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03

额,本来说好的周三发,结果周三可能有事不方便上网就提前发了,顺说流金那边也要提前发,因为庆元宵~

第三章

 

进入二月份,佛罗里达海岸已经鲜花盛开,翠浪翻滚。远在落基山脉北麓的蒙大拿州还几乎全境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

 

宁静的牧业小镇刘易斯镇,昨夜又纷纷扬扬落了一场大雪。一栋栋房屋都像戴上了臃肿的白色俄罗斯毛皮风帽,雪帽下露出各色墙壁和窗户。整个小镇宛如盛放在糕点屋橱窗里,洒上厚厚糖霜招揽顾客的特大号姜饼屋。

 

缕缕炊烟从雪帽顶上的烟囱冒出来,单亲老爹万Logan正忙着料理午餐。

 

今天格外幸运,上午巡视牧场越冬情况,猎兔犬Wanda突然敏捷地窜向牧场边缘的树林。

 

好姑娘,准是发现了什么!

 

立刻从农场主化身为和猎犬配合默契的合格猎人,Logan端起防身用双筒猎枪,瞄准了Wanda消失的方向,眼疾手快击中一对受惊飞起的影子。

 

“噢!松鸡!”Logan张大嘴巴,挥舞了一下拳头。幸好去年秋天的狩猎配额还没用完,不会被林务官过于唠叨。即使在蒙大拿,隆冬二月这种机会也颇为难得,今天可有口福啦!

 

鸡腿和翅膀稍微改刀,放在煎锅里煎至两面焦香,浸在酱料里放入烤箱,做成葡式烤鸡;鸡胸肉片成不切断的两层,内里塞入奶酪和香菜的內馅,烤得外焦里嫩,肉汁丰富;再配上淋上橄榄油的莴苣色拉和葡式蛋挞,Perfect!

 

Logan捧着《Jamie's30-Minute Meals》,得意地笑。

 

哦,接下来用白葡萄酒和芥末籽酱再做一个酱汁。打开橱柜,Logan猛拍脑袋,怎么忘了为了戒酒,自己已经把啤酒都扔掉了,现在家里根本没有现成的白葡萄酒。

 

这可不行,待会鸡胸肉也需要用葡萄酒稍微煎一下。Logan看着正在煎锅和烤炉上的菜色为难。他快速找出提篮,放上写好要求的纸条和现金,探头大喊:“Erik,赶紧去一趟酒吧!”

 

大狗懒洋洋地耷拉耳朵着趴在门口,竖起半根尾巴,表示外面天好冷啊雪好大啊我才懒得动要去自己去汪!

 

“快去,中午给你一只鸡架,内脏也是你的!”

 

这还差不多,高加索獒扒拉着前爪,伸着懒腰爬起来。

 

只是有猫捷足先登,小布偶已经蹲在篮子里不住地甩尾巴:“ErikErik喵,出去转转喵!”

 

Erik挑起了一边眉毛,带这小家伙出去认认路也好,免得像头几天那样,离家出走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太丢人了!

 

张嘴咬住提梁,高加索獒毫不费力地衔起装着小猫的篮子,熟练地按下门把手,推门而出。

 

小猫不安分地在篮子里滚来滚去,接着探出脑袋好奇地四处张望。高加索獒却皱起了眉头,小家伙好轻,有两磅(约0.9公斤)吗?

 

昨天跟着Mary和Raven带Charles去镇上兽医诊所例行检查,兽医Richards表示,十一周大的布偶猫体重应该在3磅左右,Charles有点太轻了。瞪着篮子里街景看腻了,又在追着尾巴玩的小家伙,那么多猫罐头也不知道吃到哪里去了!得想想办法,豪利特家的猫怎么可以弱不禁风!

 

对了,正好去酒吧问问MR万事通!

 

刘易斯镇有一家名叫“风暴”的酒吧,老板娘是具有非洲血统,浅褐色皮肤,36D大胸的Ororo。她本是镇上有名的猎人,因两年前的事故负伤,不能再干老本行,才开了酒吧。酒吧里陈设着欧罗和她父亲用猎物制作的标本,在游客和猎客中颇有名气。

 

只是Erik不明白,为么人类的雄性都喜欢盯着她浑圆的胸部,里面又没装罐头或者肉骨头,愚蠢的人类品味就是这么愚蠢。

 

她养了一只浑身漆黑的短毛混血家猫,只有嘴巴的位置有一弯“W”型白毛,活像白色的“W”型胡子,于是Ororo叫他Wade。它差不多是镇上年龄最大的猫啦,饶舌又多嘴,似乎没有它不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事情被它知道了还能成为秘密,大家都称呼他MR万事通。

 

此刻,它在团在吧台上摇头晃尾地回答Erik的问题:

 

“小猫体重太轻?会不会是豪利特买的罐头不对,别告诉我他居然人干事地喂猫粮那种压根就不该被发明出来,只配得上人道毁灭的玩意!啊哈,如果我是上帝,一定让发明那玩意的人永远呆在猫粮地狱!”

