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 第一部 02

第二章


艾瑞克望着查尔斯远去的背影,不安的火苗舔舐着心脏。


查尔斯的行为极为失态,他就像是落荒而逃。回到这桩大宅,他的老家,查尔斯就像换了一个人。


他甚至没有听见母亲呼唤他的名字,艾瑞克忍不住提醒,却在下一刻后悔了。查尔斯像一尊被猛力拉扯的木偶那样回头,动作幅度让人怀疑这尊木偶的头会立刻掉下来。


他的面孔在摇曳的烟雾中显得那样苍白,像用育空最冷的雪抹过面颊。全身无力地靠着自己,手冷得像一块冰,冷得让艾瑞克疑惑,自己怀里的人形是否是一具雪像。


艾瑞克觉得他的心脏快要被火苗燎成焦炭,疼痛让他不能自已。


Fuck the fucking etiquette!


他想立刻搂住身边的Omega,用他过度烧灼的体温温暖冰冷的手。向全场的ALPHA,那些无能又无趣,浑身上下只剩下傲慢值得骄傲的英国人宣布他们没有一点机会!


这个珍贵的Omega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都他娘的把他们的眼珠从他妻子身上滚开!!!


艾瑞克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这个拖拉机修理工的儿子就是靠着当机立断,才走到今天的位子。


他几乎就成功了。在他抬手的那一刻,查尔斯在他的母亲,威彻斯特伯爵夫人的训斥下,落荒而逃。


他的手从他的掌心抽出。就差那么一点,他就可以握住他的手,搂住他的肩,光明正大向所有人宣布所有权——就像他经常在梦里见到的那样。


勉强维持底线的礼貌与伯爵夫人见礼,寒暄,介绍同行者。对方敏感地觉察到他的冷淡,草草了事,借口宴会准备离开。笑容没有在艾瑞克脸上多停留一秒,抬手从途经身旁的银盘,取下一只水晶酒杯,仰头一口气喝干。


如此突兀的行为,不用留神场内宾客的反应,面前托着银盘的男仆正鼓起茶褐色眼球,难以保持脸上端庄而疏离的神态。


缺乏教养的美国乡巴佬顾不了那么多,现在,他需要酒精来压抑内心的烦躁和焦虑。那淡得跟水似的鸡尾酒根本不抵用,这东西是专门为娘们和OMEGA准备的吗!


还有那些在口齿和酒杯间流窜的蜚短流长,活像围绕耳膜嗡嗡聒噪,甚至胆大包天撩拨睫毛的苍蝇,让人无法忽视。


“那就是泽维尔家的那个Omega,皮相还不错,但是听说非常地……嗯,活泼,对,活泼又现代!自作主张去读了牛津,还跑到美国去当过记者!”


“是林肯还是哈利?啊,是埃克,‘流氓埃克’,一定是埃克赛特学院!牛津只有那个鬼地方才干得出来为了钱Omega也能入学的事情!我祖父曾说过,维多利亚女皇就不应该开设这个学院,都是那个德国佬的错!


温顺、贞静、娴雅才是Omega应有的样子!就像可敬的康斯坦斯夫人,被宵小诬告为女巫。她的丈夫出征,她恪守若无主人允许Omega绝不在公众场合交谈的古训,直至被处以火刑。虽然香消玉殒,她的美德足以流芳百世,成为后世之楷模!再看看现在的Omega,唉……”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个有附带继承权的Omega,爵位领地还有财产都可以通过与他的婚姻获得,算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泽维尔家也是个空架子啦,自从布莱恩•泽维尔病逝,长期赤字,欠下不少债务。否则那个自傲出身高贵的莎伦怎么会再嫁给没有爵位的马科尔,当年下嫁给威彻斯特伯爵已经够让她难堪!嗨,谁叫我和泽维尔一家是从曾祖开始的交情,总不能袖手旁观,只能勉为其难,帮忙收拾烂摊子吧。”


“还是让对爵位有需求的美国人出手!列位,这是来自内华达的爱德华•戴利先生,铜矿大亨戴利的孙子。他愿意出面挽救泽维尔家的危机,并迎娶一位能孕育AB血脉,还有着爵位继承权的Omega!”


有人从鼻腔喷出不屑的声响。


“呵,我和布莱恩在牛津就是好友,总不能看着他的遗孤被随便哪个娶不到女性Omega的商人或者次子用钱买走!”


