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 第一部 03

试试这章在LOF能不能发,反正下一章肯定不行了。


第三章

回到久违的卧室,查尔斯心情更加沉重。

渗水的墙纸,霉变的家具,昭示着家境的窘态。就如同他房间前破旧而无力修补的楼梯,失踪的瑞典壁毯一样。

他不清楚家里的财务状况,但母亲那样骄傲的人,也只能保持大门和几间客厅的体面。甚至连他的贴身男仆也被解雇,换上了一位手脚笨拙的生面孔。

母亲可能准备把他嫁给一个美国人。以财产换爵位的老路子,几乎是这样的家庭里Omega必然的命运。

然而,不甘心地攥紧了手指。虽然马科尔以Omega没有直接继承权,插手财务不成体统为借口,拒绝让他接触任何资料,查尔斯不相信父亲一生的骄傲会一无所获。在美国,他得到了一些消息,有几处矿床前景颇为乐观,只要不让贪婪的马科尔父子插手。

他离家去牛津上学不到一年,家中的贵重陈设,包括父亲送给他的礼物,就被变卖大半。而且价格低得离谱,账目根本对不上,他质问马科尔,却被母亲训斥。只要排除他们的影响,可以用矿山做筹码,和美国商人谈判,引入资金流。或许……还可以拜托兰谢尔先生,帮忙介绍有兴趣的买家。

兰谢尔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双深邃的灰蓝色眼眸,查尔斯的心脏就格外疼痛。

伴着这种疼痛,他像一个尊木偶,被人操纵着脱下便装,换上礼服,一举一动都不是自己主张。

他好像失去了他的心。

艰辛而自由的牛津生活,跨越大西洋的旅程,新泽西时报泥水一样的咖啡,甜度可怕的好时排块和没完没了的加班赶稿……过去几年的生活美好得像一场梦。

温和博学的布雷克教授,活力四射的学姐瑞雯,果敢干练的王牌记者弗罗斯特小姐,一起进报社一起熬夜的实习生们,还有兰谢尔先生……

不能就这样放弃,一定还有机会再见到他们!

一定还有机会摆脱Omega的束缚,过上自己选择的生活,一定!

精神恍惚间,查尔斯没在意有人走进房间,他端着托盘的手抖得厉害。

新任贴身男仆莫里斯用严厉的眼神挟制着他,示意放下托盘立刻离开。

“夫人让人送来咖啡,否则旅途劳累,您可能很难应付今晚的宴会。”

点头,接过骨瓷杯,喝下咖啡。满腹心事的查尔斯几乎没在意它和红茶的区别。

莫里斯不动声色地放松了肩膀。为查尔斯整理好熨烫笔直的礼服,搭配上合适的袖扣,他装作无意地提了一句:“对了,查尔斯少爷。刚刚我过来的时候,老管家罗伯特让带个口信给您。他希望在宴会前和您见面,在老书房。”

得到忠诚的罗伯特的消息,是查尔斯回到老宅获得的第一个好消息。一直没见到这位老管家,查尔斯几乎认为他和大多资深仆人一起被解雇了。

老罗伯特和他的父亲两代人服务于泽维尔家,在查尔斯眼中,他与其说是管家,更像一位和蔼的长辈。他的请求,查尔斯不会轻易拒绝。

向莫里斯轻声道谢,出门绕过腐朽的楼梯,查尔斯向大宅深处走去。

一路上极其安静,除了自己的影子,他没有遇上第二个人。

转动把手,生锈的门轴传来刺耳的尖锐声响,查尔斯无比怀念地推开书房的大门。

这里原本是历代威斯敏斯特伯爵的书房区域,联排房间组成庄园历代主人最重要的“堡垒”:威严有如谒见室的老书房,宽敞明亮的附属会客厅,还有隐藏在会客厅翻转书架之后卷帙浩繁,蔚为壮观的藏书室。

父亲生前热爱科技与文化,不仅对地质学极有兴趣,对于资助大学、医院和图书馆也非常热心。尤其热爱书籍,不惜重金搜罗珍贵藏本,将泽维尔家底蕴丰厚的藏书室发扬光大。

父亲并不认为Omega不应该读书。他将联排房间的最后一间改建成独子的学习室,为查尔斯聘请了最好的教师。并经常将身为Omega的儿子带进老书房,抱在膝上,一起朗读西塞罗的散文,维吉尔的诗篇,甚至一起用拉丁文合写古希腊风格的悲剧。

这里是查尔斯最爱的,承载着最快乐最珍贵记忆的地方。

房门徐徐开启,空旷的空间里传来回声。母亲对书没有兴趣,并且一直痛恨父亲的浪费行径。她的漠视和继父的贪婪,让书房成为第一个被债务危机洗劫的地方。

深藏在藏书室里的珍宝:乔叟的印章,弥尔顿的手迹,雪莱的原稿,狄更斯的初版,莎士比亚的“第一对开本”,达尔文搭乘的“小猎犬号”航行日志,皮尔里少将的北极探险队日记……都没能逃过那场“浩劫”。会客厅墙上那幅夏尔丹的静物水果篮,幼时父亲曾亲手握着他的手进行临摹,现在只剩下经年悬挂的印迹。

暮色透过厚重的窗帘,将一个个房间染作昏黄的世界。父亲从世界各地为他带回的礼物,数不清的凝结着欢乐和回忆的陈设消失了。学习室里希腊时期的雕塑,摄政时期的四角钢琴,甚至自己幼时的习作也全都不知去向。

历史悠久的老书房,布置紧凑的会客厅因为那些失踪的古董家具,显得空旷得可怕。四壁书架稀稀落落,幸存的书籍上都落着厚厚的灰尘,就连会客厅的壁炉上方,父亲的等身画像也不能幸免。

取下装饰手绢擦拭画框,查尔斯忍不住掉下泪来。

这可不行,查尔斯,水渍会对纸张造成不良影响。

提醒自己不要哭泣,那只是懦夫的行为,查尔斯退后坐在房间中央的沙发上。他发现沙发和茶几的异状,它们被人清理过,几乎毫无积尘。于此同时,他也察觉到身体的异样。

现在是10月中旬,苏格兰天气阴冷,书房荒废很久,没有点燃壁炉,为什么他会觉得格外闷热?是书房通气不畅,还是衬衫浆得太硬,崩得太紧了?忍不住放松领结,解开衬衣上端几颗纽扣,张开嘴大声喘息,每一克经过气管的空气,都好像被刻意加温,熨烫着肺叶。

四肢酸软无力,查尔斯发现自己很难维持坐在沙发上的动作。不知不觉间靠在椅背上,力量正一点一点从全身流失,就像苏格兰荒原的巫婆,在耳边低喃着命运的诅咒:“躺下吧……放松,放松些……”

会是旅途疲惫,劳累导致了发烧吗?

疑惑而吃力地撑起手臂,查尔斯试图试探额头的温度。就在那一刻,一种神秘的气味在书房爆发。

下面发不出来了,大家继续根据下面的地址去SY吧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76718-1-1.html

新增非随缘入口(进入请戳)

评论(44)
热度(167)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