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07 END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第7章

 

远处传来犬吠。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一阵又一阵高低不同,频率迥异的狗叫,从零星到繁杂,从单点到四周,海潮一样涌上来!

 

最后,那声音越来越大,“汪汪汪”的声音敲打着耳膜,好像全镇的狗都跟着叫了起来!

 

Mary,Raven,还有Raven怀里脏兮兮的小Charles都隔着车窗看着这惊人的一幕。

 

莫拉伊把他们赛上车,关上门,叮嘱不准下来。就从后座抓起猎枪,回头支援Smith太太。她在老太太附近停下,端起猎枪,一枪打爆了黑熊身前的花盆,警告不许前进。

 

黑熊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它四肢着地,脑袋转来转去。

 

农场主家的拳师犬Kid,牛头梗Mortimer,苏俄猎狼犬Philippa,带着他家雇农的英国斗牛犬Ethaniel和保镖的大丹Cain,堵住北边的街道。拳师扬着孔武有力,方正结实的头颅,吼声震得两颊横肉乱颤:“滚出去,花尾巴!到刘易斯镇撒野,你他汪活腻味了汪!”

 

东面是警长家的杜宾Alex和德牧Nathan,后面还跟着猎人家威震大小环山的马里努阿猎犬Piotr,镇长家山一样雄浑,唯一能跟Logan家的高加索比较体型的圣伯纳Bishop。它们不太喜欢叫喊,更喜欢露出犬齿,让威胁的低吼在喉间回响。但在它们身后,持枪的身影比北边更近。

 

汽车猛地颠簸,坐在车内的女孩和小猫差点被晃得趴在座位上。有什么东西踩过车顶,一个庞大的影子,越过汽车,一声不吭直奔豪利特家后院的黑熊。

 

Charles脸上被泥浆糊成一团的毛,几乎全都贴在车窗玻璃上。它第一次看到艾瑞克全力疾奔似乎的样子,就像巨人举起一座小山扔出去一样喵!

 

“艾瑞克,小……喵?”

 

正要紧张大喊的小猫,突然被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噎住了。

 

四肢着地,左张右望的黑熊,看见体积只有它一半左右的高加索獒冲它过来,居然立刻掉头就跑喵!

 

对,掉头就跑喵!看着身体那么胖那么圆,连脖子都没有喵,居然跑得还挺快的喵,就跟滚肉球似的……

 

咦,等等,这话好耳熟喵,这逃命的动作也好眼熟喵……

 

喵,这这这这这这不是Egg和Orange被农场主家的拳师它们追着逃的模式喵!

 

这不科学喵,你一只黑熊学美国短毛猫和加菲猫的画风你你你不害臊喵?合适喵?那么大的黑乎乎的一团滚起肉团来真的好意思喵?

 

Charles好像还听到了它的哭声:“对不起对不起嗷!花尾巴不该乱跑嗷!不要咬窝QAQ!窝这就滚QAQ!麻麻救命嗷QAQ山下好可怕嗷QAQ!”

 

……这神马鬼喵!

 

小猫觉得它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正碎成一片一片的掉下来。

 

后来,艾瑞克告诉Charles。那只黑熊叫花尾巴,是住在附近山里一头不到两岁的公黑熊。它妈妈两年前怀孕的时候,失去领地流浪过来,镇上的林务官看着可怜,帮忙在附近山头安顿下来,提供食物帮它渡过了生产和哺乳的难关。顺便发展成猎人带路,亲身围观野生黑熊生活的特色旅游项目,在旅游旺季的时候,母子俩还会主动套上笼头,跟着林务官作为牛仔表演的彩蛋登场,自食其力赚取零食。

 

它们冬眠的时候,林务官都会定时在洞口堆上食物,以防万一。今年似乎是醒来的时间太早,花尾巴饿了,就自己熟门熟路地跑镇上来找吃的。如果进了有男主人的房间可能早叼着大块陈面包被赶跑了,不幸进了豪利特家才闹出这么大动静。

 

小猫听了很有些不好意思。缠着大狗,趴在背上,去镇外山里,找到把脑袋插在灌木丛里嗷嗷大哭:“嘤嘤嘤嗷,山下好可怕嗷QAQ”的花尾巴,坚持要把珍藏的沙丁鱼鱼干分给它一半作为赔礼。黑熊开始还哭得厉害,不肯转身,后来抵抗不住美食的香气,吸着鼻涕扭过头来叼着鱼干啃得极香。

