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炙冽之砂 8章

第8章

 

“啪!”

 

曼森听见一记清脆的响指。

 

什么人?!抛下猎物,迅速转身,查尔斯·曼森看见了令他终身难忘的场景。

 

在这连眨眼都来不及完成的瞬间,他已经不在床边,而是退回到进门处不远的位置。脑袋也不是扭头回望,而是正视前方。水盆还稳稳地放在角架上,地板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水渍。吊灯静静发射光芒,不再前后摇晃。

 

就在转身的视角转换中,他仿佛掉进了妖精的洞窟,或者进入了神话的领域,又或者是魔幻小说中的时空通道,完成了一次时间与空间的重置。

 

说是重置,也有些不对,不是所有东西,所有人都回到了半小时前的状态。

 

黑人混哨蹲在一旁,为倒地的马里奥处理伤口,黑寡妇不知道什么时候折返,正站在泽维尔身旁。泽维尔那家伙已不再靠坐在床头,他披上呢料大衣,站在房间另一头。脸色不像记忆中那样糟糕,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格外冰冷。

 

“诸位,这位卡尔·巴特利先生,就是我们屈尊来到墨西哥荒漠开旅店的目标——查尔斯·曼森先生!”

 

他伸出手朝向自己,只是怎么也不像是意图握手——就算是友好的握手,他也无法回应。宏大的精神威压,D级能力,“控制”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他无法动弹一下。

 

曼森只能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明蓝的视线似乎穿透他的眼球,扫描神经元构成的沟壑纵横的大脑皮层。

 

“曼森先生,无需惊讶。如果在56年的时候,您选择了回归全美哨兵向导协会。那么在接下来的向导培训里,您应该会学到C级能力,A类‘影响’中著名的‘泽维尔效应’。”

 

“这是一项著名的A类‘C级影响’方法。可以从全方位在对方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各方面灌输虚假信息,甚至结合对象自身的想法营造一段完美的虚幻经历,一个完美的幻象世界。”

 

冷汗爬过光裸的额头,在战栗中,他回想起青年曾被他呲之以鼻,认为不过是炒作的名号“影响之王”,回想起那些向导敬畏的记忆,“提着脑袋和他说话的泽维尔”。

 

“对上我,必须特别小心,防范不能掉入这个陷阱。曼森先生,按理来说,以您对泽维尔家族和我的关注程度,不应该这么大意。不是吗,‘斯科特上校’?”

 

娜塔莎敏锐地捕捉到,随着查尔斯吐出这个单词,曼森的肩膀不易察觉地晃了一下。

 

“您的母亲凯瑟琳·马多克斯是洛杉矶的街头流莺。1936年她曾向一位‘斯科特上校’提出私生子诉讼,最终双方达成庭外和解。这位‘斯科特上校’明显用了假名,他到底是谁,无人知晓。”

 

“这是NYPD给出的卷宗,但FBI追查这桩陈旧的民事诉讼时,发现一件巧事。65年,曾经有人雇佣私家侦探,追查这位‘斯科特上校’的底细,而且调查方向是当年出入纽约上流会所的伊利诺伊州人。NYPD费尽力气从凯瑟琳当年的‘同事’口中,抠出情报。怀上孩子前后,凯瑟琳曾向她们炫耀钓到了一个纽约来的大主顾,多金绅士,风度翩翩,操着伊利诺伊州口音,还是一位海军陆战队的上校!”

 

“…………”

 

“深究起来,或许还得由我说声抱歉。”

 

“伊利诺伊州名门泽维尔家族长年以纽约为据点活动,我父亲的哨兵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海军陆战一师司令范德格里夫准将,我们的年龄相仿,甚至教名一致——您的教名,恰恰来自于那位最有可能是您父亲的主顾。一连串的巧合,可能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的确,教名多来自于教父的首名,而一个孩子的教父多是与这个家庭关系紧密的亲朋好友。可是,非常遗憾,我的教父范德格里夫准将,教名是亚历山大,我的教名则来自于我的祖父,您出生那年,他已经年近七旬。而且FBI很快找到了那位私家侦探,调阅了调查结果。所谓的‘斯科特上校’,只是一个伪称姓名的厨师。而且从照片看来,他还有着较为明显的非洲裔血统……”

 

“住口——”曼森的表情,精彩地演绎了圣维特大教堂著名的地狱恶魔浮雕,他的声音就像金属利器划刻玻璃的戾响:“泽维尔!给我闭上你那张狗娘养的臭嘴!”