“不用大家忧心。前不久詹姆斯舅舅去世,他没有子女,留给我一笔可观的财产。我父亲和泽维尔家算是世交,查尔斯挺可爱的,我从小就喜欢他,这个难题还是交给我吧!”


“诚实点,年轻人!娶个男性Omega也有好处,至少比女性Beta强得多,能生下血脉纯净的继承人。而且情人方面非常方便,谁会带着一个男性Omega出入社交场合?太尴尬了!他们只适合待在家里怀孕生孩子,男人需要鲜艳的花朵陪衬,这是理所当然!”


“还有你们都想不到的好处!男性Omega比女性强壮,没那么容易受伤。有什么玩意儿花样他们都受得了,Alpha越粗暴他们越喜欢,尖叫的声音越大,说明他们越兴奋……”


扔下酒杯,艾瑞克觉得自己一刻也忍不下去了。他不能容忍自己的Omega继续暴露在这样的环境里!哪怕仅仅是名字也不行!

穿过污秽的人流,一束目光投在他身上。艾瑞克抬头,与远处人群环簇中身材高大的绅士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次远渡重洋,他做了万全的准备。


彻查了泽维尔家的财务状况,收拢了伯爵夫人所有的债务,雇佣私家侦探收罗了莎伦•泽维尔和肯特•马科尔所有的丑闻,包括那些潜在的。


艾瑞克将它们汇总成一份协议书,上面附带的数目和条件,他有信心,莎伦与她的新任丈夫无法拒绝。


未免节外生枝,他还在英国本土联络了一位他的“对手们”难以想象的盟友。


威斯敏斯特公爵是整个不列颠岛最会赚钱的贵族,被乔治五世戏谑地称呼为“钱匣子威廉”。可即便是这位阁下,看到艾瑞克递上的方案也抬起夹鼻眼镜,慎重地确认。


“你似乎笃定我一定会与你合作,我没看错吧,兰谢尔先生!”


“一切如您所见。”


“我不明白有什么必要理会一个陷入赤字的伯爵家庭?”


眼前的美国商人,露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雪白牙齿。


“为了共同的利益,阁下,我们最好对彼此诚实一点。莎伦•泽维尔那样的蠢货在你们英国还是非常罕见的!”


他毫不在意地吐出粗鄙的用词。


“布莱恩•泽维尔留下了潜力巨大的宝藏。马科尔千方百计讨好莎伦,娶了泽维尔家的寡妇,藏起布莱恩的矿物展架,就是为了它们!”


“绿柱石标本开采于印第安纳州,那里有上等的祖母绿矿床,并伴生了大量电气石和钨矿;孔雀石标本来自智利戈亚斯地区,那种品质的孔雀石被称为铜山女神,是优质铜矿的指标;刚玉和尖晶石混合的标本来自澳大利亚,达不到宝石条件,但它仅是一个纪念品,那是一块丰饶的工业用刚玉和铝土矿床。还有那块最早引起关注的钻石原石,虽然最终被认定为工业级,它来自布莱恩•泽维尔在南非投资的矿山。”


“这仅仅是布莱恩的矿物展台上,确定回报巨大的四个。其他是否还有前途远大者,尚不得而知。”


“只要您伸出援手,帮助我赢得这桩婚事,双赢就达成了。对于泽维尔家的Omega和爵位,您或者您的家系并不是那么志在必得;其他向您求助的人,顶多愿意出让四成的利益,而我可以出让英属地区的六成!何况那些位于美国和智利的矿区,您也需要来自新大陆的合伙人。我是您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而你所图谋的,又是什么更为珍贵的东西呢?”蓝血的眼珠隔着镜片,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可称为胆大包天的美国商人。


我的查尔斯!我需要迎娶我的Omega!


艾瑞克内心咆哮着彼时双方心照不宣的答案。


一旦和查尔斯的母亲交涉成功,他们就先行订婚。


查尔斯一定很惊讶,他不会强迫他的Omega立刻接受这一切,他甚至不反对查尔斯继续工作,如果他喜欢报纸这一行,就干下去好了。


他会带他回美国,他真正的家。


他会慢慢等待查尔斯长大。


他会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追求他的Omega,让他了解自己,接近自己。


他们终会相爱。


脚步踩在光鉴照人的橡木地板上,像一位凯旋的将军迈向他的授勋典礼,艾瑞克在仆从指引下,来到大宅三楼的宴饮厅。


这里已是大宅深处,越往里走,遇到的宾客和仆人越少,越是安静。当艾瑞克来到目的地,门口只站立一位老仆人,他鬓发花白,神情倨傲,挺直的背脊和一丝不苟的礼服,比交际厅里大多数Alpha更像一位贵族。


他是查尔斯提过的老管家吗?艾瑞克快步上前,自报姓名。


“烦请通传伯爵夫人,新泽西时报的艾瑞克•兰谢尔到访。”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在艾瑞克的预料之外。老仆人眼神剧变,他的表情在艾瑞克看来只能描述为“震惊”。


“什么人在外面,罗伯特!”门内传来男子的声音。


“只是一位迷路的客人,我让托马斯送他回去了。”老者一边提高声音回答,一边抬手示意艾瑞克保持安静。静待片刻,他压低了声音问:“您就是查尔斯少爷的上司?”