 

老猫对工业猫粮的滔天怒火,即便强悍如高加索獒也要缩着脖子退避三舍。

 

“自然不是猫粮。我家Logan开牧场,犬组都牛羊肉内脏骨头管饱,和打工牛仔一个待遇。但是Logan还不敢给Charles吃生肉,目前以雪山牌罐头为主,偶尔做一点不放调料的熟食。”

 

“哈,雪山罐头!”老猫身子不动,粗长的黑尾巴从吧台后面卷起一只空罐头,几乎砸在狗狗鼻子尖上:“看清楚成分!火鸡口味的:火鸡肉,火鸡肉汤,鸡肝,家禽内脏,胡萝卜,糙米,豌豆,鲑鱼粉,牛磺酸,干小红莓,卡拉胶。”

 

“家禽内脏是神马东西敢说清楚吗!胡萝卜,豌豆和糙米这些是该猫吃的?!鲑鱼粉,肉粉这种除了为厂家拉低成本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敢列出来,还排那么前面!”

 

竖起尾巴,充当法槌,老猫法官下了判决:

 

“雪山这种罐头,唯一的作用只有让工业猫粮那些垃圾老老实实待在猫咪食品最后一位!对了,还有占满超市的打折专柜!”

 

身材是法官数倍的陪审员举爪挡着鼻子,蹭回来。

 

“所以我该建议Logan换罐头?”

 

金黄的眼眸恨铁不成钢地瞥了大狗一眼:“你家就是开牧场的,还吃什么罐头。你们吃什么,让小Charles跟着吃就是了。今天豪利特不是才猎到了两只松鸡,用鸡肉让它试试。”

 

是哦!Erik恍然大悟。

 

张嘴叼住正在吧台角落,跟杂货店的两只猫,灰色美短Egg和虎皮加菲猫Orange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布偶后颈。将小猫准确扔进装着零钱和葡萄酒的篮子,衔起提梁踏上回家的道路。

 

午餐时间,小布偶冲它那印着鱼骨头和猫爪印的专属小碗奔去,饿了喵!我的小罐头!

 

但是,跑着跑着四只爪子在空中乱舞,它又被叼着后颈提了起来。

 

“Erik,干什么喵!”

 

大狗把小猫拎到盥洗室:“今天试试这个!”

 

才不要喵!四脚着地,Charles立刻开溜,却被叼住尾巴溜不掉。小猫气愤地扭头鼓起小脸,然而大狗冷酷无情,丝毫不为所动。

 

“试一试汪!”

 

好吧,Charles夹着尾巴,压低了耳朵,小心翼翼凑近盥洗室狗盘里面那个不明物体。鼻翼轻轻扇动,真的能吃喵?

 

好香喵!

 

冰蓝的眼睛闪过精光,小猫活像见到前世的恋人一样,扑在料理剩下的松鸡鸡架上,露出小小尖牙大嚼起来。高加索獒蹲在一旁,帮忙扯开鸡肉,咬碎小猫牙齿难以解决的骨头。

 

即便如此,对于只有十一周的小猫来说,松鸡鸡架还是一个难题。Charles索性钻进松鸡肚子,专挑柔软的内脏下嘴。

 

“My God!Charles,还有Erik,你们在干什么!!!”

 

尖叫打断了大狗小猫的欢宴。负责在工作时间照看豪利特家女儿的保姆Moira,看见小猫钻进鸡肚子里大嚼,活像半夜见了鬼似的尖叫,。

 

循声而来的Logan和两个女儿,看见Moira提起松鸡,下面钓鱼似的挂着不肯松嘴的小猫,雪白的毛皮一半都沾上了血迹和不明粘液。

 

一家之主将高加索獒带到起居室,表情严肃,勒令坐好。

 

盥洗室内隐约传来搓洗的水声,还有小猫活像被上刑的喵喵惨叫。

 

大狗掀起牙床露出犬齿,扭过头去成功吓跑了看热闹的犬组家庭成员,外加Moira的护卫犬金毛Robert。然后心虚地乖乖蹲在自己后腿上,尾巴还讨好地晃了晃。

 

“知道错了?!”

 

“知道汪!”

 

“Charles还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啊!”Logan痛心疾首地指着原本引以为傲的护卫犬:“12周不到的小猫,你直接让它吃野外的,猎来的,全生的松鸡!你真是匹狼啊!”

 

“寄生虫!禽流感!病毒!细菌!布偶猫种群普遍不出家门,防疫疫苗也没到能打的年龄,万一撞上怎么办?”

