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星际AU】【EC狼队AS】帝国的晨曦3 神之审判,神之救赎 1

第三部终于开始了!

misslucifel:

米娜桑,第三部正式开更了!!!!(不,其实并不是因为我手里有一大把存稿了,而是我今天拿到我的新笔记本啦,接下来就是沉迷新本的调教和游戏中去啦,为了防止自己彻底沉迷,赶紧开坑提醒自己还有个巨坑要填)

同第二部一样的,我依旧对第三部的未来走向茫茫不知所踪,事实上本人现在就卡在第二章不知道该写点啥,所以依旧和大家打一声招呼,卡文那简直是一定的~~

 
对于第三部我唯一确信的是,第三部的虐度很高,其实前两部还不算虐啊,第三部才是正式的开虐啦~~第三部的EC平均虐度大概都能达到第二部最后一章的程度,狼队的虐度大概是他们那篇快结局的那几篇的虐度,AS嘛基本就是他们外传里那种(第三部AS比较少,他们的戏份都在自己的独立外传里,外传和第三部的时间线是穿插平行的,所以我会穿插平行地更) 
 
同样的,我要非常郑重其事地告诉大家,不管我中间写了点啥,这一整部故事是HE!!!!! 
 

所以如果不太抗虐的话,三思啊米娜桑~~不过既然我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那进行过程中就绝对不收快递也木有水表了哦~~









第一章    矛盾者查理

 

1.

 

哈瓦内尔星系皇帝行宫——

 

死亡,火光,血,失败的进化。

 

火烧一样的胸口,发抖的手臂,到不了肺部的空气,好痛。

 

背部撕裂了,血流出来,带走了体温,眼前一片黑暗。哭喊声,是谁,谁都好,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们。

 

光线,晃动的人影,完全不受控制的身体,忽近忽远的对话声,眼泪——

 

Erik的眼泪。

 

Charles醒了。

 

眼前乱糟糟的,Charles看见模糊不清的人影,围在他的周围,他觉得上身都是麻麻痒痒的感觉,那是细胞再生液的作用,钝化的疼痛消磨着他的神经,Charles想翻个身换个着力点,但是奇怪的是他无法调动他的下半身。他费力地动了动手指摸到了自己的大腿皮肤——

 

没有感觉。

 

他确实从他手指的反馈里明白他摸到自己了腿,但是仅此而已了,他就像完全摸到了别人的身体,他的下半身感觉空空荡荡一片虚无,他完全感受不到他的下半身。

 

Charles变得惊慌起来,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他想向周围的这些人求助,他的大脑以为他做到了,可其实细胞修复的过程耗费了Charles身体大量的能量,在周围的人看来他只是将眼睛掀开了一条缝动了动眼球,就像他这几天来本能地对那些治疗做出的反应那样。

 

Erik坐在那里将额头紧贴着Charles的医疗舱艰难残喘,把满溢眼眶的眼泪再度逼回心底。而Raven则站在对面一脸冰冷地俯视着他。

 

从Erik接到那通通讯到现在已经三天了,他们疯了一样地赶回哈瓦内尔的行宫,重伤的帝国皇帝安静地躺在透明的医疗舱里,全身的扫描数据不停地展现在周围巨大的光幕上。医官们进进出出,各自对着报告讨论,然后带着惶恐的语气来询问帝国公主下一步的方案。谁也不敢去问亲王殿下,第一天某个没有眼色的倒霉蛋还没来得及阐述完皇帝的病情就差点被发狂的亲王扭断了脖子,现在那家伙还躺在医疗中心里接受治疗。

 

但其实向公主殿下汇报也不过是把危险稍稍降低了那么一点儿而已,低气压弥漫在这个房间里所有人的头上,就连一向脾气很好的宰辅都在第二天某个沉默的时刻突然大叫一声一拳打穿了房间的墙壁。医官们意识到这里的几个人不仅是帝国的权利核心,也是可怕的变种人,他们每一个人都能瞬间毁灭一个星球。而现在,他们必须向这些人揭示一条诊断结果,当这条数据显示在大屏幕上的时候所有的医官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坐在地板上靠着房间角落打盹的Sean抬起头来看着这些医官们,他的话惊动了其他人。瞬间一个个视线扫过医官们,他们在这些凌厉的眼神下瑟瑟发抖。那些老练的医官们一个个都像受惊的兔子,谁也不敢开口。

