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04

 第四章

 

经过“锲而不舍”的绝食斗争,小猫Charles终于和家里的犬组一样过上了牛羊肉骨头内脏管饱的幸福生活。

 

这天,一顿美餐之后。小布偶迈着灵巧的步子,窜到楼上Mary的镜子前面。一边舔着前爪洗脸,一边欣赏自己美丽的身姿。

 

不过,今天看见镜子里面的小猫,Charles傻了。

 

那是神马喵?脸上怎么有脏脏的东西!

 

凑近镜子,扭过脑袋左瞅瞅右瞧瞧,真的没有看错喵!眼眶周围有些黑黑的颜色,就像耳朵的颜色喵。巧克力色的小耳朵颜色也更深了,就像Logan喜欢的黑巧克力喵!抬起爪子,爪子上也黑黑的喵!

 

喵呜,背上也有脏东西!扭头的动作暴露出脖子后面一块色斑。Charles换了个姿势,侧身蹲在镜子前。

 

喵QAQ,原本雪白雪白的背上,现在有一大块淡黄的印子,就像Logan他们昨天吃的奶油浓汤,虽然颜色很淡。

 

对了喵!昨天晚餐的时候,Raven和Mary和闹着玩。俩姐妹端着汤盘里面的奶油浓汤追着玩,Raven不小心把汤都洒了,Charles当时就在附近,眼明爪快逃掉当头一泼,结果还是被溅到了这么一大块喵!

 

那眼眶和爪子?对了,昨天她们还相互对扔了巧克力蛋糕喵!

 

难看死了喵,Charles扭着脖子转到背上,试图自己清理掉背上的奶油污迹。粉色的小舌头舔舔,没有用喵,舔不掉喵!

 

那试试耳朵喵?

 

就像沾了雨水那样快速甩动脑袋,没用喵……

 

侧偏脑袋,抬起粉白的毛绒绒的后腿,不断挠动耳朵。

 

喵呜——还是没用喵!颜色一点都没变,肯定是巧克力已经凝固变硬甩不掉了喵!

 

难道,难道只能去洗澡了喵QAQ

 

对于Charles和绝大多数猫咪而言,发明给猫咪洗澡的人,是唯一应该比发明猫粮的人呆在更深一层地狱的存在!

 

把身体搞得湿漉漉的水,灌进耳朵鼻子眼睛的水,漫过小腿漫过腹部就快淹到下巴的水,还有粘糊糊的涂满全身的泡沫,会发出可怕声音和热风的黑色大筒……

 

人类为神马那么享受这种活像把自己扔到洪水里淹死,或者是扔在汤锅里煮熟的行为喵!Erik说得没错,果然是世界上最愚蠢的种族喵!

 

但是现在,小猫用含水量过高的蓝眼睛,瞪着镜子里面脏脏的耳朵,脏脏的眼眶,还有背上一大块污渍。

 

不行喵o(>﹏<)o鼓起勇气,Charles挺了挺小胸膛,视死如归地蹲在澡桶旁边。

 

Logan觉得今天自己的工作强度肯定太大,太累了。以致出现了错觉,小Charles居然蹲在澡桶旁边喵喵地叫着,那意思好像是说“洗澡澡喵!”

 

……他一定是太累了,这不可能,这不科学!

 

上次洗澡进澡桶,Charles活像被塞进了铁处女。逼入绝境,Charles潜力大爆发,Logan和两个女儿外加保姆莫伊拉,4个人差点没摁住一只3个月大的小猫!

 

“战斗”结束,4个人手上的橡胶棉布双层手套都被撕得惨不忍睹,水已经淹到了起居室。还得承受小猫躲在大狗肚皮底下的控告目光和第二天邻居们“你家是不是学越南人把小Charles剐了炖汤?哦,Logan,我们是文明人可不能这样!”,诸如此类的问题洗礼。

 

现在,Charles居然蹲在澡桶旁边冲他喵喵直叫,还用柔软的尾巴和腰肢绕着他往盥洗室走。Logan晃晃脑袋,他有这么累吗?幻觉都出现了!