 

高大的身躯越缩越小,高加索獒几乎想蜷成一团,塞进主人屁股下面的椅子底下去。这次事件,最终以小猫大狗都被罚不准吃午饭落幕。只是这个时候,不管是豪利特家的男主人,还是犬组老大,都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到了晚上,Mary首先发现异常。倒在猫碗里面的晚餐,一向连汤汁也不会剩下,今天居然完全没碰过。

 

Charles趴在客厅沙发上,叫得委屈极了:“我要肉骨头喵!”

 

女儿忧心忡忡地告诉父亲。Logan不以为然,小猫闹脾气而已,给点好吃的就行了!

 

从储存室找出新西兰ZiwiPeak鹿肉罐头,含有鹿肉、肝脏、贝类,还有富有弹性的鹿筋。Logan故意拿着罐头在小猫面前转了一圈,放在客厅茶几上当面打开。

 

这是Charles最爱的罐头,每次一旦拿出来小猫就会围着Logan打转,抓着裤腿爬上桌子,柔软的尾巴和身子在两手间绕来绕去,让开罐头的难度大为增加。一旦打开盒盖,不等转移到专属饭碗,小猫就会迫不及待地凑上去,就着罐头美餐一顿,赶都赶不走。

 

但是,今天就算鹿肉罐头乖乖盛在猫爪碗里,端到面前,Charles也只是不太感兴趣地抽动小鼻子嗅了一下。冲着Logan把一声“喵呜”叫得百转千回,尾音还细细地娇嫩抖动着。

 

即使愚蠢的人类也能听懂这世间最浅显真挚的语言:

 

“肉骨头QAQ,Charles要吃肉骨头喵QAQ”

 

“噢,Charles别这样。”套牛汉子的心都快碎了,他以令人钦佩的毅力坚持着,没有立刻举手投降:“你还太小,生肉可能对身体不好。现在先吃着罐头,再过三周,不,两周!我就让你跟Erik他们一起吃牛肉!”

 

“不喵~~~~”

 

“或许是小Charles迷上了鸡肉的味道,用鸡胸肉直接料理给它尝尝怎么样?”结束了晚餐清洁工作的保姆Moira,双手抱胸,倚在门边建议。

 

这主意似乎不错。

 

取出冷冻鸡胸肉,微波炉解冻,再蒙上锡箔纸进烤箱蒸烤至鸡肉酥烂,撕成小块拌上小猫最爱的蛋黄,连着肉香浓郁的汤汁一起盛出来。

 

围观的Mary和Raven都有些吞口水,小猫却只吃了一点点,舔了舔肉汁,就置之不理。

 

“不是肉骨头QAQ,Charles只要肉骨头喵QAQ”

 

被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望着,一家之主罪恶感骤然爆发,活像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罪不容诛的无耻混蛋,活该被钉进铁处女!

 

受不了那样目光的控诉,Logan裹上外套,滚上汽车从小镇另一头请来了兽医MR Richards。

 

“生骨肉吗?小猫没问题的。”兽医Richards笑着补充:“当然上午的松鸡或许有些危险,但是你家狗狗们平时吃的自己牧场的出产肯定没问题。别太小看了猫咪,它们可是掠食动物!完美的猫科!”

 

“可是Charles还那么小,真的能啃骨头?有的骨头太小了,它不会被卡住吗?还有,呃……呃……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小女儿Raven叉着手背,托起下巴,还是有些担心。

 

“你们家不是还有Erik吗!”所有人的目光随着兽医转头,投向盥洗室。

 

高加索獒正撕扯着微波解冻的半片鸭子。它从骨架扯下肉块,再耐心地一点点撕碎,并咬断骨头,留下营养丰富的骨髓。

 

饿坏了的小猫迫不及待地绕着大狗转来转去,喵喵直叫,最后干脆挤到狗嘴里第一时间抢食。

 

高加索獒瞪大了狗眼,不敢合上嘴巴。两只小猫爪正好分开扒在下颚两颗犬齿上,不止脑袋,甚至小半个身体都得寸进尺地探进高加索獒的大嘴里。毛绒绒的巧克力色小尾巴,惬意地左摇右晃,一次又一次扫过狗狗敏感的鼻子尖。

 

“……哦,下噶和逆哥哦恰卜躲(喂,小家伙你给我差不多一点汪!)”

 

笑声飞出烟囱,飘向隆冬宁静的星空,Howlett家今天也渡过了和谐的一天。

 

 

文后小贴士:

  1. 不要误会了雪山啊,雪山再次也比猫粮好真的!只是设定中老猫对雪山有私猫恩怨而已。

  2. 如果有自己养喵的读者想尝试生骨肉喂养,请千万慎重。本文的背景主角家是自己开牧场的,而且是在美帝的蒙大拿州。

  3. 本章出现的两只杂货店的喵都是朋友的来串场,设定照如下


Egg
Orange


评论(20)
热度(12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