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01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标题: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原作:X-MEN

作者:mouqing

分级:全年龄(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Erik/Charles,或许可能有狼队吧,可能……

注释:美国西北部小镇牧场主Howlett,买了一只叫Charles的布偶猫给女儿做圣诞礼物,引起了家中高加索獒Erik的强烈不满……

旺喵卖萌文,全员OOC,逻辑基本被查喵和万汪嚼吧嚼吧吃了!


鉴于SY那边名侦探Nelumbo破了我的题,SO,发旺喵萌文来还愿啦!什么?不萌!不萌也不退货哒!


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第一章

“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渡鸦Warren扑扇着黑色的翅膀,在积雪的冷杉树枝间跳跃。

“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云雀Sean一边啄食马槽里的麦粒,一边喧闹地聒噪着。

“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农场主Victor家的骟马Christopher开阖鼻翼,结实的马蹄敲打着栅栏。

“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栅栏另一边是警长Scott家的院子,杜宾Alex与德牧Nathan伸长了脖子高声吠叫,向暮色中飘舞着雪片的小镇散布这个新闻。

“哈,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酒吧的短毛家猫Wade终于知道了这个消息。这只饶舌的MR万事通所知道的事情,整个刘易斯镇的猫啊狗啊各种动物啊,也就都知道啦。

蒙大拿州落基山脉与刘易斯山相交处的刘易斯镇,是一个南北不超过两公里,全镇人口不到500的小地方。有什么事情,不到两个小时,全镇的人都会知道。镇上的动物也有样学样——不管野生的,还是家养的,一有风吹草动,消息传得飞快。

于是,在这个飘雪的圣诞节傍晚,Howlett家的男主人Logan到家之前,“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的新闻就已经在镇里传开了——至少是动物们中间。

单亲老爸Logan自然无法得知,他和他车上那个瓦楞纸盒已经成为了全镇生灵的“舆论焦点”——万物之长自有他们的喜悦与烦恼。

Logan•Howlett出生在这个美国西北部的偏僻小镇。年轻的时候,和镇上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也曾被自己不安分的腿脚和血液驱使着,卖掉牧场,奔赴那些充斥着比基尼、法拉利、法式大餐、时尚潮流、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哦,还有可卡因的大城市。

Logan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很快在底特律获得了事业、金钱与家庭。但是命运这婊子翻脸无情的速度比谁都快,经济不景气很快勒住了每个人的脖子。妻子离婚带走了两个女儿,合作伙伴卷款潜逃,还有接踵而来汽车城整体破产,摧毁了他拼搏十多年所拥有的一切。

无处可去,中年男子只得像条丧家犬似的的溜回老家。

蒙大拿州的天空还是那么高,公路漫长蜿蜒,嵌在起伏不定的平原与草原中间,一直通向蓝得透明的天际。无边无际的牧场上散布着乌云一样的牛群与白云一样的羊群,一直蔓延到连绵的顶着银灰间杂“花色帽子”的群山脚下。

站在挂着彩虹的寥廓天幕下,骑着马和牧羊犬们一直奔驰在云朵般的牛羊群中间,男人觉得自己又活了一次。

在人生路上绕了几十年,Logan•Howlett发现和父亲、祖父、曾祖一样,他的身体内也栖息着牛仔的灵魂。

从此,Logan努力收拢家里残存的土地,重新培育牲畜与牧羊犬。镇上有一位寡居无子女的Smith老太太,是Logan过逝的母亲的堂兄的妻子——总之就是有些血缘关系的远亲。她的牧场临近Logan手中残存的土地,Logan用为其代理经营牧场和畜群为契机,开始重建Howlett家的牧场。

几年过去,当他的牧场事业开始走上正轨的时候,Logan又被命运左轮手枪正中了靶心。

今年9月的一个黄昏,两个女孩被送到了他家门口,Logan几乎没认出来那是快6年没见的女儿们!前妻就送来一封信说明她要再婚了,女儿们不方便带进下一次婚姻,监护权就移交给他了。

Logan内心不断骂娘,Rose那个婊子,早知道当年就不该那么轻松把监护权让给她! 女儿们都那么的瘦弱,头发都乱糟糟的。牛仔裙褪色了,还明显的不合身。12岁的Mary用陌生甚至惧怕的眼光盯着他,把妹妹挡在身后。9岁的Raven眼睛里露出同样的陌生,还有幼兽一样的倔强。

