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炙冽之砂 7章

第7章

 

艾瑞克站在杰夫旅店门口,夕阳拖长了他的影子。

 

傍晚时分,本应是卡帕最繁忙的时候,酒吧,旅店,饭馆,赌场都应该开张营业,在索诺拉沙漠穿行的不法之徒也应该踩着夕阳的尾巴,来到这个临时庇护所。

 

但是,现在,空旷的小镇没有一丝声响,静得可怕。不久前激烈的枪声炮响,无处可寻,好像只是一场噩梦。

 

同样,也没有任何人,任何物体行动,除了被北风卷起的风沙。

 

有些担忧地抬头,向二楼窗口望去。查尔斯刚刚退烧没多久,启动这样规模的A类影响,不会出现意外吗?

 

艾瑞克难以说服自己放心离开。抬手吸附旅店对面房顶的铁皮烟囱,提升身体,抓住雨檐,翻身坐上屋顶,正好可以俯瞰查尔斯所在客房的情形。

 

查尔斯正双手抱胸,站在床边。

 

双眉向额头中间的位置集中,将皮肤挤压出褶皱。艾瑞克非常不悦地看到他的向导,只穿着单薄的睡衣。似乎忘了太阳即将西沉,沙漠腹地的气温正迅速下降,也忘了他前日才大病一场。

 

好在他的学生,FBI的黑人混哨,为他递上厚实的呢料外套,并在老师身边保持警戒。

 

他们对面,旅店老板卡尔·巴特利正立在原地,面部表情不断变化,只是怎么变化也无法解读为善意。

 

是他吗?卡尔就是那个和查尔斯同名的曼森?

 

【曼森,一定会出现!】

 

【这就是我坚持参与此案,亲自来到墨西哥的原因!】

 

艾瑞克回想前日凌晨,查尔斯从高热侵袭中醒来后,与自己的精神对话。

 

【艾瑞克……有些事情,必须告诉你。】

 

【好好休息,不管有什么大事,病好再商量。】

 

【艾瑞克,没时间了!】明蓝的眼睛用精神交流和哀求的眼神拽住他。

 

从没学过拒绝这双眼睛的技巧,可能永远也学不会了。

 

认命地把狮皮床榻挪得更靠近壁炉,换了个更舒适的摆放角度。

 

【说吧,你这次又有什么计划?】

 

【墨西哥塔派出的代表:何塞和马里奥,混哨何塞是曼森的信徒,混导马里奥已经被曼森控制。】

 

挪回视线,直视向导,艾瑞克的目光变得凝重。

 

【你早就知道……其他人呢,黑寡妇知情吗?】

 

【娜塔莎会递给你一杯涩水,就是以此提醒你们。】

 

【……】

 

【克林特只是战术向导,向导能力不如马里奥。而且他们对接过精神交流界面,如果直接让克林特‘告诉’你们,可能被马里奥截获。只能用盐碱水引起你们的注意,让莱昂主动‘发问’,这样建立的精神交流才保险。】

 

抬头,艾瑞克与倚靠在壁炉另一侧,负责看守从卡帕“请”来医生的娜塔莎视线相交。女纯哨将大半张面孔隐藏在背光处,抛给他一个蕴含深意的笑容。

 

【所以,你明知那是陷阱,明知道他们就是冲你来的,仍然就这样傻乎乎地踩进去?】

 

难以抑制的怒气在精神交流频道浮动。正因如此,艾瑞克临时升级剧本,擅自击杀何塞,就连马里奥,如果不是查尔斯出手阻拦,他也没打算放过。

 

没有哨兵能够忍受,有人伤害自己的向导。

 

【是的,因为他们会带我找到曼森。】

 

【……】

 

【艾瑞克,曼森是个强大的向导,他拥有出类拔萃的C级与D级能力。如果他的人生轨迹略微正常,加入了全美哨兵向导协会,或许内定的下任向导首席就不会是我——至少不会如现在这样确定。】