 

直到通过观察太阳升落的方位,接着掐虎口掐大腿,Logan再三确认这一切的确不是幻觉。

 

心情复杂的父亲,第一次一个人就轻松地给猫咪洗了个澡——也谈不上太轻松。过水之后干瘦老头似的小布偶从身体到胡子尖都抖得厉害,浇一泼热水在猫背上,就活像是被浇了勺热油,抹一层沐浴乳在猫头上,就活像是在上刑,围观这过程也是一种残酷的精神折磨。

 

终于挨过了最后一道难关——可怕的电吹风,Charles急忙跳上镜台再瞅瞅。

 

喵!!!眼眶和爪子还是黑黑的喵!耳朵颜色还是那么深喵!背上,背上那块奶油污渍也还在喵!

 

为神马没洗掉喵QAQ

 

接下来的几天,Howlett一家就看着一直怕水,洗澡像用刑的小猫,一反常态,拼命找机会往水里跑:

 

往浴桶里扑,往洗碗槽里蹦,往洗漱池里跳,甚至跟着Logan的脚步想方设法溜进浴室……虽然一家人都不明白,为什么Charles突然转性疯狂地爱上洗澡。但在二月下旬的蒙大拿,谁也不敢让小猫老在水里打滚,Logan只能拎着四肢乱舞,拼命挣扎的小猫扔出浴室。

 

小猫伸出爪子,挠着浴室门,刺耳的声音,能让所有雄性生物都不由自主地把视线挪向自己的下半身,门内男主人默默觉得蛋疼。

 

“噢,Charles,别这样!你今天真的不能再洗澡了,听话!”

 

Charles才不想洗澡喵QAQ,但是身上还是脏脏的喵,好难看喵QAQ

 

怎么办喵?小猫耷拉着脑袋,抿着耳朵泄气地望着紧闭的浴室大门。

 

对了喵!出门往西不远,有一个水塘,有次蹲在Erik头顶出门玩的时候看见过喵!

 

趁着没人注意,小布偶偷偷拱开小型犬出入的推门,溜出家门。

 

时间已经快进入三月份,屋外的积雪开始融化,气温有所升高,但还是比室内冷得多。小猫打了一个喷嚏,蹲在路边前瞅瞅,后望望,爱美的天性最终战胜了对寒冷的惧怕。它确定方向,迈开步子往水塘走去。

 

刚刚走到Howlett家所在街道的边缘,一处十字路口。Charles就看见一黄一灰,两个毛球飞快地滚过来!

 

那不是杂货店的美短Egg和虎皮加菲猫Orange喵!他们俩平时看上去肉呼呼的,跑起来就像滚肉球一样快,难怪叫做Egg和Orange喵!

 

Charles举起爪子,打了个符合良好家教的招呼,却听见两只家猫大声尖叫:“Charles快跑喵——”

 

喵?他们后面冒出来的是!

 

三只穷凶极恶的狗狗追赶着Egg和Orange喵!

 

领头大狗有着又黑又大的鼻子和黑眼圈,两颊横肉下垂,额头方正,肌肉结实,孔武有力,只是尾巴又短又小。它左边是一只全身白色的牛头梗,有着可笑的黑眼圈和竖菱形耳朵,但是它的战力足以让大多数对手笑不出来,身体矮胖粗壮有如摔跤选手,嘴吻宽大有如鲨鱼;右边是一只苏俄猎狼犬,身材在三只狗中最高,身材,嘴巴和四肢都修长纤细,比例窄得有些夸张,像是被人用煎锅两面夹击拍扁了,老让猫担心它会不会跑着跑着就散架了喵!

 

那是农场主家的拳师犬Kid,牛头梗Mortimer,还有苏俄猎狼犬Philippa喵!

 

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样,是镇上最有钱,也最惹人厌的存在。仗着主人家的势力,最喜欢在镇里欺猫惹狗!老把Egg和Orange,还有其他小型犬撵得到处跑,就是喜欢看它们受惊尖叫,吐毛球!

 

不过Charles从没被它们欺负过,至于原因,Egg和Orange异口同声地说:“谁有种到高加索獒头顶上去咬你喵!”

 

“Erik可是镇上最厉害的犬类!斗过野狗、胡狼,战过猞猁、山狮!还赶跑过黑熊!黑熊喵!”