父亲的心都快被扯成了碎片。上帝作证,他曾多少次在梦中见到他的天使们。他想念她们棕色和金色的头发,玫瑰色的细嫩面颊,鼻梁上可爱的小雀斑,还有那柔软的吻,想得心脏都为之疼痛。男子用力拥抱着女儿们,发誓要补偿亏欠的父爱。

38岁的Logan•Howlett开始笨拙地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父亲。他尽量挤出时间陪在女儿们身边,他努力把香烟和酒瓶扔进垃圾箱,开始学着做营养美味的菜肴,上网学习小女孩的服饰搭配。甚至尬尴地跟镇上小学的女教师Jean交流青春期女孩的心理……嗯,还有生理问题。

即使这样,Logan仍觉得亏待了Mary和Raven。这里是蒙大拿州的刘易斯镇,离加拿大边境比距离最近的城市近得多,附近还有两块印第安保留地。唯一可以称道的似乎是背靠冰川国家公园,两面环山,环境优美,野生动物比人口多出十几倍,就是美洲狮黑熊年年都会进镇散步……

镇上几乎全是些放牧的务农的打猎的伐木的糙爷们儿,就连宠物也大多是犬高马大一脸凶相的大型工作犬(Logan承认他最得意的牧羊犬就是头熊一样的高加索獒)。怎么看从小生活在芝加哥的小女孩们都不太可能适应这个鬼地方。

为了给在这乡下地方委屈生活的女儿们一个惊喜,Logan冒着圣诞的细雪,从数十公里外带回来这份精心准备的圣诞礼物。

捧着怀里的瓦楞纸盒,下车冒着雪一路小跑迈上门口的台阶。单亲父亲一边抖落肩上的积雪,一边祈祷小家伙你一定得给我争气啊,却丝毫没有感受到身后全镇犬猫羽族密集八卦的目光。

他打开门,扯着放牧练出来的嗓门大喊:“Merry Christmas!”

踩在板凳上装饰圣诞树的两个女孩,抱着老猫看着孩子们的老妇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回头。她们的笑容和目光,与屋内暖气一起涌向男人。之前独自一人度过了好几个圣诞节的单亲父亲,突然感到眼眶有些发热。

为了掩饰失态,Logan高举起瓦楞纸盒,冲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性们大喊:“Mary,还有Raven!看看我给你们带回来了什么礼物!”

不等他把纸盒放在沙发壁炉环绕的矮桌上,一个小脑袋“噌”地一下冒出来。

那是一只浑身雪白,只有耳朵和尾巴覆盖着深褐色绒毛的小猫崽,活像在一大一小两球香草奶油冰淇淋上插上巧克力薄片做的耳朵和尾巴。它冰蓝色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好像包含了一汪反射着艳阳的海水。抿了抿颜色外深内浅的耳朵,它转着脑袋,四处张望,丝毫没有认生的样子。

如果愚蠢的人类能听懂猫语,还能分辨出娇嫩的叫声:“你们好喵!”

满意地看着家里的女性都盯着小猫,六只眼睛好像都在放光。Logan偷偷瞅着藏在手心的纸条,向全家介绍:“它叫Charles,是从迪克——就是那个我高中B班的同学,那小子正在搞猫舍,进了一只拿过选美大赛亚军的母猫做繁育。我特别向他预约了头窝的小猫,正好赶上做圣诞节礼物。”

“Charles是纯种布偶猫,海豹色奶油色双色单手套……”Logan费劲地念着布偶复杂的毛样术语:“现在它只有六周大,其他花纹以后会慢慢显现出来。布偶猫害羞,内向,第一次接触新环境可能会很不适应。Mary,还有Raven,照顾小Charles就是你们的……”

抬起眼睛,Logan最后的结语被女儿惊诧的目光打断,她们都瞪着自己身后,Raven更在大叫:“Daddy——”

疑惑地转头,这次轮到一家之主目瞪口呆。就他念纸条这么点时间,小猫崽已经快爬到比他脑袋还高的圣诞树顶了!它正抱着一根枞树树枝打秋千,双腿乱蹬,巧克力色的小尾巴左右乱晃。Logan赶紧把这只小淘气解救下来。

说好的害羞……内向……不适应新环境……

……这只小布偶似乎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

趴在Smith太太膝盖上的老猫Janos大声抗议,边境牧羊犬Pietro和猎兔犬Wanda都不作理会,不管是谁失去了在一群狗中唯一一只猫的地位都会心理失衡。

但是紧接着它跳起来,竖起尾巴,背脊拱得像一张拉开的弓:“下流的小混蛋嗷!你你你你你叼我的乳头做什么!”

