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05

第五章

 

Raven•Howlett这个学期过得舒心极了。自从有了小Charles,羡慕的眼光几乎可以把小女孩淹没。不管男生女生都喜欢找她玩耍,邀请她去家里参加聚会,或者怂恿她办一个聚会。Raven和她可爱的小布偶的名声,甚至远远传播到邻近县市,州室内运动会上有不少人向刘易斯的镇代表打听她。

 

镇长Stan Lee爷爷也非常喜欢Charles,送给Howlett家一个可爱的猫爬架。小猫很快爱上了这个大玩具!顺着剑麻柱子爬上爬下,在亮紫色晒台休息,从淡蓝色钻桶探出爪子,拨弄晒台下面悬挂的毛球,再回到下层淡紫色小窝午睡。漂亮的爬架和猫咪很快成为Howlett家让全镇羡慕的新景观。

 

而Raven最得意的,还是农场主那趾高气昂的,活像一镇公主的女儿Angel,也拜倒在Charles的小猫爪下。这几天她老用讨好的姿态,围着Raven转。体育课的时候,厚着脸皮凑进Raven的小组;午餐的时候,演技拙劣地装作巧遇,挤上Raven的桌子;作文朗诵的时候,带头为Raven的作品叫好,鼓掌……

 

看在她如此卖力的份上,Raven昂着头,大度地原谅了Angel从前的无礼,答应带着Charles去参加今年由农场主Creed家举办的报春花茶会。

 

报春花茶会是刘易斯镇一年一度的传统盛会,由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家轮流举办。在每年开春3月份的第二个周日,邀请全镇不满16周岁的小姑娘参加午茶聚会。所以的女童和少女都会精心打扮,盛装出席,只有Howlett家的两姐妹例外——抱上小Charles就足以让她们成为人群的焦点。

 

但是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Mary敏感地注意到主人家的女儿Angel迟迟没有出席,而她的朋友们明显表情倨傲,看向Raven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不屑。Mary小心起身,将还在与朋友兴奋交谈的妹妹挡在身后,准备找个恰当的借口离开。

 

蔷薇篱笆的另一头穿来嘈杂的惊呼,在Creed家庭院参与茶会的所有女孩,以及陪同她们出席的母亲,都下意识向声音的源头望去,Raven也不例外。

 

Angel抱着“王牌”出现在蔷薇篱笆组成的庭院入口,脸蛋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一只又大又美的布偶猫趴在她怀里,从头到尾足有4英尺长!就像一个特大号布偶玩具,小女孩抱着明显显得吃力。

 

它浑身都披着长而蓬松的新雪一样雪白,晨雾一样弥漫的被毛。两眼外侧直到耳朵,由灰到黑渐变着迷人的眼影,额头上几道迷人的烟灰色山猫纹。纹路在背部衍变成烟墨色斑纹,一直延续到长长的大尾巴上。硕大的布偶慵懒地圈起尾巴,眯起山猫纹下冰蓝的眼睛,身姿高傲有如女王。

 

她就知道Angel没安好心!隔着姐姐的臂弯,Raven咬着嘴唇,不服气地瞪着得意的Angel和她怀里的大猫。好吧,她的布偶确实很大很漂亮!但是Charles也很可爱啊,而且Charles还小呢,等它长大之后一定比那只布偶更漂亮!

 

搂紧了怀里的小猫,Raven打定主意,回去就去找丰毛秘诀,一定要把Charles养得白白胖胖的,一年之后咱们走着瞧!

 

但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女孩天真的想象。

 

满足地享受着被羡慕的聚焦目光和失声惊呼所包围,Angel得意地抬起了下巴:“它叫Emma,它才是真正的布偶!”

 

她意有所指地指向Raven的方向。

 

“镇上有人一直在说谎,有个可耻的骗子一直在欺骗大家!”

 

Raven忍不住从姐姐身后冲出来:“我才没有骗人!Charles就是布偶猫!”

 

小猫也在主人怀里大声抗议:“对喵,对喵!”

 

“你们Howlett家真的买得起1000美元的宠物猫?”