 

【但现在,他充满了戾气。曼森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因为自身的遭遇而迁怒一切。更为可怕的是,曼森是个天才。他的残忍是一种精心的计划,他的疯狂是一种冷静的计算。绝不能再放任他任意行动!】

 

艾瑞克记得那时,自己在黯淡的火光下沉默了许久,继续在精神界面“发问”。

 

【查尔斯,你如何确定这么做一定能找到曼森?墨西哥塔那对搭档的目的,或许只是混淆你们的视线。】

 

对面客房窗户紧闭,哨兵敏锐的听觉和适时接通的共感,帮助艾瑞克得知屋内的一切,他听到了卡尔自得的声音。

 

“完美的猎物!你的弟子可比你有价值多了,不是吗?‘影响之王’,全美哨兵向导协会内定的首席,泽维尔教授!”

 

“如果FBI现任探员,全美协会哨兵,一个有官方背景的黑人。在纽约,或者华盛顿街头,持枪随意扫射,无差别屠杀路人。你们现在所有的努力,还会有任何作用吗?”

 

【不,如果不出意外,曼森应该会主动找上我们。我带上了他无法拒绝的猎物——“达尔文”。】

 

两日之前的凌晨,查尔斯在壁炉旁如此“说道”。

 

【曼森制造血案,蓄意挑起种族矛盾,却被FBI和协会压下消息。虽然胡佛讨厌黑人,给金制造过种种麻烦,但维持美国社会稳定是他一生秉持的职责。从一开始,曼森就押错了对象。】

 

【扭曲的人生导致了扭曲的心态。从现有记录来看,曼森是一个自卑到了极点,转为自大的人,而他本身天赋强大,更催化了这一点。他厌恶失败,憎恨一切超出控制的变化,报复心极强。】

 

【所以,达尔文完美满足了他的需求:黑人,FBI探员,全美哨兵向导协会成员。如果能“控制”或者“影响”达尔文,让他公然在大城市繁华地段,大开杀戒。既完美贴合曼森的计划,又完美地报复了FBI和协会。】

 

【然而控制,必须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何况达尔文身边还有我。虽然曼森并不怎么看得起我这个内定的纨绔子弟,但请记住,他在疯狂残忍的同时,冷静而精明。】

 

【曼森还没有自大到,自认可以远程完成“影响”或者“控制”,而不被目标身边的纯导觉察、干扰的程度。为了达成目的,他必须接近我们,必须现身。】

 

【而且……】

 

冬日斜阳犹如残灰的余烬,落日半没入地平线。

 

天地一切事物的影子都被拉得极为倾斜,细长,远远背离了他们原本的面貌,和昏黄的日夜相交之际暧昧不明的光线混在一起,构成一个离奇,迷幻,虚实莫测,真假难辨的世界。

 

“泽维尔教授,你应该感到自豪了,有几个人能识破我下的‘影响’呢?你至少一早就看出何塞和马里奥是我的人,计划跟着他们找到我。如果不是你病得这么厉害,我不一定敢对你直接出手,那风险太大!”

 

“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名门子弟,有的是机会和金钱,可以大把挥霍!可以靠着电视报纸,做宣传,炒新闻,打造什么‘影响之王’的花哨头衔,把80分包装成90分。我可没有这样的机会,我是真的90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完完全全靠真正的实力赚来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证查尔斯的能力,艾瑞克仍为自己向导的预见力感到叹服。

 

【而且,曼森他真正憎恨的,真的是有色族裔吗?】

 

那个时候,查尔斯的精神波动中多了一些意味深长的戏谑。

 

【就现在FBI所掌握的资料。不算佣兵时期,曼森独立犯下的第一桩杀人案,应该是其姨母一家的灭门血案。曼森的姨妈和姨夫在年幼时虐待他,又把他卖给了佣兵组织,曼森憎恨他们合情合理。值得玩味的,是他的第二和第三次出手,被他袭击的都是向导。其中一人对曼森完全没有印象,另外一人勉强回忆起,在事发前不久,曾这样一个人向他问路,可他也不清楚路径,只能遗憾道歉,看来完全不被我们的目标所接受呢。】

