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最长之夜 08章

6、7章发生了回复去哪儿了的神秘失踪事件,打滚求回复啊QAQ

第八章

 

人与动物的区别就是人的理智,而仇恨心理往往蒙蔽了理智。——加夫里尔·特罗耶波尔斯基

 

 

特拉维夫时间,7月5日,00:03

 

絮乱的光线划破空间,靠着阿扎赛尔的绝技,艾瑞克用最短时间回到了位于特拉维夫军官宿舍区的住址。

 

“兰谢尔上校!内塔尼亚胡兄弟在楼上等着您,请跟我们来。”负责维持秩序和勘察现场的特拉维夫塔代表和宪兵列队迎接,没人敢和他的目光直接对视。

 

点了点头,艾瑞克跟着同僚走进自己的房屋。

 

他为查尔斯静心布置、改装的房间,被拉上了一道又一道标示着警戒线的护栏带。门口平整的土地,本准备种上无花果和王冠兰,现在被插上刺眼的黄色数字标牌,指明可疑的痕迹。

 

当他来到二楼书房,看到那架翻倒在地的,空荡荡的轮椅。冰冷的怒火在艾瑞克的胸膛灼烧,怒火转瞬升腾为烈焰,可即便如此也无法填补心脏被人剜去的部分。

 

虽然从未过问彼此的财产情况,艾瑞克一直清楚查尔斯家资傲人。即使在73年之后,他将大部分财产让渡到瑞雯名下,仍然在瑞士拥有占地广大,包括大片山林,两个湖泊,甚至还有私人码头和配套游艇的维根别墅——仅仅这样的庄园,他就至少有4个。

 

作为一名中产家庭出身的校级军官,艾瑞克自然无法与他的向导相比。但他仍想尽自己的力量,将他们在特拉维夫的住宅营造得舒适便捷,让这里也成为他们一处温暖的住所。

 

现在,是谁连这点微不足道的愿望也要横加践踏?

 

“上校!”

 

循声回头,艾瑞克看见了正在接受治疗的本,还有站在二哥身旁的伊多,愧疚的神色填满了这对兄弟的眼眶。

 

“发生了什么?”连他自己都有些奇怪,居然还能如此平静地发问。

 

伊多彻底埋下了脑袋,本强撑着向前上司转述一个小时发生的变故。

 

“当时我已经开始恢复意识,但是还没法说话,也没法行动。我看到马特出现在教授身后,我发觉他的神态有些不对,但我没法警告教授!他伸手到颈侧,摁上了颈动脉窦,教授当时为了救我……已经精疲力竭,很快就晕厥。”

 

神色不变,艾瑞克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73年查尔斯被门格勒掳走,用镇定剂控制长达8天,严重的镇定剂过量,以及之后重伤带来的不合时宜的失血性休克,给心脏留下了不可逆转的损伤。从那之后,对查尔斯使用镇定麻醉类药物就必须特别小心,根据身体情况单独调配。

 

“马特带走了昏迷的教授,临走前对我说:‘转告上校,我绝不会伤害教授。’这个无耻的叛徒!不知道什么人给了他什么好处!”本愤恨地咒骂着。突然,他抬手抵上额头:“上校,塔里来了最新消息,埃克霍夫的车被发现了!”

 

艾瑞克略微沉吟:“至少应该不会是预谋。我昨晚才向特拉维夫塔提出申请,让马特留下。今早出发之前才通知他,并把他直接带了过来,他没有联络外界的机会。总之,我们先过去看看。”

 

摩萨德哨兵觉得他被劈成了两半,一半冷静地分析,布置,等待更多的线索,另一半则被冷火煅烧成了一柄剑,渴望着赤红的液体淬炼。不论哪一半,都用不同的声音,在心底呼唤着同一个名字。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与名字的主人仅仅距离不过一公里。

 

在一栋五层的尉官宿舍楼房内,捷克壮汉跪在查尔斯面前。

 

“教授,您应该知道,门格勒那个魔鬼在奥斯维辛负责的是什么!”

 

“他让人强暴多子女的妇女,强迫她们怀孕,再解剖她们,观察子宫和卵巢。并用同样的手段‘研究’她的女儿们!研究所谓的观察遗传变异!”

 

“奥斯维辛被攻克后,就再没有那个魔鬼的消息。这么多年,他一直是维森塔尔中心悬赏追捕纳粹战犯的首位,但从未有人见过他——除了您。您是45年之后,唯一接触过门格勒的人!

 

“教授,我知道您不主张复仇,您曾经说过‘复仇不会从我这里开始。’您曾经拒绝向维森塔尔中心提供门格勒的信息。但是教授,如果任凭那个恶魔活着,不知道还会产生什么样的悲剧!恳求您提供线索,帮助我们追踪门格勒!”

 

一边诉说,马特一边盯着查尔斯的眼睛。

 

室内没有开灯,马特是体格发达型哨兵,感观方面并没有特别的优势。即使心急如焚,也只能看清似乎有晶莹的光点在向导眼中闪动,他轻轻闭合了一下眼睛,语气非常诚恳:

 

“马特,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我赞同你和维森塔尔中心追捕战犯,让他们为自己当年的罪行接受审判的行为。其实,我从未拒绝向维森塔尔中心提供门格勒的信息。”

 

“而是非常遗憾的,马特。对于门格勒现在的去向,我也一无所知。的确,73年被门格勒挟持的时候,我曾经找到机会阅读他的大脑,获得了不少信息,甚至包括他当年如何逃亡的信息。但是,那之后,我对门格勒使用了‘影响’——‘B类影响’。”

 

“马特,你应该知道这种精神技能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就像我无法预料,被‘影响’之后门格勒会向我开枪。现在,就算是我,也无法推测门格勒被影响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会去到哪里。”

 

“马特,现在还不晚。马上把我送回艾瑞克的住处,和本商量一下,统一口径,就说这是一个误会,可能还来得及!这次的事件太过特殊,或许能说服特拉维夫塔不做深究。马特,你为以色列国防军效力多年,不值得为了报仇,再赔上你的人生,你的家人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何况,就算获得了线索,你又如何逃脱特拉维夫塔的追捕呢?”

