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炙冽之砂 6章

第6章

 

抬起曲线傲人的大腿,一脚踹开大门,迎接娜塔莎的是达尔文和艾瑞克惊诧的目光。

 

“兰谢尔少校,你为什么在这儿?教授呢?”

 

艾瑞克刚毅的灰蓝眼睛里,疑惑瞬间化为震怒,视线所及的金属制品,都随怒气浮动。他立刻转身上楼,只留下达尔文给娜塔莎解惑。

 

“刚刚马里奥带来口信,说你让我们都到一楼来。”

 

跟随万磁王的步伐,冲上二楼。空中飘浮的物体,像蜂群一样密密麻麻。透过“蜂群”,娜塔莎看见墨西哥塔混哨何塞·加西亚双腿僵直,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两眼圆睁,几乎瞪得鼓出来,脑袋以违反人体工学的幅度倾斜,额角直接贴上肩胛。颈项只剩一层薄皮相连,断口被撕扯得血肉模糊。一道血痕像泼出油漆,横过整个走廊!

 

绕过尸体,娜塔莎放开听觉,压低脚步,谨慎前行。

 

“艾瑞克!”向导的惊呼有如点火的助推器,推动女哨兵疾速冲刺。

 

穿过洞开房门,正好撞上摩萨德哨兵将向导紧搂在怀里的画面。

 

侧开脸去,转开视线,娜塔莎突然对倒在地上的另一具躯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没办法,没戴墨镜,只能用这一招防瞎眼。

 

于是她发现倒地的身体还在呼吸。一支铁签贯穿咽喉,幸运地避开了动脉和延髓。眼神相交,马里奥淡褐的眼睛里充满了求生的渴望。

 

收起枪,娜塔莎走到他面前蹲下。

 

“伤口不深,你还有救。说吧,曼森或者桑托斯,收买你们,让你们谎报行程,把我们拖在这个小镇,今晚他们准备做什么?”

 

马里奥剧烈抖动着脑袋和脖颈,什么也说不出来。惊怖在他的眼睛里扩散,而比惊怖占据更多空间的竟然是疑惑。

 

略微侧过艳丽红发簇拥的头颅,娜塔莎不解地蹙起眉头。

 

“他什么也不知道!”

 

回头见到查尔斯被哨兵扶抱着,靠坐在床头,呼吸还有些不平顺。

 

摩萨德哨兵细心拉起毛毯,批在单薄的睡衣之上。

 

娜塔莎果断抬头研究天花板花纹。

 

“罪魁祸首是他的哨兵何塞。我曾经近距离扫描过他的大脑,何塞是曼森的信徒,他把自己的搭档卖给了曼森。曼森‘影响’了马里奥,错误的路线和行程,都是曼森对马里奥进行了记忆修改,并远程控制了他的行动。”

 

抬头望着自己的哨兵,查尔斯的语气里有些责备的意味。

 

“艾瑞克,我告诉过你真相,为什么还要对他们下杀手?没有经过该地区塔或者协会允许,在境内杀伤其管辖的觉醒者是大忌!何况马里奥只是被曼森控制,将他制服就可以了。曼森是极度擅长C级‘影响’和D级‘控制’的纯导,即使在美国,被他影响的向导,甚至纯导也不计其数……”

 

哨兵的声音还有眼光,都有着金属般冰凉的质感。它们斩钉截铁地剪断了向导未尽的话语。

 

“我不管什么忌讳或者误会!在我面前动我的向导,就得死!”

 

查尔斯脸上高热带来的不健康红晕褪得泛白,望向哨兵的眼光,逐渐带上些不容退让的顽固。

 

明智决定绝不插足绝对适配的争执,那只会沦为炮灰。娜塔莎招呼随后赶到的达尔文和卡尔,将倒霉的墨西哥混导抬走救治。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听见了炮弹滑过空中的尖啸。然而,没有爆炸的轰鸣和震动。万磁王转动手腕,让它在空中解体。

 

“M43型81毫米迫击炮,乌合之众!”不屑的声音在鼻腔振动,艾瑞克起身向外迈步,莱昂紧随他身后。

 

“查尔斯就待在这里,达尔文照顾好你的老师!”

