行一切妻子应尽的义务。包括……包括生理的,还有繁育上的义务!如果您不同意,查尔斯•泽维尔将不复存在!继承权会顺延到我祖父兄弟的后人身上,而您,什么也得不到!”

老牧师转身,面向新郎。   “你是否愿意娶他,蒙主诚训,共度一生。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如同爱惜自己。无论论疾病还是健康,富有还是贫穷,始终不渝,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  

艾瑞克给出的回答,和那时一模一样。

他执起身旁的手,用威彻斯特伯爵祖传的黄金指环套住有些瑟缩的手指。他能感觉到更多人的眼睛黏在他们身上。他甚至能猜到他们头脑里想着什么。Alpha高大俊朗,仿佛希腊名家的雕塑,Omega娇小秀美,就像做工精致的瓷人。多么般配的一对!

他转而看向自己的Omega,心里默默补充上几天前他提出的条件。 

一个极其重要的补充条款:

“那么查尔斯,如果在这三年内,我们有了孩子怎么办?”

装作没看见查尔斯挣扎的眼神,他主动提出了那个惊人的方案。

“我可以答应将孩子的监护权交给你,但是你也必须答应三个条件。”

“第一,你不能损害我对孩子探视的权利。” 

“第二,你必须证明你有能力照顾孩子和你自己的生活。”  

“第三,如果你正好在我们签署协议的第三年怀孕,我们的协议必须延长到你的妊娠期结束,至少得让我照顾你生下孩子。”  

众人欢呼起来,纷纷开始抛洒起自己手中象征着纯洁无暇的白色花束。所有人的狂欢,在新郎顶着由橙花,百合和康乃馨组成的花雨,拉过自己的Omega在他唇上落下深深一吻时达到了顶峰。  

艾瑞克轻轻研磨着查尔斯的唇,看着他露出了与几天前听到自己回答时一模一样,难以置信的惊讶表情。狡猾的美国人无声地把自己的协议继续补充完整:“让你带走了孩子,我才有机会把你和孩子一起带回来。” 

评论(15)
热度(143)
  1. 熊熊sj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