 

【再加上56年,曼森因所在佣兵团队被协会破获而被捕,逃脱时所挟持袭击的调查向导。他独立犯案的前四次,有三次的目标是家世良好,在协会登记注册的向导。】

 

【到那时为止,曼森还没碰过有色族裔!即便是这次的一连串事件,事发到现在也没死一个黑人或者亚裔。被凄惨杀害的对象,全部居住在富裕的高档白人社区。全是出身良好的,事业有成的,家庭美满的,大名鼎鼎的白人!】

 

【查尔斯·曼森,这个人真有意思!他真正憎恨的,享受蹂躏他们快感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艾瑞克?】

 

摩萨德哨兵一言不发地聆听着,突然张开双臂将向导和毛毯一起抱进怀中,收紧手臂,紧紧搂抱。

 

【查尔斯,答应我,不要再用自己做诱饵。至少,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不要这么做。】

 

绕过腋下,探手轻拍肩部,查尔斯没有回答,他的哨兵也明白,这是一个不可能得到回答,更不可能得到保证的问题。

 

他是万磁王,而他是X教授,他们是各自塔与协会的首席和准首席。他们都不是为了对方可以放下一切的人,也都不是只为自己而活的人。

 

【颇为巧合,我和曼森同名,年龄也差不多,甚至可能与他臆想中的身世有关。曼森本就对我有一种天然的仇恨。利用这点,我向协会申请暂时回避缄默原则。这两个多月,我在电视广播,报纸头版,杂志封面等大众传媒显眼处频繁露面,为的就是加大对曼森的刺激。或者这也可以视为一种心理暗示,一种B类“影响”——看啊,那个靠着家世上位,恬不知耻自号“影响之王”的纨绔子弟又得到了他不配拥有的重视和关注,而我这样的天才却注定不可能得到,这还能够忍受吗?】

 

【而我主动踏入他的陷阱,在沙漠中病倒,是为了去除曼森最后一层的戒心和犹豫。他疯狂残忍而精明冷静,个性谨慎多疑,喜欢躲在幕后,不倾向于亲自下场。而我给了他一个难以拒绝的饵,FBI的黑人探员,还有亲手战胜全美协会内定向导首席的机会。】

 

【他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曼森,一定会出现!】

 

查尔斯在精神界面如此断言。随即“语气”转缓,甚至带上了一些内疚。

 

【这次高烧在计划之中,我早有准备,实际情况远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对不起,艾瑞克,我应该提前告诉你。】

 

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艾瑞克仍不太明白,既然确定没有大碍,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为什么查尔斯会显得那么难过?火光下,他的神情那么暗淡……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坐在壁炉边,摩萨德哨兵将他的向导搂在怀里,晃动的炉火把他们的影子拉长——贴合紧密,宛如一人的影子。

 

“……没什么,不需要介意。只要你没事,什么都不重要……”

 

穿越回忆的幻谷,回到现实。不远处,鹰眼正一边啃着墨西哥卷饼,一边爬上塔楼,张弓搭箭,从制高点监控整个小镇,以防不测。黑寡妇已经回到旅店,和达尔文一起站在查尔斯身边。

 

夜幕彻底降下,却无法阻隔哨兵敏锐的视线。

 

东方荒漠卷起大量沙尘,曼森的信徒,索诺拉地区军阀桑托斯派出的援军终于抵达。

 

【为了分散队伍,吸引注意力,曼森可能会让他的信徒引起骚乱,桑托斯的部队可能性较大。艾瑞克,到那时,可以将他们交给你吗?】

 

张开手掌,为旅店罩上磁力防护网。催动墨西哥北部含铁量极高的砂石砾原,摩萨德首席哨兵走向了他的战场。


评论(23)
热度(76)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