 

但只有短短的一瞬,曼森以令人钦佩的情绪和面部肌肉控制能力,抹去了狰狞的表情。他放松地笑了笑,甚至声音也魔法般复原。

 

“啊,是我一时激动!抱歉了,泽维尔教授。同为觉醒者,而且是那么稀少的同类——按你的分类法,我们都是纯导!作为未来的同事,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多作沟通,培养交情。这镇上的墨西哥龙舌兰酒不错,待会我请客!”

 

他满意地享受着聚焦在身上的惊讶目光。

 

“不用太认真啊!反正你们把我抓回去,用不了太久,大家还是同僚。如果不相信,可以咨询泽维尔教授。”

 

“的确如此。”查尔斯点头,“高级向导不管在哪个国家或者地区,都是稀缺的人才资源,况且觉醒者在司法上拥有先有权。曼森先生回到美国后,应该会被判处一段刑期。刑满释放后,很可能加入全美哨兵向导协会,成为我们的同僚。”

 

“这才是我们亲爱的曼森先生真正的底牌!其实黑人也好,白人也罢,我们的曼森先生或许都没那么特别放在心上!成事最好,不成也不是世界末日。只要能通过一系列案件,向外界展示实力:展示您可以影响证人的记忆,只有胡佛级的向导才能解开;展示您可以模糊群体印象,改变三位数人群的整体记忆,而且还能自圆其说;展示您的组织领导才能,利用宗教进行群体控制的本事和果断狠辣的手段。”

 

“有这些行为本身,就足够了!它们足以引起各方势力对您的重视,您应该已经收到不少邀请函,其中甚至可能包括了某些正式的塔与协会。达尔文,无需惊讶,我曾对艾瑞克说过,曼森先生的‘残忍是一种精心的计划,他的疯狂是一种冷静的计算’。”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可不容易!FBI的审讯纪录显示,莎朗·塔特当时已怀孕8个月,即将临盆。她向你哀求,杀掉她后剖开腹部取走孩子,遭到拒绝。就是背负着这样的血案案底,才让有的人更放心用他。永远见不得光的过去,永远不可能上位的手下,随时牺牲掉也毫不可惜,多么适合干脏活的人选!”

 

娜塔莎忍不住用眼角偷偷扫过身旁的向导。查尔斯·泽维尔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亲切,温和,彬彬有礼的。没人见过他现在语气冰冷,甚而咄咄逼人的模样吧。

 

此刻,他言语间的刻毒达到了顶峰。

 

“而我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确保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明蓝的眼睛对上了开始浮现蛛丝般细微裂纹的眼神。

 

“曼森先生,您和艾瑞克都注意到了一点:我确实没有必要,必须亲自出手。但是很遗憾,不如曼森先生所想,我会被派遣参与这次任务,不是因为我资历浅,地位低,而是我执意向协会申请的结果。”

 

“协会大佬们都清楚,我肯定容不下你!如果这次来的是尼采老师,或者别的什么人,他们或许会收了你这柄狂刀。但来的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而协会最终批准了我的申请,他们并没有特别地阻拦我,这等于默许了我的做法——非常遗憾,协会并没有如您想象中那般重视您。”

 

“而您,连真正的长相都不会留下纪录。人们都会认为,现在被关在洛杉矶监狱的那个傻瓜才是连环杀手,邪教教主查尔斯·曼森。一个可笑的疯子,丑角,居然妄图通过几桩手段拙劣的谋杀案,自命神祇,却被FBI轻松破获!”

 

“您的伟业无人知晓,您的名字只是笑柄。”

 

【娜塔莎!娜塔莎!】在精神交流界面,鹰眼不断敲着哨兵的联络频道。

 

【干嘛?】

 

【赶紧帮忙想想!我得罪过查尔斯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无暇理会搭档的“哀嚎“,娜塔莎迎来了曼森绝望的目光。它们缠住黑寡妇,就像抓住漂在水面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黑寡妇!你才是这次带队的哨兵!你就看着你的部下乱来吗!我可是高级向导查尔斯·曼森!我的向导能力比那个只有名气的内定的家伙强几倍!”

 

娜塔莎不假思索地剪断这根稻草。

 

“我也曾经是一个母亲。今天就算泽维尔教授放过你,我也不会让你活下去!”

 

冷冷的怒火在CIA女特工暗绿的眸子里灼烧。这一刻,她或许想到了腹中那个没有机会来到人世的女孩。

 

查尔斯彻底放松下来,他放下双手,换了一个轻松的姿势。

 

设法支开美国队长,让史蒂夫出面安抚各方情绪,而由娜塔莎带队来到墨西哥,这个选择果然是正确的。


评论(26)
热度(89)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