 

“我本来就没有准备逃跑,我会向特拉维夫塔自首。再将信息转告维森塔尔中心,由他们处理。”捷克壮汉丝毫不为所动,他像没听到一样,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荧光表,继续追问:“教授您阅读过门格勒的记忆,应该看到了他当年的逃亡路线,有什么人帮助过他,在美洲去过哪些地方。教授,请您将这些信息提供给我!”

 

查尔斯沉默了一下:“马特,门格勒的亲人会帮助他逃命是人之常情,而另一些帮他逃亡的人可能完全不知情,只是纯粹拿钱办事,没有必要将他们牵扯进来。”

 

马特毫不在意地挥手:“教授您太习惯用善良的眼光看待所有人!4年前,慕尼黑的惨案之后,上校不是也带领我们去追杀幕后主使,也包括那些为PLO提供情报、技术支持,还有种种方便的人。”

 

这番的发言却让向导的眼神变得更加悲伤,他沉痛地摇着头:“就如同当年的“上帝之怒行动”,如果说有的人的确应该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那么,卡迈勒•纳塞尔呢?他并没有参与慕尼黑事件的策划和实施,却因为报复名单上少了一个人而被算上充数!”

 

明蓝的眼眸在月光下因哀痛而转为了深靛的颜色。

 

“我们都是人类,都会犯错。但已经犯过的错误,不能再犯。马特,不要再将无辜的人们牵扯进来了。何况,当时我对门格勒施加的精神影响很深,他是否还会沿袭之前的行动模式,找同样的人协助,也是个未知数……”

 

马特·埃克霍夫越来越急躁。以前听过的,曾觉得有些道理的话,今天不知道为何完全无法进入他的大脑。他猛地站起来,像被关入囚笼的狼那样,焦虑搓着手在不大的房间内打转。

 

教授是不会告诉他线索的!教授就是那样的人,固执又单纯!出身世家,从小就只见过安逸富裕的生活,没拿过比书本更沉的东西,没被人碰过一个手指头。他那么天真地相信任何人都有应该被原谅的一面,他们所做的所有事都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的。可这世上有些人不值得原谅!

跟他说不通的,也没有时间说服他了!

 

焦躁地抬起手腕,时针已经走过了零点,上校随时可能出现!

 

怎么办!答案就在眼前,他却就是得不到!

 

妈妈!汉娜!燕妮!艾美莉!她们的惨叫仿佛在他的耳边环绕!

 

“哐——”床头发出响亮的金属撞击声。等马特反应过来,他已经下意识挥动肌肉像山丘般隆起的胳膊,抽出一记耳光。

 

靠坐在床头的向导被打得整个身体歪斜,如果没有被手铐铐住右手,一定会倒在床上。

 

而加害者受到的打击似乎比被害者更大。呆滞地站在原地片刻,壮汉发出狂叫,冲到一旁,远远地躲开床铺范围。

 

扫落摆设,掀翻桌椅,实木制成的座椅被肌肉夸张的臂膀轻易扯为两半,成为马特疯狂破坏发泄的凶器。不过几分钟,房间的一半面积,除了那副嵌在墙上的穿衣镜奇迹般的幸存,再没有一件看得出原本形状的家具或者器物。异常高大强壮的摩萨德混哨,颓然坐倒,蜷曲在木质残件和瓷器碎片中间,哭得像一个三岁的孩子。

 

他抽泣着,断断续续地道歉:“……对……对不……起,教授……我真的不想伤害您!只是……只是那些惨叫一直在我的耳边!我忘不了,教授!”

 

“马特……”努力撑起身体,体内开始攀升的热度带来的不适让查尔斯放松了语气:“对不起,我们不能因为仇恨而牵连无辜。门格勒身边的许多人,和你的家人一样,他们都是和纳粹没什么关系的普通人,他的儿子甚至不知道自己父亲的真实身份……”

 

“原来门格勒还有个儿子……”嚎啕的哭泣突然停止,哨兵从家具的残骸里捡起一个相框。借着月光,隐约可见相框内的照片是一张多人合影,或许是这间房屋主人的家庭照片。

 

“我的家族原本比这还要兴旺,比他们还要幸福得多!但是,他们全都被杀了……”马特缓缓转过面孔,朝向查尔斯,他的眼睛像狼一样散发着幽光。

 

“门格勒的儿子凭什么无辜?”

 

寒冰的利爪攫住了查尔斯的心脏,他意识到自己犯了愚蠢的错误。

 

“马特,别让愤怒和仇恨控制你!如果手上沾染无辜的血,你和你最恨的人又有什么区别!”他竭力劝说,力图让哨兵恢复理智,但迎来的只有狂怒的袭击。

 

后脑被大力撞上床头,铁钳一样的手腕勒得颈骨几乎发出声响:“你是不是同情纳粹?是不是想要包庇他们!”

 

 

文后小贴士:

我一直憋着没说的话终于可以说出来了前·方·高·能,到啥地方?一直到结尾……

以及别问我为毛几乎所有人都容易误会教授,肯定从小就没吃过苦,遭过罪,所以人肯定很天真。


评论(32)
热度(127)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