 

镇上最富有人家的女儿毫不留情地嘲笑,现场气氛紧绷到极点,有胆小或者机灵的女孩开始偷偷溜走。

 

“Charles那么可爱,它妈妈还是猫咪选美大赛的亚军,怎么会不是布偶!”Raven不服气地举起小猫。

 

被高高举过头顶,被无数疑惑的目光包围,Charles突然觉得很害怕。它蜷着小尾巴,缩起了身体。

 

“Emma这样又大又沉,毛长长的多多的,像大号布偶那样可以搂着睡觉的才是真正的布偶猫!别说它还是小猫,3个月的布偶至少也该有四磅(约1.9公斤)重,你们家Charles好像还不到三磅吧!这样……”Angel绞尽脑汁地搜刮词汇,“瘦得尖……尖嘴猴腮,说它可爱,是根本不懂布偶猫的标准!是没见识的土包子!”

 

“…………”

 

“时间上也不对!你们是去年9月份来到刘易斯镇,你父亲在圣诞节的时候把这只猫带回来,正规猫舍至少要登记排队半年才能领养小猫!”

 

“而且没有哪家猫舍会送出才六周大的小猫,而且还没有绝育!”

 

“那是因为Charles来自Logan同学的猫舍,Dad特别向Dick叔叔预约了头窝的小猫,正好赶上圣诞节!”

抓住漏洞,女孩立刻反驳。

 

“哈,是内尔镇的Dick猫舍吗!”Angel却彻底露出胜利的笑容,她抱着大布偶慢慢走到Raven面前。

 

“你们不知道吗?”故意用Raven最讨厌的表情,拖长了声音反问:“Dick猫舍的主人是刚开始经营猫舍的新手,他确实进了一只拿过选美大赛亚军的母猫做……嗯,繁、育。但是他完全没有猫舍管理经验,一开始就出了事故!”

 

故意停顿,直到吸引所有人好奇的眼神,Angel才得意洋洋扔出底牌:

 

“那只母猫和他买的一只暹罗猫混种啦!Charles就是那一窝的崽,于是你那买不起真正布偶猫的穷B老爹,就用它来糊弄你!这压根就不是布偶猫!只是一只杂种!”

 

安吉拉抬起手指,指甲几乎戳到Charles的鼻子。小猫努力压抑本能,没有咬她一口。 

 

“啧啧,一个不值钱的混血儿居然骗了全镇那么久,还让大家都觉得它挺可爱的。果然刘易斯镇就是个小地方,大家都没见过什么大市面。”

 

“你说谎!”Raven忍无可忍,尖叫起来:“Dad说Charles是他送给我的布偶猫!他不会骗我的!”

 

“那把Charles的血统书拿出来吧,纯种猫都有血统书!”

 

两个女孩像两只竖起翎毛的小斗鸡一样彼此瞪视,谁也不让谁。

 

“好,我现在就回家去!马上就拿出来!”

 

Raven转身往家里跑,将姐姐呼唤的声音抛在身后。她拼命瞪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Angel太过分了,居然当众撒谎来羞辱自己!这一定不是真的,她要立刻当着大家的面,把Charles的血统书摔在Angel脸上!

 

她下意识收紧了胳膊,加大了臂上的力道。Charles被搂得难受,在她怀里喵喵叫着,Raven却没有听见。

 

女孩像莽撞头的牛犊,闯进家门,一头撞在正在客厅忙活着给Smith太太修理助步器的父亲腿上。

 

“Dad给我Charles的血统书,我要让Angel好看!”抱着父亲的大腿,Raven述说着她的委屈,并要求立刻还击。

 

Logan却支支吾吾起来,一会儿说不记得血统书放哪儿了,得好好找找;一会儿劝女儿,没必要跟Angel争执,计较纯种不纯种没意思。他的目光一直躲避和女儿的视线正面接触。

 

追在妹妹身后回家的Mary,还有Smith太太都狐疑地盯着Logan的眼神。

 

“Dad,不会Angel没有说谎,Charles真的是Dick叔叔猫舍事故的混血猫咪?”

 

等Mary反应过来,她已经将这句话脱口而出。

 

而她们的父亲立刻露出被说中心事的窘迫表情。

 

在两个女儿的目光围剿下,Logan只得老老实实坦白:

 

“Raven,还有Mary,对不起!”

 

“钱只是一方面,1000美元买一只猫,在我看来确实太贵了。更重要的是时间来不及了,正规猫舍至少排队半年,而我太想给你们一个圣诞惊喜!”

 

“…………”

 

“正好那时候Dick那家伙的猫舍不小心出了串种事故。但那两只猫都很漂亮,混出来的孩子们看着也很不错,只要不讲究养纯血,对普通人家来说是非常好的宠物猫。Dick好好养着它们,准备送亲戚朋友,同学会上听到我抱怨,就主动提出把最漂亮的Charles送给你们。”

 

“也不能说Charles就不是布偶猫吧,毕竟它妈妈是布偶猫选美比赛的亚军,爸爸也是很名贵的传统型暹罗猫……”

 

“哦,Logan你怎么能这样……”Smith太太不赞同地紧攥双手。

 

Raven却只觉得她的心都快碎了!