 

娜塔莎带着克林特,紧跟他们的步子,加入战局。

 

“达尔文,教授就交给你了!卡尔帮马里奥包扎一下!”

 

不久,激烈的枪声从南面和东面传来,炮火照亮夜空。破旧的旅店在炮声震动中轻微摇晃,吊灯转着圈,来回摆动,房间内光线闪烁不定。

 

“教授,二楼的房间可能不太安全。卡帕经常巷战,我和老爹用地下室改建了庇护所,我们去那里更保险。”在炮火震动中,卡尔打着哆嗦,不安地提议。

 

“店主说得没错,教授!如果您有意外,我没法跟大家交代!”达尔文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不愿让学生太过担忧,查尔斯没有坚持。

 

起身下床,双脚接触地板,扶着床头准备自行站立。但高热侵袭过的四肢仍酸软无力,刚刚站起,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滑。

 

达尔文和卡尔立刻上前搀扶。太过慌张的店主,经过角架,不小心撞翻了艾瑞克之前借用的水盆,融化的冰袋和盆中剩水泼洒出来,在地板上形成大片水渍。

 

卡尔立刻蹲下收拾残局,同时不断道歉。

 

在他的动作间隙,查尔斯瞥见了似乎不应该在此地出现的生物。

 

一只体型硕大的亚马逊捕鸟蛛正沿着角架慢慢爬行。它粗壮的节肢,有成年男子手指粗细,上面遍布带着橙色光泽的赭黄刚毛,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这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蜘蛛,钳形口器下连着毒腺,可以捕捉小型鸟类,蜥蜴,甚至小蛇。

 

捕鸟蛛无声滑过积水的地板,向达尔文的变色龙喷出蛛丝。蛛丝如丝网罩上变色龙,精神向导和他的主人一样无声倒下,毫无反抗的机会。

 

惊呼梗在查尔斯的咽喉内,无法发出。D级精神能力“控制”强大的精神威压,笼罩全身,高烧未退的纯导错失先手,无法挣脱。

 

卡尔·巴特利抓住查尔斯的胳膊,就像他的捕鸟蛛用强壮的螯肢钳住天鹅翅膀,拖着无力站立的身体,随意扔回床上。

 

他对着查尔斯,竖起右手食指,贴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他笑得得意又天真,就像恶作剧得逞的八岁男孩。

 

捕鸟蛛在仅有觉醒者可见的世界里,吐出一圈又一圈黏稠的蛛丝,将天鹅牢牢缠住。白鸟奋力扇动翅膀,但蛛网越来越密,翅膀被粘得越来越紧。

 

而变色龙早已被蛛网包成一个白色的茧,捕鸟蛛以外表难以想象的轻盈滑行过去,插入口器,注射毒液。

 

“完美的猎物!你的弟子可比你有价值多了,不是吗?‘影响之王’,全美哨兵向导协会内定的首席,泽维尔教授!”

 

卡尔双手抱胸,微笑旁观精神向导完成一系列动作。

 

“如果FBI现任探员,全美协会哨兵,一个有官方背景的黑人。在纽约,或者华盛顿街头,持枪随意扫射,无差别屠杀路人。你们现在所有的努力,还会有任何作用吗?”

 

回头朝向查尔斯,卡尔·巴特利——不,应该称呼他的本名查尔斯·曼森,笑得眉眼拱出两道彩虹。

 

“现在,轮到您了,泽维尔教授。”

 

一手扶住床头,支撑身体,曼森歪过脑袋,居高临下俯视着查尔斯。

 

四目相交,查尔斯在他的眼睛里找到了一种单纯,或者说纯粹的恶毒。

 

不像对待达尔文那样,曼森故意舍弃了向导精神攻击的优势,像个粗鲁的哨兵,摁住查尔斯的双手。在隐约的炮声和震动中,慢慢地,一点一点接近,直到额头抵上额头。

 