“为什么没有奶喵,还那么小喵!麻麻的就很大喵!”Charles委屈地耷拉着耳朵,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Wanda和Pietro笑了起来,黑白相间的边牧闪电一样翻过沙发,给小猫叼来了装着羊奶的小奶瓶。对于经常给小羊喂奶的工作犬而言,也不算什么有难度的任务。虽然即使最小号的奶瓶对六周大的小猫来说,还是大了点。

小布偶很快赢得了“原住民”的喜爱。不管是Smith太太家的老狗,长长被毛连眼睛也一并遮住的古代牧羊犬Trask,还是强大好斗,下颚咬合力惊人的罗威纳Azazel。它抓着窗帘,一溜烟爬上窗台,坐在自己的后腿上,向院子里的大狗狗们打招呼:

“你好喵!你们好喵!”

这个时候,真正的庞然大物出现了。

山丘一样庞大的头部从窗台下升起,黑色夹杂着些许褐黄色的豪奢毛发近乎于狮子的鬃毛——用犬族的话说,这是个管事的。硕大的半球形头颅,结实的肌肉和肩高几乎超过1米的高大身躯。让高加索獒看上去健壮到夸张,甚至不协调。与其说是头大狗,不如说有点像头熊。

布偶猫崽勇敢地向这个大家伙打招呼:“你好喵,我叫Charles喵!”

睁着棕灰色的眼睛,Howlett家家畜中的老大,高加索獒Erik居高临下,隔着玻璃窗瞪着这个还没自己脑袋高的小家伙。

它早从警长家聒噪的Alex与Nathan那里,听说“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虽然作为一只极具种族荣誉感的犬类,不会对主人的决定说三道四。Erik仍然对这个孱弱的小家伙出现在Howlett家极为不满。

开什么玩笑!在蒙大拿州刘易斯镇这样的地方,根本没有布偶猫这种纯粹宠物家畜的生存空间!数百年来,这里所有的驯养动物都有一技之长,能协助主人在严苛的环境中生活!而且听说那没用的小废物,还花掉了主人整整1000美元!

不能创造这样耻辱的先例啊!它曾苦苦劝诫主人,奈何愚蠢的人类完全听不懂狗语!

“Erik,别烦我了!今天得出门去接Mary和Raven的圣诞礼物,没时间带你散步,忍耐一下啊乖狗狗……噢,得了!看,你最爱的网球!”

柠檬黄的球体飞快地在院子里乱窜,挑逗起大狗追逐的本能,等高加索獒兴奋地衔住网球,主人的座驾已经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串灰突突的尾烟。

奇耻大辱啊!Erik恼怒地瞪着这个小不点,是时候让它明白世界的险恶了!

它隔着玻璃窗,冲布偶猫崽张大了嘴巴。匕首一般的犬齿,突兀地插在全世界最凶猛的犬科动物赤红的大嘴里。突兀张开的大嘴,开阖超过120°,比小猫整个身体还要大,好像隔着玻璃也可以把它囫囵吞下。

猫崽耳朵越来越平,越压越低,它往后跌坐,前爪后挪,放在前腿之后。这是一个标志着预备撤退的动作。

逃吧,逃吧,Erik得意的想。

但事实却和他想象的有些出入。小猫将前爪放到腿后,不是为了逃跑,而是为了积蓄力量。它前爪后撑,努力地张大嘴巴。虽然它拼尽全力,嘴里面也塞不下一颗核桃。

努力保持着这样有些困难的姿势,身后巧克力色的尾巴尖弯曲起来,伸到嘴边,指向嘴上小小的尖牙:“窝……也有牙牙喵!”

……我跟个小家伙计较什么,它说不定还不知道害怕用猫语怎么说……

懊恼地几乎想用前爪遮住鼻子,高加索獒悻悻地扭过头去。不知不觉,在心里把这位Howlett家新成员的地位从“排斥”提升到“观察”。

银雪在圣诞颂歌中飘舞,Howlett家今天也渡过了和谐的一天。


文后小贴士:

文章最后必然要上设定图哒,查喵的设定原型是这一只



万汪呢,高加索獒的照片不好找,只能让大家看个大概




评论(57)
热度(24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