 

一只布偶猫和一头黑熊因为食物缔结起跨越种族的友情,也真是一桩奇事。

 

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艾瑞克摇着尾巴一路小跑,回到莫拉伊的汽车面前。

 

“Mary,Raven,你们没事吧!”它主人的身影紧随出现,Logan拉开车门,表情紧张。

 

女孩们跳下车,尖叫着名字,搂着老爸和大狗鬃毛茂密的头颅摇晃。

 

艾瑞克好容易挣脱她们激动的手臂,皱起高挑的眉骨,凑近鼻尖嗅着小猫:“怎么脏成这样啦汪!”

 

它伸出舌头,从头到尾,舔顺被泥水糊得脏兮兮的乱毛。

 

小猫抬起两只肉爪,陷进鬃毛里使劲推着狗脸,抗拒大舌头的洗礼:“太脏了喵,别舔了,回去洗澡澡喵!”

 

“好,汪!”高加索獒熟练地转过身,等着小猫跳到背上。

 

但是迟迟没有熟悉的重量在背脊着陆的感觉,反而狗耳搐动,听到了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

 

回头,艾瑞克看到了让它尾巴竖直的场面:小猫浑身蜷成一团,掉在地上。

 

“Charles,Charles汪!”大狗急得围着小猫团团转,用吻部轻轻拱拱身体,小猫身体缩得更紧,没有任何回应。想张嘴衔起直奔兽医家,又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不敢随意搬动。

 

艾瑞克奔到欣喜团聚的父女身边,张嘴咬住主人牛仔外套的下摆,使劲往小猫那边拖。高加索獒力道惊人,居然一下拖动了三个人。

 

“呃,怎么了,艾瑞克?……噢,Charles!”

 

Logan立刻小心托起小猫,平放在副驾驶座上。女孩们爬进后座,大狗窜上车顶,父亲启动汽车驶向镇上的兽医诊所。

 

紧急的诊断和处理之后,兽医DR Richards走出诊室,3个人类和一只大狗的,八只眼睛立刻聚拢到他身上。

 

“放心吧。小猫送来很及时,应该不会有大碍。”

 

“DR Richards,Charles怎么了?”最小的女孩被姐姐搂在怀里,眼神最为焦灼。

 

“右前爪肌肉有点拉伤,肋骨有细微的骨裂,还有一些内出血,应该是从房顶溜下来的时候摔伤了。不过送医够快,治疗及时,问题不是太严重。”

 

“摔伤?!”女孩们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疑惑和惊讶。她们异口同声地问。

 

“不可能啊,DR!”

 

“Charles那之后还冲到楼梯前面拦着Raven,后来又躲开Raven和我,引着我们还有莫拉伊远离屋子。”

 

“是啊,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抓住它!”Raven在姐姐身边使劲点头,“那个时候……那个时候,Charles就已经受伤了?它的动作那么灵活,不可能!”

 

“有可能,”Richards脱下手套,引着一行人进入诊室,“因为Charles是只布偶猫。”

 

“布偶这个品种起源于60年代加州的一只名叫乔瑟芬的混血长毛猫。它在经历一次车祸之后,性情大变,变得安静,而且对痛苦的感觉变得迟钝。一位繁育者对这种特点的猫产生了兴趣,她把乔瑟芬带回家里,用这只母猫试验培育新的种类,这样就产生了布拉多尔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布偶猫’。”

 

“这个品种的猫咪普遍会有痛觉迟钝的遗传缺陷,所以,Charles可能当时根本没有感觉。它算幸运啦,布偶猫在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受伤。因为缺乏痛觉,症状表现缓慢,延误治疗,导致残疾甚至死亡的例子,不在少数。”

 

“咦,布偶不是因为长得可爱,毛色美丽,眼睛漂亮,被重视培育的纯种猫吗?为什么痛觉迟钝会是它的培育起点?”Mary好奇地问。

 

“一般的家庭宠物,体积都比人类小很多。它们会潜意识对人类产生畏惧,就好比你看到2米高的大汉会觉得‘哇,好壮!伙计,我们最好不要接近他!’——人和宠物体积差可以比你和两米壮汉的大得多!