 

“告诉我,陛下的情况到底怎么了?”Sean面无表情地将精神暗示融入了他的话语,医官们害怕的表情变成了茫然,然后他们每一个盯着屏幕上的一串数据同时开口。

 

“使用细胞液试图刺激陛下自我修复脊柱被切断的中枢神经部分的努力失败了。”

 

“什么意思?!!”Erik伸出手,一名医官被无形的力量牵引到他的面前,Erik一手揪住了他的领口。

 

“Erik!”Sean叫了一声,Alex从他的位子上站起来走到Erik面前,后者不情不愿的将他手中的医官交给了Alex。

 

“解释的详细一点,如果陛下无法自我修复的话还有什么别的方法?”Sean再度开口。

 

“陛下的变种能力对于身体本身的素质是没有任何加强的,而因为变种人的缘故,陛下的身体也无法接受任何的基因改造,因此陛下的耐力数据一直是最差的三等平民水平,也就是和几千年前没有经过任何改造的普通人是一样的。”

 

“耐力指数不仅代表着人体的抗击打能力,还有它的新陈代谢水平,细胞活力,以及自我修复能力。因此耐力指数越高的人越能够从各种损伤中恢复。如果有细胞修复液的配合,高耐力的人能够不凭借外部手段,仅靠自我修复直接做到断肢再生,器官愈合等等。”

 

“而让彻底被切断的脊髓灰质和白质重新恢复沟通的难度和断肢再生是一样的,在现有的记录中,凭借着细胞液刺激仅仅依靠自我修复成功的案例里,最低的耐力级别是伯爵级。老实说,本来这个方案成功的希望就很渺茫,我们也仅仅是不愿试也不试就宣布失败罢了。”

 

“那就用别的手段啊!!谁让你们保守到只指望Charles自身的修复能力的?”

 

大概是因为还处于Sean的催眠暗示下的缘故,这些医官们都恢复了冷静,就像平常他们在宣判他人生死时的那种客观的冷静。

 

“所有的外部干预手段,全部是建立在我们对于患者的基因图谱的破解上的。如果陛下是个人类,两天前我就可以为陛下解决这个问题了。但是我们都知道陛下是变种人,我们对陛下的基因谱的掌握根本就无法为他制定这方面的修复方案。而我如果使用了适用人类的修复方案,这是光脑对于这个方案结果的预测——”

 

医官回过身操作了一下,一个预测结果显示在Erik他们面前。

 

“人类的修复方案会影响Charles的DNA,99%的可能他会失去他的变种能力变成普通人??”Erik以颤抖的语调重复了一遍光幕上的结论,“你是在告诉我如果Charles想保持他的变种能力,他会以下半身瘫痪的状态度过他的余生吗?”

 

“是的,殿下。”

 

有什么东西在Erik的眼前崩塌,他的心坠入冰窖,他的牙齿咯咯地颤抖,Erik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退后两步靠在Charles的医疗舱上。

 

为什么??上帝啊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如果你要惩罚我和Shaw共同宣判了一亿亿人类的死亡,你为什么不直接对着我动手?从头到尾只是想要拯救他们的Charles到底犯了什么错?会被一个在我们面前什么都不是的人类用一把可笑到和垃圾没有区别的手枪逼到这种地步,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从来也不关上帝什么事,错的只是你一个人,Erik Lehnsherr,遇到你真是Charles一生最大的不幸。

 

“吉……”一声轻微的声响从Charles的医疗舱里透出来,包括Erik在内的所有人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扑向那个医疗舱。

 

Charles在努力张开他的眼睛,他的嘴唇张开了一点点,即使有着内部扩音器的帮助,Erik他们只能听见Charles气若游丝地组织自己的发音。

 

“吉诺……莎,帮帮……那里的人,阻止……Erik……”Charles忽略他没有了感觉的下半身用尽全力对着周围的人求救。


评论
热度(69)
  1. mouqingmisslucifel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三部终于开始了!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