 

Dad欺骗了她!

 

Charles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到那样的羞辱!

 

她再没脸去上学了!再也不要出门了!镇上的人肯定都在议论:“看,那个说谎的女孩!”

 

Raven•Howlett你真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比小美人鱼和朱丽叶加起来还要可怜!

 

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蹬蹬蹬”跑回楼上自己的房间:

 

“Dad我恨你!我不要Charles了!”

 

“喂!Raven——”Logan和Mary都追上去,却只看见女孩把卧室房门摔上的背影。

 

无奈地回头,Logan看见小猫乖乖地盘着尾巴,抿着耳朵蹲在老太太身边。一反常态,不叫也不跑,望着因它争执的人类,安静得让人心碎。

 

“哦,Charles别伤心。”父亲蹲下身子,向小猫伸出手臂,小布偶安静地用柔软的头顶磨蹭带着老茧的手心。

 

“一切都怪我,是我把事情搞砸了。我们不会把你送走的,Raven……Raven她只是太生气了,过几天她会想明白的。”

 

Raven用被子蒙住全身,把自己裹成一只大毛虫,不知蜷了多久。肚子在“咕咕咕”地抗议,但委屈,不满和倔强的自尊心阻止女孩开门回应父亲的呼唤。

 

轻轻的,指甲抓挠木头的声音,隔着重重阻碍拨动女孩的耳膜。

 

那是什么?努力压抑脑子里面关于邪恶巫婆或者妖怪童话的联想,Raven把被子掀开一道缝,往外张望。

 

毛绒绒的猫爪正吃力挤进房门下方的缝隙,尖尖的小爪子从肉垫冒出来挠着木门,伴随着小猫娇嫩的叫声:

 

“Raven,Raven喵,出来吃饭饭喵!”

 

即使听不懂猫语,借着门缝透射的逆光,Raven可以看见小猫粉嫩嫩的肉爪,还有爪子上根根分明的细毛。就像每天早晨醒来,看见小布偶团在枕头上,和自己并头大睡,小肚子上的绒毛随呼吸起伏。如果坏心眼地凑过去吵醒它,会遭到软乎乎的肉垫攻击,摁在脸上,“拼命”反抗。

 

女孩冷酷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开始融化,但委屈和不甘带着料峭的春寒再度占据了上风。

 

虽然Charles没错,但Dad太可恶了!不,不能就这么算了!

 

拉下被子,Raven再次缩回自己的世界。

 

Charles挠了快一个小时的门,毫无回应,小猫只得耷拉着耳朵,向楼下等候消息的父女表示抱歉。

 

下楼来到起居室的狗狗们中间。猎兔犬和边牧用吻部友好地嗅闻鼻子,触碰肩部,安慰小猫。

 

安静地趴在高加索獒肚皮上,Charles液体含量过高的蓝眼睛,折射着深深的水光。

 

“是Charles做错了什么喵?”

 

“Raven会伤心,Logan会难过都是因为Charles喵?”

 

“纯……纯血是神马喵?非常非常好吃的东西喵?比肉骨头和小鱼干还好吃喵?Charles没有那东西,所以不是一只好喵?”

 

“才不呢,”罗威纳张大嘴巴,打着呵欠:“在Charles你这小家伙来到刘易斯镇之前,全镇的猫狗都是工作家畜,谁知道什么纯血?”

 

“Pietro是边牧和澳牧的混血,我和Wanda的血统谁都说不清——对了,Wanda和Pietro好像是远亲呢。至于Erik,Erik倒是Logan精心选种培育的护卫犬。一半高加索獒血统,四分之一罗得西亚猎狮犬,四分之一灰狼。所以,小家伙别老没见识地嚷嚷老大犬高马大,它体型其实比一般高加索獒小一些,不过更结实……”

 

Erik以一家犬组之长的威压目光,截断了罗威纳喋喋不休的血统讲座。

 

“不用担心汪,Logan是个仗义的牛仔。不落到山穷水尽的田地,不会放弃家庭成员!”

 

“喵嗯……”

 

钻进高加索獒深深的双层被毛,Charles蜷起身子,陷入了睡眠。


评论(28)
热度(117)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