不明白老者用意,艾瑞克疑惑地点头。而后喜悦、焦虑、痛苦、为难……不同的神情在老人眼里激烈碰撞,艾瑞克几乎能看到两支军队在他铁锈色的双眸中交战。最终,老者用一种极度痛苦的表情,示意他靠近门边。


贴近木门,两个声音隐约可闻。一个是刚刚出声问话的人,他说:“……撑不下去了,庄园的负债,还有开支比预算的更多。现在地租的回报不理想,这样下去现在的生活支撑不了两年!”


“我不懂财务上的东西,但是怎么会这样!都是布莱恩那个蠢货,他为那些破石头和废纸发了疯!肯特,如果上帝没让我遇上你这样的好心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现在,你的事业也被我拖累……”


一位女性惊慌失措,声音里带着哽咽。那是查尔斯的母亲莎伦•泽维尔。她语气焦急,仿佛竭力寻找每一根漂过眼前的稻草。


“还是让查尔斯嫁给一个美国人吧,哈考特爵士,张伯伦勋爵,还有路易斯•麦卡伦家都是如此,美国佬很愿意为了爵位出大价钱!”


男性的声音断然否决。


“冷静点,莎伦。现在交际厅的美国人就是为了爵位而来,但是他们天性贪婪,他们可能拿走能继承的东西,只把债务全留给我们!”


“怎么可以……!”


“查尔斯不是那么……传统的Omega,他自己跑去念了大学,还跑到美国去当了什么记者,和他的老板还有些暧昧的传闻。这样任性放荡的Omega有几个Alpha会喜欢?”


“而且查尔斯并不擅长处理人际,他能说服未来的夫婿,帮助我们摆脱困境吗?”


男人加重了语气。


“不如让他嫁给凯因。‘一个Beta能娶到带有爵位继承权的Omega’,有这样的名头,我还能给马科尔家的亲戚和凯恩母亲的家族有所交代,从他们那里能继续拿到贷款。”


“没时间反悔了,放了强效催促性激素的咖啡已经送去了查尔斯的卧室,凯因也已经去书房等着他了。发情的Omega没法拒绝任何占有他的人。”


门的那边,一阵布料摩挲的声音。女性低声叹息,男人轻声劝导,活像一位循循善诱的导师。


“我明白,你爱查尔斯。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放心吧,心理上或许会不情愿,荷尔蒙和性激素会让他快活起来,怀上孩子也会让他接受现实。这是每一个Omega的命运,遇到大厅那群ALPHA里面的随便哪一个,都一样!”


“至少,凯因还是真正喜欢查尔斯的。”


挪动脚步,悄无声息地退后。


艾瑞克对他的理智感到钦佩,他居然还能如此冷静地站在这里,而没有立即动手撕碎这对寡廉鲜耻的夫妇。


透过壁橱上镜面般光滑的银瓶,他看到自己的面孔因愤怒而扭曲。


银瓶旁的珐琅托盘里码着整整齐齐的请帖,上面用流利的花体字母写着“敬请出席凯因•马科尔与查尔斯•泽维尔的订婚典礼。”


收回目光,高傲已经完全从老管家脸上褪去,疲惫和痛苦充斥着他脸上的每一条皱纹:“请救救查尔斯少爷!他在信里称赞您是一位极为正直的绅士。”


“告诉我去书房最近的路程。”压低声音,艾瑞克在老者耳边叮嘱:“拖住里面的人,越久越好!”


他抓起壁橱上那叠请帖,转身离开。


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响,发泄着主人无处可去的愤怒。


经过一处复古的银烛台,抬手将攥得变形的请帖划过烛焰。火舌贪婪地舔舐纸片,腾起一束火把。


火光映红了Alpha的脸,还有钢铁般的双眼。



似乎从下章开始,连续几章都只能发SY了

评论(22)
热度(18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