这一行为完全不必身体接触,完全可以在精神界面完成,但是近距离地亲手压制全美协会内定的首席向导,有着精神隔空操作无法媲美的愉悦和满足。

 

他甚至故意放慢了动作,拉长了整个过程。以便能够尽量多地欣赏美国最杰出的青年向导,在自己手中无力而徒劳地挣扎。观察这个出身名门的天之骄子,明蓝眼睛里倔强而锐利的眼神,如何被一寸寸锉平,只留绝望的底座。

 

一滴泪,滚出化为一片死寂的暗蓝眼眸,顺着眼角滑落。

 

抬起身体,舔了舔舌头,曼森像是歆享了血腥祭品的邪神。

 

“泽维尔教授,你应该感到自豪了,有几个人能识破我下的‘影响’呢?你至少一早就看出何塞和马里奥是我的人,计划跟着他们找到我。如果不是你病得这么厉害,我不一定敢对你直接出手,那风险太大!”

 

“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名门子弟,有的是机会和金钱,可以大把挥霍!可以靠着电视报纸,做宣传,炒新闻,打造什么‘影响之王’的花哨头衔,把80分包装成90分。我可没有这样的机会,我是真的90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完完全全靠真正的实力赚来的!”

 

“我和你,明明都叫做查尔斯,可我们是那么不同!”

 

“当你用银匙吃着大理石芝士蛋糕的时候,我在翻街边的垃圾桶;”

 

“当你随意挑选名牌西装的时候,我在捡邻居穿旧扔掉的衣服;”

 

“当你被高贵的父母带去迈阿密海滩度假的时候,我在田纳西的破屋被塞进麻袋殴打!”

 

“当你被母亲亲吻,亲朋满座庆祝觉醒为向导的时候,同样觉醒为向导的我被人用一点小钱卖给了佣兵!”

 

“当你成为全美首席向导保罗·尼采的爱徒,进入牛津深造的时候,我在佣兵的训练营地挣扎求生!”

 

“当你和万磁王结成绝对适配,被以色列最强大的哨兵百般呵护的时候,我被佣兵组织压榨能力,还被几个爱好男人屁股的变态当做公用厕所!”

 

“这不公平!有人拥有一切,有人却一无所有!”

 

“上帝从来就不公平!他偏爱亚伯,才让该隐起了妒恨之心,导致手足相残的惨剧!是上帝杀了亚伯!是上帝让该隐成了杀人犯!”

 

阴云在曼森脸上累积,他的表情仿佛向天国举起叛旗的撒旦。

 

“上帝已经死了!上帝从来就没有活过!由我来成为新‘神’,夺回一切失去的东西,引领世界走向更为光明,更为公正的未来!”

 

“而你……”

 

曼森低头看着苍白的面孔,伸手拂开被冷汗浸濡的额发。

 

【“很快,你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这个傍晚,你只是在高热中昏睡。当达尔文在纽约街头制造血案之后,你会悲伤、自责,为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而选择自尽。”】

 

“全美哨兵向导协会,这次竟然会把你这个小辈派来对付我。他们没有考虑过你的安全吗,他们真的有传说中那么重视你吗?”

 

“不要再挣扎了,泽维尔教授,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桑托斯的队伍的确是一群乌合之众。在万磁王面前,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为我制造一点机会。我可不愿在您身上留下伤痕,给自己增加一个可怕的敌人。兰谢尔少校真是一位难得的好哨兵,而你居然如此不珍惜。啧啧,也只有你这种从小被娇宠成习的人,才会这么毫不在乎。”

 

“或许在你死后,我还能和他有些机会。对啦,再去制造一个‘真正’的曼森吧!帮助万磁王,为他死去的向导复仇,多好的机会啊!”

 

“不用替我担心,没人会知道在旅店发生的一切,没人会听到我的声音。卡帕是个被遗弃的聚居区,这里所有的居民都是我的信徒,他们都可以证明的我清白无辜!”

 

曼森的眼睛里,甚至涌出了些许怜悯。

 

“再见了,另一个查尔斯。”


评论(15)
热度(75)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