 

但是今天小布偶似乎没那么幸运了,孤身一只的小猫很快被恶霸狗狗们盯上,拳师Kid已经冲它张开了大嘴巴!

 

喵!在脑筋反应过来之前,小爪子已经带着Charles扭头就逃。

 

但是布偶太小了,它们也不是为户外运动而生的种族,撒开腿逃命也跑不了多快。大狗可怕的气息越来越近,汪汪大叫像鞭子一样抽在小猫背上。

 

喵呜QAQ,好可怕喵!!!

 

Charles埋头拼命猛冲,肾上腺素在血液里乱窜,小小的心脏在毛绒绒的胸膛里跳得快要蹦出来炸成两半!

 

直到它一头撞到柔软的阻碍,撞进熟悉的被毛和气息里。

 

拳师Kid带头,三只追兵整齐划一地前爪刹车,紧急制停。如果被主人看见,或许会夸奖它们训练有素,步调一致,还可以赏块骨头呢!

 

真正的庞然大物出现在它们前方,它没有垂下尾巴,没有露出犬齿,没有让威胁的低吼在喉间回响,甚至没有释放出警告的信息素。它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用豪奢得近乎于狮子的鬃毛,山丘一样庞大的头部,熊一样健壮的躯体传达着同一个信息:

 

“这是老子家的猫!有种来战没种滚怂货不要打扰老子午休汪!”

 

Kid尾巴静止不动,认真考虑一对三直接就撤了会不会太怂,以后还怎么在镇上混的汪生问题。

 

罗威纳Azazel打着呵欠,从高加索獒背后冒出头。Kid记得这家伙每年都会去邻镇的牛仔表演赚外快,可以独个儿轻松撂倒一只小公牛。远处街角,还能望见警长家的杜宾Alex和德牧Nathan。

 

深谙好汪不吃眼前翔的汪生哲理,拳师果断率领部下进行战略性转移。

 

俯下脑袋,Erik来来回回舔着肚皮底下炸毛的小猫,安抚着根根竖立的被毛,把它的后颈舔得湿漉漉的。

 

“你这几天抽的什么风,你是要准备把自己淹死汪!”

 

“都怪Mary和Raven喵QAQ,Charles身上好脏都洗不掉喵QAQ,好难看喵QAQ”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盯着Charles喵?而且那眼光跟看傻瓜似的喵?Erik还抬起前爪捂脸喵?

 

“我说Charles,你真的不知道汪?”

 

喵?不知道啥???小布偶呆头呆脑地转了一圈。

 

“布偶猫的毛色会随着成长和气候变化。Logan带你回来的时候,就说过你是‘海豹色奶油色双色单手套’。你的爪子,眼罩,还有背上的奶油色毛发终于开始长出来了,以布偶的发育速度,你这算很慢的汪。”Erik心里充满了“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慨。

 

Azazel插上来调侃一句:“Charles快快长大。到了明年开春,你会迷死全镇的母猫!”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听到高加索獒的耳朵里面那么不是个滋味,就好像咬到一块上等肋眼牛排,却是变质腐坏的。

 

狠狠瞪了无辜的罗威纳一眼,Erik轻轻叼着它的小猫后颈,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对了,“它的小猫”,就是“它的”,汪!

 

这个单词像网球,像零食棒,像肉骨头,像肋眼牛排……像一切Erik最喜欢的东西——不,远远超过了它们,比它们更让Erik感到欣喜愉悦!

 

高大的高加索獒不知不觉在脸上咧开笑容,它的脚步变得那样轻快,尾巴像螺旋桨摇个不停。

 

屋檐的积雪开始消融,杉树开始露出他们挺拔的身姿。春天就快到了,Howlett家今天也渡过了和谐的一天。


文后小贴士:

1、发一下查喵正常长大之后的设定图


这只猫实际是2012年TICA协会幼猫组 第一名IW FURREAL CIELITOS OMEGA,SEAL POINTBICOLOR

2、轮到小反派们登场了


拳师犬Kid


然后是它麾下的狗腿子牛头梗Mortimer


俺真的不叫孙红雷!


苏俄猎狼犬Philippa

评论(34)
热度(12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