 

而且,由于体格和力量的巨大差异,人类一些很细微的,无意识的小动作,也可能会让宠物觉得难受,不舒服。所以很多宠物不怎么粘人,而人类饲养可爱的宠物,自然会希望和它们亲近。有这样的需求存在,自然会有人进行相关研究。故意保留痛觉迟钝的生理缺陷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自然会有人培育这样的品种。至于这会不会给猫带来危险,热爱金钱和猫咪培育事业的爱猫人士哪里有空闲顾及这些?

 

其实何止于此呢?人们喜欢又大又美,抱起来软乎乎的大猫,就有人致力培育更大体型的布偶。至于这样带来的肥胖过度,甚至HCM心肌肥大症发病率陡然增加,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处理掉那些不幸的患病者,剩下的小猫还是光鲜可爱,吸引客户的上等商品!”

 

“布偶还算相对幸运,至少它的缺陷并不直接致命或者致残。纯种的折耳猫还有波斯猫,特别是折耳那样,建立在骨骼残疾病变上的品种……何况,还有但凡纯种繁育必然存在的交配圈子狭窄,血缘过近的隐患……”

 

DR Richards双手环抱,摇头叹息。

 

Raven疑惑不解,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可是……可是, Angel说Charles是混血的杂种,根本就不是布偶猫啊!对了,Charles不是没有血统书吗?”

 

Richards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弯曲膝盖,放低身体和女孩的视线平齐:“纯种猫,还有血统书什么的,都是人们自己定下的标准。埋在基因里的诅咒,可不会因为人类不予承认就消失。咳,总之,Charles还是挺幸运的。这次伤得不重,也没有太严重的先天疾病和残疾。不过今后仍需要好好照顾,多加留意。虽然只是一只不值钱的‘小杂种’,麻烦一点也不比娇贵的纯种猫少。”

 

Raven懵懵懂懂点头,她其实听不太明白DR Richards说了什么。只觉得那些话像沉重的铅块,压在她心头,非常不舒服。

 

她转头看着诊疗台上的小猫,在麻醉剂作用下昏沉沉地睡着。身体软绵绵的,缩成个小毛团。Raven伸手触摸,几乎没有反应,不再像平常那样,机敏地竖起小耳朵,如果是睡觉被打扰,还能从小猫脸蛋上看到明显的迷糊或者不悦。

 

现在那些鲜活的反应都没有了,即使用手碰碰小鼻子,也只有鼻头冰凉无力地磨蹭。

 

“Raven,”回头,DR Richards淡褐的眼睛格外诚恳,“我听说你想要纯种布偶,准备把Charles送走。可以把它送给我吗,苏珊一直很想要一只可爱的小猫,她很喜欢Charles。我可以联系可靠的猫舍,帮你预定一只纯种布偶。”

 

“不要!”用不到一秒钟,在拒绝的想法通过大脑之前,Raven已经将答案脱口而出,“Charles是Daddy送给我和Mary的,它是我的小猫!”

 

像个合格的小淑女那样,礼貌道谢:“谢谢DR Richards,Raven会照顾好Charles,和Mary,还有Daddy一起!”

 

她用前所未有的细致和耐心,把小猫轻轻平放进提篮:“Charles,我们回家!”

 

布偶猫Charles——不,现在应该称呼它布偶和暹罗混血的杂种长毛家猫,回到了家里。一觉醒来,一切危机似乎都烟消云散。血统的尴尬,被送走的危险,还有厨房的黑熊都得以解决。罗格慷慨地拿出来鹿肉罐头和特供给酒店的顶级小羊排,艾瑞克翘起尾巴任它玩耍,伤处感觉不到疼痛,一切似乎都那么完美。

 

包含海水的眼珠,生无可恋地瞪着惨剧现场。

 

爬架QAQ——Charles最喜欢的猫爬架被拆了喵!!!

 

Charles的剑麻柱子!

 

Charles的猫爪晒台!!

 

Charles的小鱼钻桶!!!

 

Charles的悬挂毛球!!!!

 

还有Charles淡紫色的绒毛垫子小窝QAQ!!!!!

 

喵——为什么全被拆成一个一个摆在地上喵!!!怎么可以这样喵!!!

 

“呃……Charles,Charles听话,你才摔了不能玩那个!”

 

“不喵QAQ——爬架爬架爬架QAQ,Charles的爬架QAQ!!!”

 

小溪挣脱了严冬的束缚,春天踏着野蔷薇舒展的新枝到来,Howlett家今天也渡过了和谐的一天。


评论(6)
热度(11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